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衍生】酒后到底有没有乱性-02(赛车手x歌手)

  摘要:F1比赛前夕,詹姆斯·亨特被指控犯有谋杀、走私等一系列他想都没想过的罪名。令他恼火的是,现场唯一一个目击者,竟然拒绝证明他的清白。
  
  目录:
  
  一、醉时欢
  
  二、连环案
  
  三、行路难
  
  四、醒时散
  
  五、惊天谋
  
  六、回头岸

  第二章 连环案
  
  “詹姆斯·亨特,你被指控犯有谋杀、走私等罪名。”年轻警察板着脸照本宣科,詹姆斯这会儿倒觉得腰松快点了,但他还是迫切地希望这家伙挪走压在他腰上的膝盖。他一时没明白警察在说什么,他觉得自己酒后,除了被一些贪得无厌的女人控诉强暴以外,跟别的罪名都沾不上边儿。
  
  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证据!”
  
  警察轻蔑地哼了一声,显然把他的话当做了垂死挣扎。
  
  “死者的尸体就在楼下,死前有搏斗痕迹,根据死亡轨迹,他是从你门前的栏杆摔到了一楼,后脑着地死亡……说起来,你的腰怎么了?搏斗痕迹?”警察讽刺地笑了。
  
  “喝多了从我门口栽下去,就算我杀的?”詹姆斯怒吼道,“你他妈想跟我来点搏斗痕迹吗?!”
  
  警察似乎早就料到他这样反驳,信心十足地补充道:“宾馆店主指认你和死者一起进店,先后办了入住,你们两个喝了同一种酒,随后你们又先后上楼。据其他客人说,他们昨天晚上都听到了你房间里的打斗声。”
  
  “在床上的打斗声?”詹姆斯大声反驳,“我不能在自己屋里干点别的?”
  
  “你知道,昨晚没人跟你在床上打斗,”警察尖锐地指出,“店主指认你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任何同伴。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让你认罪,我们还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不属于他的指纹和血迹——匹配结果三小时之内就会出来,到时候你恐怕就无从抵赖了。”
  
  “我昨晚上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但我有个证人,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我能找到他,”詹姆斯没好气地说,“我又走私什么了?往我的车里加满了墨西哥石油吗?”
  
  “你还真是不打自招,”警察冷笑道,“死者的确有走私的前科。我们有理由认为,他是来和你接洽的。”
  
  詹姆斯被他嘴里噼里啪啦冒出来的一大串控诉打得摸不着头脑,只能暂且举起手来:“所以你来宣布我被逮捕了?”
  
  警察吃了个瘪,连珠炮似的话语突然被噎回了肚子里。
  
  “你的逮捕令还没有下来,”警察没好气地叉着腰,把膝盖挪开,“但在此之前,你必须接受严格监视,随时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有权利约谈律师和我的证人,对吧?”詹姆斯从地上爬起来,向窗外望了一眼,“我要打三个电话。”
  
  警察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示意他去楼下的大堂打电话。詹姆斯恶狠狠地威胁道:“第一通就给你的上级。”
  
  警察扬起下巴报出电话号码:“随你的便。”
  
  詹姆斯脾气上来,真往他说的号码打了一通电话。看来他的上级一定是一个大腹便便、毫无雄性荷尔蒙,每天只知道围着老婆和桥牌转悠,偶尔用公款吃吃喝喝听歌剧的贪官,连F1如此重大的赛事都漠不关心。他听着詹姆斯情绪激烈的控诉,偶尔“嗯嗯啊啊”地答应几声,但就是不肯让他去训练,并且表示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不能离开酒馆,同样,如果他必须出行,都要由他身边的派恩警官陪同。
  
  “操!你难道不知道赛车上只有一个座位吗!”詹姆斯挥舞着话筒咆哮道,“就因为你们子虚乌有的指控,我他妈就要牺牲我的冠军奖杯?!”
  
  “那你可以考虑换辆双人座的高级车。”贪官睡意朦胧地挂断了电话。
  
  詹姆斯愤怒地摔下话筒,一旁的警察冷眼旁观,嘲笑道:“摔坏了这个,你就没地方打电话了。”他这才愤愤地放了可怜的电话一马,继续打第二个电话,给他的老板亚历山大。这种情况下,人脉关系总是格外重要。尽管詹姆斯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要想避免麻烦,就得有个人先把这油盐不进的警察说动。
  
  亚历山大的亲和力就像他的一身赘肉一样,总能轻易地把人包裹起来。詹姆斯省略掉了昨晚的一夜春宵,还有他惨遭凌虐的腰,把整件事复述了一遍。话筒的另一头似乎弥漫着昏昏欲睡的情绪,直到詹姆斯提高声音说自己无法参加训练,甚至可能退赛,他才立刻振作起来,让小警察听电话。
  
  于是詹姆斯在一边听着亚历山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唠叨了五分钟,小警察依旧一脸冷漠,不为所动,最后干脆把听筒从耳边拿开,说:“要么挂掉,要么就让他一直说下去,你就不用打第三个电话了,直接在这儿等法医的结果吧。”
  
  詹姆斯只得打断喋喋不休的车队老板,告诉他自己马上要联系人证,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警察则像看滑稽戏一样,看他努力表演出无辜的样子。
  
  “请便,”小警察趾高气昂地睨了一眼电话,“别告诉我你连人证的电话都不知道。”
  
  詹姆斯被他逼得急了,恨不得把眼前这个麻杆儿的牙敲下来,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警察说的没错。他上哪儿找汉克的电话?
  
  “他的助手一会儿就来接我,”詹姆斯抬脚就要出门,“我出去等他。”
  
  警察不出意外地拦住了他,胸前的口袋里露出半张印刷精致的卡片。
  
  “别着急,亨特,”他自鸣得意地笑了,“好歹先给你所谓的‘证人’编出个名字。”
  
  詹姆斯盯着他胸前的半张卡片,突然咧嘴笑了。警察满脸膈应地想闪避他的目光,詹姆斯突然一伸手,从他口袋里把卡片抽了出来——
  
  那是一张演唱会的门票,上面还印着汉克·威廉姆斯的照片。不过詹姆斯没空欣赏他故作深沉抱着吉他的德行,立刻把票翻过来,终于如愿找到了汉克的电话。
  
  “他就是我的证人。”詹姆斯洋洋得意地冲警察挥了挥手里的票,拨通了背面的电话。
  
  “他?汉克·威廉姆斯?”警察先把那张珍贵的门票抢了回来,狐疑地挑起眉毛,“你会认识他?”
  
  “不认识,所以他的证词才有效,”詹姆斯轻佻地吹了个口哨,“别想把我绕进去,小东西。”
  
  小警察脸色铁青,还没来得及反驳他,电话就接通了。应答的人不是汉克,大约是他的助理,或者经纪人什么的。詹姆斯只希望对方和他的亚历山大一样好脾气。
  
  “我找汉克,”他故意熟稔地叫着,“我叫詹姆斯·亨特,就是那个F1赛车手……你没听说过?!这世界疯了吗?没人看F1?!你问我什么是F1?去问你的老板吧!……不不不,别挂电话,我是汉克的朋友,你跟他说我的名字,他会知道的,他刚刚还派了一辆车来接我……好,谢谢,我有急事找他,十万火急,事关……呃,事关他的演唱会。”
  
  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汉克的助手一听到演唱会,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敢怠慢,让他稍等一会儿。警察抱着胳膊倚在桌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揶揄道:“你想把事情闹大?汉克·威廉姆斯才不会认识你这种家伙。你的谎话编不了多久。”
  
  “咱们走着瞧……哦,汉克!你脚程真快,都已经到了吗?”詹姆斯忙不迭地把话筒贴近自己的脸,大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司机来没来,我遇到了点儿麻烦,被扣在了酒馆……不,不是没带钱。让警察跟你解释吧。”
  
  小警察又是激动又是迟疑地接过电话,清了清嗓子,似乎在思考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偶像说话,最后他还是把语调调到了公事公办的频道,客客气气地复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情感充沛、抑扬顿挫地讲述了一个恶贯满盈赛车手的犯案经过。
  
  等他终于平复情绪,要了一杯啤酒润嗓子的时候,詹姆斯抢过话筒,满怀希望地说:“你知道他全在胡说八道。昨天晚上,我根本不可能——”
  
  “事实上,我不知道你可不可能犯案,詹姆斯,”汉克字斟句酌地慢慢开口,“并非我质疑你的为人,而是……我连你是个怎样的人都不了解。昨天晚上,我们都喝得酩酊大醉,我无权作为证人为你说话。很抱歉,这件事我难以效劳,不过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联系一位律——”
  
  “难以效劳?!”詹姆斯沮丧地吼道,又瞥了一眼旁边的警察,警惕地捂住话筒,急促地低语道,“没人会知道你昨天晚上喝没喝酒。至于我的为人,你可以去车队,或者干脆上报纸调查,看我到底有没有能耐做出杀人走私这种事……我可是一个连我前妻和她的情夫都能容忍的人!”
  
  “那我该说你真大度?”汉克似乎正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詹姆斯情绪激烈地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好整以暇地解释道,“詹姆斯,我很想帮你,如果我不是个歌手,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我的朋友。但你或许不在乎自己的名誉——好吧,你受到了指控,想在乎也没用了——不过你至少可以行行好,别把我拉下水。就算我说我没喝醉,我能怎么为你作证?哦,詹姆斯不可能杀人,因为他在跟我做爱。警察会让我给出证据,我就告诉他,你们看詹姆斯的腰就知道了……可这样一来,我们又在他们眼里有了亲密关系,我的证词一点儿用都没有。所以与其如此,你倒不如寻求别的证人,或者干脆耐心等待现场勘查结果,证明你的清白。”
  
  这下詹姆斯听出来,对方是彻底不想认账了。他想说点什么讥讽汉克,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毫无必要,干脆把电话一摔。找这个虚伪的大明星上床,是他这辈子第二大的错误,仅次于和苏西·米勒结婚。
  
  “好吧,等勘察结果,”詹姆斯粗暴地扯过一把椅子坐下,吹着口哨和小警察面面相觑,“我等着你跟我道歉,小家伙。”
  
  “就算结果证明不是你,我也没义务跟你道歉。”警察板着脸说。
  
  “想想你的小脸蛋上可能露出的表情,就比道歉还痛快了。”詹姆斯把脚翘在桌上,悠闲地让凳子后两条腿着地,小警察毫不留情地把他的腿扯过来,詹姆斯瞬间失去重心,摔到了桌子底下。
  
  “你到底还有没有点道德!”
  
  警察刚要回嘴,门口突然来了另一个穿警服的家伙,冲他招了招手。
  
  透过桌子的缝隙,詹姆斯看到警察挑起眉毛,紧张地用表情询问他的同事调查结果,在对方给出答案的几秒钟后,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旋即走向门口,去拿勘察报告。
  
  那一刻,詹姆斯知道大事不好了。
  
  他迅速从桌子底下爬起来,从背后拍了拍警察的后背,像是嘴里塞了什么东西一样,含糊不清地说:“我承认了……带我去警局。”
  
  警察怀疑地瞥了他一眼,顺手接过勘察报告,问道:“你怎么了?”
  
  詹姆斯痛苦地摇了摇头,咬牙坚持指了指自己停在门口的赛车。警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詹姆斯突然“哇”地一声吐了他一身。警察一惊之下双目圆睁,露出一个异常精彩的表情,不过詹姆斯没有太多时间去欣赏了。他劈手抢走了勘察报告,三步并作两步跨上赛车,全然不管警察拔枪上膛的威胁——他知道对方没权利对他开枪。
  
  “我没事,亲爱的警官,”詹姆斯远远地给了他一个飞吻,“只是紧张使然。”

===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是洛基不是落姬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评论(25)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