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梦之国度(HE一发完)

哭什么丧!都给我进来吃糖!刀子味儿的糖!

===

  梦之国度
  
  文/薄天游
  
  1.
  
  他踩着浮冰,小心翼翼地来到那块浮于水面的岩石上。石头上的枯草乱糟糟地堆着,又或许那是一根枯木凋谢的生命力。
  
  浮冰在他脚下颤抖了一下,他便匍匐在冰面上,慢慢挪动四肢,冲那块突兀的孤岛爬去。他好奇它从什么时候起就待在那儿了,为什么没有人去一睹真容。
  
  冰又剧烈地起伏了一下,像大地律动的心脏、起伏的呼吸。他吓得不敢再动,滚热的汗水从额前滑到冰上。如果这一下够不到,他就立刻放弃这次疯狂的冒险,回到安全的岸上。
  
  他伸出手,竭尽全力地把手指伸到最长,舒展骨骼和肌肉,去触碰那块孤岛。寒风灌进了他下垂的衣袖,他却巴不得风从身后来,能再把他往前推一点儿。
  
  他最终还是没能碰到礁石。手臂像被风吹断的树枝,掉在冰面上,零下的水温浸泡着他的衣袖,如一只浮起的水母。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闭着眼睛趴在这片危险的禁区。
  
  口腔中的温度化作热量分子,飘向眼前的枯草丛。它们动了动。
  
  他仍闭着眼,枯草就在他面前悄然浮起。碎冰随着礁石的移动四散,还没淹过他的裤脚,七彩的光芒就迅速融化,摇曳的水波折射着金芒。礁石缓缓靠近他,寒潭“哗啦”响了一声。
  
  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与礁石对视着。礁石茫然地低头看着他,像在思考这位不速之客究竟是谁。他当然也在思考,但他仅仅用了一秒想出,那是个生物,就没有更多结论了。
  
  生物的嘴唇颤抖着——他在心里默默补充,这是个类人生物——而后张开了嘴。他等着听生物将要说什么,却只等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有一个名字卡在他的喉咙里,不上不下。
  
  “L——”
  
  他抬起头看着生物,眼珠犹如绿玻璃球,滴溜溜地折射光芒,灌进了他的眼睛里。他望向生物的额头、眼睛、脸颊、头发,生物便重拾神采,湛蓝的眼睛忽地亮得扎眼。
  
  “Loki,”天空上厚重的阴云突然裂了道缝,照亮了生物灿烂的笑脸,他像一头熊,刚从冬眠中醒来,欣喜地看着回春的世界,他嘟嘟囔囔,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犹如在念一句巫师留在木屋里的魔咒,“Loki,Loki!”
  
  被称为“Loki”的他,显得比刚才的生物还要迷茫。生物急于向他解释,却又无从说起,索性钳住他的手腕,把他拖到岸上。他本来想像模像样地叫一声,可河水碰撞上寒风,冒着暖烘烘的热气,他就叫不出来了,只能踉踉跄跄地被那个生物拉上岸去。
  
  上岸后,他才发现生物什么也没穿,又或许他穿了,衣裳只是被河水冲烂了,他想应该是后者,从分明的肤色线就能看出。总之,生物赤条条地一丝不挂,牵着他往前走。他们走过的地方,龟裂的土地急匆匆地、谄媚似的吐出绿芽,在熏风中飘摇。
  
  生物举起胳膊,向天张开手指。他也学着生物做这个动作,像是要去触摸太阳,可生物却像要把太阳抓在手里。瞬间,他觉得,只要生物想,太阳都会跳入他掌心。
  
  他眯起眼睛,空气中的光芒像金线一样,自由地穿梭、奔跑,穿过街上的砖,裹住巍峨的楼,给金属温柔,给玻璃温度。冰无声地碎裂,春水在他们身后奔腾;太阳似要将天空炙烤出个窟窿,在它热到极限时,雄浑的晴天霹雳轰然炸响,雨丝像被掰碎的尖刀,刷刷地刮向地上。
  
  他抬着头,把眼睛睁到最大,贪婪地饱览眼前的一切,这个金色的世界。可雨丝刺进了他眼睛里,他难受地眨着眼,想把与生物相握的手抽回来,擦擦眼睛。
  
  生物没有松手。他感觉到对方蹲在他面前,拇指上的茧子轻轻蹭过他的眼睑。
  
  那个声音变得更像神谕了,庄严,宽厚。
  
  “Loki。”
  
  他看着眼前的神,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污垢,盔甲折射着身后殿宇的光芒,在他面前恣意闪耀。他忍不住觑起眼,风卷起神猩红的披风,重新将他们笼罩在阴影之下。
  
  这次他认出了神的脸孔。

  
  2.
  
  他不叫Loki,至少从前的十几年不叫,但神的话语即为真理。神能看穿一切矫饰,叫出他们灵魂的名字,据说这是神的力量之源——任何事物,只要被叫出了真正的名字,就会归神驱使,听凭神的意志,成为神忠实的臣仆。
  
  他望向神的眼睛,像掉进了一片慢慢融化的冰湖。他想知道神有什么意志要他——一个十来岁的人类少年——去完成。
  
  “看看这里,”冰湖深处发出“咔嚓”的破裂声,神温和地对他笑着,生疏地驭使僵硬的嘴角,他举起手臂,光芒像熔化的金子,缓缓地从盔甲上流淌下来,如彗星的长尾,扫过金色的世界,“这是家。”
  
  他,Loki,恍然大悟。原来神想要回家。可他又困惑起来,神怎么会没有家呢?他自己就是自己的家。和国王不同,国王尚需加冕;与领袖不同,领袖难离簇拥。他们不能独个儿存在。可神不同。神走过的地方,就是他庇护和统治的领土;神手指的方向,就是世界转动的方向。神是可亲的,神的鲜血过处,万物欣然生发;但神更是可怕的,神的怒火所及,生灵灰飞烟灭。
  
  所以说,“家”这个字眼儿,和很多适用于人类的词,都是对神的一种贬低。一两百年前,曾经有一位神降临到地球,他也成了宇宙中最后的阿萨神。那时,人们热切地赞颂他,恨不得把全世界的阿谀都堆到他面前,他们说地球是他的第二故乡,人类是他的亲朋,他宽厚地接受了这一切,欣然为这片土地,接纳了他的人民的土地流血牺牲。
  
  神的鲜血是最好的祝福。百年间,这颗年轻的蓝色星球迅速成长起来,大气层裂痕被弥补,荒芜的土地奇迹般地自愈,尸体被掩埋,尘土被吹散,矿产成了唾手可得、取之不竭的宝库,人们掌握了近乎魔法的科技,更重要的是,他们学会了敬畏——对那位唯一的神,不知其所在的神的敬畏。可现在,神却忘记了刻在骨血里的骄矜,兴冲冲地拉着他喋喋不休:“Loki,我们回家。Loki,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他没想屈服于神的意志,但神的所思所想,就像一座山一样压迫着他的精神,他要是不屈服,整个儿灵魂都会被碾碎。
  
  “回家吧,Thor。”他不情不愿地,从牙缝里挤出了神的名字。
  
  神落寞地笑了,尽管他不明白神到底有什么可不满的。他们穿过古老的街道,循着空中漂浮的风铃,走到一处宫殿的喷泉前。金苹果树枝颤巍巍地在水雾里摇曳,墨绿的树冠静静地笼罩着他们。神盯着他,就像天空温柔地包裹着他。
  
  那束目光一路钻进他的脑子里,胸口中。它像有意识一样,快活地穿梭在他的身体里,飞快抹去了他这十几年来,所有关于地球的记忆。也许神认为,踏足他的“家”——或者是曾经的家的人,需要净化和涤荡,就像朝圣者要做的那样。等神挪开眼睛,目光也倏然从他体内抽离,他现在轻飘飘、空荡荡的,像个无根的气球,没有神拉着就会飞走。
  
  Thor期待地、恳求地看着他。他揉了揉眼睛,小声嘟囔:“我喜欢这里。”
  
  后来,他们在这个巨大的金色世界——阿斯加德,转了整整一圈,看见了先祖Bor被斩首的雕像,看见了英灵殿外分列的士兵,和水晶宫精致绝伦的后花园。Thor像个尽职的向导,一一介绍家中的一草一木,他一定熟稔地记着每一粒尘埃的名字。最后,他们又回到这里,还毫无倦意。
  
  于是他们在树下接吻了。

  
  3.
  
  神喜欢的东西挺奇怪的。他才几千岁,大约还算年轻,于是他肆意将大把时光掷入虚无,做着无谓的事情。英灵殿中的宴饮从未停歇,他把脖子仰得都要断了,只为将最后一滴佳酿灌入喉中。
  
  Thor做事是报复性的、恶狠狠的,像个凶神恶煞的债主,终日追着岁月讨债。他恶狠狠地吃喝、恶狠狠地打架,高兴时烈日如火,愤怒时狂风暴雨,他有时会看着某个角落,不自知地笑起来,湛蓝的眼睛像两弯小水洼,可他有时候又会突然抓狂,跪在地上撕扯头发,捂住嘴巴里的哭号,眼睛里却没有一滴泪水,这时Loki就会想,那是神的冬天到了,水洼干涸了。
  
  路过的人们见怪不怪,冷漠地从他身边绕过。就连Thor的朋友们,也不肯多施舍他一个怜悯的目光。这里的人把神当做路边的石子儿。只有Loki做不到熟视无睹,他会蹲在Thor身边,说些不知所谓的安慰,甚至主动邀请他来一场淋漓的性丨爱。只有在性丨爱中,Thor不是恶狠狠的,他知道凡人和神的差距,始终小心翼翼,尽管Loki一点儿也不喜欢他提心吊胆的样子,像小孩玩的孵蛋游戏——给他一只蛋壳,让鲁莽的小家伙们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打扮它、照顾它,布置足够温暖的环境,把它带在身边,等待小生命破壳而出。这是世上最残酷的游戏。在孩童咿呀学语的时候,就用欺骗教化他们,把生命当作游戏。
  
  那只是一只被剥夺了生命的蛋壳,无论你怎么呵护,它的命运也不会改变……
  
  Your birth right was to die.
  
  Loki无端地想起这句话,失神时,摩挲他头发的手指突然一顿,拽掉了一缕金发。Thor为此微微仰了一下头,可手掌依旧附在嘴上,抑制着野兽般狂躁、禽鸟般脆弱的、走了调儿的气声。
  
  “我叫你的朋友来,”Loki猛地抽出手,“Volstagg、Hogun……”
  
  金发伶仃地垂下来,挡住了Thor的脸颊。他不住地摇着头,宽厚的脊背如海浪般剧烈起伏,他什么都没有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发出断断续续的气声,却又一丁点儿哭腔都没有。Loki知道自己加剧了他的痛苦,他第一次在神的国土上感到由衷的快乐——比接吻、性丨爱、拥抱、狂欢加起来都强烈的快乐——痛苦。他的快乐来源于痛苦,他的痛苦源于Thor的痛苦。他的血管、神经、肌肉,就像从神体内流淌出来的延续,他敢说,Thor也一直在期待着这个,期待他撕裂结痂的伤疤,让鲜血流个痛快,好终结那无穷无尽的刺痛和麻痒;期待他撕裂这个世界,从虚妄的天堂、宇宙的乐土一路坠落,跌入深渊、跌入未知,跌入神所不能战胜的恶魔手中……
  
  他的声音像一把尖刀,不疾不徐地划破Thor的胸膛,再一下下拉动刀柄,锯开他的骨头,将刀尖停在他的心脏上,把玩世界上最珍贵的神的心脏:“Fandral,Sif……我还要叫来你的父母,Odin,Frigga,还有你的——”
  
  天空中的轰鸣声打断了他。那不是熟悉的雷声,它并非劈天盖地,催逼得众生为之胆颤,那是一种“嘶嘶”的细响,如两把钝刀相斫,削下一地碎金属末,冰凉地粘在人身上。Loki听得汗毛倒竖,忍不住捂住耳朵,抬头看向空中巨大的金属圆环。它像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挡在太阳前缓慢转动,内环似乎有闭拢的趋势,可中间却有一个黑点大小的人影,以四肢做杠杆,撑住了旋转的锋刃。
  
  Loki想起神话里的极刑。神惩罚罪人时,总喜欢赐他们无上力量,却又让他们用这力量去担不堪的责任。于是便有君主日复一日看大石滚落,王子站在水中却无法饮一滴清泉,堕神看着爱人逝去而不得解脱,大石悬于神嗣头顶摇摇欲坠。他突然有了个可怕的念头:也许Thor并不是神,他只是被真正的神惩罚的罪人,就像绞肉机中的那个人一样。Thor想哭,正如那个人想把血肉模糊的手脚抽出来,可他们都无可奈何。
  
  Loki站起身,伸出手去碰穹顶。他明知碰不到,却还是这样做了。他手指戳到的地方,像投入石子的水面浮起涟漪,映出黛青色的池底;又像是碰到了一层有弹性的金色薄膜,让它弯出一个弦月似的弧度。他正迟疑着要不要戳破那层屏障,忽然瞥见Thor的眼神。
  
  雷神正盯着他,眼里有种近乎狂热的企盼和恳求。当然,他愿意帮Thor完成愿望,可事实是,他根本不知道Thor究竟想要什么。他是在求他撕碎屏障,让绞肉机吞噬这片乐土,还是求他不要疯狂到毁灭家园?
  
  Loki收回了手。
  
  “我们回‘那个地方’吧。”他蹭到Thor身边蹲着,像两颗相互依傍的石子,帮神堵住了耳朵。Thor愣了一会儿,当那双温暖的大手覆到他耳朵上时,牢不可破的金色屏障重新织就,绞肉机和那个人影也倏然消失了。
  

  4.
  
  他们拉着手坐在“那个地方”里。那其实是扇衣柜,小孩子犯了错总会躲进去的那种。但“衣柜”听起来是小孩子的避难所,dreamland则会过分引人遐思,他们就叫它“那个地方”。Loki起初不适应这个亮如白昼的国度,很难入睡,Thor就陪他进衣柜里坐着,絮叨着给他讲一大堆没头没尾的故事,讲他父母,讲他的朋友,讲他们在一起的冒险,好像他光凭一条舌头就能建起一个宇宙似的。Loki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天鹅绒大床上,四仰八叉。
  
  Thor抱着他飞过去的时候,他们彼此都已平静。一坐进去,Thor又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这次他讲的故事更加荒诞:
  
  “阿斯加德的邻国是冰霜国度约顿海姆。我们以前去过那里冒险,惹出一大堆乱子,被我父王直接扔到地球去了。
  
  “九界里有趣的地方还不少,不过我永远都不想去瓦特海姆了。黑暗精灵的老窝。你知道吗,神的血可以庇护一片土地,神的灵魂会随着眼泪流出去……虽然就一点儿,不过还是会疼。地球和瓦特海姆,都有我的灵魂。
  
  “我们以后可以去集市逛逛。阿斯加德没有钱币,这里没有任何能引发邪恶的东西。你要是想要什么商品,就得讲一个故事来交换。”
  
  “这里没有邪恶?”
  
  “没有。”Thor信誓旦旦地保证。
  
  Loki像一棵缺乏营养的植株,一歪头,整个人栽进他的怀里喟叹:“那真无聊,像座死城。你听过没有邪恶的故事吗?你见过高尚无瑕的商品吗?”
  
  Thor歪着头思考他说的可能性,补充道:“邪恶和恶作剧是不一样的。这里可以有恶作剧,原来我们还有一位恶作剧之神呢。”
  
  Loki仔细掂量着其中的差别,不由自主地蹬蹬腿,仰面躺在Thor大腿上笑着。后者又讲了几个故事,独角兽、巧克力喷泉……区别是,人类的故事代表着虚幻,而神会把故事当成现实的蓝图。也许明天,一只独角兽就会温柔地低头舔他的脸颊,唤醒他。
  
  因为Thor在大街上那点小小的意外,他们今天没有做丨爱。不过Loki不管这些。他至少可以确定一点,神的愿望之一,就是实现他的欲望。于是他把Thor的怀抱当做天堂,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他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地宣布:“我要睡了。”说完,连一个晚安都没有,他就沉入了杳杳的梦境。没必要说晚安,因为他知道那双蓝眼睛会始终不知疲倦地望着他。
  
  在彻底入睡前,他祈祷他会做一个噩梦——因为美梦意味着阿斯加德,只不过梦里多点儿雾罢了。他纳闷神怎么能不知疲倦地,在一个梦一般的国度,和一群千人一面的驯顺神民,以及一个地球来的孩子,生活千千万万年。
  

  5.
  
  他如愿以偿地骑上了独角兽。它洁白的毛发光滑又柔软,根本握不住。不过它走得也很稳当,Loki起初还胆战心惊地趴在它背上,后来就放开胆子,张牙舞爪地驰骋向王国的边境。
  
  边境是一片森林。凄寂的林带镶嵌在山野尽头,那里的阳光似乎更稀薄,像沥过了一遍水。他的心脏狂跳起来,独角兽也如一道白亮的闪电窜了出去。
  
  可他们跑了那么久,跑得他又饿又困,跑得他想念闪电宫前的巧克力喷泉时,阳光还是一丝儿都没有少。这里和金宫一样,永远亮堂堂的,神的光辉普照每一片树叶,和树叶的每一丝络脉。
  
  他想发脾气,却又不知该对谁发。于是他开始疯狂地搞起了不算邪恶的恶作剧——他踢打树干,就像用人类柔软的手脚踢打神的身躯;他揪下树叶,就像在揪神的胡须和头发;他甚至命令独角兽去撞金色的穹顶。
  
  “跳啊!”他骑在独角兽上吼道,“带我出去!”
  
  独角兽尖尖的犄角碰到穹顶的一刻,上空撕裂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独角兽裸露在穹顶外的犄角,也变成了暗金色的、弯弯的头盔形状。裂口外,高楼林立在晦暗的空中,飞行器“突突”地冒着黑烟。那是他生活的世界。
  
  Loki忍不住开始回忆,神是怎么把他带到阿斯加德的?他费力地在脑海中翻找,只找到了一段有关冰湖的记忆。他谨慎地趴在浮冰上,和那块苏醒的礁石对视。然后,Thor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岸上,神看向的地方,一切都变成了圣洁的金色……
  
  或许这根本就是地球。
  
  Thor给自己讲了一个天大的故事,然后像神会做的那样,把它变成了现实,还不忘留下一位听众。
  
  Loki莫名地愤怒起来。不是因为他有多思念地球,也不是因为Thor的欺骗——而是因为他把神从沉睡中唤醒,让他不再孤单单地被埋葬在冰底,直到沧海桑田、岁月变迁,都停留在梦的国度里,可Thor却嘲讽Loki的努力,他像一个神一样自大,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只回忆自己愿意回忆的,把其他人慢慢逝去的时间和生命都一笔带过,甚至烧毁在熊熊雷霆之中。
  
  神可以篡改历史,但不能把生命篡改成谎言。
  
  独角兽载着他跳出金色屏障的瞬间,一切都消失了。Loki握着手里锈迹斑斑的尖角头盔,试着把它戴到自己头上——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他与神的影子重叠,拉得很长很长。
  
  “世界上没有哪个监狱关得住我,”他骄傲地对神笑了,“就算是你也不行。”
  
  Thor不甘地质问他:“你不喜欢阿斯加德?你不想回家吗?”
  
  “我不喜欢你的故事,”Loki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因为你把我落下了。你的故事里没有我——凭什么?我死了吗?”

  
  6.
  
  世界开始随着他的话、随着Thor的身躯晃动。街道上的车横冲直撞,霍然爆起一丛丛烈火,人们惊惶地喊叫着,四散奔逃。他们明明就和自己的同胞们站在一起,却显出离群之鸟般的彷徨。人类啊,真是奇怪。
  
  Loki仰起头来感叹,看着Thor记忆中的绞肉机再度遮蔽住太阳,天空传来刺耳的钝响,漂浮的金属粉末落在他的脖颈上,涩涩地发凉。正当他毛骨悚然的时候,Thor把手放在他脖颈上,仿佛要帮他掸去那些不愉快的东西。他俯身亲吻了Loki的额头,带着求恳语气的神谕再度响起:“为我想起来吧,Loki。”

  
  7.
  
  纽约上空的绞肉机展开了最后一轮收割。Thanos已经不屑在这个不堪一击的战场多做停留,便留下这个机器扫尾。它疯狂地转动,将地面上所有人尽数吸入其中。幸运的人会被超音速转动的齿轮绞碎,不幸的人则会消失在金属圆环之中,被传送到另一个次元,就算是无限宝石,也没法绝对还原出一个次元,超自然的力量也不能挑战自然的平衡。没人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永生?永罚?永寂?
  
  英雄们可以和无穷强大的敌人作战,可他们做不到穿越次元,把被吸进去的人们带出来。那就像人无法挑战死神的权威一样,没人能逃过死亡镰刀的收割。当Strange也收起手中的魔法阵时,人们面对英雄们的尸堆,终于陷入了绝望。他们放弃了逃跑,也放弃了战斗,就连阿斯加德绝不认输的逃亡者们,都丢下了武器。他们匍匐在地,祈求神的解救,或者一场痛快的死亡。
  
  可那时候,地球上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神,能与Thanos匹敌的,不死不伤的神。然而年轻的雷神,却没法向他的子民,向崇敬他的地球朋友们解释这一点。他太自大,太骄傲,以至于他从不屑于解释神与真神之间的差别,他希望自己不可战胜,他希望自己拥有远超五十万年的寿命,他也就从来没反驳过人们关于他的种种敬畏。人们和他自己,都给这一副有极限的身体,赋予了无限的责任和期望。
  
  神从不会让他的人民失望。在他坐上那把简陋王座之前,在他能熟诵国王誓词之前,甚至在他还没学会说“国王”这个词之前,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红披风如一团火球,冲向金属制的莫比乌斯环。地上的人潮爆发出一声狂喜的吼叫,那是在绝望中重获希望,爆发出的无尽斗志。甚至连他的战友们,都忍不住高声喊了起来,重新拿起武器,帮人们跑到不存在的庇护所。
  
  雷神奋力撑住收缩的圆环,可锋刃却越转越快,仿佛在刻意挑战这位伪神的权威。他冲黑暗的绞肉机中惨叫的人民微笑,鼓励他们努力挪动身体,而他的战友则趁机造出许许多多个传送门,抢在绞肉机吞噬他们前,尽力接出几个人来。
  
  绞肉机仿佛感染了Thanos被挑战的怒火,轻松地切开他的皮肤、血肉,再耐着性子一点点将他的骨头磨成粉末,雪沫似的飘入黑暗的次元中,又似点点星光,为一群迷途的人点燃回家的方向。
  
  Thor所在之地,即为阿斯加德!
  
  绞肉机眨眼间吞没了他的整只手掌,它的耐心消耗殆尽,开始剧烈收缩,带动起半空中的阵阵气浪。Thor依旧竭尽全力地支撑着,可他的笑容终于被剧痛撕裂了,他咬破了嘴唇,可冰冷的机器根本不在乎这一丁点儿温热,于是他终于忍不住,把牙齿咬得发酸,从齿缝、喉间迸出断断续续的、嘶哑的低吼。
  
  在战争机器的轰鸣中,没人听到他的声音。
  
  除了Loki。
  
  他浑浑噩噩地垂着头,合上颤抖的眼睑。这时,有一个人握住了他残损的手掌,一股冰凉的触感把他包裹起来,让他的手变得像个新生的茧。
  
  “哥哥。”他听到无尽的血色和绝望中,有一个声音呼唤着他。
  
  他也变得像匍匐在地的人们一样,虔诚地睁开眼睛,看着赐予他救赎的人——
  
  烈烈狂风之中,墨绿色衣摆被绞成了粉末,Loki握着他一只手,两人合力,硬是将绞肉机撑得宽了一圈。他们彼此的血花一朵接一朵地在眼前绽放,飞到Loki苍白的脸颊上,飞到Thor的金发上,可魔法阵的光芒始终没有消散,天空中风起云涌,惊雷再度炸响。
  
  “该走了!”Loki艰难地冲他喊道,不知是因为烈风还是因为疼痛,眯起了好看的绿眼睛。
  
  Thor寸步不动,更大声地喊了回去:“阿斯加德人还没出来!”
  
  绞肉机的边缘颤抖着,开始自毁。金属化作一片片破碎的利刃随风四散,它一次又一次地剧烈收缩,昭示着敌人狂怒之下的最后一击。Loki依旧没有松开他的手,顺着两人手掌相接处,源源不断输送出去的魔法,仿佛化作了有形的血液,奔流在Thor的血管中,忽而金光大盛——
  
  Thor的目光瞬间呆滞了一秒。

  
  8.
  
  他看到阿斯加德破灭的那天,Loki接住了他扔出去的瓶塞。
  
  那时,他们遗忘了过去的一切,满怀希望地幻想涅槃重生。
  
  他走上去,拥抱了他的弟弟、他的挚爱、他的神明。

  
  9.
  
  就在这短暂的一秒之后,Loki松开了他的手,在他梦之国度醒来的一刻,已经不由自主地向前踏出一步,离开了那个致命的圆环。
  
  他立刻意识到过去的一秒发生了什么,可无论是Loki、Thanos还是Strange都没给他留下多愁善感的时间,金色传送门瞬间将他包裹起来,他像一个被撕碎的娃娃,浑身渗血,拖着残肢断臂倒在几十公里外的荒野上,绝望地盯着天空中的绞肉机,祈求命运,祈求Odin,祈求英灵,祈求所有他能想到的力量,换得一个奇迹的出现,哪怕用他的……
  
  圆环骤然合拢。
  
  绿光如一颗转瞬即逝的彗星,遥远地闪了一闪,旋即消失在圆环中深邃的黑暗中。他撕心裂肺地吼着,冲圆环伸出手去,顷刻间,天崩地裂,惨白的、烟紫的、血红的闪电穿过苍穹,成了护持在他周身的一重铠甲,电光所及之处,他的右眼复明、他被割去的血肉重生,雷电奔流在他的血管中、骨髓中,他握紧拳头,无形的飓风以他为中心,将周遭的一切卷了过来,在他的怒火中扭曲变形。雷霆之神怒吼着,狂啸着,几十公里内的草木、建筑瞬间被电的焦黑,粉碎成尘。他站了起来,几乎是瞬间扑向遥远的圆环,他竭尽全力地把手指伸到最长,舒展骨骼和肌肉,去触碰那点绿光。狂风灌进了他的盔甲,他却巴不得风从身后来,能再把他往前推一点儿。
  
  圆环颤动了一下,旋即和Thanos一起,消失在天幕之外。他飞过那片只剩乌云的天空,宛如另一颗孤独的流星,陷入了无尽的坠落。
  
  再没人找到过他们的神祗,Thor Odinson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神话。
  
  直到Loki唤醒了他。

  
  10.
  
  Thor垂下了手,蓝眼睛再次结起了坚冰。周围的土地开始融化,化成舒卷的柔波。只消他闭上眼睛,便能重新回到一片冰湖中沉睡。那里是他的衣柜,是他的dreamland,是他的梦之国度,那里的时间永远定格在毁灭之前,他的父母、朋友、人民都在,他永远不会迟到。那里有世间一切美好的集合,除了Loki——那个会轻而易举地撕裂穹顶的名字。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天没有舍弃对Loki的爱,只要Loki一天没有舍弃对他的爱,那颗有绿色长尾的彗星,就迟早会坠落在夜幕之中。
  
  就在寒意即将席卷上他的全身时,一双柔软而甜美的嘴唇印在他的嘴唇上,他眼底的黑暗依稀幻化成阿斯加德号的光景,他狡黠的弟弟罕见地施舍出一点儿真诚,世故换做青涩,谎言换做真心,他感到有一个精灵凑在他耳畔,念出了埋藏在灵魂深处的一句咒语:
  
  “I’m here.”
  

  11.
  
  Thor知道,他再也不会做梦了。

    【全文完】

===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是洛基不是落姬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诸葛福媛 

 
评论(13)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