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Are You the One?-12(全文HE已完结/漏电梗/接雷神3)

元宵节快乐,发本文的最后一更,谢谢大家喜欢漏电。

愿所有坚守,都能迎来团圆。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在此期间,Thor还挽回了不少事。比如在Loki进攻地球时,遏制住神盾局基地的倒塌,直到他和Clint安全离开。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开始力不从心。当他想把Loki的尸身带回阿斯加德时,Thor发现自己连抱起他的力气都没了——以前他把Loki举起来都不在话下。他索性照办Frigga的话,像个影子一样安安静静地藏在母亲的水晶宫里,听她讲授一些自己从前不放在眼里的知识,也把未来的事一一告诉她。但令他有点挫败的是,Frigga通常都能料到他所说的一切。
  
  “Hela不是我的女儿,你父亲也从没向我提起过她。不过想遮掩一段历史可不容易。”她言简意赅地说,似乎不想多提Odin的过去,“亲爱的,对待你的爱人,得学会健忘,而不是宽恕,宽恕还得记在心里,对全知的神而言,最难的莫过于遗忘。”
  
  “遗忘他的错误,乃至他的死亡?”Thor刚一说完,才发觉他说的是“他”而不是“她”——此时Jane Foster还站在宫殿外,和几年前的他十指相扣,Thor不觉有些窘迫。
  
  Frigga却神色自若,仿佛早就看穿了他的未来,亲昵地挽着长子的手臂,望向窗外的恋人,好像在看什么有趣的风景:“和她分手了?”
  
  “我甩的她。”Thor下意识地补充道。
  
  “你跟她之前的几十个女孩分手时,可没向我多解释半句。”他的母亲狡黠地挑了挑眉毛,“她成了第一个甩了雷神的姑娘,所以你才这么耿耿于怀?”
  
  Thor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好吧,她提的分手,不过是我想让她主动提出的。我不能甩了她,妈妈,她身上有我最爱的两个亲人的命。”他艰难地说,双手在身前紧握成拳,“你和Loki救了她。你们因她而死。也许这么说对她不太公道,她毕竟是我的朋友,我在地球认识的第一个人,她勇敢、聪明、野性,但她也不知天高地厚。”
  
  Frigga依旧没有说话,静静地等他说完。
  
  他做了个深呼吸,拳头上青筋爆起:“她把以太吸入了身体。我当然会救她,换做我的任何一个朋友,哪怕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都义不容辞。可如果您问我,我会说我母亲和弟弟的生命,比所有中庭人加起来都珍贵。我不能把她置于险境,因为她身上有你们的牺牲;但我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做我的爱人,我无法把爱给予她——或者说,我从前只是自以为把爱给了她。在认清这一切之后,和她的过去甚至让我觉得……难以启齿。”
  
  Frigga握住了他的手:“当这些可怕的事发生时,必须有人去阻止它。我同样不是因为她是你的恋人才出手相救,我只是保护了一个无辜的女孩,而Loki保护了他的人民和国家。这是阿斯加德人的本分。”
  
  “我承认没有您的胸怀,妈妈,”Thor颓唐地松开了手,“中庭人只见过一个神,所以他们认为神理所应当就该如此,可我知道我远远不及他们想象的那么完美。您离世后的几年,这个世界只教会了我一件事:神是不完美的。我自私而又自大,骄傲从来没从我的身体中剔除,我热爱战斗,可我也会怕死。”
  
  Frigga抚摸着他的脸颊,让他与自己对视。她温柔地抱住Thor的头,低声说:“那是因为你心里有爱,Thor。爱让我们成神,爱也给了我们人性,”良久,她才终于松开了手,看了看天际弥漫出的血雾,“我想你该走了,亲爱的。替我跟Loki告别。”
  
  Thor突然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她,恳求道:“妈妈……我很抱歉,为了我自己,为了Loki,为了我把她带来……求您,再跟我说点什么,我不能就这样把你留下……”
  
  “该长大啦,小东西,”她坚决地推开Thor,温热的手掌按住了他的眉心,“我没什么能说的,你将是最强大的神明,你也会是最正直的人。我相信你会做完你该做的一切。在你来到世界的一刻,我就把所有的祝福都给了你。现在,我祝福你和Loki,我祝福你们安然无恙;我祝福你们在每个世界里,都能找到彼此;我祝福你们,共同创造属于自己的命运。”
  
  说完,Frigga转身离开,步履轻快地走向阿斯加德的来客。Thor一直等待着她回头,像每一个母亲,恋恋不舍地离开自己的孩子那样,可Frigga没有。她不是寻常女人,也不是普通的母亲,她是万物之母。就在她明白自己将为一个凡人的自大而付出生命后,她依旧沉稳地走向Jane,裙摆在身后微微摇荡,她转过宫墙,雍容的影子投射在地上,Thor看见她冲Jane张开手臂。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孩子。”
  
  Thor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入帷幕之后,松开了手里紧攥着的永恒之火。小蛇“蹭”地从他怀里窜了出来,立起三角脑袋,嘶嘶地吐着信子示威。他就在那时候,放弃了用永恒之火拯救Frigga的最后一次机会。他不能用一副火焰铸就的魂魄,代替她高尚的心灵。
  
  此后他都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他不想看见任何人、任何事,甚至连对见到Loki的期待都消失殆尽。他躲开Odin,独自窝在水晶宫里,缅怀他的母亲,也思考着接下来的一切。
  
  有时候,让一个孩子成长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他留在原地,别回头。
  



  Loki再见到影子是若干年后。他伪装成一个拾荒战士,混入觐见宗师的行列中。他赌这位酷爱角斗的统治者,不会在乎他杀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属下。他把Thor和自己的功绩揉在一起,自吹自擂,尤其刻意强调了和Thanos的交情。
  
  “我们算是朋友,”他流畅地信口开河,“事实上,Thanos更重视我,可以说对我是毫无保留。他把他知道的宇宙法则倾囊相授,想帮助我实现称王的愿望。”
  
  “哦?”宗师饶有兴趣地前倾身子,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那你一定用它战无不胜了?”
  
  “地球这片贫瘠的土地,不值得我动用它。”Loki见他有了兴趣,立刻添油加醋地大谈自己进攻时的英勇,却都有意避开了宇宙法则的内容。
  
  可让他意外的是,宗师并没有追问,听得也心不在焉,只是笑得越发诡秘。
  
  “你总会碰到值得一用的时候,那时候你自然会义无反顾的,为了某些人某些事,”他挥挥手赶走了侍女,“不用给他带电击器了。Loki,随便参观,今晚我们还有一场盛大的狂欢。”
  
  “我迫不及待。”Loki敷衍着离开,暗暗思索着宗师或许和Thanos有什么关系,以至于一提起他的名字,就让自己轻松蒙混过关。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影子。影子匆匆行走在帷幕后,这次却似乎不是为他而来。Loki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还生怕打草惊蛇,蹑手蹑脚地跟在他身后不远处。
  
  影子径直走向了角斗士居住的怪圈,在一个强壮的角斗士面前停步。
  
  “Doug?”影子的声音很低沉,听得出他似乎想刻意表现出友好,但实在很难让自己的话染上笑音,“我是……你可以叫我Doug二世。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我想知道你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对,是怎么来的?”
  
  “拾荒战士,”Doug简略地说,“我警告你少来烦我。别管你是什么人,这场我赢定了。就算是十个冠军,我也能干掉他。”
  
  “你很有自信,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影子居然好脾气地主动认输,Loki躲在帷幕后,越发觉得这个人不可能是Thor,“但你凭什么确定你能胜过冠军?我听说他凶残无比。”
  
  “观众已经厌倦他了,他必须输一次,”Doug傲慢地擦拭着自己的武器,“这是宗师的意思。是他教我如何取胜的。”
  
  “可如果你赢了之后,死在角斗场上,也算他是最终赢家。”影子若有所指地提醒道。
  
  “他教我的东西,根本不是你能理解的,阿斯加德杂种,”Doug扬起下巴,重重地在影子肩上推了一下,“有了宇宙法则,我将战无不胜。”
  
  宇宙法则?Loki突然想到了点什么,但还没等他把那个念头从脑海里揪出来,影子就进入了另一层幔帐。
  
  “等等!”Loki立刻追上他,喊道,“你是阿斯加德人吗?”
  
  影子听到他的声音后,脚步放慢了些,但没有回答。
  
  “也许你能找到Thor?”
  
  “先保护好你自己吧,”影子粗声粗气地说,“他会害死你。”
  
  话音未落,Loki就冲他张开手掌,一层绿色的光网冲影子扣了过去。他铁了心要看清这家伙的真面目,搞清楚他的企图——他为什么在他垂死的时候伸出援手,又为什么一次次把他抛给更残酷的命运。
  
  影子回身想要抵挡,但在光网触到他的身体之前,一层金色的保护网把他的法力抵消了。影子再不犹豫,很快消失在了层层叠叠的帷幔中。等Loki追出去时,已经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年轻的神回想着那层保护网,无端地记起他去世已久的母亲,想起她曾向自己展示过的,那个奇妙的世界。
  
  影子说的没错,Thor总会害死他,但那不是Thor的本意。他不得不承认,这全是自己的缘故,Thor只是总能让他奋不顾身——在Thor与Hulk决斗的前夕,在Thor试图偷走飞船,在众目睽睽之下逃离萨卡时,在他终于明白Thor不会接受他的计划时,他立刻选择了另一条路。
  
  “带我走!”电击让他在地上止不住地痉挛,Loki看着Thor拿着电击器走向飞船的背影,大叫道,“我改变主意了!”
  
  Thor迟疑了一下,驻足回望着他,似乎要逼自己尽快下定个决心。他当然会带Loki走,Loki对他的脾气再了解不过了。就算你上一秒背叛了他,他也愿意在下一秒拉你一把。
  
  突然,他的表情凝固了。影子快步从Loki身后走了过来,他听到Thor难以置信地骂了句脏话,却在影子撩起左臂的衣袖时,把没说完的咒骂咽了回去。影子压低声音跟他说了两句什么,Thor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便狠狠心转身登上飞船。
  
  “你在干什么!”Loki试图抓住他,可他的手指抖得厉害,甚至连挪动都是件困难的事。
  
  影子把头埋得更低,似乎生怕他看见自己的脸,拉着他的长袍,把他拖到了残破的怪圈中,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他关掉了电击器,随手扯了条铁链,把Loki锁在怪圈的缺口前,好让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见他。
  
  “你更适合这里,”影子不由分说地说,“永远不许回阿斯加德。”
  
  说完,他看到Loki眼里立刻蒙起一层水雾,看起来不像是什么诡计——他太熟悉Loki的诡计了,他只是每次都无法容忍这种表情,才会屈从于他的计策。
  
  “你自认高我一等?”他怒吼道,“我是阿斯加德的国王和救世主,连刚出生的小孩都知道!你无权放逐我!”
  
  “阿斯加德的洛基之殇?”影子把脸裹得更严实了,背对着他,揶揄地说,“你自己说过,你更适合这里。”
  
  Loki更加气急败坏,“你别想抛下我一个人!我发誓我会把你变成青蛙,或者毛毛虫,Thor Odinson!”
  
  影子愣了一下,轻描淡写地否认:“我不是你哥哥。”便融入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了踪影。在他从Loki的视线范围消失的瞬间,他扯下了脖子上的时间宝石。
  



  Thor孤身跪在战场上,Loki依旧了无生气地躺在他怀中。天空中传来一声爆裂的巨响,他试图召唤雷电抵挡冲击波,天上却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乌云,连半声雷鸣都没传来,还好Steve及时举起盾牌,把他与不远处炸裂的巨大蘑菇云隔绝开来。
  
  “Thor……他已经死了,”Steve脸上多了一道血流不止的新伤,死死拉住他的臂膀,“我们必须回基地去。别做无谓的牺牲。”
  
  Thor却置若罔闻,冲法阵中央的人吼道:“Strange!我为什么——”
  
  “你不可能成功的,Thor,你只是在挥霍你的力量!”Strange顺手结果了身边的两个敌人,吼了回来,“把宝石还给我!”
  
  “他在保卫阿斯加德的时候,使用了不属于他的宇宙法则,才有了那个该死的电击器!”Thor紧抓着手里的时间宝石,好像打算用一拳回应打算硬抢宝石的Strange,“可我已经把他锁在了别的星球!一定是你的破玩意儿出了什么故障——”
  
  “既然有故障,你就把它还给我,”Strange冷漠地说,目光却在触到Thor的时候流露出不忍,“没用的……历史没有改变,说明你根本锁不住他。他还是跟你走了。”
  
  “我再试一次,”Thor沉默片刻,旋即挣扎着说,“我要让他永远也不想回来……”
  
  “就算你改变了一切历史,这些时空的他也不愿失去你,Thor,你再使用更多次无限宝石就会死去,”Strange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辜负他。”
  
  “这是最后一次。”Thor握着宝石上的锁链,就像把自己的脖颈主动伸进绞索里一样,重新沉入了时间宝石的绿光中。
  



  这一次,他和Loki并肩站在电梯里。他扯下了兜帽,不再是什么影子。
  
  “你猜怎么着,我觉得这地方挺适合我的。”Loki冲他丢去一个笑容,Thor同样回以微笑。
  
  “是啊,混乱、庸俗、难以置信,我简直想不到比这里更适合你的地方。”
  
  Loki困惑地看着他。Thor虽然假装看向别处,却忍不住用余光观察他的神色,猜测他到底有没有萌生退意。Loki碧绿的眼珠像一对玻璃球,而现在,他把玻璃球摔到了地上,上面又多了一道刻痕。
  
  “你就这么看轻我?”
  
  他长吁了一口气,收回脸上虚伪的笑容,拍了拍Loki的后背。
  
  “我只是看清了你的本质,Loki Laufeyson,比如现在,你正想着变出一道愚蠢的幻影来蒙骗我,然后把我献给宗师换得奖励和信任,然后留在这个混乱之地的王位上度过余生。不管你的计划将一帆风顺,还是一败涂地,”他冲Loki举起电击器的开关,自顾自地走出了电梯,“答应我,永远不要回阿斯加德。”
  
  他快步走向飞船,没有回头多看Loki一眼。他竟然以为,只要不望向那双会撒谎的眼睛,不听他甜蜜的谎言,就能对Loki的诡计刀枪不入。
  
  现在,他看不见也听不见Loki,但他却感觉胸前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头皮也一阵阵地发麻,好像电击器按在了他身上,而Loki才是拿着遥控器的那个。疼痛丝丝缕缕地渗入他的骨髓、他的血液、他的心脏,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疼痛。他想起自己在这个被篡改过的世界里做的一切——他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去,他把Loki留给Thanos,现在却装作一无所知,驱赶他,推开他……
  
  疼痛几乎让他窒息,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得看Loki一眼。最后一眼。从此以后,就算他回到现在的世界,以Loki的骄傲,也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视野里。
  
  他假装去关飞船门,顺便把电击器的开关扔到地上,向Loki投去最后一瞥。他原以为Loki会留给他声嘶力竭的诅咒,或是一滴无声的眼泪。但他猜错了。
  
  Loki目光坚定,瞟都没瞟电击器一眼,他直视着Thor,用那种能洞穿他灵魂的、太阳般炽烈的眼神。是的,他从没想过Loki竟然也能有这样一刻,像太阳般耀眼夺目的一刻。他就站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侧,没有握拳,也没有伤心地绞衣角,他修长的手指泰然自若地垂着,他的嘴唇微微弯成一个弧度,但没在笑也没在难过,那是一种毅然的表情。他自始至终没有挪开目光,直到Thor不得不关上舱门,他的眼神都是那么坚定,像阳光下的钻石一样,闪耀着夺目的光彩,没人能忽视这种光芒,当你的世界陷入死寂与黑暗,唯独只剩下一个人存在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目光,而Thor现在就是他唯一可以投以目光的人。他看起来半点也没有受制于人,反而明亮、强大、甚至温暖——他只用一眼就看穿了一切,他只用一眼就照亮了Thor的灵魂。
  
  这时,Thor便知道他又一次失败了,他的计划永远地失败了。因为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Loki都不会离开他,Loki永远都不会放弃他。一直以来,他坚信着Loki心中尚存善念,如今他才明白,Loki虽然做着与他背道而驰的事,却也一直坚信着他是宇宙中唯一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他比宇宙法则更强。
  
  就在飞船即将起飞的时候,Thor猛地将舱门一推到底,跳了下去,一把扯掉Loki背后的电击器,紧紧把他的兄弟抱在怀里。
  
  “我很抱歉,Loki,我很抱歉我不得不那么说,”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Loki反而比他冷静得多,他突然想到,自己也许不是两人之中唯一的、永远的保护者,他终于孤注一掷,把一切和盘托出,“我是来救你的。灭霸告诉你的宇宙法则,它会害了你。只有宇宙神才能知晓宇宙法则,没有资格的人一旦使用,统统都会被它反噬。”
  
  “我猜我在阿斯加德试图用它战胜海拉?”Loki嗓音清冷,轻松地抚平了他的情绪,“所以你才想阻止我回去……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到最后关头,我不会选择用它。这或许是决定战局的关键。”
  
  Thor一时语塞,侧首望着他兄弟的侧脸。
  
  “你该庆幸你之前没能阻止我,否则你改变以后的历史,也许连你的生命都不复存在了,”Loki皱着眉头说,好像少年时对Thor的狩猎技巧挑三拣四,“这件事必须有人来做。”
  
  Thor沉默着同意了他的看法。其实,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一直不敢对母亲、对自己承认,他不光是为了挽救Loki的生命,更是为了挽救自己。如果他骗Loki说出宇宙法则,那么在历史转折点使用它的就将是Thor。
  
  他不愿Loki死去,同样不愿自己死去。神可以英勇作战,但没人能说自己愿意英勇赴死。
  
  然而当他看到Loki的眼神的那一刻,一切都天翻地覆。
  
  “也许那只是你认为的转折点,”Thor缓缓地说,“又或许宇宙法则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强大——”
  
  “它的确不复杂,但越简单的东西,道理越是复杂,”Loki不耐烦地解释道,“难道你不知道宇宙能量始终守恒的道理吗?如果你打开一个虫洞——”
  
  他突然不再说话,望向Thor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就像曾经在泰坦望向Thanos那样。
  
  Thor继续说了下去:“打开一个虫洞,强行开启一条星球通路,就能同时得到另一个星球蕴藏的能量——”
  
  “等等,”Loki颤抖着打断了他,“不,你别想去——”
  
  Thor像Frigga曾经对他做的那样,温柔而坚决地离开了他的怀抱。
  
  “不是你,就是我,阿斯加德不能失去一位救世主,”他抚摸着Loki的头发,如释重负地笑了,“答应我,你会保卫九大国界和平。”
  
  “我不会发誓……”
  
  “不存任何私欲。”
  
  Loki的手抖得更厉害了:“我说了我不会再做什么救世主!”
  
  “永不挑起战争。”Thor替他说完了最后一句誓言,然后松开了手,去摸索挂在怀里的时光宝石。永恒之火幻化的小蛇似乎知道他将要做什么,一口咬住他的手腕,尾巴尖儿可怜巴巴地缠着他的手指打哆嗦。
  
  “再见,小东西,你帮了我很大的忙,知道吗?你比那些冷冰冰的宝石强一百倍,”他摸了摸小蛇的头,又望向Loki,清了清喉咙,似乎力求郑重其事地告别,“再见,Loki。”
  
  Loki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Thor已经一把扯下了时间宝石。
  
  Loki消失在他眼前,四周归于黑暗。
  



  Thor努力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血污。他抬起手来,想擦去头上、眼角的血,却疼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只得努力把头歪向一侧。
  
  “当啷”一声轻响,他听到自己脖子上的电击器撞到了地上的石头。Thor明白,他的计划奏效了。他成功颠覆了历史,对调了他和Loki的命运。使用宇宙法则的是他,将被电击器夺去生命的也是他。不过他现在反倒觉得有点赚了,反正颠覆历史本来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只有一条命,却能给出两次,不得不说算是个欺骗命运的绝顶骗子。
  
  “嗨,Loki,”他轻声说,鲜血从他嘴里涌出来,他得拼命抬起头才能避免窒息,Loki抱起他的后背,他勉强缓过气来,“妈妈祝福了你,她祝福了我们——爱神祝福了我们。”
  
  “闭嘴,”他的弟弟压低了声音,掩饰嗓子里发出的哭腔,“你会没事的,知道吗?你皮糙肉厚,被野牛踢过被雷电劈过,无论谁死都不会轮到你。如果你想拿这个要挟我……”
  
  Thor摇了摇头,濒死时意识的消散比他想象得还快。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看到年少的Loki整整齐齐地梳起头发,带着属于神的光芒,站在远方呼唤着他。模模糊糊地,他似乎感觉自己变得轻盈了很多,伤口也不再作痛,他终于能奔向他,把他举在半空中,听他对自己咯咯地笑。
  
  但他的弟弟把他抱得那么紧,以至于他无法挣脱对方的怀抱。他焦急、他狂躁、他浑身都不舒服,恨不得立刻奔向远方。
  
  一滴眼泪落在了他脸上。Thor的全部感官,又突然涌向那一小块被洇湿的皮肤,仿佛那里就是他的命门,他的心脏。远方的幻觉消失了,他的眼睛重新聚焦,看向拥抱着他的Loki。他用那种坚定的、太阳般的目光凝视着他和他深藏的魂魄,似乎下定决心,绝不让他们溜走。
  
  他看到悬在Loki头顶的战争机器,发出末日般的光芒,但Loki却对此熟视无睹,就像他在没有改变的现在,守着Loki奄奄一息的躯体一样,守护着他。他手中结起一层保护网,像夏日沁凉的美酒,洒在Thor头顶,将他整个保护起来。他用目光催促Loki离开,他的战友也试图把他从他身边拉开,可Loki纹丝不动。
  
  “他们还不知道,”Loki明白他的担忧,却目不稍瞬地盯着他,勾勒出他脸颊的轮廓,为他擦掉每一滴血污和每一粒尘土,“我比他们任何人都爱你,我的神,我的国王,我的救世主……”
  
  Thanos的战争机器轰鸣着绞动起来。Thor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可突然,无数声音与Loki的话交织在一起,回荡在他耳边。
  
  他听到他曾为宇宙神的父亲说,你比我更强大。
  
  他听到他的母亲语言说,有一棵树枝属于你和Loki两个人,它生长得很艰难,凋谢过、枯死过,最后冲破了世界之树的树冠,成为一道闪电,点亮了整个宇宙的星空。
  
  他听到他回家的弟弟说,我在这里。
  
  他也听到他的挚爱拥抱着他说,我比他们任何人都爱你。
  
  Thor闭上了眼睛。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Loki在他眼中突然变成了霜巨人的本来模样。他用目光抚摸着他额前的花纹,却第一次觉得这些花纹似乎有什么意义,就像Odin早年穷兵黩武,竭尽所能换来的如尼符文一样,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张开口,不知用心还是用喉舌读出了那个符文,正如他每次召唤雷电时所做的那样——默念它真正的名字。当他真正知悉事物真正的名字时,便能驱使它们。就在那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猛然挤进了Loki的心脏,他听到他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一千遍的Thor,一万遍的活下去……
  
  活下去。他又用古怪的声音对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活下去。
  
  空中轰然落下闪电,注入他的身体,缝合他的伤口,用极致的热和疼痛重铸了他的血肉骨髓。他像一座巍然而起的山,颤抖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傲视着这世间的一切——奔逃的人民,坚守的战友,还有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神。
  
  Thanos也看到了他。他知道,自己没法读出宇宙神的名字,那是因为他们同为宇宙神,可以知悉宇宙法则,可以借此掌握万物生死。于是他挺起身,直视着敌人。
  
  他叫出风的名字,为他抵挡空中射来的炮火;他唤出草木大地的名字,地皮倏然掀起,涌向Thanos,阻塞了空中疯狂运转的“绞肉机”;他呼喊雷电的名字,半空倏然大亮,宛如极光、宛如核爆,晃得所有人睁不开眼;他吟唱无限宝石的名字,永恒之火暴起成滔天的烈焰,挽救将逝的生命,吞噬罪恶的灵魂;他念诵死亡的名字,将旧宇宙神彻底撕得粉碎,踩在脚下。
  
  最后,他站在断壁残垣中,隔着纷飞的战火,轻声说出了“爱”的名字。这句话却不是一句至高无上的宇宙符文,它是两个再简单不过的音节,在阿萨语、约顿语、中庭话和通用语叫来都一样,在宇宙的每个角落叫来都一样,但他成功用这神秘的名字,驱使他的爱人向他奔来,与他紧紧相拥,交换着劫后重生的吻。
  
  他叫:“Loki。”
  
  【全文完】
  






  (恭喜你发现了彩蛋!)
  




  在Thor成为符文王后,他一时不能得心应手地转换如尼文和普通语言,不但导致人们经常听不懂他叽里咕噜地在说什么,更糟糕的是,Loki还经常被迫被他命令着走过来。为此他特地请矮人和Tony联手打造了一套全新的、让Thor叫不出名的匕首,用来“小惩大诫”。
  
  但有一天,Thor发现他没法叫出Loki的名字了。他一度以为是自己的神力出了问题,而Loki则欣喜若狂地认为,自己也突然触类旁通地成了新的宇宙神——尽管星爵再三声明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能有多少跟Ego一样的怪胎?”他愤愤不平地说。自从Thor变成宇宙神后,Peter Quill似乎就不怎么待见他了。)
  
  不过事实证明,他们都猜错了。
  
  Thor只是不能号令一位继承了他的血脉的、即将降生的宇宙神。
  
  ===END===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羲和_奥丁森的眼罩  @凉拌小秋葵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是洛基不是落姬  @巳九-奥丁森的小水蛇  @221BIN_奥丁森的电基器 

 
评论(77)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