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三十二章

完结倒计时一章。

本章简姑将亲自上阵,为大家示范如何让一篇文烂尾。不要看到开头就以为我烂尾了弃坑啊233

注意:当宝宝基恢复基神的记忆时,将不再以第一人称“我”叙述,而用第三人称。

===


  第三十二章
  
  <Chapter36 赎罪——博拉吉的自述>
  
  写到这里,假若九界的读者诸君都在心中对决战的结果有了期盼,无论站在哪一方的立场,我都可安心搁笔。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同样也是一场没有胜负的战争。
  
  在华纳围城之战后若干年,我作为幸存者之一,终于可以忘记恐惧与仇恨,得以在整理战时手稿后泰然写下这句定论:诸神黄昏是一个预言,更是一个谎言。从没有什么诸神黄昏。
  
  好吧,是时候揭露故事的假面了——在最后关头,洛基选择了善。像他的兄长屡次劝说得那样,他们联手解决了这一切麻烦,他毁掉了再生摇篮,使不死之师灰飞烟灭,阿斯加德得以保全。
  
  从华纳突围之后,大军返回阿斯加德。当我在死亡名单上,看到了希芙和许许多多熟悉的名字时,我回溯往昔,终于明白这一切的根源,不过是百年前我在地牢前一次即兴的报复。或许我有足够的理由去恨洛基,但我……

  
  我翻过页去,下面整整两页的字被人涂抹得乱七八糟,在洁白柔软的书页上写了大大的几个字:一派胡言!写字的人显然和我此时一样愤怒,以至于力透纸背,从书页的背面都能摸出笔迹来。我尽力想从中辨别出更多信息,但却只能看出寥寥几个破碎的句子:“我……请罪……终于原谅……毁掉摇篮。”
  
  我勃然大怒,好像被人戏耍了一样。这本书曾经给我无限慰藉,但如今它不但没能唤醒我的半点记忆,反而还编造出这样的结局来侮辱我?愤怒仿佛化成了火焰一样撞击着我的头顶,我像发了疯似的将最后一章扯个粉碎,可当我的手触摸到坚硬的烫金封面时,它却好像有某种魔力般让我慢慢宁静下来。它摸上去还和我第一次抢来它时那么细腻,它把Donald带到我身边,却又硬塞给我一个Thor,逼我接受连真正的Loki都无法承受的过去。
  
  我拿着被蹂躏的书冲出去,狠狠把它摔在Foster面前。垂老的女人依旧面如古井无波,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了,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残存着一丁点儿善良……”
  
  “你让我去书里寻找Cici的死因,就是为了让我读你胡编乱造的结局?Loki根本不可能原谅Bragi——没什么好原谅的,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两清,你把诸神黄昏当成一场小孩子任性的报复?你就这么侮辱你们的英雄?”我怒视着她,“我知道你想暗示Donald杀了Cici,但如果你想让我为此加入什么愚蠢的革命,我告诉你,我绝不会推翻闪电宫。”
  
  Foster静静地等我发完火,才不徐不疾地说:“这不是什么侮辱,《闪电宫纪事》只有这一本,是Thor专门为你准备的。诗神在诸神黄昏大战前把手稿交给了Thor,自己主动去找你请罪。Thor希望有朝一日,能由他把你们的故事讲给你听,但是就连他也不敢如实记录下结局。所以,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真正的诸神黄昏发生了什么。”
  
  她的话多多少少动摇了我。我还记得开篇Foster漏洞百出的序言,显然在2093年还没人想到闪电宫有朝一日会全面执掌地球,如今宛如仇雠的Foster和Thor,在那时也还保持着朋友间的联系,后者甚至还将Bragi的书稿托付给了她,她同样以对往事的淡泊、客观回馈Thor。
  
  中间的这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Foster仿佛看穿了我的疑惑,伸手搭在我的小臂上,苍老的眼中满是诚恳:“我真的不知道,孩子,我和你一样,也有许多不解,我不相信我认识的Thor会变成一个独裁者。你应该也见证了那一天吧——两年前,俄克拉荷马市上空,闪电宫就像太阳一样慢慢升起,它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并且一直在膨胀,直到将整片天空都遮蔽起来。但你大概不知道,Thor甚至没给政府和人类谈判的机会,英灵战士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火速控制了各国政府。他麾下的魔法师在全世界大大小小的荧幕上投影出Thor的一言一行,他说,中庭的分裂是Odin的错误,他要结束这个错误,让中庭不再成为九界的例外。就这样,闪电宫开始了它的独丨裁统治。”
  
  我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如初,却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书里的Thor和Donald几乎一模一样,他们是用生命书写荣誉的英雄,可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统治者,那只会削弱他们的传奇色彩,这是我们都不乐见的。
  
  “我不懂什么独丨裁。”
  
  她微笑了一下,开始给我放映旧秩序时代的影像,想必是她偷偷留下的。我看到人们穿着各不相同的衣服,拿着许许多多我不认识的东西,开着铁皮罐子,随时随地跑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上,悬挂着拥护闪电宫标语的地方挂得全是绚烂的商店招牌,而Thor高耸入云的雕像伫立的地方,则放着另一尊矮得多的女神雕像,她脚下是打碎的手铐脚镣,手中高举火炬,仿佛刚刚自地狱中挣脱出来,正要用烈火烧尽全世界的黑暗——如果这真是你们的追求,我暗想,你们还不如立个Loki的雕像,至少你们见过他啊,他也肯定会喜欢这个一团乱麻的世界。
  
  Foster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感慨万千地叹息道:“如果我没有拥有过自由,我本可以像你一样臣服于这种生活。无需思考,无需奋斗,一切都由至高的神明支配,他会带领我们维护和建设我们的家园。但地球不该是这样的,阿斯加德也不是。Loki,这样的国度和人民无法吸引你,也不可能击败你。”
  
  她第一次以我从前的名字相称,我愣住了。那一刻我已经暗下决心,我要问问Donald为什么不把世界变得有趣。闪电宫总宣扬,统治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地球,神域的魔法也许更有趣,可是它又在哪儿呢?既然Donald能轻而易举地解除地球的武装,那又何必介意留下一点有趣的自由——比如穿比作战服更好看的衣服。
  
  “没有人知道缘由,但你也许有这个机会,”Foster拍了拍我的胳膊,“看过书之后,你一定知道心灵宝石。”
  
  我无声地躲开了她的触摸,默认了她的话。于是她继续说:“通过心灵宝石,你可以看到Thor的内心。如果你不想把看到的事告诉我,你可以选择沉默。但无论是诸神黄昏的结局,还是Sigyn的死,你都会找到答案。”
  
  “那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脱口而出。防备她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Foster摇了摇头。“我的目的还和从前一样,只是你低估了自己的作用,Loki。你最微不足道的态度,都能对我们的事业起决定性的影响。”
  
  我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的脸颊,数起了她眼角细细的皱纹,但我知道,那时我就已经接受了这个提议。我永远看不透Donald的所思所想,他也从不向我敞开他生活的世界,这就意味着他永远可以轻易从我的世界里消失。至于心灵宝石究竟能让我看到什么,那都与其他人无关。哪怕Thor曾经把他弟弟打入地狱,我也不会倒戈Foster。
  
  这个计划让我格外兴奋,甚至忘了迁怒Donald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看看他都给我留下了什么啊——Foster、Natalia,还有一本不会说话只会撒谎的书。
  
  Foster似乎也与我达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无限宝石共有六颗,本是一体,据我所知,有三颗宝石在Thor手中。如果你知道其中一颗的所在,想必会有办法找到心灵宝石。”
  
  当然,我知道雷神之锤上那颗能轻松摧毁反雷神装甲的紫色宝石,但我想起Donald的警告:“永远别碰它,它会害死你。”他可不像是在闹着玩。害死我对Foster没有任何好处,看来她对无限宝石也是一知半解。
  
  从她推着轮椅离开房间起,到Donald悄悄从身后蒙住我的眼睛,我一直在出神琢磨着心灵宝石的下落,以至于被他吓了一跳。今天,他爽朗的笑声听起来有点心虚。
  
  “我发誓我想陪你一起看书来着,但我实在是分不开身,”他匆匆扯下混杂着血污和泥土味儿的红披风,盘着腿坐在我面前,认真地说,“灭霸——你应该在书里看到过他了——他已经准备发起最后一击,我不得不去部署军队。”
  
  “你走的时候说你要去城邦大楼。”撒谎大师好心地指出了他的漏洞,Donald却摆了摆手:“我没骗你,灭霸的目的不是闪电宫。你不会指望那些穿着作战服的中庭人去打仗吧?”
  
  我戳了戳他的脸,借此掩盖我的心虚:“你舍得让你的英灵战士死?他们不是为华纳打仗,就是为中庭作战,如果我是他们,我就要造反了。”
  
  他对我的平静难以置信:“你已经看完了整本书?好吧,我很抱歉,我真的应该陪着你,那里面写的一点儿都没错,我总是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缺席——”
  
  “我无所谓,”才怪,我们之间还有Cici的账没算,我还没打听出心灵宝石的下落,我试探着问,“我只是觉得,呃……你的好朋友其实是你上辈子的妻子,还是挺奇怪的。Cici才是应该是转世的火神,你之前没有找到她吗?”
  
  他愣了一下,凝视着我的眼睛,我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每当他这样看着我的时候,空气中似乎总有一种微弱的震颤,刹那间,仿佛有一缕风吹进了我的脑子里。Donald叹息一声,在背后握紧了拳头:“我就不该指望她能有什么好作用……弟弟,给我个机会解释。”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心中却立刻警钟大作,故作不经意地挪开了目光,也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他在用心灵宝石读我的思想,否则以他的迟钝程度,拜托,就算我比他少活个几千年,也不至于像个玻璃人一样让他一眼看透。
  
  “我在两年前才刚刚有能力唤醒流落的诸神,除了死在诸神黄昏大战中的神以外,我不能复活任何人,这是规则。可你却在Cici死后把神格赠给了她,她因此得以转世,也继承了从前的记忆。但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我一直在找你,可你不是登记在册的公民,我无从下手,”他悄悄抬眼看了看我,“Cici死在我接你走的那天晚上。有人想要你的命,是她保护了你。该自责的是我,不是你。”
  
  如果自责的感觉,就是鼻子像被人打了一拳,那我大概的确感到了自责,只不过是因为我的愚蠢而自责——我竟然当真以为Donald是我一个人的天神,他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降临。
  
  他搂住我的肩膀,让我把头埋到他胸前,贴着坚硬冰冷的胸甲。我偷偷试着往上呵出一口气,结果半点儿雾都没起,没留下丝毫温度。Donald低头吻住了我额前的头发,我猛地一抬头却没能成功偷袭到他的嘴唇,而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他的下巴上。他笑着捂住下巴倒在床上,我也配合着跟他笑成一团,趴在他身上去吻他——我发现自己面对他时越来越臻于冷静,时间兜兜转转,好像又回到了他第一次出现在我家门前一样,他是一个值得利用的特权者,而我急于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
  
  金色的神祗仰头看着我,恬静地微笑着,记忆像一支混战中的飞箭,倏然击中了我的心脏。我真正感觉到,躺在我面前的是我的兄长,在心底发酵了几千年的爱慕如洪水般泛滥出异样的味道,我那么急切地想把它掩饰起来,可Thor就躺在我面前,眼睛里充满了我的影子。
  
  “那不是你,”忽然,一个淡漠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除了愚蠢、幼稚,能让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你还有什么理由出现在他眼睛里?”
  
  他说话的口气很像Natalia,我不由得想起出院后和Donald在街上见到她的时候,她也用同样的口吻,似笑非笑地回眸一笑:“宠物总是小时候比较可爱。”这一刻,我突然恍然大悟——Natalia一直在模仿Loki,为了我们都心知肚明的缘由。
  
  Donald突然捉住了我的手腕,把我从他胸前拉开,像我们第一次在这张床上接吻一样,把我双手拉到头顶,自己翻身撑起身子,轻轻触碰着我的嘴唇。
  
  就在那一刻,那个声音从我脑海中抽离,却留下了心灵宝石的答案。我想起Donald失明后指着他的心口说:“我看你从不是用眼睛,而是用这里。”在他穿上雷神的战袍后,他从不让我触碰他的胸甲。我仅有两次,真正发自内心地觉得Loki不是书中一个远隔千山的角色,也是在我触摸了他的胸甲后。
  
  我还想起Foster的话:“无限宝石本是一体。”我亲眼见证了其中一颗的力量,如果闪电宫要和灭霸开战的话,这一定是他们的制胜法宝。上次Donald离开我去征战后,他身上没有其他重伤,唯独双眼忽然失明,又在休养几天后莫名其妙地痊愈。
  
  三颗无限宝石,一颗在雷神之锤上,一颗镶嵌在他胸甲中,而最后一颗,藏在他眼睛里。
  
  我的内心忽然平静,微笑着抱住他的头,去吻他的眼睛,Donald下意识地避到一旁,我立刻趁机挣脱了他的手,一把按住他的胸甲,他反应极快,立刻要挥开我的手,可他的动作却忽然间变得极慢,时间似乎悄然静止,我只觉霎时间天旋地转,周围的一切都渐渐淡去,仿佛有某种巨大的冲力,将我推进了他的心脏。
  
  地球。索尔如一尊雕像般站在雨中,怒视着他跌坐在地上的朋友。被掰成碎片的钢铁战衣散落一地,任凭暴雨拍打、冲刷。托尼抬起头来,没有再为克隆人、或是越来越多顶着复仇者之名招摇过市的恶棍做出道歉,索尔也不再和他多言,转身便要召唤彩虹桥离开,托尼这才叫住了他。
  
  “索尔!”他踉踉跄跄地追了过去,仍然包裹着他的手掌和小臂的盔甲突然发出一阵机械的响声,一颗淡黄色的宝石从盔甲的掌心处缓缓升起,索尔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他,托尼声音嘶哑着说,“幻视死了,被克隆人重伤,又和奥创同归于尽。这颗宝石是洛基带到地球上的,我想你会给它找一个合适的归宿。”
  
  “奥创,”索尔轻蔑地哼了一声,一把夺过宝石,“你们差点死在自己创造的怪物手中。”
  
  “自毁,也许这是每个世界注定的归宿,无论我们做出什么努力都一样。”托尼没有收回手,似乎想和他相握。索尔却没有理会,径自举起神锤。
  
  “我们都用了太久的时间来明白这个道理,但你不一样,索尔。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更有能力探索未知的力量,比如这颗宝石的其他部分。我希望你——”一语未了,彩虹桥耀眼的光辉已笼罩住整片苍穹。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复仇者。
  




  场景转换。辽阔的视野从华纳王城一直蔓延到神域,阿斯加德。从这个角度看来,神祗们渺小的身影,也好像天地间一粒粒细小的尘埃一样微不足道。众神之父奥丁手持冈尼尔神枪,一队英灵战士将他团团围在队伍的核心,严阵以待。
  
  突然,大地剧烈地颤抖起来,土地寸寸龟裂,将英灵战士严整的队伍立刻震得散乱。他们还没来得及重新聚拢在奥丁身边,地底猛地爆发出一声巨响,巨蛇昂首啸傲,口中毒液簌簌而落,一旦溅在英灵战士身上,立刻让后者灰飞烟灭。奥丁周身金光熠熠,形成一重巨大的保护罩,凛然不可侵犯。巨蛇扫除了所有英灵战士之后,也不再进攻奥丁,长尾在地上盘成一圈,绿光闪过之后,蛇形消散无踪,威利手无寸铁地站在原地,他恐怖、畸形的脸孔扭曲,露出一个骇人的笑容,饶是奥丁也忍不住为之一惊。
  
  “你好,哥哥,先知密弥尔托我向你问好。”威利亲切地问候,“你最近可得罪了不少人,更糟糕的是,你们父子俩都分不清亲疏远近,硬是要把强援往敌人那边推。”
  
  奥丁听到密弥尔的名字,心中更加纷乱,冲久别的弟弟摇了摇头:“威利,如果你还是一个阿斯加德人——”
  
  “不,我是一个死人,死人是没有国家的。这么多年来,华纳不也一直声称我死了吗?”威利泰然自若地说,“可我很幸运,他们夺取了我的神格,榨干了我最后一丝力量之后,纳瑟斯用血将我关在水潭深处,任我自生自灭。但密弥尔跟我待在一起,这就是我活到现在的理由。”
  
  奥丁皱起眉头。“他告诉了你什么?如尼文?”
  
  威利重新变回蛇形,以此作为回答。在奥丁身后,魔狼腾空而起,奥丁立刻将永恒之枪横抡一圈,狠狠砸在狼头上,可利爪依旧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痕。枪端爆发出一阵眩目的金光,将魔狼狠狠轰了出去,它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再没了动作。可就在此时,巨蛇的长尾也悄然缠住了奥丁的喉咙。
  
  “他告诉我,你注定会死在我手里。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几小时后,一场恶战之后,索尔回到刚在阿斯加德城外驻扎好的军帐之中,博拉吉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的书稿整整齐齐地摞成一叠,封面上写着秀丽的花体字“闪电宫纪事”。诗神一直念叨着要给这个故事想个好名字,看来他终于完成了这个愿望。索尔翻到最后一页,羊皮纸上仅有一个标题,和一首短短的诗歌。
  
  <Chapter35 赎罪——献给我自己>
  
  “我们是阿萨的小勇士,
  
  扯下夜色做披风,
  
  循着曼尼指引的方向
  
  闯入神秘的铁森林。
  
  来吧熊罴!来吧猛兽!把你的利爪伸向我!
  
  别想伤害我的家人,
  
  哪怕只是他手中的一根枯树枝。”
  
  这位浪漫的诗人,在所有的家人都离开人世之后,终于用他全部的诗意唱出了这首武士的歌谣。别想伤害我的家人,别想伤害我的阿斯加德,于是他选择了用他那瘦弱不堪的身躯,挡在熊罴和野兽的利爪前,欣然赴死,形同救赎。
  
  索尔默默地将书稿收在怀里,走进英灵战士的队列,向无边无际的夜空中放飞了一颗水晶球。只见水晶球如璀璨星辰般,一路远远飘向阿斯加德王城的方向,在金苹果园上空霍然炸裂,散落成满天光华。博拉吉生前死后都是如此浪漫的人,索尔昂首细看星斗的排列,他想这种图案一定有象征意义,只可惜他对星象一窍不通。
  
  那洛基呢?他是否能从中看出什么?
  
  范达尔在他身边轻咳了一声,便继续沉默地擦拭着横在膝上的佩剑。索尔收回思绪,过去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回去吧,明天就是决战,成败在此一举,我们都需要休息。”
  
  “成败从来不在我们,”范达尔霍然起身,让他悬着手孤身立在原地,“而在于你。”
  
  索尔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长叹一声。他只在无奈的时候叹气,此时,他知道范达尔说的句句属实,他必须出全力,包括全力睡个好觉,全力避免洛基走到他的梦里来——或许就是这一晚的辗转难眠,后来转变成了闪电宫的法律之一:“睡眠是人类的必需品,须视之为另一种战斗。梦是疾病。”
  
  次日清晨,天空罕见地渐渐明亮起来,那是洛基的魔火,自天卫宫焚起,仿佛要点燃整片苍穹。守护神海姆达尔早已受命撤回军中,当索尔整顿军队准备迎战时,敌军也已经在彩虹桥上集结,浩浩荡荡地向英灵殿开进。双方在彩虹桥上相遇,中间只隔了区区几十米的距离。索尔站在阵前,三武士和十二主神的幸存者在他身后依序排开,他们还默默地留出了希芙的位置。阿萨人相信英灵永远与他们同在,即便希芙尸骨无存,再无可能升入星空。
  
  敌军为首的则是死神海拉,苏尔特在华纳之围中被索尔所杀,魔狼芬里尔死于奥丁之手,因此只有古尔薇格、洛基站在她两侧。索尔粗略地扫了一眼,却没在军队之中发现巨蛇的身影。双方军队皆是一片肃穆,所有人心知肚明,此刻已经没有谈判的余地,成王败寇,只能前进,退无可退,身后便是万丈深渊。
  
  索尔没有望向洛基,他的目光超越眼前的所有一切,他没在看任何人,只是收紧手指,高举起右手中的雷神之锤。漆黑的夜幕中,瞬间炸开惨白的闪电,与敌军的烈焰远远对峙,三勇士、十二主神和英灵战士、阿萨王师齐齐持械在手,呼声如雷,将心中的怒火与斗志、与仇恨尽数吼了出来,撼动四野、震人心魄:“杀!”
  
  雷霆与烈火倏然对撞,双方疾奔向前,挥动兵器疯狂地砍杀起来,这群以九界中至高无上的生物自居的人、神、鬼如野兽般,在飞溅的鲜血中杀红了眼睛,有的人被雷电击断了胳膊,有的正中魔咒,连肠子都流了出来,可无论是穷凶极恶之徒,抑或是阿斯加德的正义之师,都无一人后退。后来者踩着前面仆倒在地的人,也不管战友的死活,拼了命地冲杀上去,因此许多人一旦重伤倒地,难以为继,干脆便自行从彩虹桥上滚落,坠落在浩茫的宇宙深处。至于他们能否幸存,恐怕在场只有唯一一个曾从此处纵身一跃的人,有资格回答。
  
  起初,索尔还始终不免手下留情,可眼见残肢断臂在他身边堆叠起来,他身上也受了几处皮外伤,他本是阿斯加德最骁勇的战士,战局稍稍转向对己方不利的一面,便立刻忘了什么情面,惊雷破空直下,在敌阵之中轰然炸响,血色在闪电的背景下飞溅如花,远望过去,恰如赫赫长虹。三勇士与古尔薇格苦苦缠斗,英灵战士将海拉并不死之师包围起来,形势对神域大为乐观。范达尔大吼了一声索尔的名字,后者立刻会意,身先意动,以神锤开道,侧身冲入火墙之中,冲洛基杀了过去。后者早有准备,双刀刀刃上皆燃着熊熊烈火,迎面冲他削来。索尔只以神锤格挡,却不还击,更无暇召唤雷电襄助英灵战士。海拉抓住机会,立刻反扑,洛基稍有喘息机会,便大声嘲讽道:“懦夫,你连锤子都拿不稳了吗?”
  
  索尔眼中变幻过愤怒、悲恸种种情绪,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昔日种种情分不但是洛基的武器,也会是索尔手中的一柄利刃。事到如今,他唯有一搏,赌他让洛基看到最深刻的记忆,赌他能抢在洛基清醒之前杀死巨蛇!
  
  他想起几年前那场被中断的加冕典礼,中庭女法师神色静穆,对他说:“唯有足够强大的心灵,才能催动无限宝石。”
  
  他低下头去,雷神之锤格挡住双刀,洛基还未及继续进攻,忽觉眼前一片耀眼的蓝光一闪而逝,他动作一滞,索尔试探着收回神锤,双刀立刻“戗啷”一声掉在地上。洛基不无困惑地望着他,瞳孔慢慢蔓延上一片浓到化不开的深蓝色,低声叫道:“哥哥?”
  
  索尔见心灵宝石果然奏效,立刻为之一振,硬起心肠转身便走,也不管洛基快步跟在他身后。他本不擅长魔法,更不必提精神控制,那向来是洛基的拿手好戏。可即便如此,他镶嵌在胸甲上的宝石依旧光芒大盛,连古尔薇格的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他自知无法控制宝石的力量,甚至不敢靠近身后的战友,在敌军恣意纵横,很快杀出一条血路。
  
  正在他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时,不死之师中突然响起一阵尖锐刺耳的长啸,站在阵尾的威利身化巨蛇,喉咙中发出金属相斫般的刺耳响声,许多人当即清醒过来,索尔心知不妙,可此时他身在敌阵,已是退无可退。两边的军队迅速一拥而上,截断了他的后路。刀剑纷纷向他斩落,索尔只得回身招架,以一人之力扛下数十把重剑坚兵,稍有放松,便会立刻人头落地。正在此时,巨蛇的血盆大口也已张开,毒牙狠狠冲他的头颅咬了下去。索尔暴喝一声,拼尽全力卸开压在神锤上的兵器,巨蛇却已咬落,他只能举起雷神之锤护在头上,双眼却死死地瞪视着巨蛇的信子——奥丁之子即便战死,也绝不畏死!
  
  时间忽然陷入了寂静。无论是不死之师还是阿萨王师,都默然无声,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战场的中心。
  
  在巨蛇的毒牙咬住索尔的瞬息,忽然有一个身影将他撞到一边,举起手臂将索尔护住,巨蛇狠狠咬住了他的胳膊,扯下一块鲜血淋漓的碎衣,两人一同倒地,索尔只觉头脑一片空白,只见一双异样的深蓝色眸子含着如百年前一样炽烈的爱慕,毫无保留地凝视着他。
  
  顷刻间,巨蛇的毒牙好像扎进了他的心脏,毒液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竟一动也不能动,仿佛被钉在了地上一般。可巨蛇却没给他更多时间,长尾一卷,裹挟着朔朔罡风抽了过来。雷神撕心裂肺地嘶吼着,将洛基推到一边,只见半空中一团径可逾丈、杳无边际的闪电轰然爆炸,好似一颗爆炸的星球,死亡的气息席卷了战场的每个角落。索尔腾身而起,闪电如织,纷纷冲蛇头砸落,巨蛇急卷三人合抱那般粗细的尾巴,可神锤却疾如狂风,立刻回到索尔手中,将他带到巨蛇头顶。巨蛇拼命扭动头颅想将他甩下去,然而索尔却依旧曲着一膝,原地蹲踞,他一手按在蛇头上,狂雷在他手掌中、眼睛里、甚至血管深处奔流爆裂,他高举神锤,乌云如入漩涡,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疯狂地吸了过去。天上的黑暗彻底被一刻不停的闪电驱散,显出更加可怖的惨白色。直到最后一丝夜色都被吸入神锤之中,米奥尔尼尔以千钧之力砸落,气浪远远掀出万丈,须臾之中,九界亦为之震动。
  
  倘若世上真有命运的审判,也不过如此!
  
  狂风渐息,巨蛇颤巍巍地摇晃了几下,重重地砸在了彩虹桥上。索尔纵身跃下,也不理会周围的厮杀,或是在彩虹桥上蔓延的裂痕。他跪在洛基身边,将他抱在怀里,如对珍宝。
  
  “为什么?”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哽咽,泪水冲刷去他脸上的血污,滴落在洛基苍白的脸颊上,“这又是你的计策,你要这样折磨我吗?”
  
  洛基的眼睛仍泛着深蓝的异样光彩,轻轻挑起眉毛:“是啊,这是我的计策。你还记得那头野牛吗?你被拴在我身边一个月……”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次冒险,久到雷神之锤还没有选定主人,久到索尔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洛基那么相信索尔自夸的强壮,索尔也那么信任洛基刚学的几招小魔法。他的弟弟帮他引来了一头野牛,挥舞着手臂让他快点动手,可想也知道,索尔并没能制服那头比他还高不少的野兽。洛基情急之下念动了一个咒语,没能束缚住野牛的行动,反而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肚子上留了长长一道伤痕。芙丽嘉命令他一个月不能下床,但他却不愿意佝偻着背,索尔只能暂且离开他的朋友们,每天扶着他下地走路。
  
  他不知道心灵宝石将洛基的记忆推回到了什么时候,也无从得知究竟何时的洛基才会义无反顾地冲上来,何时的洛基又会指挥千军万马与他为敌。于是他便紧紧地将洛基抱在怀里,努力想挽留住他一点点流逝着的体温。
  
  “我记得,你总是那么傻,”蛇毒的乌青已经染上了他瘦削的脸颊,索尔便伸手贴在他的脸上,试图阻止蛇毒的蔓延,他低声求恳,“不要说话,也别乱动,你只要看着我就好。洛基,再多给我一会儿,求你……”
  
  洛基顺从地眨了眨眼睛,果然没再说话,也没有动作——又或许他已经没那个力气了。他轻轻地哼起一段小调,就连眼中深蓝色的光芒,都逐渐褪去,显出原本那动人心魄的碧绿。当心灵宝石的光芒彻底从他眼睛里消失的时候,他细若游丝的声音慢了一下,似释怀、又似自嘲地笑了笑,终究还是在他怀里哼完了那段歌谣。
  


  “我们是阿萨的小勇士,
  
  扯下夜色做披风,
  
  循着曼尼指引的方向
  
  闯入神秘的铁森林……”
  




  场景扭曲出极绚烂又极刺眼的色彩,终于定格在一处陌生的地方。那是一颗参天巨树,索尔跪在树下,长长的树藤低垂下来,如绳索般缠绕在他的身上,血色无声地流淌在藤蔓上,注入参天的树干之中。
  
  “诺恩女神,我向您许愿,”索尔艰难地开口,干裂的嘴唇已经渗出了丝丝鲜血,和空洞的眼眶中流出的鲜血汇聚,一并流到嘴角被他吮去,“我以我眼奉赠,请您赐我如尼文的力量和宇宙的智慧;我以我血献祭,请您赐我统治九界的无上力量。”
  
  七年来,自从唐纳德·布莱克医生重新变回索尔·奥丁森之后,自从他继承了托尼的实验室,得知了灭霸入侵的威胁之后,自从他看到在宇宙中被抹平的阿斯加德之后,他便来到这里,每天说着这句话,不知人间岁月几度更迭。
  
  他的愿望里,唯独没有洛基。

===

 @莉莉白  @馅饼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是洛基不是落姬  @白昼如焚  @诸葛福媛 【我居然敢厚着脸皮艾特太太了】

 
评论(2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