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现代AU】上流作家-01(贵族锤x作家基/中长篇)

  上流作家
  
  文/薄天游
  
  摘要:落魄的贵族Thor和他的房客Loki打赌,如果Loki改换身份,他必将成为上流作家。为了赢得赌约,Thor不得不重拾过去耳濡目染的贵族礼仪,先把Loki伪装成一个上流。
  


  第一章
  
  Loki蓬头垢面地走出屋时,Thor刚把最后一根香肠塞进嘴里。看到他的房客姗姗来迟,Thor犹豫了一下,似乎在纠结要不要把属于Loki的香肠吐出来。所幸对方并没有要吃饭的意思,一屁股坐在桌边,挂着两个黑眼圈翻看报纸。
  
  “烧开水了吗?”Loki有气无力地说,晃了晃他空空如也的咖啡杯。
  
  “你还没吃早饭呢。”Thor艰难地吞下香肠,冲开水壶努了努嘴。
  
  “你给我留早饭了吗?”Loki高高挑起他乌黑的眉毛,尖锐的眉峰像一座陡峭的断崖。心虚之下,Thor赶紧回身把开水壶递给他。
  
  Loki甩了甩手里的速溶咖啡,把包装袋撕开一个整齐的口子,看着咖啡粉顺着开口慢慢倾泻到咖啡杯里。他倒得很慢,不像Thor总是一下子就倒个底儿朝天。他倒咖啡时就像调酒师在调酒,像化学家在勾兑药剂,手腕有节奏地、转着圈儿抖动,让咖啡粉永远保持细细的一缕,如褐色的沙子,流淌进杯。倒完了咖啡粉,他再提起开水壶倒水,把脸尽可能地凑近滚热的蒸汽,深深呼吸。Loki做什么都向来优雅,他的生活宛如布错了景的上流社会戏剧,可他是个敬业的演员,依旧一丝不苟地化妆、练习,然后推开房门,粉墨登场。
  
  他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只有Thor一个观众,这个观众还经常溜号。比如现在,他心不在焉地嚼着香肠,眼神落在了他们中间的报纸上。Loki无端地生起气来,把开水壶撂在一边,故意用搅拌勺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知道Thor不喜欢这种声音,他的房东有一项本领,能在吃饭的时候保持绝对安静。难怪大家都叫他“亲王”,傻到家的外号。
  
  Thor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欠身把报纸分成两份,把文化版留在Loki面前,自己抽走了社会和国际政治版。
  
  Loki没有去拿报纸,一边搅着咖啡,一边望向脏兮兮的窗户。上面布满了Thor弄上去的油烟,但还是能依稀辨认出对面灰色的屋顶,鸽子咕咕地叫着,成群结队在上面散步,走路的时候,脖子还一探一探的。它们偶尔会落下一片灰色的羽毛,如果掉在房顶,很快就会被同样的灰色淹没;如果恰巧有风,则会高高地飞起来,飞向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好像这样就能逃离降落的命运……
  
  这是他每天早上吃早餐时得到的灵感。为什么那些唯利是图的编辑,不能看看他观察的有多么细致、描写的有多么隽永?
  
  他烦躁地收回目光,刚拿起报纸,一张字面意义上很占版面的脸,就攫住了他的目光。
  
  “Stephen Strange再推新作《奇异博士》,签售会将于下周日举行。”
  
  “这是什么三流作家!”Loki终于控制不住挤压的情绪,把报纸扔进了Thor吃光的香肠盘子里。
  
  Thor放下了最新的反对党党魁声明,拿起油乎乎的报纸,愉快地说:“啊,你不知道他吗?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别老闷在屋里写东西。我挺喜欢他的故事,很有意思。”
  
  “把自己设定成超能力者拯救世界,这根本就是自娱自乐的爽文吧?我为什么有你这么审美差劲的房东?”他愤怒地扔下搅拌棒,冲着Thor发脾气,“Strange跟你一样,脑子里装得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根本不懂文学。三流作家配三流读者,你们真是——”
  
  “Loki,Loki,”他的房东赶紧安抚道,生怕他把毒手伸向什么易碎品,“我当然更喜欢你的文章。Strange那种三流作品,完全是厕所读物。但是你也得理解,人们对厕所读物的需求,总比对你写的严肃文学要大得多。我们上厕所的时间有多少,我们泡一杯咖啡,坐在艳阳天下,认认真真读书的下午又有多少?”
  
  但Thor的求生欲望并没有把Loki从怒火中拉出来。
  
  “少废话,Thor Odinson,你压根儿就不喜欢我的书,你一看见我的文章就打哈欠,就像在看数学课本一样!”
  
  “我看数学课本不打哈欠,”Thor提醒道,“我是个理学硕士。”
  
  “我是英国人!”Loki气急败坏地冲他大喊,“我还没拿到硕士学位!”
  
  “因为你转发了别人对你导师作品的批评,还忘记你们已经互关了,”Thor再次友善地指出,“万幸,他现在已经取关你了,你想怎么骂就怎么骂他。”
  
  “你的理学硕士是研究‘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课题的吗?”
  
  “呃,是茶壶连通器原理。你不觉得我设计的水壶还挺好用吗?”Thor把开水壶递给他,“就算你生气地把它摔在地上,也不会烫伤或者漏水。”
  
  Loki“咣当”一声把它摔了。顽强的水壶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稳稳地站在了他们双脚之间。
  
  “Loki,你的作品太情绪化,缺乏理论逻辑,”Thor捡起水壶放在支架上,重新展开他那份报纸,表示要结束这个话题,“而且你根本不懂得怎么推销自己的书。”
  
  “是啊,我可没给自己想出个傻乎乎的‘奇异博士’的头衔,如果要这样才能出名,我永远都成不了一个作家,”Loki气急败坏地把咖啡杯扔下,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我现在应该去跟我的导师低声下气地道歉,然后像你一样,读个有用的专业,去找个设计茶壶的工作。我早就该听我父母的话,老老实实地去学医,福尔马林能杀死人的所有灵感——”
  
  Thor放下了报纸,目光灼灼地逼视着他。Loki又忍不住犯起了职业病,他开始在脑海里描绘那双眼睛。Thor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梵高《星空》的底色,像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像毛姆笔下清晨的薄雾,像梭罗透过树影望见的黎明。
  
  我只是欣赏美,作家都欣赏美。Loki这样说服了自己,狠狠地收回目光。
  
  “如果你想成名,我可以帮你。”Thor缓慢地开口了,颇有点“亲王”的派头。
  
  “像Strange一样?你打算给我取个什么笔名?算了吧,想想你给自己取的游戏名,雷霆战神,难怪你会喜欢《奇异博士》这种书。”
  
  “至少有一点你说的没错,Strange是个三流作家,如果我要帮你,可不会让你止步于三流作家,”他的房东露出下棋前沉思的表情,低垂着眼睛,似乎在仔细谋划着他的每一步行动,“人人都能写出《奇异博士》这种书,Strange顶多比普通人多做了点写作训练,多了那么一点点天赋……但这不足为奇。你的天赋比他更强,只是你总写些不讨巧的题材,又不会推销自己。”
  
  “所以你要带着我的书稿去出版社推销?”Loki阴阳怪气地说,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期待房东的计划了。
  
  尽管Thor跟文化圈半点关系都没有,但他一向是个神秘主义者,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朋友,仔细想想,他甚至连自己房东的职业都不知道。他唯一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Thor不是一个会轻易许诺的人。他正在创作的作品里的配角,一个严谨热情的、隐藏身份的杀手Thunder,就以Thor为原型。
  
  举个例子,假如Loki哪天心血来潮,摆出棋盘想和Thor杀一盘,后者会先交叉双手垫在下巴上,摸一摸自己的下嘴唇,确认不会发生别的事,才答应下来。在下棋期间,他会不停重复这个动作,这是他思考的标志。为了避免干扰,他还会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在沙发垫里。如果Loki中途有什么事叫暂停,Thor不会抱怨,反而还会大方地安慰他“没什么的,去吧,这是我占了时间的便宜”。但如果Thor不觉得这件事是错的,就没必要这么安慰。
  
  不过这样的描述也不算准确,有可能误导人们把Thor想象成一个严谨的德国人。大多数时候,Thor是很随意的。他在家从不穿鞋,如果Loki提醒他,他身上的T恤已经连续穿了一个礼拜,Thor就会涨红了耳朵把它扔进洗衣机里,然后光着上身继续愉快地跑来跑去,最后还得是Loki把洗衣液倒进洗衣机里,关上洗衣机门。
  
  而这种种一切的习气,都一丝不差地被他书里的杀手继承了。甚至连他的名字,“Thunder”,听起来都像傻里傻气的“雷霆战神”。Loki莫名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他始终敝帚自珍,坚决拒绝Thor做这篇作品的第一个读者。
  
  他自己找给自己的借口是,这个故事的确不尽如人意。Thunder就像一团闪电,他出场的时候,整个天地都会为之黯然失色。等Loki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木已成舟。无论作家怎么打压他,绞尽脑汁地削减他的戏份,Thunder都趾高气昂地出来抢戏,他像一个无底黑洞,能把身边的一切都吸进去掩埋起来,先是配角,再是主角,到最后,整本故事仿佛都为他而生。
  
  他知道这样写作大错特错。他要讲述的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人。只有Strange那样的三流作家,才会只有能力驾驭一个人物。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作品,更控制不了自己对Thunder的喜爱,他像欣赏Thor的眼睛一样欣赏这个角色,尽管他的身世、背景、经历都那么空洞,可Loki就是爱他。就像他没必要知道Thor究竟做什么工作,是哪里的人,喜欢约会什么类型的人,家庭环境如何,他只要喜欢Thor的眼睛就够了。
  
  蓝眼睛俏皮地冲他眨了眨,Thor把搭在下巴上的手放回桌上,表明他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
  
  “不,”他的房东说,“我要推销你。”
  
  “我?”
  
  Thor弯起眼睛笑了,露出一点牙齿。他一定专门训练过微笑的姿态,Loki迷迷糊糊地想。Thor做一切都那么有分寸,就像接受过王室礼仪培训一样。也许他之前是个模特,是个怀揣演员梦的小伙子,或者因为种种意外而不能继续舞蹈生涯的舞蹈演员,不管怎么说,他对得起“亲王”这个外号。
  
  “就在下周末,Strange的签售会之前。我会让整个文艺界都期待Loki Laufeyson的到来。”
  
  Loki被他的大话吓得猛地回过神来。他从Thor眼睛的倒影里看到自己瞪圆的双眼。
  
  “下周末?!你没睡醒吗?”
  
  “我六点半就醒了,还绕着花园晨跑了一圈,”Thor踌躇满志地说,“如果我做到了,你能怎么报答我?”
  
  Loki警惕地皱起眉毛,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
  
  “如果你做不到,你又能怎样?”
  
  Thor沉忖片刻,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这栋房子。我把这栋房子输给你——当然啦,我不能流浪街头。我只能让你永远免费居住在这里。”他那么轻描淡写地说着,好像根本不知道Loki这个月捉襟见肘,交不起房租的事实——也许他的确不知道,但Loki觉得他一定知道。
  
  “我没什么能给你的,”Loki消沉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想拿人开心——”
  
  “你能给我你的书,”Thor眉飞色舞地说,“这是最好的礼物。一本专门送给我的书,扉页上用花体字写着‘献给Thor Odinson’,故事内容我定,还没人送给我这样的礼物呢,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作家,也是最好的作家。哦对了,你还得把你手头写的故事给我看看。以后你的所有作品,都得第一个给我看。如果我说难看,你就得改,而且不许发脾气砸茶壶。”
  
  看着再划算不过的赌约,Loki却难以置信地皱起眉头,露出一副喝了过期牛奶的表情:“你这是在强奸我的作品!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也没人能评价我写的好坏。”
  
  “好吧,当我没说,”Thor耸了耸肩,“在你收拾东西回去学医之前,别忘了交房租。”
  
  “Thor!”
  
  “一天内付清,我帮你打包行李……”
  
  “你是认真的?”
  
  “两天内付清,我还可以开车送你去车站……”
  
  “成交!”Loki愤愤地踢了一脚茶壶,“砰”地一声关上门,飞快地打开电脑,趁Thor要求来看之前,把文档里Thunder的名字一键替换成了平平无奇的Thomas。

===

日更你怕了吗~doge.jpg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是洛基不是落姬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评论(3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