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8.Peggy Carter

实名赞美LOFTER的合集功能,连贯地看文真是太方便了。

前情回顾:Thor取得六块无限宝石后复活Loki和其他无辜的死难者,同时让作恶者灰飞烟灭,以维持世界人口平衡,然而他对于“作恶者”的定义,却引起了人类的不满。Thor和Loki爆发矛盾,Loki欺骗Wanda,假称自己已经取得心灵宝石,可以复活幻视,与她叛变,联系复仇者们。

下章完结。

======

  8.Peggy Carter
  
  如果要Peggy Carter来形容死而复生的感觉,她会说:“上帝啊。”但这句话在Steve听来却有些刺耳,他不得不纠正久违的、年轻貌美的爱人,她把这位神的国籍搞错了。
  
  “雷神?”她皱起眉头,难以置信地打量着Steve,似乎想搞清楚他们俩究竟谁在做梦,“你说雷神是你的战友,由于种种原因,大发慈悲地……呃,复活了一群人?”
  
  “近乎地球人口的1/3,”Tony走出空间通道,摘下墨镜,冲他们张开手臂,“场面比我想象的克制很多嘛,我还以为至少会有个胜利之吻呢,还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Peggy扬起下巴打量着他,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问道:“你跟Howard Stark什么关系?”
  
  被她提及名字的科学家紧随其后,从隧道中走出,搭着Tony的肩膀,两人就像先后种下的两棵树苗一样并肩站着。
  
  “好眼力,Peg,”Howard得意洋洋地说,“虽然我不怎么讲究社会伦理,不过我们的确把死而复生面临的尴尬摆到台面上来了。如果Tony拒绝叫你‘阿姨’,我是不会干涉他的。”
  
  Peggy充满威胁地瞥了他一眼,但她没有像往常——当然是指像几十年前一样——揶揄Howard。她不想让现场看起来像个四十年代聚会,而把看起来跟自己的父亲差不多大的Tony,当成个局外人。
  
  “看起来你们有一群不错的朋友,”她重新斟酌词句,对Tony说,“不过有老年人们坐镇也不赖。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联系政府部门?”
  
  “别害我儿子被通缉,”Howard懒洋洋地插嘴道,“政府过多少年都不会有长进的。”
  
  “很遗憾,你儿子已经习惯被通缉了,”Tony侧身让出仍未关闭的空间通道,“不过好消息是,我们获得了一个流亡政府的帮助,坏消息是……”他冲即将关闭的空间隧道扬了扬下巴。
  
  Peggy看着三个人从隧道里走出来,金色法阵光芒随即闭合。不用Steve在她耳边解释,场面也再明显不过了——他们三个简直是地地道道的魔法师打扮,跟童书插图一点儿都不差。
  
  “……小鹿斑比也来了。”Tony无奈地把墨镜摘下来,这通常是他要开打的表现。
  
  “看来我们的代沟不大,”Peggy愉快地说,向Loki伸出手去,“你好,斑比。”
  
  Loki的样子活像被她揪了尾巴,但他还是不情不愿地伸出手去和Peggy握了握,饶有兴趣地盯着Steve随时蓄势待发的盾牌。
  
  “我们需要一个计划,”Peggy很快适应了全息投影的地图,把它转了个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敌人——那个神——的基地,都固若金汤。所以需要最先考虑的问题是——”
  
  “我们有办法进去。”Strange接道。
  
  “谢谢你,法师,但我说的不是这个,”Peggy调出时代广场的实时监控,“我们究竟该不该和他开战?就算拿到国际法庭上,也很难宣判一个救了全世界1/3人口的人是罪犯。”
  
  “我们争论过这个问题,”Bruce调出一分钟前的监控图像,和现在的重叠在一起,自从他们从挪威离开,他的情绪就一直不怎么高涨,“但Thor很快给我们送来了一条罪名。他开始屠杀了。”
  
  画面里一个行走的人慢慢风化成灰,消失在画面中。Strange在旁边低沉地摇了摇头:“一模一样。我看过一千多万种和灭霸大战的结局,除了一种之外,所有结局都是宇宙中半数人口灰飞烟灭。”
  
  Tony扫了他一眼,显然证明他所言非虚:“别告诉我唯一的那种就是这种。”
  
  “我没能看全所有结局,”Strange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但我能肯定,眼下这种绝不是最好的结局:地球人口总量不变,由神选替代物竞天择……”
  
  Howard看着他的儿子,眼中不知是骄傲还是担忧:“一旦你们的朋友——Thor,向地球公开解释了他的用意,他必将受到宇宙的讨伐,但那绝不是现在的事。他已经把地球的斗志挫败了,这不是轻易就能修复的。”
  
  “就算是你们这群地球最优秀的保护者,因为有了被复活的1/3人口,也未必能全心与他为敌。”Peggy站在Steve身边,担忧地望着她曾经的爱人,然而就连美国队长的眼睛里,都不再闪烁必胜的光芒。
  
  “如果我们的队伍里已经有人开始死亡了呢?”Bruce突然提高了声音,颈侧的血管开始变成绿色,“Natasha死了!还有……”
  
  “谁?”Tony疾走过去,扶住他的肩膀,“拜托别在这时候变,撑住,把话说完,Bruce……还有谁死了?”
  
  Bruce垂着头,靠在Tony肩上,哽咽地不住摇头。Strange重重地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Howard和Peggy。Tony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让Howard和Maria回来,”Strange沉声说,“我很遗憾,我们离开的时候,Natasha和Bucky Barnes死在我们面前。正如Thor说的那样……无辜之死,作恶者偿。”
  
  “Bucky?”Peggy惊愕地环顾四周,等着谁来反驳这个法师,“可他不是什么作恶者!”
  
  “他不是,Natasha也一样,但在他的审判下,监狱里已经空无一人,无论罪名轻重,杀人犯、小偷、诈骗犯,统统灰飞烟灭,”Steve握紧了拳头,“如果这就是Thor说的审判……”
  
  “打!”Tony回身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全息影像如水中的倒影般在他手中消散,“如果这审判有失公允,我们必须为之复仇!”
  
  “你们终于统一了意见,”Loki淡淡地笑了笑,“那就拿出点本事。”
  
  “如果你没有计划的话,就安静点听我们的,”Tony不耐烦地说,“还没人忘记纽约的事。”
  
  “我猜你们一定度过了非常艰难的一天,来寻找一个合适的‘计划’,”Loki讽刺地说,“现在我把计划告诉你们——我能破坏无限宝石。”
  
  “我从来不怀疑这家伙的破坏力。”Tony补充道。
  
  Strange好像被人抓住七寸的蛇,警惕地打量着他:“你不是说要破坏所有宝石吧?”
  
  “当然不是,”Wanda理所当然地说,“他已经得到了心灵宝石,时间宝石当然也会物归原主。”
  
  “我也从来不怀疑对这家伙而言,没什么是‘当然’的,”Tony翻了个白眼,“我不想打听你为什么背叛你哥哥,也不管这次背叛是真是假……以Thor现在的能力,也用不着跟我们玩什么把戏了。”
  
  “你果然是我的老朋友,Stark,”Loki扯了扯嘴角,眼中却殊无笑意,“我和这个小女巫要在幻影被Thor识破前回去,在这期间,我要你们控制住他手下的所有得力干将,而不被任何人察觉到异常。”
  
  “这好办,我们已经做到过一次了,”Tony似乎等着他再多说点什么,但Loki的计划似乎仅仅止步于此,“没了?就这样?”
  
  “就这样。”
  
  Tony依旧狐疑地抱起手臂:“我们唯一一个会催眠的小螳螂已经被打伤了,你们打算怎么控制住Thor?光凭你们两个?色诱?”
  
  Loki的脸色不自然地白了白,嘲讽地望了他一眼:“那你更不能胜任这个任务了。”
  
  “如果事态真如你们说的一样紧张,先生们,”Peggy权威地开了金口,“我们的敌人就不止Thor了。必须抢在愤怒的民众前扭转这一切,否则无须任何人出手,地球必有一场动荡。”
  
  Loki抬起冈尼尔权杖,欣赏地看了她一眼:“那么入侵的问题……”
  
  “尽管交给我们,斑比先生。顺便说一句,我喜欢你的代号。”Peggy目送他召唤彩虹桥离开,困惑地看着捧腹大笑的Tony。
  
  “没什么,”Tony绷着嘴角解释道,“他对女性的抵抗力一向不怎么强。”
  
  Peggy懒得理会他们仅限于团队内部的笑话,熟稔地摊开面前的三维地图:“你们之前进攻过一轮后,敌人必定全面增强防守,况且我们如果搞出太大的动静,破坏宝石的计划就无从谈起。这次不能用上回的法子,我们只能潜入,不能猛攻。”
  
  “Thor恐怕已经让阿斯加德人手一本小册子,画着我们这些危险分子的画像了,”Tony说着说着,突然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和Steve对视一眼,立刻改口道,“绝对不行。”
  
  “我看不出不行的理由,我们每个人都是战士。我,Howard,还有那位Mar-Vell,听说他也回来了。”Peggy斩钉截铁地命令道。
  
  “算上我,”Bruce的血管已经统统变成了绿色,但这次Hulk似乎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克制着、隐藏着,等待最后的决战关头,“他们不会赶我走的,我要跟他问个清楚。”
  
  Tony看着自己的父亲、朋友和久闻大名的Peggy站在一头,突然感觉一阵头疼,只得求助在场唯一一位有发言权的老人:“队长,这太疯狂了……”
  
  Steve神情复杂地盯着他的爱人,握紧了她的手。Peggy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骄傲地扬起头说道:“在这场战斗中,尽管我们的对手是神,是命运,但他却犯了一个致命的失误——他复活的英雄们,都不会吝惜再死一次。有人告诉我这些新型装备该怎么用吗,先生们?”
  
  挪威,加尔赫峰上,Peggy艰难地爬上陡峭的山坡,气喘吁吁地站在闪电宫几百米开外。不远处似乎有一群人正在争吵,Steve在无线电里提醒道:“那些是Thor的朋友,银河护卫队。听说他们不怎么靠谱,仅仅是因为Thor承诺复活他们的同伴才听他差遣。”
  
  “看来他们没能得偿所愿啊,”Peggy喃喃地说,“这就是他标榜的绝对公平、绝对正义的世界?”
  
  “这些人看起来是一群乌合之众,实际上实力不容小觑。小心点,Peggy,如果有意外,别忘了用Tony给你的装备。”
  
  “放心,我现在精神抖擞,”Peggy轻快地说,“没想到有朝一日,是我站上前线,你在无线电里跟我说话。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糟透了,”Steve无奈地说,“我一直都知道,你比我承担了更多。”
  
  “以前我们单打独斗,现在你在新的时代,有了新的朋友,你们并肩作战,一起承担,我看得出你变了很多——当然是好的变化。”
  
  “Peggy,”他突然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中止这次任务……”
  
  “我没有,”Peggy坚决地说,望着远山上灿烂的朝阳,“我想过你会在几十年前的某一天回来,但我从没想过来到几十年后与你重逢。我属于我们的世界,而你属于这个崭新的世界。你不能忘记你的朋友们,我也不能假装不认识比企鹅还磨蹭的Jarvis先生……回头我再给你讲他的故事。”
  
  “好,”Steve沉默了一会儿,在无线电的那头回答道,“一言为定。”
  
  看到她孤零零地站在山坡上,那群守卫边界的人立刻停止争吵,挥手示意她赶紧离开。Peggy身子一歪,立刻倒在山坡上,声泪俱下地控诉道:“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我的孩子、我的丈夫,在我面前灰飞烟灭……我没有家可回!政府告诉我,只有这里才能给我公道,只有神才能向我解释……”
  
  那群人被她哭得无可奈何,又不敢放松警惕,看她只是个孤身一人的寡妇,便只有一个男人不耐烦地过来驱赶她,无线电里,Steve的声音同时响起:“星爵,小心他手里的枪。”
  
  “没人能给你公道!”星爵歇斯底里地吼道,好像他才是扮演寡妇的那个,“你以为只有你失去了亲人吗?这就是个天大的骗局,我们全都被他耍了!我的人没能回来,我反而还失去了我更多的朋友,他呢?他,伟大的救世主,安安稳稳坐在闪电宫里,向我历数她们的罪过,让她们去换那些狗屁不如的好人的命!”
  
  “他说的是Nebula,他的女朋友Gamora的妹妹,”Steve迅速说,“看来Gamora没有回来,Nebula也死在这次审判里。她们姐妹俩曾经是Thanos的养女,为他做过不少坏事,但已经改邪归正了。Thor还是没有放过她们。”
  
  “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Peggy反诘道,“我们应该站在一起,去找那些能主持公道的人。”
  
  “别人?没人能做得到!”星爵暴躁地说,转身就要飞向闪电宫,“我要去找他理论,我们早就谈好了,他答应过要把Gamora带回来……”
  
  话音未落,Peggy一枪击中他的脖颈,半拖半抱地把昏迷的星爵拉到一边放平,一边努力冲远处招手示意:“有人吗?他好像生病了!”
  
  “你确定这个方法能奏效吗?”Tony怀疑的声音插进无线电里,“万一他们一窝蜂地过来……”
  
  “省得我一个一个地打。”
  
  “我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她了,队长,”Tony感慨道,“Hulk已经缠住了Heimdall和女武神。Wanda,准备动手。”

————TBC————

 
评论(30)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