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逍遥法外-4(猫鼠游戏AU 探员锤x骗子基)

前文链接→Chapter3:I just wanna run

有一点点虐的一章,也不知道他俩怎么就突如其来地…相爱了。


  Chapter4:Rolling in the Deep
  
  洛基事后才知道自己躲过一劫,他没料到FBI竟然倾巢而出,联合当地警察,在机场的每个安检口都布下了天罗地网,但他宁可给索尔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也不愿意用这条噩耗换取一时的苟延残喘。
  
  手机在他怀里震动起来,洛基掏出来一看,不是他行骗时用的号码,不是汤姆约翰那些假身份的联系方式,而是他永远不会换掉的一个号码,这也是他永远不会关掉手机的原因。
  
  他冷静了一下,把背后几十斤的作案工具放到路边,滑动接听键,期期艾艾地喊了一声:“妈妈?”
  
  但远隔重洋的话筒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如手术刀般冰凉的声音,嘴里说着抱歉,但深层的情绪却几乎没有任何起伏。当对方刚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他就听出了那种冷漠的口吻——那是他伪装成“汤姆医生”,学了整整三个月的医生的语气。
  
  “劳菲森先生,我很抱歉地通知您……”
  
  洛基愣了一下,一手举着手机,一手费劲地拉着他珍贵的行李,快步走在路边。他以为自己会失控会发狂,但他却平静地听完了医生宣布母亲的死讯,还没忘向对方说了谢谢,甚至提出支付越洋电话费。等到一切该说的都说完之后,他挂上电话,就像刚刚完成一个骗局一样,单手插兜,步伐稳健地走入黑夜深处,但这一次,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走到哪里。
  
  等他走到双腿酸疼的时候,洛基才坐在路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迅速将他包裹起来,他闭上眼睛,每个人都在童年想象过的鬼怪们纷至沓来,都要争先恐后地将他撕成碎片。洛基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无形的恐惧,划开手机屏幕,刺眼的荧光打在他脸上,他看到自己的倒影是何等苍白,布满血丝的绿眼睛正瞪着屏幕里的自己,映得犹如黑夜中的饿狼。他随意按了两下,通讯录里全是他还没来得及删掉的“朋友”们的电话,可洛基根本不是什么汤姆医生,汤姆医生的父母都好好地在夏威夷度假,他不能把自己的痛苦放在自己扮演的角色身上。
  
  洛基再次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最想联系的、也是唯一可能联系的人是谁,他只是在滑动屏幕的时候,故意在T打头的那一列滑得快了点,以为看不到那个名字,他就可以当这个选择不存在了。
  
  他重新滑到T那列,索尔的名字在那么多个汤姆、泰德、缇娜中间那么显眼,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叩击在那个名字上,每当快要拨通的时候又挂掉,也不知道这么无聊地挥霍了多久,他有意无意地一个走神,拨出了那个电话。
  
  忙音还没响够一次,索尔那边就立刻接起了电话:“来还我钱啊?”他和洛基打电话时,两个人一向都直来直去,从来都没什么“喂”和“你好”,仿佛对方就在眼前一样。洛基特别喜欢他这个习惯。
  
  洛基考虑了一下该说什么,最终还是坦白地承认:“我累了。”
  
  “早说了让你多躺会儿,跑哪儿去了?”
  
  洛基抬头看了看周围,四周一片漆黑,连行道树都一模一样,他甚至怀疑自己鬼打墙了,再次坦诚地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
  
  “开GPS,我接你去。”
  
  “开了你就得汇报上级,我不想为难你。明天开吧。”
  
  “真开?”
  
  “我有一个条件,不要让我见到劳菲,至少暂时不要。”
  
  听筒那边沉默了很久,索尔的声音小了很多,似乎刻意避开了同事,用手捂着嘴,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说了我很累,我想停下,所有这一切。你也觉得我不能停下吗?”
  
  索尔停顿了一下,旋即断然回答道:“当然不是,你有选择善与恶的权力。”
  
  “权力是与生俱来的,这套鬼话你也信?”
  
  “任何质疑它的人都是头号蠢货,”索尔干脆地说,“你选择善,不代表可以将恶一笔勾销,你会为它赎罪,为它忏悔,这个过程或许会很痛苦,但至少可以如你所说,结束这一切。”
  
  如果换了往常,洛基听到这副煞有介事的腔调,肯定会立刻挂掉电话,然后搞个大案子示威。可也许是唯一一个亲人的死讯,让他变得不同以往。他捂住话筒叹息了一声,步步紧逼地问道:“你相信我会忏悔吗?”
  
  索尔愣了一下,他擅长讯问,却不习惯在工作中掺杂感情,缜密的说辞突然被这个问题击溃:“我说不好,任何人都说不好,人性很复杂,没有人能断言你的选择,除非你——”
  
  “够了,索尔,”洛基粗鲁地打断了他,开始对着话筒胡言乱语,他明明滴酒不沾,此时却像个醉鬼一样,摇摇晃晃地在马路边咆哮咒骂,将他视如珍宝的造假机器——小到打孔器,大到打印机,统统摔了个稀巴烂。等他爆完了一大串混着意大利语的粗口后,又突然安静得像只小猫,声音里还带了点哭腔,也不管索尔是不是还在听电话,自顾自地说,“我口袋里还装着给她的车钥匙,她说她不想学开车,我就答应给她配个司机。你知道她怎么说吗?她问我,花多少钱能请我回去当一天她的司机,她愿意离开我们的家躲避警察。那栋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房子,我们当年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才买到了它。它有名字,luce del sole,阳光,我取的,非常俗。她跟你说话的腔调一模一样,你们就像温和的精神病医生,幻想能循循善诱地把一个疯子治好。我当时告诉她,应该说是吼她:‘你永远也别想理解我,我不会停下,更不会回去,如果你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然后我挂断了。
  
  “现在我没有阳光了。再也没有了。我挂断了我妈妈的最后一通电话……你还在吗?好吧,现在轮到我被人挂电话了。晚安。”
  
  听筒里立刻传来索尔的应答声:“洛基,别挂断,你能再问我一次刚才的问题吗?”
  
  “我说了晚安。”
  
  索尔抢道:“我相信你会忏悔,我相信你。不管哪个混蛋否认了这一点,我都会打断他的鼻子。”
  
  “恐怕你没那个胆子。”
  
  “劳菲也一样,”索尔仿佛能读他的心一样,“我警告你,别逼我问他你的住址。”
  
  洛基微微发怔,立刻警惕地反问道:“你凭什么觉得他知道我家在哪儿?”
  
  “你没有在意大利作案的记录,为什么意大利警察会知道你母亲的住址?”索尔满意地听到电话那头一片静默,洛基大概是默认了,他志得意满地说,“明天开GPS。”
  
  第二天,洛基如约打开了GPS,顺便给索尔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很好,没有人提起诈骗或抓捕的事,洛基分享了第一次买票坐飞机的体验,抱怨排队安检太烦人了,还说他什么行李都没带,这种感觉倒是棒极了。他们还互相开了两个玩笑,索尔讲了个自己的童年糗事逗他开心。
  
  “你的精神状况不错嘛,”索尔笑了笑,突然捕捉到了电话里隐约的广播声,“你现在在哪儿呢?刚下飞机?”
  
  “飞机上。”
  
  “什么?!”索尔的声音瞬间拔高,好像打开了免提一样震耳欲聋,“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挂了挂了!”
  
  洛基悠然吹了声口哨,大笑道:“傻子,我下飞机了。你以为一个伪装成飞行员的骗子不会有点职业病?我比你懂多了,再说我也没想寻死。就算我想干什么,你追得上吗?”
  
  话音刚落,听筒里突然传来一阵忙音,洛基惊讶地看了看手机,是不是信号太差了,却发现是被索尔挂了电话。他立刻在机场门口站定,掏出手机给索尔发了条短信,连质问带人身攻击,一样不少。
  
  机场外,印象中故乡永远的艳阳天消失不见,天阴沉着脸,毛毛细雨时有时无,总是下不痛快,打在玻璃上却格外惹人烦躁。洛基刚走出没几步,雨好像盯着他的行踪似的,瞬间倾盆而下,好像突然把他扔到了瀑布底下一样。他只好折回机场去买把伞,突然,一把伞撑在了他头顶,回头就看见索尔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说我追得上吗,骗子?”
  
  洛基下意识地后退两步,看向他背后,索尔的伞却一直停在他头顶上,自己的一头金发都被淋湿了。他和洛基一样,穿了一身黑色,浑身上下仅有的色彩,除了黯淡的头发,就是他盯在洛基身上的一双湛蓝的眼睛。
  
  “我一个人来的,给你做一天免费司机。”
  
  洛基突然觉得心中酸楚,却故意昂起头来,高傲地瞥了他一眼:“我没带行李,没钱给你。反正你也拿到了我开假支票的证据,也不会想用我的假支票吧?”
  
  “你一天不出去活动,就能给一家银行省下几十万、上百万,够雇我开一辈子车的了。”高大的警官做了个“请”的手势,自然而然地伸手搂住他。洛基的身体僵了一下,却没有躲开——这是他们第一个,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拥抱。
  
  感觉比性丨爱更好。


===

 @莉莉白  @馅饼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是洛基不是落姬  @白昼如焚 

 
评论(2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