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11(长篇接雷3/漏电梗/完结倒计时)

因为雷3花絮太甜,怕大家腻的慌,所以本章有一点点虐(你闭嘴)

Thor回到了过去拯救Loki,从此Loki的生命里总有他的影子——但也只有一道影子而已。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

  11.
  
  Thor再睁开眼时,时间藏进了阿斯加德王宫的帷幕之后。他看着彼时的自己英姿勃发,快意地把酒杯摔进火堆里,仿佛整个世界都得臣服于他的号令。那时他还那么天真,叫几年后的自己都觉得他傻的可爱。命运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啊,Thor Odinson从未想过,自己的命运会在踏入英灵殿的一刻天翻地覆。
  
  他用起时间宝石还不那么灵活,其实没必要把时间调的这么远。但当Loki从幔帐后走出的一刻,他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在现实的世界里,已经再也没有什么人,让他发誓用生命去保护,让他目光所及之时,怦然心动。
  
  “Thor?”绿眼睛小骗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剪短了头发、瞎了一只眼睛的他,“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Thor哽咽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后颈,那时的Loki还很乖巧,不会躲开他的手。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眼泪已经从他眼中里滑落。
  
  这可吓着了Loki,连忙伸手擦掉他的泪水。他得有一千年没见过Thor的眼泪了,活像个见了鬼的小孩子,一路跑向帷幔深处,喊着Frigga的名字。还没等神后赶过来,Loki就撞进了Thor的怀里——几年前,那个踌躇满志的他。
  
  “我看到你哭了,你瞎了,”Loki惊慌失措地说,“你还剪短了头发,你看着比从前老了……”
  
  Thor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就像安慰小孩一样,搂着Loki的肩膀,带他一一掀开帷幔,确认后面半个人都没有。
  
  “你一定是太紧张了,Loki,”他爽朗地笑着,发出那种Thor以后再也不会发出的,由衷的笑声,“我要是瞎了,也能像父亲一样保护你。我要是剪短头发,你就得留长。我要是变老,你也得跟我一起变老。到时候你头发都白了,还会跟在我身后哭……”
  
  “吻我一下。”Loki低声说。
  
  Thor愣在原地,但很快回过神来,手按在Loki脑后,准备按他说的做。
  
  别招惹他!另一个Thor握紧拳头,近乎愤怒地想着。如果你保护不好他,你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你就没资格招惹他!
  
  Thor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应,停下了动作,怔怔地看着Loki的眼睛。
  
  背后突然有一只手按在了他肩上。Thor回过头来,Frigga正站在他身后。
  
  “Thor,”她低声呼唤着,手指穿过他短短的头发,另一只手似乎想抚摸他的眼罩,却又生怕弄疼了他,“我的孩子,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要告诉我们什么?”
  
  她的手指划过Thor的衣服,一道绿色的光芒立刻从他身上浮起。那是时间宝石的痕迹。Thor不打算隐瞒,但在复述这一切之前,他先抱住了他的母亲。
  
  “我在你来的那个时间里死去了吗,亲爱的?”Frigga拍了拍他的后背,温柔地问,“不要告诉我一切怎么发生,我希望我死的时候是幸福的。你不能改变历史,Thor。如果我做了我应该做的,就别改变它。”
  
  “你……和父亲,还有Loki。”他哽咽着,“这些不该发生。我不能让今天的加冕仪式进行,Loki把霜巨人带进了阿斯加德……”
  
  “可这并不是一切的开端,我的孩子,”Frigga手中的魔法光芒覆盖在他的眼罩上,伤口立刻变得清凉舒适,“就算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所以改变历史才是这么困难,也这么罪恶的一件事——你否决了几千年来积累的一切。”
  
  “Loki死的光荣,”Thor坚持道,“他本有机会活下去。”
  
  Frigga听完了关于电击器的一切,沉思道:“那你是下定决心要救Loki的命?”
  
  “是。”
  
  “哪怕永远被困在时空裂缝中?”
  
  “是。”
  
  他的母亲突然露出了一丝俏皮的微笑,这样看来,她和Loki的神态很是相似,没人能否定他们的亲缘,即便是血统也不行。她的手指滑过长子满是疤痕的肌肉,微笑道:“可你在未来还活着。”
  
  Thor一时没理解她的意思——这跟未来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来改变历史的,Thor,”她明亮的双眸凝视着他,“你创造了未来时空的历史。你有机会救回Loki。”
  
  “您是说,”Thor努力跟上她的思路,觉得Frigga一直以来更偏爱Loki,也不尽然是出于补偿他缺失的爱,“现在的我,一直都存在于过去的时空?我已经改变了一些历史,只是过去的我并不知道?”
  
  “你是历史的影子。”Frigga点了一下头,似乎觉得自己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了。
  
  “那我为什么不干脆跟过去的自己谈谈呢?”
  
  “那不是改变历史,亲爱的,你有可能毁灭自己。神的力量能承受一定程度微小的改变,比如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存在,你的神力就已经削弱了一部分。如果你告诉此时的自己,让他去阻止这一切,现在的Thor会做什么呢?第一件事,他会揪出那些霜巨人,或者干脆亲吻Loki,告诉他对自己有多么重要。你会用你全部的能力让他感到幸福。这样一来,你和Loki就不会遇到以后结识的人,更何况一条出现过的宇宙法则被凭空抹平,这样的颠覆是你无法承受的。”Frigga温柔地说,好像并没有厌烦他并无进步的理解能力,“你不能让Loki知道你的存在,一旦他提前察觉无限宝石的力量,他同样会颠覆这个时空。我会告诉他,这是我给你的一个小小惊喜。你可以隐姓埋名,做你想做的——在时间宝石里的时间,远远慢于你所在的世界,你在这里度过十年、一百年,甚至永远被关在裂缝里,你所在的时空也许只过了一分钟。”
  
  “我真希望来到这里的人是Loki。”Thor嘟囔了一声,抱着希望问道,“如果我救了您的命,却不让任何人知道呢?这样把历史改变的影响力缩到最小,我想我能承受这种代价——”
  
  Frigga笑着摇了摇头,展开双臂,在他面前铺展开一层金色的大幕。他第一次近距离地见识到了世界之树,而不是从阿斯加德古老的文献壁画中。从前,他和所有阿斯加德人都以为,九界是排列在世界之树树枝上的九个星球,可他根本没在星际旅行中看出它们像一棵树。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世界之树不是三维空间——它是四维世界的时间轴。
  
  在世界之树上,无数个平行世界罗列开来,Frigga仅仅截取了未来的一小部分。在黑暗精灵入侵之后,在有的世界,Thor并不认识Jane,Frigga也就在侍卫的保护下安然在英灵殿里逃过一劫。可在此之后,她要么在黑暗世界替Thor挡下一死,要么带领阿斯加德对抗火巨人和Hela,世界树上属于她的树枝,无一不或早或晚地在这短短几年间凋零。
  
  Thor还没来得及看到更多人的命运,金色幕布就倏然消失。
  
  “您可以……预知未来?”他目瞪口呆地问,“我以为预言可以规避死亡……”
  
  “我已经很多年没看过世界之树了,大概在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出于好奇看过一次。在我有了你和Loki之后,我也预言过你们的命运,但没有看得详细。”
  
  “这也算颠覆历史,会付出代价吗?”
  
  “不,这是一种天赋,但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未知,”加冕典礼入场的号角再次吹响,Frigga示意Thor帮她整理一下头饰,高大的长子认真地俯下身,她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Thor,你的命运始终与Loki纠缠,就像两棵争夺养分的树,一方或双方很容易早早枯萎。但我还记得,有一棵树枝属于你和Loki两个人,它生长得很艰难,凋谢过、枯死过,最后冲破了世界之树的树冠,成为一道闪电……点亮了整个宇宙的星空。”
  



  Loki总觉得他背后跟了个影子。在约顿海姆时,就算Thor没在看他,雷电也总能恰到好处地电死他自己都没看到的敌人。三勇士和Sif苦苦战斗的时候,Loki身边干干净净,没人能近得了他的身。战斗中,他曾经隐约瞥到过影子一次,看出那是个高大的男人,也许是阿斯加德的成年男子,又或许是约顿海姆瘦弱的霜巨人。
  
  可Loki想不出九界中会有谁这么帮他。他没有朋友,没有爱人,也没做过什么好事,没人会报答他。他几次猛然回头,想揪出那个影子,可都一无所获。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影子的本领远高于他,甚至在Thor之上。
  
  或许是他一次次地回头试探惹恼了影子,一个霜巨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冲破了空无一人的圈子,从背后扑向他。Loki一惊之下,刚要拔出匕首,就被霜巨人抓住了手腕——他的皮肤变成了蓝色,爬满花纹。
  
  他的心脏好像被霜巨人的冰锥冻住了。他四下环顾,无助地希望影子给他点启示,可真像月亮下山、太阳未出时的黑暗时刻,影子消失得没留下半点踪迹。
  
  他第二次发现影子的存在,是在他离开武器库之后。Odin毫无预兆地昏睡不醒,全国的矛头都对准了唯一一个和Odin在一起的人。Loki百口莫辩,更让他心乱如麻的是,他根本没空去管别人怎么看他了。从前,他总是把一个路人的眼神都放在心上,可现在,就算千夫所指,他也无动于衷。从他握住冬棺的一刻起,他知道自己必须用一生去隐瞒那个可怕的秘密。
  
  作为谎言之神,Loki当然知道说谎的代价。Odin撒了一个最高明的弥天大谎——他让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承担谎言的代价,就像曾经Loki把Thor变成青蛙,自己变成Thor的样子大肆破坏,最后挨骂的反而是Thor。
  
  还有一点不同:所有人都会相信Thor的话,只是Thor选择了闭口不谈,也许是因为觉得变成青蛙太过耻辱,又或许,Loki心里常常忍不住这么想,Thor知道他自己受的惩罚一定比Loki被揭穿要受的惩罚轻。Thor在他面前可从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哥哥。
  
  但Odin的谎话不同。谁不会说这是个善意的谎言呢?一位英明伟大的君王,不但挽救了一个敌国小怪物的生命,还对他视如己出。这位善良的国王只要求一点微不足道的回报,让Loki恢复和平的钥匙。他明明可以选择武力征服,却采用了这样皆大欢喜的法子。Loki敢确定,如果他从冰天雪地里抱起的是个女孩,那这个姑娘现在一定成了Thor的王后。连他都想不出这么绝妙的安排。可这一切的基础,全都建立在Odin、Thor和阿斯加德施舍的恩惠上,没人给那个怪物留下同意或拒绝的余地,他连摇摇头的资格都没有。
  
  就在这时,窗外飘进了一张随手撕下的信纸。影子的魔法造诣不太好,信飞得歪歪扭扭又冲劲十足,差点把灯撞下来。Loki摊开手默念咒语,信纸就像一只收敛翅膀的蝴蝶,徐徐降落在他手心里。
  
  上面只用暗红的墨水写了三行字。
  
  “你不是怪物,
  
  霜巨人不该死,
  
  有人爱你,别放……”

  
  最后一行字模糊不清。Loki试着用各种魔法还原字迹,可都如泥牛入海,一点作用都没有。看来影子还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的心情略微轻松了写,开始重新思索对方的身份。

  


  “Thor!”Frigga少有地厉声叫道,“你写了什么?”
  
  “Loki很难过,”Thor赶紧把信扔进Loki的宫殿里,“您知道他有多在乎他的身世。”
  
  Frigga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冲他伸出手。
  
  “母亲?”
  
  “让我看看你的伤。”她不容置辩地说,Thor不情不愿地把手递给她,手指上鲜血淋漓。
  
  “我无论如何都写不出字来,”他小声辩解道,“后来我想起了您的话,我必须付出点代价,然后……我找到了能写出字的墨水。神的血总是有不可思议的作用。”
  
  “你付出的可不止一点血,”Frigga握住他的伤口,他疼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伤口在华纳魔法下愈合得依然很慢,她不得不变出一块布来裹住他的手指,“你对雷电的控制会越来越弱,你改变的历史越多,神力就会越弱。Thor,我希望你明白,当你选择改变历史的时候,你就已经放弃了未来。也许最后,你会失去神格,作为一个只有百年寿命的凡人回到你的时空。现在,你是这个时空的命运之神,你知道Loki为何痛苦,我们同样为他难过,但你必须像命运一样无情。我只希望你考虑清楚,这一封信值不值得你付出这样的代价。”
  
  “这不是无关紧要的信,”Thor斩钉截铁地说,“它救不了Loki的命,但他还有几年的生命,如果我能成功——我一定会成功——他就有千百年、千万年的命。我不希望他未来的路上充满阴影,希望比生命更加重要。”
  
  “他的希望比你的生命更重要。”Frigga补充道。她看起来既像欣慰,又像无奈。
  
  “没错。”Thor再次肯定。
  
  他的母亲再次紧紧拥抱住了他,他感觉Frigga的泪水沾在了他的脖颈上。
  
  “我为你骄傲,Thor。”
  


  Loki第三次见到影子,是他们离得最近的一次。他从彩虹桥上坠落的一刻,突然明白了那张字条上最后一行字,写的是“别放开手”。谁会写这些话给他?他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跳下彩虹桥,抓住他的手的Thor。他不知道Thor怎么会知道他的身世,或许是Odin早早告诉了他,让他提防非我族类的养弟,又或者是他们童年朝夕相处时露出的蛛丝马迹。
  
  他掉落进脚下的虫洞,巨大的引力将他重重摔在陌生星球的土地上。在他昏迷之前,他想,无论是跟影子还是跟Thor,都永远告别了。
  
  他看到星球的山岭后跑出一群奇怪的生物,手里拿着媲美阿斯加德的高科技武器,看起来却如此野蛮,就算他们想生吃了入侵者,Loki也不会惊讶。
  
  就在这时,影子出现了。他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背影挡在他面前,土地在他脚下颤抖,天空倏然被惨白的光芒撕裂,在影子回转过身,把他扶到一处隐蔽的洞穴坐下前,他看到那群生物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Loki,Loki……”影子温柔地叫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回应。现在他确信,影子绝不可能是Thor。
  
  很久以前,Loki敝帚自珍地信奉一条真理:Thor虽然自大、迟钝,却永远不会离开他。如今,他的世界只剩下一片混沌,再没有什么真理存在。他凭什么相信一道捉摸不定的影子呢?
  
  Thor看着他终于费力地闭上失焦的眼睛,转身离开了山洞。他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Thanos会用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教会Loki那条夺去他生命的宇宙法则。
  
  但命运向来无情。他告诉自己,现在他是命运之神,不是Loki的兄长。
  
  他孤身离开了泰坦。

——————VIP——————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凉拌小秋葵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是洛基不是落姬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评论(25)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