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2(长篇,接雷3,电击梗)

没想到雷3能让我变回日更小天使!超开心!

1.

  2.
  
  “嘘,深呼吸,嘘……太阳下山了,太阳下山了,Thor,深呼吸……”
  
  Thor愤怒地砸碎了手边的杯子,Banner依然没完没了地叨叨着,甚至还试图碰一碰他的手心,好像下一秒就要变绿的人是Thor一样。
  
  雷神终于忍无可忍地咆哮:“够了,Banner,我现在知道,我这么说的时候有多烦人了,好吗?闭会儿嘴!”
  
  Banner一脸无辜地收回手,Korg乖巧地踢着地上的碎玻璃渣。博士推了推眼镜,正色道:“Loki现在情况如何?”
  
  “奥丁在上,还活着呢,”Thor没好气地踹开地上的碎片,Korg像个惊恐的少女般捂着心口叫了一声。他本来怒火大炽,却也在石头人面前立刻破了功,“电击程度不算非常严重,至少没有我被电得严重。”
  
  博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在发哪门子火?”
  
  “你知道那破玩意儿是什么时候漏电的吗?!在我和我弟弟正要和解的时候!最关键的时候!”
  
  Banner困惑地推了推眼镜:“我以为你们早就和解了。”
  
  “是真正意义的和解!还有……更进一步的,你明白吗?”Thor手足无措地比划着,最后索性大手一挥,又摔了个杯子。
  
  博士茫然地摇头:“具体是进到多深呢?”
  
  Thor懊恼地低吼了一声,揪住自己没剩多长的头发,这次别说Banner,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要浑身漏电了:“为什么你要用‘深’来形容我的话?你在想什么?”
  
  Banner露出更加费解的表情:“除了‘深’、‘长’和‘大’,还有什么能修饰‘进步’?”他愣住三秒,突然恍然大悟地捂住了嘴,连连咋舌,“天呐,天呐,你太不检点了,Thor,你好恶心。”
  
  “这没什么恶心的好吗?事情很简单,我们——我,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在接吻,这有什么恶心的Banner?拜托你快让Hulk回来,至少他不会对我的事指手画脚,也不会愚蠢地唠叨‘深呼吸’,跟我讨论什么又‘大’又‘深’的进步!”
  
  Korg细声细气地插了一句:“哥们儿,我对我妈妈和她的男朋友发誓,我绝对把那玩意儿拆了,还把开关砸了个稀烂。”
  
  “如果这里有仪器,我也许能检查一下Loki身上的电击器,”Bruce推了推眼镜,Thor努力把对中庭科学的质疑咽了回去,“所幸我们航程不远,对吧?”
  
  “几天的工夫,”Thor提醒道,“但如果那玩意儿再漏两次电,死的不是Loki就是我。”
  
  “因为你们两个时刻有肢体接触,所以会导电?”
  
  “因为他会一刀把我捅死,Bruce Banner!在回地球之前,你最好搞清楚是谁不检点!”
  
  Korg的石头手臂温柔地帮他顺气:“别生气,Thunder,内裤就像头盔一样,太紧了就会勒住你的脑子,让你没法思考别的。”
  
  Thor和Bruce对视一眼,仿佛同时在彼此眼中看到了Tony的头盔和内裤,两个烂朋友在酣畅淋漓的大笑中达成和解。Bruce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只有几天的时间,思考怎么对其他人解释Loki的到来。”
  
  “我弟弟和我一起到任何地方,都没什么可解释的。”彼时,Thor理直气壮地说,一边偷瞄Loki的舱室,又是怕他出来,更在心中隐隐期待他能听见这句话。
  
  可惜他的气势也仅仅坚持过了这几天太空之旅。
  
  几天来,电击器始终没有再出故障,像远古创世神雕像所打扮的那样,镶嵌在Loki颈项间。而他们兄弟之间呢,好消息是Thor借口——见鬼,他为什么要说“借口”这个词,事实明明就是如此——如果再发生这样的意外,Loki不能孤身一人,所以他们重新恢复了六年前的形影不离,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就连洗个澡Thor都得在外面给他读秒,直到邪神把所有灯泡都变成会爆炸的水球,Thor才不得不停止最后一项行动。而坏消息是,他们再也没能像那天一样亲密,或者说暧昧。老实说,Thor还挺喜欢那种感觉,就好像Loki把爆炸水球塞进了他的心脏里,温柔的水流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起搏,循血脉流向四肢百骸,他无时无刻不期待着爆炸的瞬间,而当那个瞬间降临之时,他的胸臆被巨大的能量充塞得满满当当,一种难得的、忘我的状态笼罩住至高的神祗,让他终于不必再受责任的桎梏,他怎能不享受这个呢?
  
  因此,Thor曾硬着头皮表示过几次好意。比如Loki刚刚住进舰长舱室时,他正好刚发现宗师的娱乐小短片,于是立刻慷慨地拿出来和弟弟分享。虽然色彩斑斓且粗制滥造,但Thor坚持认为一点适当的下流和黑色幽默,有助于调剂无聊的太空迷途。然后,他们两个就一块儿躺在一张不大的软榻上,脚对着脚,一人抱着一盘葡萄看起了小电影。
  
  Loki心不在焉地挥一挥手,示意Thor给他斟酒:“你现在也过上昏君的生活了,要不我把那群演员再找回来?”
  
  “阿斯加德的Loki之死?”Thor把自己的酒杯递给他,顺便从他手里端走了葡萄,“我永远不会把你的死当成娱乐项目。”
  
  Loki撇了撇嘴,Thor刚放在嘴里的葡萄瞬间变成了葡萄皮。
  
  总是这样,每当他觉得自己快把Loki说动的时候,后者立刻用一个漂亮的恶作剧堵他的嘴,就好像Thor的努力永远看不到结果一样。如果他识趣,他该明白Loki的意思,老老实实地看他的小电影。可雷神已经烦透了明天灰头土脸地走出舱门,接受Korg和Bruce一唱一和的嘲笑。
  
  “你和你弟弟和解了吗,哥们儿?”
  
  “我看没有。”
  
  “为什么?我觉得Thunder没做错什么。”
  
  “看他眼罩上的小手绘就知道,和解失败。”
  
  “应该说是调情失败,兄弟,你擅长和解,但不擅长调情。”
  
  “说得好像你们调情过一样。”
  
  “吓得我石头都死了。”
  
  如果不想这种情况在明早发生,他就必须做点什么。奥丁在上,尽管在第一次可悲的漏电之前,他从来没想过和Loki调情。严格地说,现在这也不该算调情,他只是需要更直白的举动,让Loki明白他的歉意,明白做哥哥的始终在关心他。仅此而已。
  
  Thor凑了上去,露出一个安抚Hulk时的肉麻微笑。Loki明显别扭地缩了缩肩膀,好像一只野兽凑到了他鼻子底下似的。他竖起食指,隔在他们的脸颊中间,借此划清界限。
  
  “这件事别想就这么算了,Thor。”Loki警告道,语气并不那么坚定。如果对付Loki也有“太阳下山了”这种办法就好了。他没有继续往前凑,却一不小心按住了Loki搭在沙发上的手。后者反应飞快,立刻抽回手抓起一颗葡萄扔进嘴里,Thor却没有这样的身手,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前扑了出去,下巴正好顶住Loki的小腹。
  
  Loki高傲地垂下眼睑打量着他,活像阿斯加德森林中的雄鹿,冷漠地哼了一声。Thor飞速地直起身子,把自己塞进他两腿中间,献上了一个诡异的拥抱。
  
  按说这时候,他本来有机会跟Loki发生点儿什么——比如进一步的和解。可Thor也没想到那次漏电留下的心理阴影居然如此之大,Loki变成蛇捅他一刀,也没能阻挡他拥抱他弟弟,可这件事却做到了。想象一下,他狡猾多谋的弟弟,伏在他赤裸的胸前,他的手刚搭上Loki的腰,后者就剧烈地、毫无反抗之力地抽搐起来,脖子上青筋暴起,原本就苍白的脸颊连半点血色都不剩了,他呆滞地、无助地望向Thor……
  
  他终于明白,Loki不是气漏电这件事,他只是会为所有丢人现眼的事发脾气,他尤其憎恶所有让他在兄长面前出丑的事——或许行之有效的get help除外。假如他想表现得像个有担当的哥哥,他就得解决掉这件事,而不是让他们俩每次接吻的时候,都一个发火一个笑场。
  
  小电影五彩斑斓的光芒渐渐淡去,Thor也从他身上爬了下来,给举杯动作娴熟的昏君重新斟酒,并盘算起第二天怎么应付Bruce和Korg。
  
  他可没想到,还有个更难对付的人等着他。
  
  “马上冲入大气层,”Bruce把持仪表盘,紧张地擦了擦汗,“天呐,真不敢相信,我还是回来了。”
  
  “等等,”Thor抓住他的手,从加速器上挪开,指了指云层中的一个红点,问道,“那是什么?”
  
  Bruce立刻警惕起来,博士学位的学习能力果然名不虚传,他比任何人都快地掌握了飞船的驾驶技巧,双手如弹奏琴键般按下另外几个按钮,飞船前的玻璃立刻拉近视角,他身后的船员们纷纷好奇地贴在玻璃上,想抢先一睹地球的真容——毕竟Bruce不是唯一一个只去过一两个星球的人。他们刚辨认出那个红点原来是个漂浮在空中的人,国王和前任国王就同时行动,前者按住了后者的肩膀,后者的幻影随之烟消云散,真身显露在舱门前,两把锋利的匕首已然抄在手中。
  
  “Loki!”
  
  Loki拔刀指向他的脑袋:“闭嘴,否则我让你试试自由落体三十分钟。”
  
  “他是个魔法师!”
  
  Loki会意地歪了歪头,刀锋无声镀上一重绿光:“谢谢提醒。”
  
  Thor决定放弃劝说Loki,虽然Strange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角色——他早知道医务官们全是油盐不进的家伙,法师个个热爱炫技又难以捉摸,而医官加法师,简直是个噩梦般的组合。
  
  Thor抢先一步拉开舱门,热情地冲地球魔法师招了招手。
  
  “我很抱歉,博士,我并非故意违约——”
  
  Loki转向他,慢悠悠地晃着刀尖,将嘴角勾起一个令人悚然的弧度:“这种三流角色也配拥有神的承诺?”
  
  “看来上次的经历并没有让你学会循规蹈矩,”Strange的声音远远传来,却像是凑在每个人耳畔说话一样,他看起来跟在神殿中没什么区别,只是语气中多了难以克制的汹涌怒火,“Thor Odinson,我让你带走了Loki,你又给我带回了几千个魔法师……你以为这是我给你的啤酒,还可以自动续杯吗?!”
  
  “看来诸神的慈悲也没能让你学会见好就收。”Loki立刻放出成百上千个幻影,如星斗般四散在大气层外缘,要不是真身还站在Thor身边,恐怕连他也分不清孰真孰假。不过,一个奇特的想法浮现在他脑海中,Thor在心中为他的弟弟开脱,以免自己一会儿能毫无负罪感地偏袒Loki——后者此时站出来,许是因为他对阿斯加德的眷顾呢?诚然,Loki始终眼高于顶,可他真心实意地觉得阿斯加德优于地球,换言之,他觉得那个他之前矢口否认的家乡,凌驾于众生之上。他坚信自己是个阿萨人,并一直引以为傲。
  
  Loki笔直地跳下船舱,星云与星尘在他身侧四散,如一条青鳞的鱼在水中拨开涟漪。Thor忍不住俯身去望他的身影,只见Loki身后留下的轨迹很快被杂冗的雾所笼罩,融入万千幻象与星辰之间,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弟弟——那个扬着下巴,站在Strange面前的Loki,好像下一秒就要张开手臂自称救世主,抑或说出的更糟糕的“Kneel”,不过在Hela窃取了这一经典语录后,Loki恐怕对这个词失去了兴趣。
  
  Thor恰巧在这时候想说句调停的话,却忍不住为Loki这种幼稚的骄傲笑出了声,不但远处对峙的两个魔法师没有理会他,就连船舱里的人们也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外面的变数。
  
  Loki将双刀交叉,划出尖锐的金属相斫之声,Thor尚未看清声波是如何幻化成了两把光刃掷向Strange,后者就迅速画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光圈,将光刀尽数奉还到Loki身后,后者看也不看,围绕着Strange的数个幻影同时挥舞起手中的利刃,绿光夹杂着金铁之声,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又是这招!就算是Thor和Loki,为了早就忘在岁月里的缘故,斗得最胶着的时候,Loki也不过就使出这么一招杀手锏。这回Thor该为这位虽然嘴碎又手欠、却没少帮忙的地球朋友捏一把汗了。
  
  “Loki,够了!”
  
  意料之中,Loki又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暗金色的轮盘在Strange和Loki脚下越转越快,Loki有点费力地稳住重心,却发现自己和Strange的位置掉了个个儿,这也就让他的真身暴露无遗。
  
  Loki有一个毛病,他生气的时候,总会选择近战,享受那种拳拳到肉的快感。但由于Thor从小到大的放水,无论是在地球还是从前在演武场,导致Loki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种错误的信心。
  
  “给我停下!”Thor怒吼道,纵身跳下船舱。不过这次可没有锤子能让他“骑”着了,他也说不好自己的弹跳力能支撑多久。此时最为迷茫的大概莫过于Strange,面前的法师突然把幻影扔到一边儿,拔刀就上,尖角头盔差点儿穿过魔法光圈,扎了他的眼睛。短刀在他面前危险地划过,又灵巧地回转,刺向他的面颊。飞天斗篷及时扬起一角,虽然将刀格挡在外,他也听到了斗篷痛苦的撕裂声。
  
  “这算哪门子的操作?!”就在Strange愤怒地丢出传送门时,Loki却突然没了刚才的气焰,与他相交的眼神瞬间失焦,直挺挺地掉进了传送门中。Thor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高尚的Odin之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第二次电击。这次甚至都没人碰到Loki,可他就这么毫无预兆地陷入了昏厥。看来这真的不是调情能解决的问题了。
  
  有人想要Loki死,或者更糟——还有什么比这更糟吗?

===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221BIN—奥丁森的电基器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是洛基不是落姬 

 
评论(37)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