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联文】最后通牒01(黑道au)

疯狂吹我的纷纷!写的真的非常细致,反复修改了很多遍才有了这样的效果,文手和画手都这么认真…压力好大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黑道设定,梗来源于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的http://lostsongs.lofter.com/post/47bb8d_11f88c20 (已授权),我跟你们嗦啊,她的画超级有质感有辨识度,这张社会姐弟更是超辣der!!


画真的很棒,文可能不好。




本文最终决定为轮流联文,将在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与 @薄天游—奥丁森的冰宝宝 的首页更新。


001.




    “我要离开了。”




    Loki终于抬眼看他。


    他记得那是很晴朗的一天,明媚到并不适合这样的告别。Loki一边侧头听着,一边望着阳光洒满他兄长宽阔的肩头。


    他努力回味着这句话,它的构成异常简洁,寓意也明了,简直挑不出第二种解释。可黑发的青年却迟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已经厌倦这一切了,我要离开了。”那人重复了一遍。


   


    他的哥哥——Thor,正低下头看着他,那低沉的嗓音在Loki耳边隆隆回响。


    这句话的语气和Thor一贯的语调相同,永远都是那么充满力量,Loki想——永远那么笃定、坚毅。光是听见他的兄长如此陈述,Loki就知道他将一往无前,绝无半点妥协的可能。


    从小,从小就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Thor Odinson的脚步,他是老Odin的儿子,是最像他,也最不像他的那一个。Loki想,Thor的坚毅像他,执拗像他,勇往直前也像他——可他的善良和莽撞却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奇怪品质。




    “弟弟,”从Thor嘴中蹦出的这个单词,蓦地拉回了Loki的注意力,“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得离开了,我真的很——父亲,还有母亲——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Loki面向阳光,轻声地说。


    他也许因为对方话中的“抱歉”二字产生的些许懦弱而皱眉了,但还是微笑着打断了他语无伦次的兄长,“没关系,Thor,我支持你。”




    他冲着他惊愕的兄长笑着,一如这二十年来的每一次。面对着Thor,假装自己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弟弟,还会赋予兄长无条件的、绝对的支持。“你的事,我会跟父母说的,你不需要担心任何人。”




    然后,一整个早上,Loki的位子都没挪动一下,他就坐在原处,静静看着Thor忙前忙后地整理自己的东西。他坐在那里,既不反对,也不帮忙,像是个和门口立雕无二的摆设。


    阳光从窗子的这头慢慢地延伸到了房间的那头去,可他就这么端坐在房间的中央,凝视着Thor不断地搬空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庭。他的眼神悄悄抬高,略过Thor的头顶,略过窗台的下沿——在窗外,Loki看见白云沐浴在阳光中疯狂地翻覆着,如此激烈的动作理应留下什么痕迹,它不应该是无声无息的——可是Loki侧过耳朵,连一丝风的声音都没能听到。


    终于,Thor站定了。他的目光担忧地在Loki脸上停驻,却没从上头看出半点儿他预料中失落来。




    Loki满眼笑意地瞧着他,向他招手。这是今天以来的第一次,也会是往后三年来的最后一次。




002.




三年后




    “叫你的人下手小心一点。”


    Loki坐在案桌后边,在决策椅上毫无姿态地翘着腿,注视着被吓得唯唯诺诺的Skurge,不耐烦地发号施令着:“把他沉到湖底,或者扔进火炉烧干净,现场要处理好——要是被别的帮派抓住了把柄,又会是一通文章,他们有多难缠你知道吗?”


    Skurge连连点头。


    “你的工作就这一个,”Loki竖着一根食指,对着下属晃了晃,“我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Skurge,别再给我搞砸了。”




    直等到那个笨手笨脚的光头火急火燎地逃离了他的办公室,Loki才放下一直端着的狠厉跋扈,靠回到椅背上大声叹气。


    在他的手边,是一沓名单。Loki心烦意乱地从中抽出写着“Skurge”的那一张,转手就将他的个人资料毫不犹豫地扔进了熊熊燃烧的壁炉里。


   畏畏缩缩,没有存在感,Loki对着那迅速被火苗吞噬的纸张,黑着脸挑剔,还蠢得可以,天呐,我怎么会把他的资料放在这儿。


    接着,Loki继续在那沓名单中翻找起来,物色着下一个适合被提拔,被培养成新家主的左膀右臂的人选。




    要做出这决定并不简单,虽然距离Hela出走已有十多年了,连Thor的离开也成了三年前的往事,Loki总还觉得他这个继承人的位子坐得不舒坦、不踏实。


    一年前,老家主Odin刚刚宣布要退居幕后,就把位子大方让给了小儿子,说来,Loki已经代替他老子断断续续地坐了一年多的第一把交椅,在此期间,由他主持的家族生意,也没有出过什么重大纰漏。


    无论从哪个方面挑剔,Odinson家的二公子都是阿斯加德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选,是不应该如此多虑的。




    Loki Odinson咬着牙划掉了又一个备选名字。


    难道整个阿斯加德都找不出一个出身清白的人才吗?Loki气咻咻地想,把笔也扔到一边。老Odin手下的人,基本都比他大上一辈,还总免不了要倚老卖老,压着他管着他,Loki是绝不想重用他们的。


   但是阿斯加德传到他这一辈时,已经分化得经脉分明,系统严密,可供他改组折腾的空间太小。为此,Loki连那个从小就爱拿他开玩笑的Volstagg都咬牙任用了。还有那个暗恋Thor的Sif,Loki恶狠狠地想,她还真好意思留在家族里,要不是看在老Odin的份上,他早就把她丢到中庭的下等街道去收保护费了。




    Loki这才抓住了他烦恼的核心。




003.




    “Thor Odinson——”




    Fandral拉长了声音,竟然显得比平日更加油腻,“我就知道,总是他,总是Thor Odinson。自从老大乐意放他的宝贝儿子出来亲自收保护费开始,我就不再是这条街上最受姑娘们欢迎的人了。”


    Thor爽朗地大笑:“随你怎么说,Fandral,这种头衔我巴不得能让给你。”




    那时候的Thor才18出头,在Loki看来,天底下简直没有比他的兄长更加耀眼的存在了。Thor年轻、放肆、不拘小节——和任何一个快乐的小伙子一样,在阿斯加德的复杂环境下野蛮地生长着。


    他才刚刚开始接触家族的事务,自尊与自满都同时膨胀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许多长辈告诫他,更多人向他施以“前辈的经验”,Thor满不在乎。他从不因此收敛,也一点不在乎朋友们的揶揄,或是父亲的教导。Thor一如既往地神气活现着,走在大街上,无时无刻不表现得像一头巡视领地的雄狮。




    “老霍克!”Thor嚷着,街坊里便皆为这雄狮的一吼而畏缩了,他继续说:“下周之前,如果你还没把欠款还干净,我们就得踢你的屁股来了!”


    居民楼里传来零星的笑声,这头才刚刚成年的雄狮,显然还没学会真正威慑人的把戏。




    于是这就轮到了Loki,他恭恭敬敬地、微笑着补充:“下周一之前,霍克先生,否则我们就会一根一根翘掉您的指甲,把它当作您夫人的贝壳手链一样串成一串,挂在您的店门口——并写上‘这曾是阿斯加德最出色的五金店工霍克先生的生计’。”


    居民楼于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有一两个大胆的家伙,猫着脑袋,试图透过窗台的缝隙,要瞧一眼这个心狠手辣的魔鬼。他们很快发现,这个小魔鬼的长相却白净得很,脸上甚至还有一点婴儿肥。他站在那个快乐的Thor旁边,看上去像个弱不禁风的学生仔。




    Thor皱起脸,做了个“恶”的表情:“弟弟,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这么倒胃口的话?”


    Loki平静地反驳他:“如果都像你那么说话,整个街区都会争先恐后地来欠Odinson的钱。”


   “你没打算真的把他的指甲翘下来吧,”Thor摸着鼻子,还对那个话题念念不忘,“说真的Loki,我不喜欢这样。”


    Loki只是冲着他笑。




004.




    “Loki先生!”


    Loki回过神来,他看向一旁,门外站着的正是之前被打发走了的Skurge。看着他慌张的神色,Loki不由得心生烦躁,“什么事?”


    “呃,是您之前叫Lorelei查的那件事……”


    “我叫她查的事情可不少,”Loki打断了他,“你最好——”


    “是三年前的那件事,先生,”Skurge赶忙说,“她说她有发现了,她说希望您能见见她。”


     Loki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指的是什么事。其实这根本毫无必要,能与整个Odinson家族苦苦纠缠三年的事情,从来就只有一件。




    Loki拿过Skurge匆忙留下的纸条,他曾经怀疑他的兄长真的有上天入地的能耐,能够消失整整三年都没让人寻到一点踪迹。现在,Loki低下头,认真瞧着他最得力的下属潦草的笔迹,他仔细辨认着:


    “萨卡……地下赛车……冠军。”


    旁边附上的是一张照片。黑夜,香槟,模糊的抓拍,影影绰绰的人群,但是画面正中那一头耀眼的金色中长发却打消了Loki心存的最后一点猜疑。




    那确实是Thor。


    


    Loki皱着眉头,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应该先长舒一口气,还是应该先紧张地倒吸一口气好。他的手不自觉地在那照片中的人影上画着圈,权衡着,思索着。Thor Odinson,他与世无争的哥哥,他坐实家主之位前最大的威胁之一。


    如果Thor迷途知返,老Odin就算是半只脚已经踏进墓穴里了,也会跳起来叫Loki让位给他。诚然,Thor曾一度很不屑Odinson帝国的伟业,可是问题就在这里,三年过去了,三年,一个野鸡球员可以成为世界第一,一个模范市民可以成为最下流的地痞,阿斯加德街道的每块砖都可以翻新一遍,难道他Thor Odinson就不会变吗?




    还没等Loki想完,大门处又是“砰”的一声。他猛地抬头,心里已经决定今天就要炒Skurge鱿鱼。后者正犹犹豫豫地站在门后,看得出来,一天当中要三次勇闯老板的办公室让他也十分紧张。


   “什么事?”Loki不想让他支支吾吾个没完。


   Skurge脸色惨白,半句话也说不出,他把手里攥着的一封信和一个大袋子呈到Loki面前。黑发青年低下头,他看见信封上Hela龙飞凤舞的落款。




    这下,Loki Odinson确信自己实实在在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005.




    Thor转过第三个弯道时,车胎已经有点打滑。他没有停下,就像中了邪似的不断提高车速。赛车能帮人把所有烦恼甩到身后,甚至连自己的灵魂、意志一起抛开。


    他从小就没少接触赛车这种贵族游戏,不过来萨卡当个地下赛车手,可不是他离家出走时的Plan A。去一家小公司当个工程师,或者去做警察、参军,或者干脆投身公益事业,弥补家族的龌龊勾当。但当他真正像离巢的飞鸟一样,翱翔在他梦寐以求的天空时,他却突然一头撞进了云层深处,别说是眺望已久的远方,就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警队拒绝了他的申请;小公司的老板明示暗示,以他的履历怎么着也得有点额外的“表示”;公益集团倒是很愿意接受这样一位阳光开朗的外乡青年,可开出的薪水连买一日三餐的面包都勉勉强强。




    Thor在萨卡漫无目的地混了一个多月,把带出来的那些“干净钱”都花了个一干二净,想到去地下赛车场赌博试手气的时候,他的贵人终于出现了。Bruce Banner,从前在赛车场上有过一面之缘的车手,正是赛道上的常胜将军。他以绝对优势赢了其他对手,不但给Thor连本带利地赢回了赌注,还用一打香槟回馈了Thor当初对他的热情。


    “咱们得有几年没一起开车了?”晚饭还没着落的落魄继承人毫不客气,嘴里塞满了一大块烤牛肉,拿起香槟和Bruce碰杯。


    “得有三年吧,”Bruce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么来萨卡了?在这儿工作?”


    “出来闯闯,”Thor模糊不清地说,沾了油的手在眼前乱挥,像在驱赶看不见的苍蝇,“我不太喜欢现在的工作。”


    “可惜你不能辞掉家族工作,”Bruce小啜了一口酒,脾气还像从前一样不温不火,“不过咱们再赛一场应该不太耽误时间?”


    “事实上,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Thor艰难地咽下嘴里的牛肉,冲Bruce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我一直希望同事的脾气都像你这样。”




    就这样,Bruce大概是被他的厚颜无耻震惊了,又或者是被Thor毛遂自荐的勇气所打动,总之,他们一起去见了赛场的雇主,一个服装风格极度糟糕的家伙。在商定绝不会穿他们提供的制服后,Thor就此成为了这里的赛车手,一干就是三年。




    三年来,他赢了无数场比赛,挣了钱又花光,每天接受姑娘们的欢呼和对手的中指,生活在香槟的芬芳里,过着近乎醉生梦死的日子。虽然他周末偶尔做公益,偶尔约会,但他还是觉得,生活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300迈的车速远远地抛在了飞速流逝的时光里。等他摘下头盔,想起来要回头寻找的时候,他已经什么都抓不住了。




    Thor稳稳地停下车,突然有人从外面给他拉开了车门。


    “省省吧,今晚的比赛我不会换雨胎的。”Thor笑着下车,顺手捶了一拳Bruce的肩膀,冲他身边的赛道管理Amora眨了眨眼,“晚上有空一起庆功吗?”


    Amora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留给他一个凹凸有致的背影,冲远处扬了扬手:“有人找你。”


    “谁?”


    “不认识。”




    Thor顺着她指的方向走了过去。一步,两步。他觉得自己或许已经知道答案了——又或许只是他太过期待自己心里的那个答案。




    当他穿过赛车场铺天盖地的烟尘时,他看到了Loki。




    对着那个有些模糊的轮廓,Thor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这回他终于看清楚了——阔别了三年的人正靠在赛道边,嘴里还叼着根烟,两眼也直勾勾地朝他这边看。


    Loki的头发留长了,Thor一边朝他走去,一边在心中比对着,Loki脸上的婴儿肥也消失殆尽,隆起的颧骨嚣张地宣誓着主权,这臭小子居然还学会了抽烟——然而无论这三年在Loki身上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在Thor的眼里,他还是那个无可救药的混球。


    混球抬起头,察觉到他的到来后,慢悠悠地把烟卷从嘴边挪开,夹在了那两根修长的指间。Thor从前觉得,他弟弟的手真是好看得过分,最适合用来拿笔;后来,他又觉得那双手和小提琴才是绝配;再后来,Loki用那双漂亮的手拿起了枪,优雅地送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发子弹,那个目标人物倒下时离Thor很近,有好几天他都可以闻到那股血腥的味道。


    他不再看那双手了。




    “嘿,Thor,”Loki仰着头冲他笑起来,“好久不见,不打算请我吃饭吗?”




——tbc——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