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05(接雷3,长篇,漏电梗)

前文:1. 2. 3. 4.

阅读提示:注意锤哥的梦。

===

  5.
  
  Bruce一脸莫名其妙地被按在椅子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Loki的房间,连Thor也不例外。如果说在场的哪个人最有理由被Loki记恨,那无疑是Bruce。听完Strange大略的讲述,Tony第一时间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可结果显示,Bruce就连心率都正常极了。
  
  “所以有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博士们面面相觑,Bruce看起来好像又被握着方向盘的Hulk塞进了后备箱,茫然地问,“Thor,你怎么回来了?那个在你怀里探头的东西是什么?它好像想咬你的脖子。”
  
  Thor警告地戳了戳小红蛇的脑袋,后者立刻蔫蔫地垂着头缩回去。他没好气地转向Strange:“所以我刚刚对宗师做的一切,都不算数?”
  
  “时间退回你刚刚离开复仇者大厦的时候,Banner还没有接触Loki,因此他脖子上多出来的电击器也不算数。”Strange冷静地解释,Thor几乎能听到在场所有人大脑高速运转的声音,从表情来看,至少他、Clint和队长的脑袋已经率先因过载而报废了。
  
  “电击器?Loki脖子上那个?”Bruce难以置信地环顾四周,似乎指望谁主动自首说“这是我放的”,好结束这个费解的谜题,“有人往我身上也放了一个,然后……我绕开了Hulk,直接死了?”
  
  “也许Hulk短暂地出来过,但你最终是以本身的形态死去的。”
  
  “那可真令人庆幸,”Bruce干巴巴地说,两个博士假装一脸开心地击了个掌,“所以,问题是,谁放的电击器?”
  
  “不是Loki,”Thor断然否决,等队友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时,他才觉得自己有点儿太着急了,以至于接下来说什么都会显得心虚,他必须得想一个掷地有声的理由,才能维护最强大的复仇者的尊严,他清了清嗓子,板着脸说,“因为Loki怕疼。”
  
  大厅里立刻响起一阵嘘声。Tony和Clint更是一唱一和地嘲讽起来:
  
  “我猜也不是Strange,因为他不但怕疼——”
  
  “还要挂着时间宝石,疼好几遍。我怀疑队长……”
  
  “因为队长不怕疼,关键时刻还会趴在铁丝网上让战友过去。”
  
  Steve“嘿”地大喊一声,打断了他们无休止的笑话。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队长努力把话题拉回正轨上,耿直地挺起胸膛,“无论是不是Loki干的,我们都该去问问他。时间倒流了,可他要做的事不会改变。如果Banner在同样的情况下走进他的房间——”
  
  “我不会进去了,”Bruce断然拒绝,把一个雷神的卡通抱枕扔到本尊怀里,“既然Thor回来了,应该让他去。如果你问我进去之后要做什么,我当然会做实验打发时间,然后给他这个东西,让他安静点。”
  
  Thor捏了捏玩偶,让它的脸陷下去,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我的锤子吗?”
  
  “这东西!”Clint哀嚎一声,“是我扔在休息室的。我女儿非要让我给她搞到一个Thor的签名,签在这上面。我说我可以在她的飞镖上签我的名字,还可以贴一张复仇者联盟的贴画,可是她居然说我签名的飞镖百分之百会滞销!”
  
  “替我谢谢你女儿,不过我现在没有锤子了,锤子玩偶不太合适,我还是在她的飞镖上签名吧。”
  
  “这他妈是你自己的卡通抱枕,”Clint翻了个白眼,“你想说你像个锤子,还是锤子像你?”
  
  “不管是哪个,我弟弟都会喜欢的,”Thor把抱枕抛到半空中又接住,轻快地走向Loki的房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脚步,正当其他人收起笑容,打算提供给他必要的信息和技术援助时,Thor忧心忡忡地问,“他是不是在睡觉?”
  
  Clint夸张地“哦”了一声,随即又故意压低声音,和Tony重拾刚才的乐子。Thor毫不怀疑他们对Loki的恶意,也明白自己对Loki的纵容已经招致众怒,于是他尽量轻手轻脚地推开门。
  
  屋里的灯都亮着,Loki侧身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他的手垂在身侧,好像在拥抱一个隐形人。那个位置从前属于Thor,他身边的枕头也一样。想要判断Loki是不是在装睡很容易,他真正睡着的时候,一定会保持现在的姿势。尽管他们很早就分床睡了,但每次Thor睡觉之前,都要去隔壁Loki的房间里看一看,有时候他弟弟会侧着身,后背微微弓起,像一只疲倦的、收起利爪的野兽;而更多的时候,他会像一具雕像一样直挺挺地躺着,故意发出响亮的呼吸声,Thor就知道他根本没睡,但也懒得和兄长道一句晚安。可无论如何,他什么都不会说,最多只会把那两条恣意伸展的长腿搬回床上,再给他盖好被子,虽然Loki总说他不怕冷。
  
  后来,他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Odin在宣布Thor将成为新任国王的同时,赐给Loki一座全新的、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堆满了小儿子偷过的、和试图偷过的各种奇珍异宝,比闪电宫更舒适,也更新,只不过两座宫殿分据阿斯加德王城的两端。当然了,他们想见面的话也容易,Thor有Mjollnir,Loki有瞬移魔法,可不得不说,距离的确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在那之后,他们过去形影不离的日子,好像就彻底被两座宫殿间的三万五千步割裂了。这个道理,Thor也是在亲自走到第三万五千步,收回叩门的手,转身踏出三万五千零一步的时候才懂得的。
  
  在Loki面前,他是比Heimdall更尽职的守门人。
  
  Thor无端地叹了口气,或许是因为回忆起了金宫的旧时光。他把抱枕放在Loki环抱的那个空档里,他弟弟的手指触到柔软的棉花,果然不一会儿就把它抱在怀里了。他又看了一会儿,终于握了握Loki的手,低声叫他醒来——他必须得醒来,必须要在Bruce和他说话的那个时间点醒来。
  
  Loki睡眼惺忪地冲他打了个哈欠,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电击器,又失望地撇了撇嘴。看来他的意识清醒一点儿了,起码还记得Thor是去干什么的。
  
  “Loki,假如我是Bruce Banner,我给了你这个抱枕,”Thor把那个长得像锤子的自己举起来挡住脸,满怀期待地问道,“你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Loki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迷茫地看着他,把抱枕抢过来,简单地吐出两个字:“我的。”
  
  Thor觉得好像有人把温热的蜜酒打翻了,淋了他满头满脸,他赶紧在心里提醒自己当务之急,美滋滋地追问道:“你会生Bruce的气吗?”
  
  Loki摇了摇头。
  
  “如果Bruce在你面前做实验呢?”Thor又问,手指凭空戳着并不存在的按钮,“什么伽马射线啊,黑洞啊,之类的科学实验。”
  
  “睡觉,”Loki快速给出了一个单词,感觉还不足以形容自己的内心,又补了两个,“科学,笑话。我是……”他皱着眉头,似乎极力想从脑子里挑出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自己。
  
  “九界第一魔法师,阿斯加德救世主。”Thor补充道,自己也坐到床上,把他搂进怀里,Loki迟疑着腾出一只手搭在他胸前,另一只手依旧执着地揪着抱枕不放。
  
  没多会儿,当Loki的呼吸渐渐均匀沉重下来时,Thor的眼皮也开始发沉,睡意朦胧。神很少感到倦怠,他们相信这是智慧之树的恩赐,不必消耗时间在低级的、无意义的睡眠上。他们睡觉是因为舒服,就像他们做任何事都是出于欲望,而非必需。但Loki是比历史老师还好的、会走路的安眠药,他们俩是世界上唯二能浇灭Odinson无边的、烈火般的热情的人。他微微闭上眼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Loki搂在怀里。
  
  神的世界里没有黑暗。就算Thor合了眼,他也会看到他想看到的、抑或命运想让他看到的。这一次,神族的新王又想起了几年前那次未竟的加冕。清晨,太阳神车尚未行至他头顶,他就端坐着穿戴好了全副崭新的、亮晶晶的铠甲,起身时揪住红色披风的两角,甩到肩上,“咔哒”两下扣好。他想Loki此时也正用这幅架势抖起他的绿披风,丝一样的触感犹如蛇皮,轻柔地自他颈项间滑落。当他打开大门,迎接满满一抱阳光的时候,他想起Loki的宫殿大门背阴,如果光看影子,就像是Loki把整座宫殿扛在了肩上一样。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心已经穿梭时光,走到了第一万五千步,在英灵殿的重重帷幔后与Loki碰面。他将酒杯摔在火盆之中,烈火照耀出幔帐后的影子,也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在Loki看到他的一瞬间,他立刻就知道对方有多么爱他、多么嫉妒他、多么崇拜他。在从Odin手中领受永恒之枪之前,他就已经戴上了心爱的人用眼中的千种柔情铸就的王冠。
  
  他赢了Loki,赢了他的爱,他的尊敬,他的全部,就像一颗星球用积蓄千万年的能量,征服了另一颗星球,从此以后,后者便只能成为前者的附庸,围绕着他旋转。无关尊重与爱护,任何感情在宇宙法则和战争铁律面前都渺小得可笑。
  
  那是Thor Odinson生命中最美好的一个清晨,他自以为大获全胜的一个清晨。
  
  一切都循规蹈矩地按照他的记忆发展,Loki跟他说笑,也许他正想变成一条蛇,再趁机吐着甜蜜的信子,趁机把毒牙刺进Thor身体里,好让这位继承者被麻痹得一瘸一拐,像个跛子一样狼狈地登场。可仆人送上酒来,Loki的计划就只好作罢——恶作剧一旦被摆在阳光下,就会索然无趣。他只好把托盘变成了蛇群,它们幽绿的眼里闪烁着亡灵般的鬼火,讨好地游向Thor,顺着他的腿爬上来……
  
  毒牙嵌进他手指的一刻,Thor立刻翻身坐起。身边的Loki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缠在他手上的蛇。它看起来比梦境中的可爱多了,挑衅般地呲着两颗小尖牙,把Thor的手指咬出了血,漆黑的眼睛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它无论如何也不会松口。
  
  “Loki,”Thor把手举起来,强迫那只小蛇和他对视,由于他瞎了一只眼睛,蛇只能像对眼似的盯着他仅存的左眼,气焰汹汹地甩着尾巴,把Thor试图抚摸它的那只手打下去,“听着,这件事不怪我。我也不知道电击能让你暂时……呃,不协调。”
  
  绿色的蛇还没回答他,他怀里的小红蛇就激动地窜了出来,发出看到同伴的气声,浑身冒火地冲挂在他手指上晃荡的蛇扑了过去。一阵绿光闪过,Loki重新出现在他眼前,红蛇愣了几秒,耷拉着脑袋重新趴回Thor怀里了。
  
  尽管Thor第一时间乖乖举手投降,Loki还是当胸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把他拖到自己面前,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哥哥,你记得我以前告诉过你,如何让人们忘记一个笑话吗?”
  
  在一团绿光将Thor包围起来之前,他抬头看向天空,一股雷电立刻穿透天花板劈了下来,打断了Loki的魔法。
  
  “制造一个更好笑的给他们,”Thor不假思索地回道,“上次你说完之后,就把我变成了青蛙。Volstagg还抱着我变的青蛙,找了我一天。”
  
  提起逝去的老友,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Loki放低了声音,仿佛用某种魔法,将声线化作了有形的温度,在他背后暖烘烘地发热:“你想再做一次哀悼吗?”
  
  Thor摇了摇头,他还挺希望这时候Loki变的蛇咬着他的手指,至少能让他感觉到一点真实的宽慰。
  
  “战斗是对英灵最好的告慰。”
  
  “还有什么战斗等着我们?开疆拓土?重新找一块地基?”
  
  “不,”Thor在他弟弟眼中贪婪的光芒大盛前打破了他的幻想,“我要揪出害你的真凶。我知道这些可能很难接受,但Strange刚刚用一块无限原石,把我送回了过去,而我利用宇宙魔方去了萨卡——”
  
  “这大概只对你的凡人朋友和你的头脑而言,比较难以接受,”Loki讥讽地说,“说下去。”
  
  “不是宗师,”Thor忽视了他的恶意,直截了当地说,“另一位竞技场选手也死于同样的芯片电击。宗师没必要给一个选手安两个电击器。但他似乎知道些什么,我没问出来,Bruce Banner就在见你之后死了。”
  
  “你觉得以我刚刚的状况能杀人?还不如说你变成青蛙以后,一口把那个绿色傻大个吞了。”Loki懒洋洋地交叉双手躺了回去,“不过我早就习惯了无穷无尽的怀疑。很好。怀疑意味着畏惧,我就想要这个。”
  
  “我从来没有怀疑你,因为你……”Thor费劲地把“怕疼”两个字咽回去,否则Loki手中的玩偶很可能变成一把实体的铁锤,下一秒就把他砸个醍醐灌顶,“你不会杀害我们的战友。咱们是报仇者联盟,记得吗?”
  
  “现在轮到我报仇了,可惜我们连向谁报仇都不知道,除非我……”Loki若有所指地挑起一个尾音,用口型和手势说完了接下来的话:他先是无声地说出了“时间”这个词,又用右手逆时针画了个圈。
  
  “想都别想,”Thor想都不想地否决掉了他的提议,他还记得上次Loki拥有一颗无限原石引起的灾难性后果,“你知道,神的梦都有预示性……”
  
  Loki瞬间沉下了脸,Thor下意识地往后蹭了蹭。
  
  “多妙的感受啊,可我不是真正的神。”
  
  “我觉得守护神挺适合你的,”Thor赶紧安抚他的情绪,比起无限原石那次可怕的灾难,他更记得Loki第一次得知自己身世时引起的宇宙级灾难,“不过我们已经有Heimdall了,他很称职,我不能开除他,要不你做国王的守护神?你知道,就像Valkyrie宣誓守护王座一样……”
  
  Loki挑起眉毛:“我不会向你愚蠢地宣誓,你知道我的誓言也做不了数。继续说你的梦。”
  
  “我梦到你。你出现在我的加冕典礼之前……我是说第一次,那次被霜巨人入侵打断的典礼。我们在英灵殿的帷幕后等着入场号角,你把酒杯变成了蛇,那些蛇爬向了英灵殿,有的缠住了我……”
  
  “那可能是因为你想养只宠物了,”Loki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是给了你一只吗?”
  
  “那不一样。那些蛇看起来就像Hela的亡灵军队,你明白吗?眼眶里闪着鬼火。”
  
  “那就是因为我总变成蛇咬你,”Loki有点不安地躲开了他的目光,“我再说一次抱歉,连同把你变成青蛙的那次。这足够治疗你的心理阴影了吧?”
  
  Thor懒得再把话题拉回来,索性直接说:“就像我反复梦到Surtur一样。我认为它预示着某种危险,比如某只蛇——当然不是你——突然吞掉了我的脑袋,或者某个跟你有仇的人,派蛇把那个该死的芯片放到了你脖子上一样。”
  
  Loki大声嗤笑,声音几乎有点夸张得过分了。他猛地从床上坐直身子,目光如利剑般捅向Thor。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大门突然自动弹开了,Tony正端着一桶爆米花,站在门前看着他们。
  
  “我们不要,谢谢。”Thor目不转睛地应付道。
  
  Tony挑起眉毛:“你觉得我大半夜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们送点零食补充能量的?”
  
  Thor赶紧从善如流地道歉:“很抱歉打扰了你睡觉,Stark。”
  
  “我没在睡觉,好吧,我们都没在睡觉,”Tony指了指墙上的监控摄像头,“我们连爆米花和可乐都带好了,你们就给我们展示了两个小时的深度睡眠。”
  
  “那……我为天花板道歉?我会修好它的,这很容易,是吧Loki?”
  
  Loki立刻冲Tony露出一个尖刻的讽笑,每当有第三个人出现的时候,他就会迅速和Thor站到一起同仇敌忾:“比起上次炸掉半个Stark大厦,应该容易得多。也许你的地球朋友是心疼他那根避雷针。”
  
  “这屋的天花板交给我,”Tony仰起头,从天花板的破洞直直地望向晴朗的夜空,他向天伸出一根手指,“你们只要把上面21层的天花板和地板的漏洞都修好就行。”
  
  Thor的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许多个脑袋正顺着地板上的大洞一路看向他们的房间,楼上的Peter Parker倒吊在蛛丝上,津津有味地打量着下面的状况,手里的薯片还掉了一块,砸到了Thor头上。Loki抬了抬手指,整包薯片瞬间逃脱了地心引力,结结实实地扣在了Peter脸上。
  
  “我去修。”Loki轻快地起身,像是要逃离这个房间一样,迅速消失了。Thor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Tony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一级警戒”。

===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是洛基不是落姬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评论(36)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