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洛基中心/锤基】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决定去死-03(中篇/战后治愈向)

海伦医生载入史册不是因为她的恋爱,而是因为她的科学成就——推动中医药文化走向宇宙。

前文:1.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他的小目标

2.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俄罗斯大冰糕

=====

  3.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东方秘术
  
  海伦不愧是经历过奥创之战的女人,看到洛基居然气定神闲,还努力冲他露出了一个还算可爱的微笑——当然,他知道这个笑更多的是给索尔的弟弟,而不是给洛基。
  
  “很高兴看到你康复得这么快,”海伦抿着嘴说,翘着小拇指把数据表放在旁边,“我听说了你的情况……”
  
  “听谁说的?索尔?”洛基立刻抱起手臂反问,吓得海伦医生的笑容都不那么自然了,“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由于某种外伤,导致你变成了凡人,”海伦偷偷做了几个深呼吸,尽量保持着对其他病人的姿态,泰然自若地答道,“你大可放心,我不想、也没有权限窥探战争的始末,我只希望你以患者的身份,简单向我描述一下病情。我可以承诺完全对此保密,如果你愿意,罗曼诺夫特工也可以回避。”
  
  “他不愿意。”娜塔莎插话道,完全不顾洛基的瞪视。
  
  “就算我描述了,你也无能为力,”他转身要走,决心就算娜塔莎拦在他面前跳一套花样体操也不停步,但是,娜塔莎还没来得及行动,洛基就突然站在了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上面颤巍巍地立着一根银针。
  
  他脑海里立刻闪现过了电影里的许多场景,什么芯片植入,什么杀灭神经,也许再过三秒钟他就会变成“植物人”。凡人已经够糟糕的了,还要变成植物,意思是他头上要长出很多叶子?还是海伦给他装了一个GPS定位,好让他没法寻死觅活,从此被索尔牢牢控制在手心里?
  
  穿白大褂的女魔头走到他面前,依旧保持着和蔼的微笑:“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我应该有什么感觉?洛基头脑发蒙,难道她接下来要再数三个数,然后他就会应声倒地丧失意识?不,他想死,但不想被杀,更不想被索尔的追求者杀死。海伦·赵能有什么动机?娜塔莎的话突然闪现在他耳边。也许他真的应该重新审视一下他和索尔之间的关系,毕竟除他以外的每一个人,都对索尔爱着他这件事深信不疑。然而他始终不肯承认这一点,是因为一旦连他自己都接受了这件事,那它就真的成为事实了。索尔爱他,九界上下,全票通过。
  
  还没等他想通这个问题,海伦就绕到他身后,拔掉了那根针,滴血不见。洛基回头对她怒目而视,突然发现自己扭头时眼前出现的光斑消失了。
  
  “这一针只是治疗你的头晕,属于经历爆炸的后遗症,不用紧张,现在很多纽约人都在接受这种针灸治疗。”
  
  “东方秘术。”娜塔莎补充道,示意他不用费心去研究“针灸”这个词的意思。
  
  “谢谢,”洛基生硬地说,话里却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既然有这么多纽约人等着治疗,我想我该回去了。”
  
  “不过,”海伦慢慢打开一个盒子,盒底垫着一块厚纱布,纱布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你还有不少后遗症需要治疗。”
  
  洛基警觉地盯着那盒针,突然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
  
  “不,我警告你想都别——”
  
  突然,空间里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索尔·奥丁森先生来访,是否给予进入许可?”海伦和娜塔莎高深莫测地相视一笑,然后同时把目光投向了洛基。
  
  洛基怒视着娜塔莎:“你出卖我?”
  
  “拜托,你对你哥哥追踪你的能力还不够了解吗?”娜塔莎理直气壮地说,“要么坐在椅子上接受治疗,要么跟索尔回去,悉听尊便。”
  
  半小时后,洛基恨恨地从胳膊上拔掉了最后一根针,扔到黄色的垃圾桶里。海伦沾沾自喜地洗干净手,目光在手机上逡巡,又犹豫着望向娜塔莎,似乎想打电话给索尔表表功,立刻被娜塔莎凌厉的眼神回绝。而洛基依旧沉浸在自己被中庭人侮辱了的阴影里,阴鸷地盯着海伦俏丽的背影。他觉得自己最痛恨的物种从霜巨人变成了凡人女性。
  
  娜塔莎扬了扬下颌,一个字都没说,海伦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以对待索尔的柔情徐徐说道:“所有的身体创伤,都被治疗得很好,现在眩晕、耳鸣之类的后遗症也已经解除,只需要好好休养。我认为他的症结在精神,”洛基还没来得及开口羞辱她两句,她就说出了一句让洛基挺满意的话,“如果他的精神状态不好,我帮不上什么忙。”
  
  “在地球,‘精神状态不好’可不是什么脏话,”娜塔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顺便冲他解释了一句,“每个人都被压力困扰,我们需要定期排解压力,倾诉心事。”
  
  洛基抱起手臂,“那你为什么不向我倾诉倾诉神盾局机密呢?”
  
  “因为我们不是朋友,”娜塔莎断然说,“不过索尔很愿意——”
  
  “我和索尔也不是,”洛基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火,这群凡人在干什么?以为他变成了凡人,就要理所当然地接受他们的帮助,融入他们之中;以为他变成了凡人,他遭受的痛苦就都要记在凡人账上;以为他变成了凡人,他就要和他们一样,时刻昂首向天神乞怜,要是索尔几年不来,他就会气得扇对方两个耳光?
  
  索尔,索尔。至少娜塔莎有一点没说错,就算洛基能质疑索尔的任何能力,他也不能质疑索尔追踪他的能力。作为一个法师,洛基能逃离海姆达尔的法眼,却唯独逃不过和索尔之间那点微妙的兄弟感应。在他以为他们还是兄弟的时候,一切都顺理成章;而在那之后,这些看似合情合理的事,就走上了诡异的道路。可现在,索尔轻而易举地被海伦医生一句“他不在”的谎言蒙混过去,根本不是因为他一如既往的迟钝,而是因为,原本就是他,以可笑的兄长身份,把洛基托付给了娜塔莎和海伦,这些和他身份相当的凡人。就像他曾经对待简,对待海伦,对待他身边许许多多个女人们,告诉她们“我会回来的”,然后十年八年地一走了之。
  
  他们——甚至包括索尔——以为,他和简·福斯特,和海伦·赵,没有什么不同。
  
  “把你的脑洞给我关上,”娜塔莎懒洋洋地说,“除了索尔,你还有别的选择。”
  
  “我的脑子里没有洞,罗曼诺夫!”
  
  “只是个形容,”娜塔莎挥了挥手指,没有被他的怒火影响到一星半点,依旧像只慵懒的猫一样慢条斯理地说,“这跟你脑子里的王室悲剧和血海深仇没关系,没人会因此瞧不起你。如果你不把痛苦说出来,你就会永远把自己关在回忆里。更糟糕的是,也许你身体里还藏着什么我们检查不出的隐患——比变成凡人更糟的隐患。”
  
  洛基却是铁了心不想搭理她:“比起痛苦的回忆,我更厌恶凡人乏善可陈的回忆。也许你能从我嘴里套出点什么信息,但是别忘了,你上次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要是不想把自己再关回回忆里,我劝你还是回去,跟索尔说你没这个能耐。”
  
  娜塔莎举起双手,似乎终于放弃了尝试:“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跟我再去个地方,随便你说话还是闭嘴,站着还是坐着。过十分钟,我就回去向索尔交差。”
  
  洛基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狐疑地打量着她。
  
  “只是去个公园,看看风景散散心,”娜塔莎把高跟鞋踩出哒哒的韵律,如一支欢快的进行曲,“如果再有人从背后扎你,你随时可以离开。”
  
  洛基依然没有放松,跟娜塔莎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一前一后地走向附近的一个公园。这里的确只是个公园,除了多两棵树,多两朵花,多几个下棋的老头和跳舞的老太太,多一片开阔的大湖以外,它顶多也就算个绿化带。四周一片开阔,别说是复仇者,就是隐形人,也无可遁踪。他稍微放下了心,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娜塔莎也不再跟他搭话,自顾自地去栏杆边倚着看湖,跟旁边的小孩一起喂湖里的鸭子。
  
  事实证明,他再一次低估了黑寡妇。他本该从娜塔莎得意洋洋的步态看出她动机不纯的。他发誓永远不再信这个女人的鬼话了。
  

===TBC===
  下章预告:4.一个叫洛基的凡人和爱下棋的老头
  
  洛基从来不知道凡人老头的杀伤力居然这么大,难道是国际象棋锻炼了他的脑力吗?

 
评论(43)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