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逍遥法外-1(猫鼠游戏AU/探员锤×骗子基)

本文为《猫鼠游戏》AU,探员锤和骗子基斗智斗勇的故事,私设众多。

骗子基的犯罪过程主要参考《猫鼠游戏》、《反欺骗的艺术》等书,故事主体脱胎于弗兰克·阿巴格奈尔的真实经历。

一切内容均为有原型但无关现实,请勿苛责。

  逍遥法外
  
  文/薄天游
  
  Chapter1:Call me maybe
  
  “所以,”洛基把酒杯举到眼前晃荡着,玻璃偷走了他眼睛中一抹最动人的绿溶在酒里,折射得五光十色,“你到底在FBI哪个部门工作?你带枪了吗?怀里是不是还藏了手铐?刚才怎么不拿出来玩玩?”
  
  许多男孩子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幻想着自己穿着笔挺的制服,飙车连闯十个红灯,举枪破门而入,将犯罪分子制服在地,再像超人一样缓缓抬起头来,对并不存在的镜头露出正义的凝视。
  
  可惜这些对索尔来讲,完全是不存在的。他原本是人质救援组的一员,还没来得及正义凝视呢,就被地堡扫射逼退了。你说他怕不怕?谁还不是俩肩膀扛一个脑袋啊,肾上腺素消退以后,再被亲妈抱着哇哇大哭一通,谁能不怕?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年瘾之后,索尔因为受伤被调到文职,在金融诈骗部工作,别说闯红灯了,出外勤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只有在刚入职的时候参与破获了一起支票诈骗案,那时候也就是佩把枪跟前辈们跑到机场拦个人,枪还没上膛呢,人就落网了。金融诈骗是智慧犯罪,罪犯当然不会傻到背水一战跟你肉搏,大多数时间,你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一天到晚只能对着支票跟他们隔空较量。
  
  “以前经常外派,现在在办公室里的时间比较多。”索尔嘟囔了一声,不愿意在浪漫的烛火中谈工作这么扫兴的事,他低头看着洛基递给他的皮夹,想瞧瞧对方的证件,“你呢?特勤局那边我不太熟……”
  
  “怎么,要掏我的钱结账啊?”洛基放下酒杯,从被子里露出精赤的上身,修长的手指在索尔胸前轻轻画着圈,堆出一个虚伪至极的笑容,“没事,不是FBI还安全呢,我养得起你。”
  
  “我不是骗子!”索尔赶紧把皮夹还回去,顺便把自己的证件一起递上,正色道,“索尔·奥丁森,金融诈骗部,以前是人质救援组的。”
  
  “烦人的2602,每次接到这种活儿,我都想把辞职信甩局长脸上。你出来是在查什么案子吗?大事?”
  
  “不小。”索尔抿紧了嘴唇,却很快被洛基的舌头灵巧地撬开,他捋着洛基的一头黑发,重新把他按回床上回吻,后者却翻身躲开,趴在床边舔了舔自己薄薄的嘴唇,在索尔向他伸出手时,又自己蹭回到他身边,活像只优雅的黑猫。
  
  “这么警惕?放轻松,我招惹哪里,都不会招惹金融诈骗部,只是那里总有人招惹我……过来,帮你点好事后一支烟,”洛基把手肘架在他胸前,腿则自然而然地搭在他小腹上,熟稔地点燃一支香烟塞到他嘴里,“你今天帮了我忙,我会和劳菲打个招呼的。”
  
  索尔惊讶地张大了嘴,香烟差点掉到他身上:“你认识我们头儿?”
  
  “我没这么说,”洛基坐起身来,慢条斯理地系好扣子,冲他扬了扬眉毛,“洛基·劳菲森,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张口。”
  
  “你要走了?”
  
  洛基把窗帘掀开一角,劳菲正怒气冲天地冲向酒店大堂。
  
  “老东西就爱公报私仇,明天肯定就会给我们头儿打电话告状,不过幸好今天有你帮忙,现场善后做得很好,我没留什么把柄给他,”洛基拿起皮夹塞回口袋里,灵敏地翻出窗外,“回见,索尔,帮我向劳菲问好。”
  
  索尔心不在焉地穿好衣服,眼睛一直凝视着窗外。洛基的身手看起来很业余,可还没等索尔琢磨出其中的破绽,他就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深处,别说挥手了,连头也没回。索尔怅然若失地坐回床上,猛地想起自己还没留他一个联系方式,不过亲爹再有三秒就该破门而入了,还怕找不到儿子?
  
  对啊,他该怎么跟劳菲解释这个情况?
  
  索尔从门镜里盯着外头的动静,还没等准男友的父亲踢门,索尔就主动打开房门,劳菲一脚踢了个空,差点没一头栽进屋里。索尔的内心欲哭无泪,掌心的汗都快滴下来了,紧张地立正站好,结结巴巴地说:“令郎他刚走没多久,头儿,我对他很认真,如果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劳菲脸色铁青,看上去就差崩他一个枪子儿了:“什么?令郎?荒唐!我看你是还没睡醒!”
  
  索尔顿时像挨了一闷棍,他隐约明白了点什么,但还是奋力挣扎了一下:“可他说自己叫洛基·劳菲森,还托我向您问好……”
  
  “令炮友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劳菲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咆哮着打断了他,“恭喜你和通缉犯一见钟情了,奥丁森探员!给我坐好,趁你的猪脑子还没忘干净之前,把他的肖像给我画出来!希芙,你在这儿盯着他,让他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楚!”
  
  希芙刚把白纸和铅笔递给索尔,一听这句命令,猛地甩过头去,她的辫子就像马鞭一样抽在索尔眼睛上:“头儿,这是酒店,现在都夜里两点了——”
  
  “那就晚一个小时来上班,不用谢我。”劳菲余怒未消地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撤出酒店。
  
  女探员看着他叹了口气,好心地把床上的衣服抱到洗衣房去,回来看着愁眉苦脸的索尔,正慢吞吞地在白纸上蹭出一个圆,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他的脑门:“你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让你画他的脸,没让你画屁股!大半夜地把我们叫出来,原本想抓到这个空中大盗,没想到他竟然把你骗上床了!”
  
  “你说话跟我妈似的,希芙。”索尔长叹一声,一边把纸上的圆涂抹出轮廓,“你怎么认定他就是那个空中大盗?”
  
  希芙狠狠瞪了他一眼:“废话,从他飞到纽约起,警察就一直盯梢,好不容易今天有机会人赃并获,本来都快抓住他了,谁让你横插一脚把他带走?”
  
  索尔嘟囔道:“谁让那群警察不穿制服、不出示证件,飙车飙得跟速度与激情似的,我还以为他们是一群冒充警察的劫匪。他呢,文质彬彬,瘦的连他们一半都没有,撞我怀里就亮了个特勤局证件,工号、姓名、部门一个不少,你说我帮谁?”
  
  “他们是便衣好吗,你就不能也给他们一个出示证件的机会?还有,你们在一起好几个小时,除去一个小时开房——”
  
  “三个小时。”
  
  希芙抬腿跺在他脚上,像只母狮子一样吼道:“没人让你炫耀!这么长时间,你就没想着检查一下他的证件真假,或者跟特勤局核实一下?”
  
  索尔无奈地耸耸肩,尽量退到希芙打不到的地方:“我也想啊,可我们连晚饭都没吃完,就直接上楼来这儿了。”
  
  希芙显然已经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有节奏地敲着他手里的纸,吩咐道:“能看到他的脸,是你最大的优势,我看空中大盗的事八成是你负责。好好回忆一下细节,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一开始他说他是特勤局出来执行任务的,但没说是做什么,他亮了证件,我就想先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就算他真是逃犯,我也能控制住不是?然后他给NCIC(国家犯罪信息中心)打了个电话,执行了一个OFF命令,连sosh、2602这种专业术语使用都全部正确,还成功调出了他这次任务目标的档案,然后他就请我喝了点酒表示感谢,然后……”
  
  希芙铁面无私地打断道:“然后的内容可以跳过,只要你没在床上泄密就谢天谢地了。”
  
  “我哪儿是那种人?!”索尔大声抗议道,随即又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重叹息,“我只得到了一个假名,还顺便印证了一下他高明的诈骗技巧……他以后要是出本自传,就可以狠狠黑一把FBI了——把探员骗上床。”
  
  希芙端详着他完成的肖像,摇了摇头:“那不是他的假名,索尔。这个空中大盗往常给自己编的名字,都是汤姆、约翰、乔这类的,重名的几率很大。如果他用这种伎俩打电话给特勤局,我打赌特勤局也会认领这个‘汤姆’。”
  
  索尔沉忖着点了点头:“洛基……我从没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人。”
  
  “那只能说明,这极有可能是他的真名。”索尔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希芙就严肃地扳着他的肩膀,“如果你想自作多情地说,他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真名,我就打断你的鼻子。”
  
  “我是想说,这名字真好听。”索尔小声嘟囔道,结果不幸被怒吼的希芙推下了床,还在地板上打了个滚。
  

===

 注:sosh指社会保险号码,2602是诈骗犯罪记录的代号。

 @莉莉白  @馅饼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是洛基不是落姬  @白昼如焚 

 
评论(49)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