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三十三章&尾声(长篇已完结,开放式结局)

完结篇,开放性结局。

前文请戳第三十二章 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第三十三章
  
  午后的光晕柔柔地形成一重罩子,如无形的茧一样,包裹住一个新的生命。Loki朦胧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手掌还像十几岁的少年那般大小。心灵宝石给他的精神套上了重重的枷锁,除此之外,别无它用。有什么比有心无力更让人无奈和愤怒的呢?在记忆的尽头,他还是统率千军万马、兵临阿斯加德的邪神,可如今,他依然只是匍匐在闪电宫光辉下的少年。他得讨好Thor,露出乖巧的微笑,求得他的怜悯,才能在这个人人互不相顾的世界中存活。
  
  他还没理清思绪,举在面前的手掌就被人紧紧握住。Thor的手心全是汗,他已经脱下了盔甲,将他紧紧搂进怀里。蛰伏在躯体里的智慧并没有因十几年的坎坷而磨灭,Loki已经飞快地为新的霸业勾勒出一片蓝图。他需要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在眼下打消Thor的疑虑。
  
  “哥哥,”骗子之神努力模仿着年幼的自己,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也许Frigga说的没错,他的心对自己筑起了铜墙铁壁,这也造就了世界上唯一一个让他捉摸不透的灵魂,他眨眨眼睛,只能寄望于这种令人作呕的行为能麻痹Thor的神经,“我不该那么做……”
  
  “你没事就好。Foster教你的?”Thor大手一挥,好像要亲手把她的脑袋砍下来似的。
  
  Loki不置可否地低下了头,他犯不着维护这个女人,但也不能点燃雷神的怒火,免得他对Jane的恐吓消磨掉对Loki的怜悯。他必须利用这个机会问出所有的疑虑,但只有Thor那样的蠢货才会用最蠢的Q&A来审讯。
  
  “我也想做一个神——我本来就该是一个神,和你一样。”他用最轻的声音说,“不用任何人说,我看得出要打仗了。我不想被你留在身后的庇护所里,提心吊胆地等待战果,你明白吗?我想站在你身边,而不是活在你的阴——”他及时闭上了嘴,又对自己记得和Thor每句对话的事实而恼怒不已。
  
  Thor轻叹一声,让他靠进怀里,一边轻晃着他,一边温柔地捋着他的头发。在此之前,Loki或许品尝过各种各样的“爱”,但它们无一不以苦涩收尾,可这却是他第一次明白了何为“宠”。如果他和Thor有了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就会得到这样的宠,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尊贵的王子。可惜,他并不需要这种施于弱者的低级情感。
  
  “你知道,这不是闪电宫的战争,你也还太小,你不需要、也不能和我并肩作战。但我保证以后会有机会的。”Thor轻言细语地说,看他的眼神,仿佛一只被蝴蝶吸引了注意力的狮子,“灭霸的目标是中庭。没有十足胜算,他不会贸然对闪电宫宣战。但Strange博士继承了古一法师的时间宝石,中庭拒绝臣服闪电宫,在宇宙中势单力孤,难以自保——”
  
  “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在Clint Barton成为英灵战士的时候,我向他保证会照顾好他的女儿,亲自抚养她长大,但这个滑头却让我把她带回中庭,这样我就不得不连同别人一起照顾了……”Thor长出了一口气,如今回忆起旧日战友的音容笑貌,还会忍不住露出笑容,“即便没有对他的承诺,我也不能坐视中庭覆灭。九界的平衡一旦破坏,其余国家也会唇亡齿寒。父王从前总这么说,可惜我就是不肯相信,还非要赔上自己一只眼睛。”
  
  Loki心中隐约警惕起来。他不过说了几句话剖白忠心,可Thor却提起了太多旧事,无论是不是有意试探,他都不敢再做冒险,转而问了个冒傻气的问题:“灭霸会攻破闪电宫吗?”
  
  “我不会允许。”Thor微微扬起下巴,沉睡在心中的雄狮似乎因战争而重新苏醒。
  
  “那他会杀了你吗?”
  
  “你不会允许,对吗?”Thor微笑着抚摸他的额头,说。
  
  Loki没有回答。他既不愿意说实话,也不会让Thor察觉到他的记忆已经恢复。浑身血债的邪神和年幼可爱的弟弟,任谁都会选择后者。他唯有继续伪装下去,才有机会重获神格。届时,他大可接手闪电宫的残局,被奴役多年的中庭会为他提供东山再起的底牌,他甚至还可能夺得时间宝石。一个缜密的计划迅速在他头脑中成型,他出着神,双手拇指快速在一起打着圈,Thor扫了一眼这个动作,什么也没说。
  
  “如果我跟你去闪电宫,你的朋友们会不会杀了我?”Loki仰起脸,双手十指交叉,紧紧交握。
  
  Thor长声大笑,把他搂得更紧了些。“只有我会吃了你。”
  
  Loki没了耐心跟他虚与委蛇,抿紧了薄薄的嘴唇,祈求似的望向Thor,用目光叫了他一声哥哥。果然,还没等他催促,那双搂在他肩上的手臂就箍得更紧了些,Thor以一个统治者的口吻宣布:“那就明天吧。灭霸折损黑曜五将,一时不会轻举妄动,但中庭人,我说不好。他们对自由的要求太过旺盛,就像每个人都在心里藏了一块磁铁,迟早会把铜墙铁壁都耗干净。我敢说大街上游行的这群人里,十中有九连特权阶级的面都没见过,现在却为了自由和所谓的崇高事业夺去同胞的生命。如果仅仅为了抵抗灭霸,英灵战士足矣;可唯有闪电宫的统治,才能保护他们不被自己的野心毁灭。”
  
  Loki在心中饶有兴趣地揣摩着他的话,第一次觉得Thor居然还有所谓的统治智慧。你得多谢我的锤炼,他默默地想,背叛是一剂起死回生的良药,能把你这块朽木雕成一尊神像。
  
  Thor说到这里,暂且收起了自命不凡的口吻。想必他不愿重蹈覆辙,让这个新生的、如白纸一样的弟弟再次被他带来的阴霾所污染。不谈国事,他无声地提醒自己,转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开始描述闪电宫。
  
  “我相信你会喜欢那里的。那里和几百年前一模一样,你的房间原封不动,芬撒里尔宫的花园也在,母亲和你一起种下的花草,我尽量恢复了大半。就算你一个人住在那里,都不会觉得孤单。我不在的时候,华纳法师一定很荣幸和从前最优秀的魔法师交流。”
  
  “我已经没有魔法了。没有火柴,我连蜡烛都点不着。”Loki立刻抓住机会暗示道。
  
  “魔法并不是念几个咒语那么简单,它与剑术、神力相比,是一种超越力量的力量。它更像是一种意念,当你的意念足够强大,再掌握一点诀窍,就可以收放自如。我不懂魔法,这只是我的看法。”Thor宽慰他,“你有这样的心性和天赋,大可以慢慢练起。你会是最得力的法师,我还要指望你保护呢。”
  
  看来诺恩女神不但教给了他宇宙的智慧,还顺便附赠了一点油嘴滑舌。Loki不为所动,他向来只看结果,不管Thor找出什么借口,事实是他复活了阿斯加德几乎所有幸存的神,唯独迟迟不肯还他力量。他以救世主的身份面对自己,把一蔬一饭都当做闪电宫高贵的施舍,耍弄着一个失去记忆的傻子。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囚禁,Thor把他关在这副平庸脆弱的躯壳中,他永远不可能用凡人之躯再掀起一次诸神黄昏。
  
  “我发誓会比你做的更好,哥哥。”他把头枕在Thor肩上,轻声说。
  
  Jane的实验室始终敞着大门。Thor离开后不久,她就等来了意料之中的访客。
  
  “我想看看Cici。”Loki面无表情地说,他低着头,散乱的黑发遮挡住了大半脸颊,Jane坐在轮椅上,恰好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碧绿的眼珠冲电屏的方向一转,如同夜色中饿狼的凝视。Jane立刻会意,驱动轮椅带他下到停尸的密室中。
  
  “这里绝对安全,没人监视。”
  
  “明天Thor会带我去闪电宫,这是你最后的机会。”Loki没朝骨灰柜看上一眼,可他望向Jane的眼神,却又分明是看向死者的眼神——悲悯、嘲弄、无可奈何。
  
  Jane口气肃穆:“革命军随时待命,为了独立与自由。”
  
  “用不着跟我宣誓,把你的革命军收好。你们现在已经变得比蚂蚁还不如了,Thor甚至用不着抬脚碾一碾,你们自己就会灰飞烟灭,”Loki嗤笑一声,“哦,我应该说,你们是灰尘。微不足道,又永远苟延残喘。”
  
  Jane打定主意不理会他的讽刺:“革命军集结到闪电宫下的确有困难,但你大概不知道,俄克拉荷马州的下水管道早已布置好了炸药,就算不能将闪电宫夷为平地,我们也能以此要挟Thor——”
  
  Loki不耐烦地抱起手臂:“我居然真以为你跟我不谋而合……要挟?三颗无限宝石都在Thor手中,你以为闪电宫是纸糊的玩具吗?”
  
  “我没打算炸死任何一个人,”Jane脸上掠过一丝诡秘的微笑,“只是要挟Thor罢了。”
  
  Loki对上她苍老的目光,简略地点了一下头算是表示同意。“几十年了,你总算有了点长进。”
  
  “所以我才会说,你是我们最重要的筹码。没有你,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和闪电宫谈判。明天,我会让全世界的电屏同时直播我们和Thor的谈判,你是地球的人质,我会要求他立刻从地球撤军,并以阿斯加德的荣誉、Odin和Frigga之子的名义起誓,永远不再踏入地球半步!”Jane一口气说完,这些魂牵梦萦的话语,终于畅快地吐露了出来,她靠在轮椅上剧烈地喘息着,Loki冷冷地等着她恢复过来,她粗声问道,“你呢?你又想要什么?我承认我趁人之危,利用了你的年少无知,骗你去找心灵宝石,强迫你想起这一切。如果你要我付出代价,我也无话可说。”
  
  “你能给我的,只有炸药的控制器。”
  
  Jane挑起眉毛,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怕——”
  
  “怕死?”Loki猛地俯身下去,掐住她的下颌,“当我把你从黑暗精灵手里拉出来的时候,我怕过死吗?”
  
  她一时无话可说,将炸药的控制器递了过去,这才问道:“你不必这么急着确定,如果Thor不肯妥协,你又会怎么办?”
  
  “如果威胁的内容不作数,那么威胁就毫无威慑可言。我知道你恨我,大可以多留一个控制器,让整个地球给我陪葬。”Loki将控制器抛起在空中又接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实验室。
  
  Jane孤身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下室里,与骨灰柜中的无数亡灵相伴。她擦了擦干涩的眼角,用梦呓般的声音喃喃自语:“恨?我愿意用一切交换魔法,交换你们弃如蔽履的科学,包括,地球……”
  
  那天晚上,Loki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闪电宫金碧辉煌,繁花似锦,他和Thor似乎刚刚逃了某场宴席,快步穿梭在游廊之中。他跑在前头,Thor跟在后头,他像一片轻盈的羽毛,可Thor的脚步却笨重得很。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Thor穿着全套赤金盔甲,戴着他那夸张的羽毛头盔,头盔上套着九个大大小小的王冠,左手拿着永恒之枪冈尼尔,右手持雷神之锤,无限宝石镶嵌在他的铠甲上,每个都比拳头还大。Loki被这戏服般滑稽的打扮逗笑了,索性甩开步子越跑越快,也不理Thor在身后喊着让他停下。等他跑到一处转角,再次回头望去时,Thor一边追一边脱掉身上的盔甲,神枪和神锤早被他扔在了远处,九顶王冠和头盔也散落在地上,他慢慢恢复成Donald的凡人打扮,脚步也快了起来。他很快就能追上Loki了,只要后者愿意稍微等上一等……
  
  Loki收回目光,拐进了那个黑暗的转角,身后的光亮也蓦然熄灭。还没等他看清前方究竟藏着什么,梦境就戛然而止。
  
  睡觉是战斗,梦是疾病。他莫名地在心里念叨着闪电宫的条文,窗外的天幕已经被闪电宫的金辉照得璀璨万分,Thor不知什么时候回了这里,正躺在他身边和衣而眠,脸上犹带着微笑,似乎正做着美梦。Loki心中涌起一阵嫉妒,还没来得及换上乖巧的好弟弟面具,便一脚将他踹下了床。
  
  Thor立刻惊醒,似乎还没从梦里走出来,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Loki,别闹!”
  
  Loki拼命掩饰,拼尽全力装出一副乖巧无辜的样子,为刚才的恶作剧而不好意思:“我记得书里说,这样才能把你叫醒。”
  
  “这么着急?其实你推推我就行了,我不像以前睡得那么沉,行军打仗,没时间给你睡觉。”Thor揉了揉脑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披上盔甲,Loki立刻按住了他的手。
  
  “我讨厌你的宝石。”为求逼真,他还往床里瑟缩了一下。Thor果然上钩,把盔甲扔到一边,伸手召来雷神之锤,将那颗紫色的宝石紧紧握在手里,示意绝对没有危险。等到Loki勉强从床脚蹭出来一点,Thor又自然而然地拿起衣服帮他套上。Loki在他怀里僵了一下,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绝不能在最后关头引起Thor的怀疑。
  
  “你想飞起来吗?”Thor将他拦腰抱住,Loki配合地靠在他肩上,灿烂地笑着连连点头,他比谁都知道怎么哄骗雷神的自负之心。Thor也酣然大笑,挥舞着神锤,双眼望着壮丽的天空。闪电宫的光辉折射在云彩上,就像一千个太阳悬在空中,簇拥着至高无上的神宫一般。他想起自己曾经杀死了一个太阳,如今Thor便又造出了一千个。在这场争斗之中,他从来都是徒劳无功。
  
  Loki突然按住了他挥动的手臂,Thor疑惑地望过来。这位迟钝的九界之王还不知道,当他们飞跃群山,站在能夷平一个岛屿的炸药上时,就再也没有了回头的路。像他的梦境一样,Loki将会拐过黑暗的转角,而Thor则会原路返回,一样样捡起他的王冠、盔甲、权杖,做回闪电宫的主人。
  
  这就是我所希望的,Loki恨恨地、执拗地强调着这个念头,我只是替那个黑街的小傻瓜跟他告个别。
  
  “也许我会恐高。”他低低地凑在雷神耳边呢喃。
  
  Thor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安慰道:“也许你会爱上天空。”
  
  “我已经有一片天空了,”他的手指滑过Thor的眼睛,这一次却不是为了抢夺无限宝石,“就在这里。”
  
  Thor没有躲开他的手,而是狠狠地揽住他的头,强迫他靠近自己,吻住了Loki的嘴唇。他们最后一次交换彼此的气息,Thor的手指侵略性地扯住了他的衣服,只要这位至高无上的神祗稍微加力,就能得到他想要的——或者说他们都想要的。Loki难耐地凑近了他,更加主动、更加熟练地微微张开嘴,以便对方的舌头在他口中攻城略地,他呼吸的热气喷在Thor的脖颈和耳后,亲手给他眼中的天空染上了情丨欲的颜色。
  
  那一刻,Loki记起了很多,而Thor忘记了很多。
  
  很难说最后是Thor先松开了那件快陷落的衣服,还是Loki先松开了那双诱惑而尖刻的嘴唇。总之,他们分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但这种距离可不见得能坚持到俄克拉荷马州。
  
  Thor平静地看着他,剧烈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他温暖甚至有些发烫的手心覆在Loki眼睛上,暖暖和和的,很是舒服。
  
  “闭上眼睛。”
  
  Loki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拉力,就像有人要把五脏六腑推出他的身体一样,他知道那是空间宝石的力量。可Thor的双臂紧紧夹住他的身体,好像在故意和那股讨厌的力量作对,把它们阻挡在他弟弟身外。
  
  Thor挪开手掌,他便再次睁开眼睛。这是一座海岛——或者说湖中小洲,闪电宫的金辉在水面上舞动,犹如跳跃的音符。Loki原以为走近闪电宫,必定能把人的眼睛晃瞎,Thor恐怕只能以这等办法显露权威。可事情正好与他所料相反,他昂首望向悬在半空中的宫殿,才恍然发觉这里的光原来是有温度的,和Thor抱着他飞驰过天穹,扯下太阳女神的长发那时的温度,一模一样。
  
  他低下头,Thor的手指在他脸颊上轻轻打转。雷神只简短地说了两个字:“回家。”一如昔日群山之巅,他的音调依旧悲怆而决然,不容置辩地逼他回去——回那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家。
  
  Loki还没说话,小岛旁边忽然响起一阵广播声,Jane的声音从未如此铿锵有力,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Thor Odinson,我代表人类、代表地球,对你讲话。”
  
  Thor置若罔闻,依旧揽着Loki的脖颈,重复道:“跟我回家。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或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你们正身处人类最后一颗核丨导丨弹上,我要求闪电宫立刻撤出——”
  
  “闭嘴!”Thor暴喝一声,瞬间,似有一丝电芒从他眼中窜过。
  
  Jane冷笑一声,不得已终止了她的慷慨陈词:“过去对你的小男孩而言,也许不值一提,Ikol像你年幼的弟弟一样,狂热地迷恋着你。但对Loki而言,仇恨就是一切,若要让他停止仇恨,除非你抽出他的每一滴血劈成两半。”
  
  这次是Loki冷冷地打断:“继续说你的条件,如果你再用这种肉麻的比喻,我会掰碎你浑身的骨头。”
  
  “Thor,我知道导弹伤不了你。可你弟弟是凡人肉体,一旦炸弹引爆,他就绝不可能生还。如果你想让海岛安然无恙,就必须接受以下条件。”她顿了顿以示严肃,可Thor却举起一只手示意她闭嘴,在闪电宫两年高压统治的威慑下,Jane居然真的不再说话。她沉默了几秒后,也为她轻易的屈服而恼火,可Thor接下来的话,却让她重燃信心。
  
  “那些不是假象。Donald、《闪电宫纪事》,还有你,我们都是真实的。”他抬起双臂,身上没有半片金属盔甲,他甚至连雷神之锤也没带来,唯有眼中的宝石仍在熠熠生辉,手臂上刺的悼念之词依然没有磨灭半点颜色,“我相信你不会提出让我撤兵中庭的要求,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求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能跟我回家?”
  
  此时Jane正在实验室中暗喜,人民不知道眼前种种的原委,也没人会寻求真正的答案,他们只会相信眼前看到的——伟大的Thor放低身段去恳求一个地球孩子,他们会以此麻痹自己,这是地球的胜利,也就是他们每个人的胜利。
  
  “亲爱的Thor,你终于肯纡尊降贵地与我联手了,”Loki轻佻地笑着,眼中却闪现出冷漠与贪婪的光,“我不会臣服你,我要我的神力。如果九界都已被你收入囊中,那么,我要中庭。”
  
  Thor死死地盯着他,仿佛要看到他的骨子里去。他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这是等死。”
  
  “我比你更了解灭霸,我知道再生摇篮的下落,我同样擅长奴役和统治。但即便没有所有这些,我也敢跟你赌一把。”Loki戏谑地笑了,“我们之间输不起的人是你,Thor。”
  
  Thor握紧了拳头,艰涩地做出最后的挣扎:“如果我做错了——”
  
  “如果你做错了任何事,我都很乐意永远留在神域,装成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小到烧毁宫殿,大到通敌卖国,给你制造各种麻烦。”Loki似笑非笑地摇摇头慨叹道,“可惜,你什么也没做错,Thor,我没法这样报复你。”
  
  “Loki,我劝你信守承诺,”Jane开始自乱阵脚,“我同样有控制器,导弹是否引爆取决于我,而不是你。地球不会让一个注定失败的小孩子统治,你得不到你的神力,如果你继续这种幼稚的威胁,你会受到地球的制裁。Thor,如果你还记得复仇者联盟曾经怎样为人类而战,就放下武器,永远地离开这里。如果队长在这里,他会告诉你,没人能剥夺地球的自由;如果钢铁侠在这里,他会告诉你,你注定失败。”
  
  “复仇者联盟毁于政客的诡计和内斗,我曾以为中庭分裂是Odin的错误,可事实不是这样。所有时代的终结,都源于自我毁灭。自我若是软弱无力,再多的自由又有何用?”Thor的口吻是轻蔑的——这位在诗神笔下从不会轻视任何人的王子,一个和三教九流开怀畅饮的王子——他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辉,傲慢地复述着Hogun献上金王冠时说的话,“除了战争,没有别的和平;除了奴役,没有别的效忠。Jane,不是我,也有别人。”
  
  Jane却会错了意,勃然大怒道:“Thor,你威胁错了人。自由是这片国土永葆生机的源泉,就像忠勇之于阿斯加德、权术之于约顿海姆。我不畏惧你们的报复,但你们要知道,限制地球的自由,就等于毁灭这个星球。”她颤巍巍地撑着轮椅的扶手站了起来,面对全世界的电屏,像两年前闪电宫宣布统治一样大声疾呼,“同胞们,闪电宫企图用我们作为屏障,抵挡外星力量的进攻。这是一场巨大的阴谋!这是历史上最可耻的时代!Thor——让我们直呼其名,他不是伟大的Thor,他不是我们的统治者,除了苦难,他什么也没有赐给我们!我呼吁你们,站起来反抗他的暴丨政,打倒闪电宫!自由万岁!”
  
  海岛十几公里开外,依稀可闻居住区震天的呼声。起初,那声音是迟疑的、颤抖的,可到后来,民众的情绪被这位垂暮老人用生命发出的嘶吼所点燃,恰似他们呼喊“闪电宫万岁”一样高喊着:“打倒闪电宫!自由万岁!”
  
  Thor似乎终于耗尽了耐心,冲天空挥了挥手。就在这个细微的动作之后,全世界所有电屏瞬间关闭。他平静地望向隐匿在树冠中的监视器,淡淡地对这位女科学家说:“灭霸的目标,从来不是闪电宫。”
  
  Jane愣在原地,双目圆睁,撑开了她眼角苍老的皱纹。
  
  “怎么可能……你是说,真正的屏障是……闪电宫?”
  
  “闪电宫撤出地球,如果这是你代表中庭提出的要求,”Thor掷地有声地说,没给她留一秒悔改的时间,“我接受。”
  
  当实验室里的老妪终于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她多斑的、萎缩的手向轮椅上的一个按钮按去,一粒小小的药片从扶手上应声升了出来。可却有另一只紧致而白嫩的纤纤手掌抢先一步,抓住了那颗药,将它丢在脚下,碾成粉末。
  
  Natalia将轮椅踹到一边,斯文而乖巧地提起胭脂色的裙摆,冲她行了个屈膝礼。
  
  “谢谢您,Foster博士,人类不会忘记您的贡献。我会在Thor的雕像那里,为您筑起一座更高的雕像,”她笑的时候,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可那优美的笑容,却在Jane眼中慢慢模糊、消失,“我会还地球以自由,可总有些高贵的人比别人,更加自由。”
  
  “不……灭霸……灭……”Jane紧紧握着手中核丨弹的控制器,铁青的脸庞已经因极度的自责、懊悔与恼怒而扭曲,可她终究没有说完这句话,Natalia一脚踩着她的手腕,狠狠掰断了她枯瘦的手指,将控制器夺在手中。
  
  与此同时,闪电宫下的海岛上,Thor也伸出手去召唤神锤。周围终于归于寂静,Loki立刻警觉起来,向后退了一步,握紧了手中的控制器。
  
  Thor冲他敞开了怀抱,什么也没有说。事已至此,他再也没有更多的言辞可以劝Loki转圜心意——事实上,他现在更应该劝的人,是自己。
  
  “我不是你弟弟!”Loki一边后退,一边冲他怒吼,“这不是什么气话,之前的那些天,你看到了你弟弟应该是什么样子——但那不是我!你怎么能截一段我留在路边的影子,把他当成是我,一辈子自欺欺人!”
  
  “Loki,求你——”
  
  他呼唤的人已经退无可退,站在海岛的边缘,疯狂地大笑起来:“你还不明白吗?我不会以失败者的身份回去,我不会面对一群曾经死在我手下的亡魂。可如果要我赢,你就得死!”
  
  Thor依然在不停地摇头。金色的波光映在少年的脸上,好似第一缕晨曦洒在黑街阴暗的小屋时,Loki抱着厚厚的书走出来,站到他面前的模样。他从没对Loki用过心灵宝石,他怕看到对方的内心已经空空如也。可不知不觉中,那双频频走入梦境的绿眼睛里,已经全是他的影子。他第一次真正明白了人类的感受——渴望强权、渴望统治。如果高高在上的不是闪电宫,而是泰坦的王座或是别的什么,他只是Donald Black,他便尽可以懵然无知地叩响Loki的家门,在命运为他们安排好轨道上狂奔。
  
  Loki终于转过了身,背对着他。他的声音经由海风一吹,柔柔地飘了过来。
  
  “Thor,应该是你弟弟来求你,放了我,放了你,也放了他。”
  
  一滴鲜血从他的眼眶里流下,砸在地上。自从Thor失去双眼之后,他便已经不再有眼泪。终于,他极轻也极缓地,点下了头。
  
  大地忽然颤抖起来,野草和土壤下涌动着火红的光芒。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喷薄而出,宛如一朵属于整个地球的烟花霍然绽放,仿佛正庆祝着人们久违的自由。火光褪去、烟消云散之际,天也彻底黑了下来——如利刃般悬在人们头顶的闪电宫,已经不见踪影。全球唯一的光亮,来自于家家户户都安装的电屏上,一道俏丽的倩影正冲他们微笑。
  
  Natalia腰间插着寡妇蛰,背后是鹰眼留下的弓箭,火红的长裙上,印着一个大大的“A”,象征着早已归入历史尘土的复仇者联盟。她高高举起手中的爆破器,用曼妙的声音高喊:“自由万岁!”
  



  尾声
  
  我茫然地跟着人群走在街上。
  
  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也忘了自己要去哪里。
  
  我看到城市的中心,伫立了一座崭新的雕像。它实在太高,以至于我看不清雕像上那个人的面容,只能辨认出那个人身边放了一把轮椅。我身边的人喜气洋洋地从五湖四海赶来,纷纷跪在坚硬的地砖上,虔诚如对神祗地朝拜着那尊雕像。
  
  我却注意到了雕像旁边的一堆破铜烂铁。那显然是个刚被拆掉的雕像,却已经不复金光闪闪。朝拜完的人群都自觉地排好队,准备去踩一脚那尊破碎的雕像,冲它吐一口唾沫。我在队伍中认出了黑街的拾荒老头,就是那个只能在臭水沟里淘烂菜叶吃的。他跃跃欲试地搓着手,等轮到他的时候,他狠狠地嗽了嗽嗓子,吐出一口浓痰,正中雕像被劈成两半的脸,周围的人都为他鼓掌,说他是好公民。
  
  他一直都是好公民,我想。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些破碎的片段和杂音,我仿佛看到队列中的每个人都曾跪倒在电屏前、声嘶力竭地歌颂这尊破碎的雕像,而不是那个轮椅人。一定是我的记忆出错了。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我却没想跟他们一起跪下,或是吐唾沫,好像有人从后面拎着我的领子一样,真奇怪。
  
  忽然,电屏上响起一阵刺耳的电流声。上面是城邦大楼的实况转播——该死,那栋建筑叫复仇者大厦,为什么我总是记错?我老了,还是病了?
  
  我和大家一起抬头,看到五个人并肩站在楼顶,全是年轻人,还有两个熟面孔。背着箭的是Natalia,拿着一个盾牌的,则是曾劝我在游行队伍中喊得大点声的圆脸青年。我想Natalia着实为她该佩戴寡妇蛰还是弓箭而头疼了一番。
  
  身边的人们开始兴奋地指指点点,排我前面的两个人在胸前画着十字,激动得浑身颤抖。
  
  “那是鹰眼!英雄的后代,我们的新救世主!赞美复仇者,她多么年轻,多么美丽,多么圣洁!”
  
  “美国队长,自由的灵魂!”
  
  “钢铁侠,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黑寡妇……”
  
  “浩克……”
  
  我听着他们的窃窃私语,心中忽然涌动起一种奇怪的情绪。我想冲上去把他们都揪下来揍一顿。
  
  不对,这不是复仇者。至少,他们中间少了一个人。
  
  少了谁呢?我不知道。一定也是他们口中英雄的后代,人们的救世主吧。又或许他不愿意当个英雄,英雄总是比人民辛苦很多,他是个贪安逸的软蛋。
  
  我们听完了Natalia的慷慨陈词后,鱼贯回到自己的家中,准备对着电屏开始作战训练。我像只无头苍蝇,茫然地跟着人们四处乱走,走到了一处挂着红色窗帘的小屋。我想进去。
  
  “不行,那儿烧焦啦。”拾荒老头拉住了我,于是我跟他继续走着。我们又路过了一处纯用钢铁打造的实验室,我想进去。
  
  “不行,那儿是复仇者遗迹啊。”老头儿又拉住了我。我不耐烦了,甩开他脏兮兮的手,他却冲我呲出一口黄牙,“忘啦?跟我走吧。”
  
  我们在经久不息的黑暗中左拐右拐,终于拐进了一处黑漆漆的巷口,臭水沟的味道扑面而来。老头跳进水沟,开始淘烂菜叶,我看着他,忍不住问:“你怎么还在吃这个?”
  
  “这是救世主和英雄们赐我的啊,赞美Foster博士。”他把淘到的东西囫囵塞进嘴里,嚼了起来。
  
  我的脚自己认得路,走到一间水泥屋门前。这是我在黑街的家,我记得。我从没有别的什么家。
  
  大门刚一打开,我就被里面尘封的欢声笑语吓了一跳。我看到一个少年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睡眼朦胧地听他读书。这是怎么回事?我晃了晃头,幻觉便消失了。
  
  屋里有稻草席,有我自制的滤水系统,还有一本厚厚的、装帧精美的书。无论我怎么晃头,它都没有消失。
  
  我把它抱在怀里,封面上是五个烫金的大字:“闪电宫纪事”。可我对书一向没兴趣,它要是能买个好价钱还行,但书是贵族们、英雄们才买得起的奢侈品啊,我可不愿被当成小偷,被钢铁侠统领的钢铁军团处置。
  
  我把手伸到草席底下,一边翻开书页,看到了Jane Foster写的序言,可另一只手却没摸到菜叶干。我一点儿都不想看这种给轮椅人歌功颂德的书,何况我连闪电宫是什么都一无所知,便把它夹在腋下,出门去找吃的了。
  
  路过英雄们住的别墅区外时,我看到一个只咬了一口的苹果被放在垃圾堆上。可它太远了,我伸长胳膊也够不到。我灵光一现,把《闪电宫纪事》扔在脚下,一垫便够到了。
  
  我心满意足地啃着苹果,准备回我的小屋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忽然,我感觉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我毛骨悚然地回过头去,整条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本书上的烫金大字,静静地照耀着我的眼睛。我没有理会它,啃着苹果回去了。
  
  那天夜里,我嘴里含着香甜的苹果味儿,睡得很踏实,甚至还做了个梦——尽管梦是疾病,但我喜欢这种疾病。
  
  我梦到自己站在一个小岛上,有个金发蓝眼的男人凝视着我,他的目光仿佛有重量、有形态一样,笼罩住我的全身,把我和参天的火光隔绝开来。我从没见过那么悲伤的目光,自己也从没感觉到那么强烈的泪意。我想回过身去,抓住他的手,告诉他我后悔了,我愿意和他走。就算要留下,也至少别让我忘掉这一切。我想请他理解我——他一定会的——为着我一味地出尔反尔,始终不能理解自己的心。可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天慢慢地暗了下来,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了。
  
  我猛然坐起身,擦掉了额前的冷汗和泪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但我决心去垃圾堆把那本书捡回来,哪怕当枕头垫在脑袋底下呢。
  
  当我的手按在门板上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轻敲。
  
  又是幻觉吗?我晃了晃头。
  
  【全文完】
  
  【致敬乔治·奥威尔,致敬反乌托邦三部曲。】
  
  【闪电宫万岁。】
  
  ===
  
  注:“自我若是软弱无力,再多的自由又有何用?”出自《狂热分子》一书;
  
  “总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自由”改编自《动物庄园》一书。
  
  ===
  
  感谢读到结局的你。这里有两个彩蛋XD。
  
  第一个彩蛋是还有番外!

      第二个彩蛋是作者很懒233


===

 @诸葛福媛  @莉莉白  @馅饼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是洛基不是落姬  @白昼如焚  @羲和. 


 
评论(4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