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07(接雷3,长篇,漏电梗)

前文:1. 2. 3. 4. 5. 6.

本章有银河护卫队出场。以防有读者没看过银护系列,简单介绍一下出场人物:

星爵,Peter Quill,宇宙神Ego的儿子

卡魔拉(Gamora),灭霸的养女

火箭浣熊(Rocket),雇佣兵

树人格鲁特(Groot),这么萌的宝宝一定都认识的吧

毁灭者德拉克斯(Drax)

螳螂女曼迪斯(Mantis),读情者,能催人入睡或叫人起床【俗称闹钟x


===

  7.
  
  暴风呼啸着聚成漩涡,像一团被揉乱的丝线般,缠绕、摩擦,毛糙的边缘倏然迸发出一两颗火花,它们轻快地跳动着落入黑暗的深渊,在碰触到惨白的闪电的刹那,烈火熊熊而起,疯狂地向上伸展着火苗,似乎急于脱离闪电的束缚。而那电光,也似有了生命,拖住火焰的去势,拼劲全力想要吞噬掉它。火焰与闪电霍然碰撞,雷鸣声轰然炸响,威力不亚于一场小型爆炸,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缓缓升到半空,炸裂成一团浓烟。
  
  Thor站在爆炸的核心,电芒从他的手指、发丝、眼睛和每一寸肌肤流淌到幻视之水里,眼罩已经在他痛苦的挣扎下落到水底,雷神缓缓抬起头来,电光将他空洞的眼眶灼得焦黑,他像在茫然地寻找着什么,却被自身迸发的巨大能量遮蔽五感,以致只能伸手胡乱摸索。他像个被吓坏的孩子,伸手去抓这个陌生的世界,却只能看到黑暗;他大声呼喊出断断续续的音节,却没人能回应他;他想听,听听周围有没有人能向他伸出援手,可他却只能听到隆隆不断的雷声,凝聚起他所有未知的潜力,尽数落在他自己身上,似天谴又似神赐——看哪,你拥有这样的力量,却又配不上它!
  
  这时,一只手打破了雷电交织成的牢笼,风暴墙瞬间将这位不速之客包裹起来,风与电争相撕扯着他,可那只手却始终没有退缩。它慢慢、慢慢地碰到Thor的手,先是指尖,继而将整个手掌都覆了上去,凉凉地把他炽热如火的手纳入掌心。
  
  指尖传来的一点凉意迅速流窜到神的头脑中,雷暴的呼啸声暂时弱了下来,Thor站在水中急喘,想从对方手里抽手出来,低吼道:“Loki!你不能——”
  
  绿光在他身侧形成一层无形的网,空气中漂浮的光点艰难地向Thor移动过去,试图把他包裹在魔法的保护下。可他的力量却在水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瓦解,柔网入水之后便亮起尖锐的光芒,咄咄逼人地向他反弹回来。
  
  “没人能违反宇宙的规则,”Loki低声重复道,忽地冲他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后的表情,洋洋得意,却又不知所措,“可我偏要这么做。”
  
  魔法接触到他散在水中的西服后摆,瞬间将布料融化成一滩黑色的水,他只能尽力向Thor靠近。后者显然也急于抵抗异常强大的神谴,可他越是试着聚力,空中越是雷声大作,似是命运女神因他的倨傲而狂怒。Loki凝视着对面那张被闪电分割成黑白两色的脸庞,想起他看过的无数次风雨大作。霎时间,他像是站在了生命的尽头极目远眺,试着找出生命的起点——
  
  终于,在很远的一座山坡上,他看到了一个黑头发的少年,在艳阳下抱着膝盖翻书,可他的目光飘忽不定,没有一秒钟落在书页上,而是始终追随着不远处的一道影子。每当他忍不住抬起眼睛,看向那个影子时,他就会忍不住露出一点点微笑,极浅极轻,连一个梨涡的弧度都没达到,可他所有的欢快、倾慕、羞赧全都原原本本地写进了碧绿的眼睛里。影子偶尔会背对着他发牢骚,或是大声抱怨,摔东西、砸大树,他则轻声安慰两声,影子就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挥挥打打,狂妄地指着天空念下稚嫩的命令。
  
  “我,雷霆之神Thor Odinson,命令你们!!”影子大吼道,天空依旧如一面镜子,连云彩都没回应他的召唤。他终于垂头丧气地走到少年身边坐下,长叹一声,“我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
  
  “会有那么一天的,”黑发少年梦呓般地说,影子背对着他时,他的目光明明还始终留在对方身上,现在却反而全神贯注地盯着书本,“所有人都会惧怕你的名字,雷神会成为整个宇宙的神祗,抑或超越神祗,成为像命运、虚无一样的存在。你所到的地方,风暴是你的先锋,雷霆是你的号角,而你,会是九界的守护者、主宰者、牺牲者……”
  
  “那你呢,弟弟?”影子急切地扭头看着他——这一刻,他突然不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随时都会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的影子了,他实实在在地攥紧Loki的手,就像抓着另一道影子一样,生怕太阳一落、乌云一飘,他就无影无踪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去哪儿?”
  
  少年的目光停滞了片刻,和暖的阳光斜斜地给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影,他似乎也在认真思忖这个问题,这让他的兄长有点儿泄气。可答案其实早就埋在他的心里了,在他们诞生之前,甚至在宇宙诞生之前,他们间相互吸引、纠缠不休的量子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答案,他不过是在思考,世界上还有什么能阻止这个答案。
  
  忽然,他微微弯起嘴角,重新把目光投向书上,极轻又极坚定地答道:“我会在你找得到的地方,只要你想找到我,我就在那里。”
  
  幻境却没有按他的回忆发展。他的哥哥没有俯身亲吻他的额头,唠叨着他们从出生起就决定好的命运。恰恰相反,Thor听到以后却转身背对着他,似乎在沉思什么,Loki碰了碰他的后背以作安抚,金发少年霍然回首,右眼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窟窿!
  
  Loki难以置信地连连后退,Thor却不肯轻易放过他。天空中的艳阳高照已经被乌云吞没,惨白的闪电如银蛇般流窜在云层深处。Thor用已盲的眼睛对着他,在他失足跌入身后深渊时,一把把他揪了回来,手指却压在了他的眼睛上。
  
  “你杀了我的父亲,”他嘶哑地说,鲜血从眼眶里滴到Loki脸上,“你还欠我一只眼睛。”
  
  他感觉到Thor的手指慢慢加力,就像一根铁钳探入了他眼睛里,毫不留情地夹紧了他的眼珠往出拽,他想惨叫却发不出声音,他想辩解却被空中的雷暴所淹没,他想祈求,想示弱,可Thor的鲜血和他的已经流满了脸颊,纵然有一两滴眼泪,也轻易地消融在血色之中。
  
  于是他终于放弃了挣扎,还带着得偿所愿的快意——来吧,报复我,审判我,行使你应有的权利。你应当这么做,你早该这么做,就连世界上最能言善辩、颠倒黑白的人都无法指摘你的行为;他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这世上有太多人能从他的痛苦中获得快乐,可唯独Thor不会。他的血是锋刃,他的眼泪是毒药,他把自己当做被诅咒的、弑神的利刃。他已经杀了两个神,现在轮到世上的最后一个神了。
  
  “Wake up!”
  
  Loki猛地睁开眼睛,迷茫地看到一双朦胧的泪眼。那个陌生的女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头上的触角虚弱地垂下来发着光,突然爆发出一声高亢的哭声,转身爬进一个浑身画满古怪纹身的大个子怀里痛哭。
  
  好吧,又是这种该死的感觉,突然陷入昏睡,又突然被唤醒,所幸这次他的头脑还算清楚,电击器居然放过了这个绝佳的雪上加霜的机会,没在他被幻视之水的幻境控制时顺手要了他的命。Loki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一无所知,对那个往大个子身上蹭鼻涕的女人打了个招呼:“如果冒犯了你——”
  
  “我从没感受过这样的悲伤和恐惧,”她抽抽噎噎地指着旁边一个绿色皮肤的女人和一个地球男人,“就连Peter被拒绝的时候都没有过。”
  
  Loki仔细端详着她头顶的触角,皱起眉头:“你是读情者?”
  
  “Mantis是很优秀的精神控制者,”身后突然有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Thor得意地大声说道,那潜台词无疑是“你们看我弟弟多见多识广”,刚刚被螳螂女点名的Peter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她一定能看出我们没有恶意,所以……你可以把手从剑柄上放下来了。”Thor冲绿皮肤的女人抬了抬下巴。
  
  “就算是没有恶意持有无限原石的人,也值得提防,”女人高傲地冲他们抬起下巴,干脆把剑拔了出来,“何况你们俩还是兄弟。”
  
  “领养的,”Loki下意识地补充道,“而且我只是把无限原石借他一用。”
  
  “如果是亲生的,那真是太尴尬了,”被蹭了一身鼻涕眼泪的壮汉发出呛水似的笑声,指着Thor捧腹大笑,“你是Mantis发现的第二个想啪啪啪的人,Quill,你一定会跟他投缘的。”
  
  Thor迅速扫了一眼他的弟弟,似乎想从后者阴晴不定的表情里看出究竟该否决还是默认,Loki却好像完全没空理会他,低着头思索着什么。于是Thor理直气壮地面对了这个话题:“也许那只是进入幻视之水,呃,看到幻境的后遗症。不过你们不打算做个自我介绍吗,尤其是那个……小考拉?”
  
  “神tm小考拉!”被他点到名的动物触电似的弹了起来,把手里的枪拉开保险栓对准Thor,他身后的小树也有样学样,立刻愤怒地甩动手里的藤条,“你最好交代清楚无限原石的来历,独眼龙!”
  
  “你没资格对神放肆,小动物。”Loki抬起手来,掌心凭空冒出一股火焰,Rocket掉转枪头,把火苗打到一边,嗤笑道:“这么弱的神?”
  
  Loki不置可否地看着他,只见火苗落到地上,却迅速暴涨起来,Rocket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手忙脚乱地去摸索急冻枪控制火势,一条小火蛇却突然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贪婪地冲火堆吐了吐信子,迅速游了过去,可还没等它接触到火焰,就被Thor拎着尾巴塞回怀里。
  
  “这位……呃,动物,”Thor指尖跳动起劈啪作响的电光,“我很感谢你们的帮助,但你最好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偷走永恒之火?”
  
  “你对救命恩人就这么吝啬?”Rocket虚张声势地拔高了嗓门,“它能在你掉进那个该死的湖里的时候捞你上来吗?!”
  
  “偷换概念,”Loki歪了歪头,这至少是个好兆头,表明他打算用语言而非暴力来解决冲突,“况且你的前提是,我们都知恩图报且异常慷慨,可惜这个假设不成立。所以我现在既要收回我的东西,还要缴了你的枪。”说完,Loki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武器,绿皮肤的女人挥剑刺去时,幻影随之消散,Loki好端端地站在Thor身边,抬起枪指向对面的六个人。
  
  Peter Quill率先无奈地举起手来。
  
  “好吧,我看你就是被对读情怀恨在心,”他逐一介绍了身后的人,“Groot,Rocket,Mantis,Drax,Gamora,我们是银河护卫队——”
  
  “他们的队名比我们的难听,还难记。”Thor轻轻撞了一下Loki的肩膀,却发现后者的目光突然凝滞了片刻。
  
  “Gamora?”他低声重复道,“Thanos的养女?”
  
  “还是宇宙最危险的女人,”Quill耸了耸肩,“轮到你了?”
  
  “你是Loki?Loki Laufeyson?”Gamora突然开口问道,脸上罕见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还活着?”
  
  “好像所有人都喜欢这么问候我,”Loki略略放低手里的枪,“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帮我分散了泰坦星的注意力?”
  
  “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两颗宝石,这就是我们来地球的目的,顺着找到了这里,”她的目光停留在Loki颈侧的电击器上,皱了皱眉,“哈,看来下次见面不能这么问候你了。”
  
  Loki下意识地抚上电击器,追问道:“你知道这个装置?”
  
  “在你之前,Thanos利用过的很多‘武器’都有过这个东西,”她冷漠地指出,“后来他们都死于非命。”
  
  “可这个电击器是几天前才在出现的!”Thor立刻大声反驳,借此表明Gamora的猜测大错特错,他果断地挥手否决了这些猜测,“Loki侵略地球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Thanos绝不可能有机会放上这个东西。”
  
  Gamora耸了耸肩:“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个装置是怎么放在人身上的。不过你在地球造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掉在水里半死不活,没能查出什么原因吗?”
  
  “命运女神说,‘没有人能破坏宇宙的规则。’你只在幻视之水停留了不到一分钟,它不该有这么大反噬的力量。看刚才的雷暴程度,不知道她们又剥夺了你多久的寿命。”Loki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在水里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九个黑影,”Thor决定还是不要说出Loki臣服Hela的幻象说出来,反正Hela已经给阿斯加德陪葬,永远留在了冥界,这时候给出Loki背叛这种无谓的暗示显然没有好处,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Loki是怎么在彩虹桥上浴血奋战,也是Loki最后用永恒之火复活了Surtur,能打败Hela,头功毫无疑问应该归属他弟弟,他索性把毫无来由的幻境归咎于Loki之前太多次的背叛,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他们个个都有山那么高,站在黑暗里,对我说出了命运的回答。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像我们的父亲Odin,不过是他年轻的时候,眼睛也没瞎掉。我想如果能找到这九个人,也许有办法解除电击器。”
  
  “宇宙神Odin?”Mantis终于停止了哭泣,望向Thor的眼神还有点不对劲,“我听Ego说起过他。他一向认为,创世之初的神才能被称为宇宙神,Odin不够格。”
  
  “可他实至名归,”Thor不忿地说,“虽然我以为宇宙神只是神话故事,不过我父亲配得上九界内的任何荣誉。”
  
  “九界并不是宇宙的全部,在它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个星系,”Mantis幽幽地说,“不过Ego也只是其中一个星系。他说没有人能裁决整个宇宙,所以才会有九位宇宙神。可在Odin年老,神力渐渐衰退后,他就不再是宇宙神中的一员了。”
  
  “那九个黑影是宇宙神?”Thor急切地问,仿佛突然看到了希望,“如果我能找到你认识的那位Ego,他能不能——”
  
  “哦,你最好别找他,”星爵夸张地撇了撇嘴,“首先,他已经死了,被我们杀死的。而且,就算他没死,你找到那个疯子,死的也只会是你。他还会用奇怪的能量刺穿你的胸口,用你的神力补给他的星球——也就是他自己,他的本体就是个星球。”
  
  “听起来好像你亲身经历过一样,”Thor同情地看了看他,“这么说,找他行不通?”
  
  “为什么不找你父亲?听起来他好像没有Ego那么疯狂,”星爵大声抱怨道,“况且找死人都比找出一个宇宙神容易点。至少死人不会把你做成他自己的补给电池。”
  
  Thor抬起眼睛,Loki刚一看到他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绝对不行,Thor——”
  
  他还没来得及阻拦,Thor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就像当初决定远征约顿海姆一样踌躇满志、不容转圜,压根没给他留下抗议的余地:“好吧,那就去找死人。”

===VIP艾特区===

 @是洛基不是落姬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YRJ_我满天的小二哥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评论(3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