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逍遥法外-2(猫鼠游戏AU 探员锤×骗子基)

前文戳我→Chapter1:Call me maybe

本章诈骗内容参考《反欺骗的艺术》,基生气了准备开大招了。

作者的废话:啊啊啊SDCC海森终于铜矿了!还有新预告片!我爆炸了!

===

  Chapter2:Battle Without Honor or Humanity
  
  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骗到一个专查诈骗犯的探员更有成就感的事了。洛基连着做了三晚上的好梦,乐得直蹬腿,把自己都给蹬醒了好几回。他怎么会如此聪明绝顶又吉星高照呢?
  
  所以当他满面春风地走进美国保险太平洋银行的电汇室时,更加强化了职员们的信任。过第一道门时,保安一个问题都没问,甚至还向他敬了个礼。第二个门的保安还在直觉和责任之间挣扎了一下,草草问了他一个问题,然后就被他那张特勤局的假证件糊弄了——这不丢人,连FBI都在这儿栽了跟头。想到这里,洛基又忍不住要笑了,但这样无疑会毁掉他苦心营造的特勤形象。他发誓待会儿一到没人的地方就要笑个痛快。
  
  “抱歉先生,之前不知道特勤局和银行有往来,”保安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确认照片是本人之后,毫不怀疑地将证件还给了他,甚至连他来干什么都没问,还讽刺地向他表示了真心的歉意,“这里的转账额每天高达几十亿美元,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请进吧。”
  
  洛基看着他,新的灵感像火花一样迸发在他的大脑里。诈骗就是这么有趣,充满了刺激、创意、混乱和意外。他决定不再使用那张特勤局证件了,虽然那几乎相当于一把万能钥匙,但用的次数太多也会降低可信度,信誉是世上最珍稀的消耗品,而洛基是一个要保证自己信誉的诈骗犯。电光火石之间,他决定把特勤的身份丢在这道门外。
  
  洛基接回皮夹拿在手里,反客为主地质问道:“我是否也可以要求查看你的证件?”
  
  保安显然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照办了。他的表情很紧张,好像担心会被投诉一样。洛基接到手里,仔细查看着,一边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好小伙子,就该这样。如果多一些你这样的员工,民调对银行的信任肯定会暴涨,”欣赏的语气不加掩饰,洛基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保安热切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以至于没有察觉到,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已经把他的工作证和特勤局证件掉包了,洛基扫了一眼他的胸牌,“做得好,安保部的史密斯先生。”
  
  “事实上,我的工作关系在电汇交易室,先生。”他激动地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道小门,那也是洛基的目的地。后者点了点头,在心里默背了一遍他的工号,旋即礼貌地请求:“好的,史密斯先生。能帮我倒杯开水吗?放在这里晾着就行,我恐怕等离开这里以后,就没空吃该死的药片了。我们这行都有点老毛病,真是烦人。”
  
  外行或许会怀疑,敬业的史密斯会这么轻易地被支走吗?答案是,他的确一跳一跳地跑到楼道尽头的开水房去了。原因很简单,永远不要质疑你的上司,或者看上去像你的上司的人,这是条放之四海皆准的铁律。洛基夹着公文包,冲很快就要上当受骗的蠢蛋们逐个点头,亲切而不失分寸,好像当他们是多年不见的老部下一样。用这种态度,他顺利地穿过办公室大厅,直到走到银行的要害部位——电汇交易室,才有一位女职员露面。她的头发盘得紧紧的箍在头顶,一丝不苟地穿着正装,扣子一直扣到脖子,高跟鞋也是方跟而非细而高挑的跟。这种中年妇女最难糊弄,但在她上下打量了洛基一番后,他立刻肯定对方也受到了他行头的影响。
  
  她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公事公办地说:“没有权限,不得进入交易室。”
  
  “事实上,我就是这里的员工。我姓史密斯。”还没等女人要求查看他的证件,洛基就抢先一步把史密斯的工作证按在门口的刷卡处,顺便报上了他的工号。交易室的门禁灯跳转成令人愉快的绿色,洛基再把工作证在女人面前匆匆一晃,道声“辛苦了,迷人的女士”,便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了美国太平洋银行的中枢。
  
  诈骗犯提前要做的工作不少,甚至比FBI还要忙碌。首先,在索尔辗转反侧地思念这个骗子时,他早就从那场一夜情中抽离出来,专心学习银行用电话进行转账交易的流程了。授权进行电汇的交易员每天早晨都会收到一个严密保护的密码,这个密码很复杂,通常就贴在交易室的墙上。
  
  墙上的密码字号不大,洛基没有急着凑近去看,而是先做了一些操作过程的记录,装做在确定备份系统的正常工作,顺便还帮忙办了两桩真正的转账生意,帮一位员工解决了操作错误,他觉得自己真是诈骗界的楷模。大概待了十分钟后,他才去偷看纸片上的密码,并用脑子记了下来,又耐着性子磨蹭了几分钟,才退出交易室。
  
  “多谢,史密斯!”他走的时候,那个被帮助的员工还这样冲他大喊。
  
  洛基又忍不住想笑了,他觉得自己过分强化的幽默神经,简直是阻挠他犯罪生涯的最大障碍。他接过史密斯放在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又到银行门口的电话亭里,打给电汇室。此时他又改换身份,变成了国际交易部的汤姆·马丁。
  
  “你好,我是国际交易部的汤姆·马丁。我的办公电话是829。”还没等接电话的人问起,他就按流程主动报上了办公电话,这又增加了他的可信度。
  
  小姐问起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密码?”
  
  “3264,”他故作平静地说,“请帮我从纽约信托公司贷款三十一万美元到……”
  
  他突然停下了话头,目光突然被街角的几个黑衣身影所吸引。打头的一个,光是看到他的轮廓,洛基就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他赶紧捂住嘴背过身去,从玻璃上的倒影里悄悄观察着索尔。他大步流星地走进银行,没分半点注意力到电话亭。洛基立刻冷静下来,一边回应着电话那头,吩咐职员把钱转到他提前开好的账户里,一边思考着索尔究竟为什么能追到这里来。
  
  索尔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他只是在猜测洛基下一步的行动,并例行公事地把诈骗犯的画像和姓名通知各大银行。这没什么可怕的,反正洛基很快就要改换身份,飞到别的地方去了。而且那么多诈骗犯,银行会挨个儿校对面孔吗?就算美国的银行会,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按理说,洛基应该立刻逃之夭夭,或者保险起见,在电话亭里多待一会儿,等索尔他们离开再撤,但这可不是大名鼎鼎的空中大盗的风格。他追求的远远不是钱财,而是刺激,是一次次的自我证明和自我超越。于是,洛基站在电话亭里,拨通了他的手机号。
  
  “你好?”
  
  “你好啊,索尔。喜欢你的粉红小内裤吗?”他听出对方的声音明显小了一点,话筒还不幸地收进了许多人的笑声,洛基悠然叹息了一声,“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嘛。我们这么私密又浪漫的电话约会,你怎么能开免提呢?”
  
  “你骗来了我的电话号码?”
  
  “是啊,FBI也不像你想得那么固若金汤。只是一个小把戏,跟我今天对银行做的差不多……估计你很快就会知道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了。我们非要在私人时间谈工作吗?”
  
  索尔像只愤怒的狮子般咆哮道:“那就谈私事,你怎么敢往我衣服里放染料!洛基,我正式通知你,你犯下了诈骗罪——”
  
  “有没有诱奸探员罪?”
  
  索尔吼得他不得不把听筒放远一点:“没有这种见鬼的罪,我也不像你那样,拿感情当骗局!”
  
  “啊哦,人家可是一片真心,”洛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诱惑,最好诱惑得索尔眼花耳热,恨不得隔着话筒捏捏他鼓起的脸颊,“那请你最好别爱上我,奥丁森探员,否则FBI不会让探员追捕他们的梦中情人的,那样太残忍了。金融诈骗组的组长和我有亲缘关系,骨干又爱上了我,全都对我束手无策,你说我是不是天下无敌?”
  
  “你这样说,我又想起你一条罪名,”索尔冷冷地说,可惜他响亮地咽下一口唾沫,已经把他被勾引的事实暴露无遗,“劳菲组长一直独身,跟你这个骗子没有任何关系,他随时可以告你诽谤。”
  
  洛基握紧了电话听筒,如蛇蜕皮般褪去了慵懒轻松的声线,阴沉而沙哑地低声质问道:“这是你说的,还是他说的?”
  
  “当然是他,天知道你那天说的有几句真话,我还见鬼地向他核实了你的——”
  
  “那天晚上,是你自作多情地认为我是个特勤,你捏造出了一个和你登对的伴侣形象,我只是没有否认而已,人们总是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洛基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但声音还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个不停,“我只对你说了一句谎话,就是那句蹩脚的‘我爱你’,为了满足你可笑的自大情结。”
  
  还没等对方回话,洛基就狠狠地摔上了听筒,径直穿过银行门口,熟稔地拐进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当FBI通过电话来源追查到洛基的定位时,索尔正好出门看见他刚刚藏身的电话亭。然而,这位脾气火爆的探员还没来得及懊恼,怒火就莫名地被玻璃上新涂的一行红字浇灭了——准确地说,是粉红色的,大概跟洛基塞进他衣服里的粉色染料是同款。
  
  “Liar”。

===

 @莉莉白  @馅饼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是洛基不是落姬  @白昼如焚 

 
评论(24)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