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04(接雷3,长篇,漏电梗)

前文:1. 2. 3.


  4.
  
  Thor这次谨慎地选择了落点,尽量让自己一步到位,最好直接落在宗师面前。他连造型都摆好了,却降落在一片废墟之中,还差点儿和从天而降的Hulk头雕亲密接触。雷神不得不收回单膝跪地,右手横在身后高举过肩的姿势,角斗场好像刚刚被Hulk砸过一顿,只不过这次看台上一个观众都没有——哦,准确地说,看台也没了。
  
  Korg的起义居然能这么成功?这和上次仅仅三个人的参与度比,简直是进步如神。一瞬间Thor几乎以为这是宗师的阴谋,可他又转念一想,既然有造反之神Loki帮助他们,那这样的革丨命成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Thor跨过地上的巨石,决定先去关押选手的“怪圈”看看。宗师不好找,但Doug可不会跑,除非Korg也一脚踩在了他的尸身上。从前,他从竞技场到怪圈都被蒙着眼睛,只能凭着记忆在黑暗的甬道里,摸着墙左拐右拐,好几次差点撞到死路,最悬的一次,他撞到了一根柱子,钉在横梁上的利刃受到震动从天而降,在Thor抬头看到它并开始惨叫的时候,它已经离Thor的头顶不足一米了。所幸身体本能使然,上空立刻落下一道电流,将尖刀劈成两半,“当啷”一声落在他脚边。Thor抱着侥幸的心理捡起刀子,手指轻轻划过刀刃,立刻留下一道血痕——难以想象这玩意儿假如钉进他头顶会是什么结果。他顺手把血迹在胸前蹭掉,突然摸到什么热乎乎的东西……
  
  Thor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居然把永恒之火带在身上,然后摸着黑走了二十多分钟!
  
  可当他伸手想把火苗捞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后者好像本能地抗拒着,并且灵活地游弋过他的腹部,一路乱钻。Thor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双手伸进盔甲里,将它揪了出来。永恒之火居然发出了气声似的尖叫,还咬住了他的手指。
  
  Thor无奈地举起胳膊,与死死咬着他不松口的小红蛇无声对峙。好吧,他的确喜欢蛇,喜欢它们冰凉的触感,喜欢它们游过他永远炽热的皮肤,喜欢它们昂起头的高傲尊贵,喜欢它们吐信子时发出的“嘶嘶”声,可Loki干嘛要把所有东西都变成蛇呢?
  
  天知道他怎么给永恒之火施加了这样的幻象,可Thor敢肯定一点,这条蛇喜欢黑,恨不得钻得越深越好——真是个胆小鬼。
  
  Thor自认对动物有很强的吸引力,对峙了几秒钟后,连这条小火蛇也忍不住把尾巴缠到他手腕上,热乎乎的。于是他拿出把弟弟的宠物都骗来自己这里的本领,清了清嗓子,也不管蛇能不能听懂,自顾自地说:“听我说,你是条勇敢的蛇,好吗?你有九界最威武的名字,永恒之火。我需要你指引我,到关押角斗士的‘怪圈’找一个人,然后我们去找宗师。你能明白吗?你只要乖乖地别乱动就行,尽量发点儿光。”
  
  小蛇立起三角形的脑袋,冲一个方向吐了吐信子。Thor看出它紧张得要命,就差把他的手指勒断了。万幸这条蛇没有缠人脖子的习惯,否则他可不能保证像拿下别的蛇一样,把这条蛇拎下来教训。
  
  “我已经很多年没养过蛇了,我想想……大概一百年,也许是两百年。自从我第一次离开阿斯加德之后,就没法照顾我的蛇了。我想把它交给我弟弟养,可是Loki说他只想养只独角兽,让我把它扔出王宫。那条蛇是他送我的……你说他是不是生气了?觉得我没有好好对待他的礼物?”Thor竖起小指,碰了碰小蛇的尾巴,后者立刻绕着他的五指各打了个圈,并努力试着用脑袋去够尾巴,跟他从前养的那条蛇一模一样,“其实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再给我们选一个新家,再养一条蛇——把它跟我弟弟一起养,好像也挺不错的。我知道蛇不好养,但是Loki更难伺候。”
  
  他自言自语着跨进怪圈的破洞,就被一堆像卵一样的东西绊住了,Thor祈祷他们不会在这时候破壳而出。小红蛇显然不适应这么明亮的地方,又或许跟他一样厌恶这里差到家的装修,又顺着他的手臂游回战甲里,只把三角脑袋架在外头。
  
  Thor绕着怪圈跑了半圈,心里默默祈祷能找到Doug的尸体,就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刻,歪着脖子躺在角落的Doug就出现在他视野尽头。
  
  Thor立刻冲到他身边蹲下,Doug的尸体放置在这里该有三五天了,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但还没有开始腐烂。Thor长舒一口气,开始检查他身上的伤痕。Doug身上有很多处淤青和重击的痕迹,骨头也断了几根,没法判断是死前还是死后遭到了这样的重创。然而,他脸上的血管却顺着右颈一路蔓延了大半张脸——
  
  电击器!
  
  Thor立刻顺着他的颈动脉摸了下去,果然在颈间一个火焰灼伤的烙痕下,摸到了一个小芯片。反正死者也没有知觉,Thor默默向他道了个歉,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芯片往出拔,果不其然,没有半点反应。Thor又把小红蛇从怀里逗出来,哄他向芯片吐了吐信子,带起一簇炽热的火苗,却没在芯片上留下半点痕迹。
  
  Thor刚要起身去找宗师,突然想起了什么,摸到自己后颈处的伤疤。曾经贴了电击器的地方,红肿已经渐渐淡去,但仍然隆起一个四角形的烫伤疤痕。
  
  这个疤痕才是宗师的电击器。Doug的电击器显然已经在死后被回收了,那么这个芯片又是什么?
  



  在遥远的星系外,他的战友Bruce一点也不比他轻松。和Loki相处不是件容易的事,迟钝的他无法沟通,灵敏的他又太具攻击性。十一个博士跑得只剩这一个,Bruce只好把实验器材搬到屋里,硬着头皮在Loki的注视下做实验。
  
  Loki一言不发地歪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没了兴趣,双手抱在脑后躺下,不无轻蔑地叹息了一声:“虫洞。”
  
  Bruce对他提出的每个词都充满警觉,立刻关停了伽马射线,反复告诫自己要深呼吸,这才战战兢兢地追问道:“什么虫洞?”
  
  Loki抬了抬手指,射线重新启动,辐射剂量迅速到达800雷姆,似乎还有攀升的趋势,可控制射线的开关却依旧保持在关的状态。Bruce立刻喝止了他,一手按在警铃上,刚要按下,却两秒钟后撤开了手。
  
  “转移,”Loki懒洋洋地说,跳下床把手伸进射线中,像戳泡泡一样,将他指尖冒出的一团雾气似的东西戳到射线中间,可以清晰地看到,射线周围出现了剧烈波动。Loki抬起另一只在仪器外的手,射线的光芒凭空出现在了他这只手上,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凭空将光辐射折断——如果真有这样一只手,那Bruce宁可相信它是上帝之手,也不愿把它和Loki的手扯上关系。
  
  后者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此刻Bruce巴不得他再多说点什么,好解释刚才的现象,这大概是博士们的通病。在认识Loki、Wanda和Strange之类的形形色色的法师之后,他越发对魔法与科学的联系感兴趣。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论者,他坚信没什么事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包括魔法——也许后者本身就是前者的变体,抑或反之。
  
  终于,Loki在他出言求教之前,主动开了金口,只吐出了一个短短的单词,但在某些历史性的时刻,哪怕一个字母,其意义也殊可惊人,足够跨越辽阔的星河,开启一扇跨越维度的大门,只需这一步,就能实现从人到神的蜕变,哪怕明知吃掉那甜美的禁果要付出代价,也总得有人迈出这一步,使人真正成为“人”。
  
  “守恒。”Loki打了个哈欠,舒展四肢,把自己拍到床上。而Bruce需要消化的东西太多,Loki就好像刚把一颗超新星塞进他脑子里,巨热和辐射让他陷入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他好像一脚踩进了梦中,无法容忍任何人把他唤醒。为了防止Loki再给出更多信息扰乱他——他敢肯定,一旦Loki清醒起来,就会想方设法阻挠他的实验进程,以防“蝼蚁”企及高贵的神族。于是Bruce扔给他一个抱枕,所幸Loki立刻饶有兴趣地戳起了枕芯,没有对他的离开给出任何反应。
  



  最终,Thor在萨卡的垃圾场找到了哀嚎的宗师。后者脚上沾了一大堆蓝色的、冒泡的液体。不用看,光闻那焦了的面包味儿,就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不见血的行刑。
  
  “坏消息,雷公,”宗师愁眉苦脸地扁着嘴,蹭掉了下巴上的油彩,“这里没有水可以让我清洗,而且我还不小心把我的侍女处死了。你杀过人吗?那就跟跑步冲刺一样,有时候会因为惯性停不下来。”
  
  “你杀人是在行刑,我杀人是在战斗,”Thor冷静地说,仰头望向天空,乌云迅速聚拢在他们头顶,随着一声闷雷,就像有人在半空中拧开了水龙头,大雨倾盆而下,“不过我同意你的前一句话,这味儿太恶心了。”
  
  宗师像个开心的小孩一样踢着水,把脚上的蓝色液体冲走。也许在几分钟前,他们还是活生生的人,是帮助Korg发动起义的竞技场选手,他们本可以和他一起登上阿斯加德的飞船,逃往地球。Thor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宗师则斜着眼看他:“哇哦,你是在自责吗?在几万年前,或许是几十万年前吧,总之是在我热衷角斗运动之前,我很喜欢戏剧。你弟弟也是个中翘楚,你知道吧?他对戏剧的鉴赏简直棒透了。我们一致认同,最搞笑的戏码就是英雄题材。像你这样的英雄,能把我的肚皮笑炸。我真是迫不及待,想快进到你的结局了。”
  
  Thor学着宗师的样子,或许更夸张一点儿,像苍蝇似的激动地搓了搓手:“我还是喜欢传统的谐星,穿着花花绿绿的搞笑戏服,最后跪在英雄脚下,亲吻他的战袍恳求宽恕。那才会笑破我的肚子。”
  
  “那我忠实的朋友、你的弟弟Loki,算是英雄还是谐星呢?戏剧里最忌讳的就是一人分饰多个角色,观众会头疼的。无论他是坚持做个英雄,抑或作为谐星娱乐到死,都不至于招致这样的灾祸,对吧?不过还好,无论英雄还是谐星,结局都一样,你不用自责啦,雷公,”宗师冲他举起权杖,挤了挤眼睛,“顺便说一句,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
  
  “你知道那个电击器?!”Thor纵身跳到宗师身后,后者举着权杖,白光从他刚刚落脚的地方一直划到半空中,弄得后者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正好被Thor揪住繁复的领子,“它到底是哪里来的!”
  
  “这可不能告诉你,不能有英雄都无法阻止的灾难,否则戏就没法演了。”宗师冲他露出一个假笑,Thor重重地在他手腕上切了一下,他立刻惨叫着扔掉了法杖,看来这位神明的近战能力跟Loki还真是半斤八两。Thor感觉电击器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脖子后,正一跳一跳地灼痛他的皮肤,迅速剥离了他浑身上下的温度,连手腕上的永恒之火都无法温暖回来分毫。
  
  “告诉我!”
  
  宗师妥协得倒也痛快,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威胁,就立刻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怕疼,你先放手好吗?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想听,反正这对我没什么影响……”
  
  一股紧张混杂着恐惧的感觉立刻涌了上来,好像有一只手抓住了Thor的胃。他依言松开了手,和宗师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以示诚意,等着听这位宇宙级长老的启发。
  
  就在这时,他手腕上的绿色光圈突然急速逆时针转动,Thor无所适从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倒转,雨丝倒流回天空,天幕中消散的白光射回宗师的法杖中,许多个人从蓝色液体中站出来,唯有小红蛇抬起头来,冲他茫然地吐着信子,一人一蛇面面相觑地交换着WTF的表情。直到时间轮盘停止转动,太阳些微退回了他头顶正上方,Thor这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慢了一步。
  
  在他和宗师谈判的时候,Loki已经死过一次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Thor直奔宗师刚刚待的地方,宗师正狼狈地从飞船里连滚带爬地出来,起义者们在飞船外围成一团。
  
  “都让开!”Thor无暇再保护他们,空中惊雷乍起,形成一道惨白色的屏障,将他与宗师围在中间,与起义者们隔绝开来。这次他懒得再和宗师谈论什么谐星和英雄的废话,索性单刀直入,“Loki的电击器是怎么回事?!”
  
  “啧啧,真是英雄之举,雷公,”宗师依旧执着地把话题绕回了之前的原点,“在几万年前,或许是几十万年前吧,总之是在我热衷角斗运动之前,我很喜欢戏剧。你弟弟也是个中翘楚,你知道吧?……”
  
  Thor也用刚才的方法切了他的手腕,打掉那根可怕的法杖:“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英雄’或者‘谐星’,我就立刻掐死你。”
  
  宗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又扫过他腕上的时间轮盘和小红蛇,立刻露出会心的微笑,冲他挤了挤眼睛,抛出一个猥琐的媚眼。
  
  “看来我们刚才已经进行过这样一番谈话了,没想到你也能接触到这个东西,我那会儿叫它们无限原石。”宗师若有所指地逗弄着小红蛇,后者立刻危险地炸起头,发出威胁的“嘶嘶”声,Thor对自己宠物的忠诚一直很有信心。
  
  他知道自己该继续追问下去,可“无限原石”四个字突然动摇了他。一瞬间,Thor甚至产生了一个罪恶的想法:反正时间也能倒流,他不妨先探听出宝石的下落,下次再救Loki也不迟。但他很快在脑海里否定了这个方案,他决不能容忍他弟弟在任何一个宇宙中死去,或是被电击的痛苦折磨。
  
  “告诉我Loki的事。”他坚决地说,顺便抬头看了看太阳——它还没挪到刚才那个时间倒流的点。
  
  宗师像刚才一样举手投降,Thor这次更加警惕,没有松开他的领子,听他说着同样的话:“好吧好吧,我怕疼,你先放手好吗?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想听,反正这对我没什么影响……”
  
  轮盘再次疯狂倒转。Thor简直要崩溃了,不是还没到时间吗?!你时间宝石没有点时间概念吗?难道Loki还能提前死掉不成?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
  
  这次死的是Thor。
  
  天呐,他到底又做错了什么?Thor现在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电话了。
  
  第三次尝试,他一上来就直接召唤雷电把两个人围住,拎领子的时候顺便捂住宗师的嘴,警告他不许多说半句废话。
  
  “告诉我Loki的事。我知道你怕疼,这对你也没什么影响,我会放手,只要你告诉我真相。”
  
  宗师惊诧地扫了他一眼,还嘟囔了一句:“你到底来过多少次了?”
  
  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Thor松开了手,在心中对永恒之火道了个歉,Loki变出来的东西大概跟他本人一样记仇,可事到临头,Thor顾不了别的,紧紧捏住小红蛇的七寸,蛇立刻扭曲地抽动起尾巴,可怜巴巴地张开嘴发出气声,终于在濒临极限的时候,瞬间迸发出刺眼的、滚烫的烈焰,霎时盖过了雷电的光辉,腾起数十层楼高,化作一条巨大的火蛇,冲宗师喷出烈火。这次Thor才看清后者指尖上的光芒——原来瞬间将人分解的力量根本不是来自法杖,而是来自宗师!
  
  还好永恒之火足够强大,宗师无暇顾及Thor,骂了句脏话就全力对付咆哮的火蛇。Thor趁机掐住他的喉咙,这次他是真的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掐到手臂上的肌肉都有些颤抖,怒吼道:“告、诉、我!”
  
  忽然,一道蓝光凭空浮现,在永恒之火的巨浪中闪耀、跳动——那是Loki给他的宇宙魔方。Thor知道,这是Strange给他的警告:使用时间宝石,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次,不知道是Loki死早了还是Thor死晚了,总之他又失败了,而且是不可重来的失败。
  
  Thor不甘地按住宇宙魔方,手腕上的轮盘瞬间停转,火蛇发出急切的气声,迅速缩小成一条小红蛇,缩回到Thor怀里。萨卡的垃圾场迅速扭曲,宗师五颜六色的衣服也随之消失……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Thor难以控制地怒吼道,“给我个解释,Strange!我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到底是谁死了,我,还是Loki?!”
  
  “都不是。第一次和第三次,从时间来看,宗师都告诉了你一些事,或许是关于Loki的,只有第二次,你这蠢货激怒了他,他把你杀了,所以我使时间倒流,”Strange画了个传送光圈,拉着头晕目眩的Thor走进一个全是科学仪器的实验室,冷静地说,“而第一次和第三次,死的是Bruce Banner。”

===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是洛基不是落姬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221BIN—奥丁森的电基器 

 
评论(26)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