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洛基中心/锤基】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决定去死-02(战后/轻松治愈)

寡姐和基妹(姐妹淘???)的谈心,洛基再次落败,而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前文:1.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他的小目标

=====

  2.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他的俄罗斯大冰糕
  
  娜塔莎像押解着他一样,和洛基一起穿过几个街道。洛基发现以自己领先二十多厘米的海拔,居然完全无法带跑这个女人的节奏。她自顾自地走着,不知道要去哪儿,而洛基,就算是凡人也依旧保持王子风度,又不能把她甩开,只能被迫跟在她身边。
  
  红发女人察觉出了他的尴尬和渐渐酝酿起来的愤怒,索性找了个话题:“听说你要了海伦·赵的照片?”
  
  “以免派对氛围尴尬,谁知道这是不是索尔精心策划的求婚?”洛基圆滑地回答,“毕竟我的哥哥总爱给人惊喜。”
  
  娜塔莎惊讶地挑了挑眉:“你真这么以为?”
  
  “索尔听说她要去,愚蠢的灯泡眼睛像通了电似的。”洛基开了个非常凡人的玩笑,他对自己的幽默感很满意。
  
  娜塔莎却没被他的玩笑打动:“索尔只是想让你见见她,她是个医生。”
  
  “找个凡人医生?真是另辟蹊径。”洛基辛辣地嘲讽道。娜塔莎叹了口气。
  
  “虽然你没有恶意,但如果你能友好地交流,我们彼此都会觉得轻松点儿,”娜塔莎郑重地说,把他留在了一家冷饮店门外,“等我,就一会儿,好吗?”
  
  洛基的回应是翻了个白眼,不过隔着墨镜,娜塔莎看不见他的眼神。不过出于各种考虑,他还是选择抱着胳膊站在店门外等待。这家店是纽约为数不多的冷饮店了,尽管大战轰塌了它半边墙,但所幸,冷柜似乎不在那半边墙下头。他看着自己的影子映在落地玻璃上,就在和娜塔莎的影子身边,觉得这个画面诡异极了。更诡异的是,如果他不决定去死,那么他余生的几十年都要用来适应这个画面,要把自己融入进亿万个、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凡人之中。这对于有轻微密集恐惧症的洛基来说,实在太艰难了。
  
  
  洛基毛病不少,目前我们已知的就有洁癖、密集恐惧症、躁郁症和星空恐惧症,这些毛病足以让他变成一个特别讨厌的凡人。他寻思着为什么像他这样一个讨厌的凡人,反而能得到复仇者们的宽宥。索尔是一方面的原因,但他那帮古怪的同事才不会屈服于索尔的意见,他们自己的内战都停不下来呢。或许是因为讨厌的凡人总比讨厌的神好,洛基琢磨。海伦·赵治愈不了他被夺去的几万年寿命,但如果她能治愈他的这些毛病,那也算是个很了不起的医生。
  
  “嘿,”娜塔莎不知什么时候从店里出来了,叫了他一声,“别胡思乱想。我只是尽地主之谊,顺便感谢你的所作所为。”
  
  “感谢我的入侵,给纽约带来了更坚固的地基?”
  
  “我说了,友好点。”娜塔莎使出了她的特工身手,一眨眼的工夫,就把手里的一块白色的砖头塞进了洛基嘴里,冰得他牙根发酸。娜塔莎看着他捂着嘴皱起眉毛,咯咯地笑了,把头偏向另一边,撩起碎发,优雅地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砖头。
  
  “这是什么东西,罗曼诺夫特工?”洛基含糊不清地说,此时他正纠结着究竟该把砖头塞进嘴里,还是吐出来,不过好像哪种都有损形象。
  
  “俄罗斯大冰糕,我小时候如果表现好了,会被奖励吃这个,”娜塔莎舔了舔形似砖头的大冰糕,举着下面的一根木棍,和端酒杯、拿烟时的优雅别无二致,“如果你没在它化掉之前吃完,它就会变成奶油流到你身上。”
  
  洛基的五官因生理不适而短暂地抽搐了一下,随即快速地咬起了冰糕。没吃两口,他就察觉自己上瘾了。他决心在去死之前,请索尔来这里吃一次冰糕,聊聊他们漫长又无聊的千年时光。他们一边吃一边走,娜塔莎对路线的主宰性似乎不那么强了,他们就像两个朋友出来散心一样,谁也不说话,各想各的事,别人却一眼就能看出他俩是一块儿出行的。洛基想着,要是灭霸手下留情,给他多留一种霜巨人形态也好啊,至少他变成凡人以后,还能在中庭开个冷饮店,天天窝在柜台后头吃俄罗斯大冰糕。冲着大冰糕,他也不至于决定去死。可惜,灭霸大概就是铁了心让他决定去死,大冰糕就像他的小目标索尔一样,等他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喜爱的时候,大冰糕已经吃完了,他冻不出冰了,而他跟索尔也该告别了……
  
  洛基突然觉得中庭这些事物拉低了自己的文学素养。以前他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比喻起来不是碧海蓝天就是宇宙星河,现在居然只能停留在“索尔像大冰糕”这种水平。
  
  娜塔莎也没说话,洛基想她大概在回忆自己的童年,有大冰糕做奖励的那些日子。那大概算是凡人不幸生涯中,为数不多值得怀念的岁月。他可以想象,是怎样噩梦般的经历,才能把娜塔莎这样一个娇小婀娜、原本该列入索尔的攻略名单里的美人儿,改造成一个让敌人和复仇者们闻风丧胆的特工。
  
  他突然开始同情凡人们了。因为他自己就是凡人,而洛基向来不吝惜对自己的同情和呵护。
  
  率先开口的又是娜塔莎。
  
  “感觉好点了吗?”
  
  洛基不置可否地偏了偏头,但他手里仅剩的一根木棍,已经表明了他对大冰糕的喜爱。
  
  “这也算地球给你的奖励……嘘,别急着说话,我向你保证这时候提起纽约,绝对不是明智的做法,”娜塔莎抿着嘴笑了,在他抬杠之前高声打断了他,用气势终结了洛基说话的欲望,“为了感谢你保卫了地球,保卫了整个宇宙,感谢你做出的牺牲。虽然你的目的大概并不是这些,但还是要说谢谢。”
  
  洛基悠然自在地舒了口气,把吃完冰糕的木棍拿在手里,沿途寻找着垃圾桶。他知道地球是个很脆弱的地方,它贫瘠的土地没有力量快速降解这样一根木棍,所以必须要人类来帮它一把。多么悲惨的星球,多么悲惨的凡人。
  
  “凡人遗忘仇恨的速度,真是让人惊讶。”
  
  “你错了,”娜塔莎潇洒地摘下墨镜,洛基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差点以为她要动手,“时间从来不会抵消仇恨,只有爱才会。我们爱这片土地,而你的血为它而流;我们爱索尔,而索尔爱你。事实证明,你也值得这种爱。”
  
  “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不过我记得好像有个凡人说过,‘小孩子才谈情说爱’?”
  
  “哦,洛基,”她摇摇头,红色的卷发像波浪一样在身后舞动,“你虽然通晓地球的语言,却连最简单的‘爱’都不明白。”
  
  洛基立刻反驳:“我明白,只是这个词对神而言太小了。”等说完,他才想起自己已经跟神没什么关系了,于是他乖乖地闭上了嘴,然而娜塔莎却没打算揪着他的漏洞攻讦他。
  
  “是啊,‘爱’的确是个很小的词,小到它就是你在吃冰糕时,最先想起的那个人。”
  
  吃完了冰糕,洛基突然感觉到一阵燥热涌向他的头顶。娜塔莎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他就知道自己可笑的表情已经印证了她的猜想——他想起了索尔。但这并不意味着爱,他想反驳,人们总容易把时间和爱混为一谈,他和索尔之间唯有太多的时间和太少的爱。
  
  幸好他没有说出这句话,因为娜塔莎之前的话已经提前将了他一军:时间从来不会抵消仇恨,只有爱才会。
  
  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果洛基成为一个凡人,冥冥之中有什么用意的话,那一定就是让他在余生留在地球,跟娜塔莎这个狡猾的老狐狸斗智斗勇。一瞬间,他突然不那么确定,自己是不是决定要去死了。
  
  老狐狸在一间看起来就很高科技而性冷淡的大楼前停步,等洛基慢吞吞地跟上来,才领着他进入面前那道会转圈的门。一瞬间,他觉得老狐狸也挺体贴的,甚至忘记了她的阴谋诡计曾经屡次险胜于他。
  
  娜塔莎蹬蹬蹬地踩着她高度不明的高跟鞋,趾高气昂地和他一起走向顶层实验室。他猜娜塔莎这副如临大敌的架势是在暗示他,要有气势,至少暂时忘却决定去死的计划。于是他也昂起头,假装自己下一秒就能用魔法摧毁这栋大楼(事实上就算他还是神的时候,他也没这个能耐,不过洛基热衷于幻想并夸大自己的本领),他们俩就像要劫财劫色一样,站在了亭亭玉立的海伦·赵身后。
  
  “嗨。”娜塔莎气势汹汹地打了个招呼,吓得海伦医生差点扔了手里的数据表。一瞬间洛基觉得,娜塔莎才是劫色的那个,他只是跟在后头拎着麻袋装钱的小喽啰。

===tbc===

下章预告:3.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东方秘术

海伦医生向洛基展示了神秘的东方力量,洛基觉得这除了让他多一些心理阴影以外,并没有任何治疗效果。


 
评论(35)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