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重染残阳-01.大迁徙(接复联3/长篇/HE不坑)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罗素粉丝请勿入内!我会推翻所有我认为不合理的设定。没有理由。

一些题外话:看完了复联3,这不该是他们的结局,故有此文。没有洛基的雷神只会成为一个疯疯癫癫的杀人机器,而没有脑子的洛基我只能理解为,他一孕傻三年——就像罗素呈现给我们的那样。我想给他们一个正常的,无尽的结局,我想带洛基回家。

===

  重染残阳/Rise the Setting Sun
  
  文/薄天游
  
  Summary:Loki生前留下的“残影”与遗言,成为了帮助Thor复活他的关键。
  

 

  01.大迁徙
  
  Thor独自坐在瓦坎达的高原上,半人高的荒草勉强能藏住他的身影。烈日当空,炽热的微风偶尔将草原拨弄起层层叠叠起伏的浪,却不能带来半点凉爽,唯有草叶上的穗儿一次又一次地扫在他脸颊上、脖子上,微微发痒,让他更觉得坐立不安。这让他想起过去听过的一首老歌谣,他懒得去记起那遥远的旋律,他已经太累了,不愿再想什么、做什么。唯有其中的一句,总在他最困倦的时候,恼人地被一个清脆的童声在耳边吟唱:“哪里有土,哪里有水,哪里就长着草。”
  
  Loki很久没唱过歌了,自从他不再拿草叶搔他睡着的哥哥起。有时候长大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你记不清他具体的界限。Thor只记得,某一个夜晚的星辰隐去之后,Loki便像一棵忽然绽放的树,挺拔地站在他的窗前。他的弟弟眉眼弯弯,犹如阳光投落的绿荫,含着羞赧犹豫的微笑,散发出安静而清冽的气息。
  
  Thor无意识地攥起拳头,电流在他指尖愉快地奔腾、交缠、亲吻,然后爆发出一团掌心大的火焰,瞬间烧秃了身边一圈野草。虽然视线并没有变得更开阔,但Thor心里却高兴了点,自觉又找回了从前掌控一切的本领,摊开手掌坐回原地,看着乌云慢慢凝聚在他头上,像一把葬礼时用的黑伞。
  
  “嘿,兄弟,不许哭啊!”Rocket坐在——也许是站着,他个头太小了,Thor根本看不清——对面的山头,举起一把比他还高的枪晃了晃,“这儿的人说不能随便打雷下雨!”
  
  “多谢提醒,原来这儿还有人。”Thor没好气地回敬道。他当然知道这里有人,话音刚落,他就瞥见远处一个瓦坎达人,正埋头搬走一块巨大的战争残骸。那儿只有他一个,他也显然听见了Thor的话,但他并没有被影响。他只是继续低着头,拿最简陋的锤子凿子,试图把那块外星残骸敲碎搬走。他恐怕得这样敲到瓦坎达的雨季到来了,可他看起来半点也不像要退缩的样子。Thor骨子里的热情和保护欲,让他有过短暂的冲动,想过去抬抬手指,帮那个苦命的人一把,可他没这么做。他太累了,这种疲惫已经侵蚀到了他的骨髓里,慢慢消磨他的本性,让他懒得再去做那些曾经义无反顾的事。想想从前的他,是如此的精力充沛,不知疲倦,终年奔走于九大国界。年轻的神幼稚、贪玩、血气方刚,恨不得早日踏遍宇宙洪荒,帮助他目之所及的每个人、每寸土地,同时带着一点儿可耻的虚荣,暗暗期盼他们传颂雷神的功德。
  
  可那个瓦坎达人呢,无论战争是否降临,他都只是日复一日地站在这里劳动。土地龟裂得皱起脸庞,他就一一将那些皱纹舒展;庄稼浸泡在天神的意兴中哭泣,他就为它们拂去泪水。稀有矿石出现在地上,他就把它们搬到一起;外星残骸砸出了天坑,他就凿碎它们,一片一片地扔进荒漠中。他什么都不说,沟壑纵横的脸上也看不出痛苦或是快乐,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为他的国家做了所有的一切;而Thor,口口声声地说着保卫家乡,可“家”这个字眼好像根本没在他心里占过一席之地。
  
  暴雨前的阴风忽然拔地而起,吹干他后背的汗水,盔甲贴在身上微微发凉。那根恼人的草穗儿居然还没被烧断,欣快地随风摆动,重新磨蹭他裸露的脖颈,一下、又一下。他索性躺倒在地,闭上眼睛,可那痒意却依旧挥之不去,落在他身上的每个角落。他明明没像小时那样,悄悄把眼睛眯出个缝,却依旧能看见过去的画面——
  
  Loki弯下腰靠近他,手里拿着一根草叶,轻手轻脚、屏住呼吸,连眨眨眼睛都怕惊动了他,于是便瞪着那双大得不太协调的眼睛,仿佛有两片新春的绿叶镶进了他眼眶中,清晨的露水在上面悠悠氤氲。Thor会在草叶接近他的一刻抓住Loki的手,把他按在地上挠他的痒痒,Loki便会像一只误入陷阱的幼兽,在他铁箍似的臂膀里翻滚、挣扎,笑得掉下泪水,断断续续地尖声哀求,“哥哥,别”,让他误以为那是痛苦所致。
  
  Thor霍然睁开眼睛。他的手悬在空中,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周围却空空荡荡,除了响得越来越紧的风以外,什么也没有。悲伤忽而如倾盆暴雨,噼里啪啦地打在他头顶上,淋得他狼狈不堪、无所遁形。他宁可自己像Loki说的那样,不那么多愁善感,只为国家的陷落、亲人的逝去难过一小会儿,就重新复活成万人敬仰的英雄,扛着战斧傲立群山之巅,大声向世界宣告,地球在他的保护之下。Natasha曾经试着这样建议过他,她觉得人民需要一个希望,支撑他们活下去,但Thor拒绝了。如果他身体里还有半点希望之光,他宁愿留着慰藉自己,再也不愿奢侈地挥霍它们。他记得Natasha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再问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也没再提任何要求。他知道Natasha不是生气,只是失望,只是泄气,只是和每个人一样——她也应该如此。他不想再给任何人无谓的希望,再看着他们眼中的最后一丝光芒破碎。
  
  空中霍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一道闪电精确地劈落,将草穗瞬间烧成灰烬。瓦坎达人皱了皱眉,把草帽压低,锤子凿子插回腰间,走回高坡,带着浓重的鼻音,说着当地的土话,洪亮地吼道:“你快走吧!”
  
  Thor本想跟他道个歉,可他实在没那个心情。如果真要道歉,他得一个一个地说上几万年的对不起。他对不起太多人,暂时打破一下瓦坎达的自然平衡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瓦坎达人看他没有回答,大约觉得这是个只能听懂英语的神。这让他更对Thor嗤之以鼻了,摇摇头大声操着一口乡音嘟囔:“豹神在上啊,他也是神?”
  
  Thor不知道他说的豹神是何方神圣,他也不想和这样一个平凡却可敬的人较劲。以前他和Loki折腾完,他还总要摆出兄长的权威(当然是自以为的权威),把稚嫩的脸皱出几道深深的皱纹,毫无威慑地嗔怪:“Loki,别再闹了!”现在这话终于奏效了,他可以消停地坐着,没有谁会拿草叶来搔他的痒了,再也没有了。
  
  一道雷电并没能带来反季节的雨水,草原上的风更加闷热、滚烫,带着将落未落的潮湿,黏糊糊地粘在他身上。他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扯出一点儿痛觉就立刻松手。他现在无聊透顶,恨不得Rocket能再跟他喊句话,或者那个瓦坎达人落下了什么东西,能再走回来。不管是找茬跟他们吵架,还是聊聊豹神的来历,他都愿意,只要别留他一个人坐着,听过去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忽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大地细微的颤动。不,这不是瓦坎达人能带来的,一百个瓦坎达人也不可能动摇坚实的土地。神的本能也告诉他,这不是巨蛇翻身带来的地震。他开始胡思乱想,心绪高高地飞到阴沉的云层中,信马由缰。一个影子忽而清晰地出现在他脑海里,仿佛他的眼睛也飞到了天上,俯瞰着这片土地的尽头,一个重生的神向他走来。那不是大地的震颤,或许是他内心的激荡,如飞腾的马群,一百个灵魂、一千句话、一万个吻同时向那个人飞奔而去。乌云因他的肖想裂开了一道缝,炽烈的阳光如滚烫的熔金,浇在他身上,浇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他抬头看着裂缝中,那细细的一丝太阳,是幼童齿间粘连的一根摇曳的糖丝,那是他第一次清晰地想起那几句他永不愿再提起的话——
  
  “太阳会重新照耀阿斯加德。”
  
  Thor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感觉自己就像天边那轮摇摇欲坠的太阳,满怀无限炽热的能量,却只能煎熬自己的心脏;而别人,把他流淌出来的血当做神赐,在阳光下大张着手臂,尽情歌唱,无一听见太阳的悲鸣。
  
  他回过头去,却没看到半个人影。他早已经惯于失望,但这一次,却忍不住让目光多逗留了一会儿。
  
  山谷尽头,一道黑压压的线朝乌云的方向狂奔而来,尘土在它们身后飞扬,狂风在它们蹄下激荡,一群非洲羚羊错以为雨季将至,狂喜地冲水源和希望而去。
  
  这回Thor总算明白,为什么瓦坎达人让他快走,而Rocket又不让他“随便打雷下雨”了。神的喜怒哀乐,都决定着一片土地的命运。他越想回避自己的责任,他赐予希望的人群——或者羊群们,越会不期而至。
  
  “快点上来,要么就给我烤几只羊吃!”Rocket又站在山顶冲他喊话,Thor却置若罔闻,就像一座顶天立地的山陵,在风吹雨打中巍然站起。他狂笑着张开手臂,面向那群狂奔的羚羊,雨幕经由神的手划出一道笔直的界限,几步开外暴雨倾盆,而他面前身后,却仍是热浪滔滔。羚羊在豆大的雨点中仰着头,四蹄刨动泥浆,张开嘴“咩咩”地叫着,让难能可贵的雨露滋润它们干燥的唇舌。羚羊群中,零星有几只不识趣地冲过了雨幕,便有细小的电流传到它们卷曲的长毛上,羚羊受了惊,借着惯性冲过几米,绕开电流的源泉,再灰溜溜地掉头回到雨水中。
  
  Thor盯着羊群,笑得十分欢畅,仿佛群山也随着他一同笑了起来,老树也为他的喜悦而震颤。Rocket像看疯子一样瞧着他,山顶上的瓦坎达人却重又打量起这个外乡神。闪电藏在乌云中喑哑地低吼,只消Thor微微一皱眉,雷电便会轰然劈落,把这群愚蠢而又可怜的羚羊瞬间烤成粮食。它们就像每个颠沛流离的群落,就像在旷野上寻找庇护所的瓦坎达人,就像躲避外星轰炸的纽约人,也像满怀希望重新起航的阿斯加德人。
  
  地球人见过许多个满怀恶意的神祇,耀眼的光辉织就他们的冠冕衣袍,他们带着希望之光降临,却收割了不计其数的性命,以恐惧和血腥为食。人类曾经是多么向往、艳羡那些高贵的生灵啊——可索科威亚、纽约,甚至如今的瓦坎达,和那灰飞烟灭的三十五亿人,却激发起了他们灵魂深处的恐惧与战栗,他们是如此畏惧、如此厌恶、如此妒忌那些翻云覆雨的神。
  
  Thor短暂地停止狂笑时,瓦坎达人低哑地开了口,说的是英语。
  
  “你不想杀它们。”
  
  Thor没说话,他的力气和笑容一起从身体里被抽走了,在下一批迁徙的动物到达之前,他沉重地抬起脚步,走向Rocket对面的山头。他又感受到了大地轻微的震颤,这次大概不是羚羊群,也许是什么他没见过的中庭生物,但他已经不会对这些感到好奇了。他也听见Rocket似乎又在对面冲他絮叨着什么,可他一点儿也不想听——他没那么多耐心给这个让他束手无策的世界。
  
  他迈动双腿,越走越快,全不管身后渐渐逼近的细响。Rocket最受不了自言自语,干脆开启飞行器,像个浣熊形状的氢气球,冲他飘了过来,故意提高声音,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嘿,你身后是谁?你在躲着他吗?”
  
  Thor没回话,步子迈得更大了,继续往前走着。
  
  “我说哥们儿,至少回头看一眼吧?他在追着你呢!”Rocket来了兴致,把“爷们儿”都叫成了“哥们儿”,一个劲儿地在Thor面前晃来晃去。后者敢说,要是他再多絮叨那么一句,或是那个影子走得慢了点,Rocket就被他拎着尾巴扔到山谷里去了。
  
  可希望就在这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他遍体鳞伤、筋疲力尽地站在非洲广袤的原野上,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黑点、一粒随时可能随风而逝的尘埃时,希望就悄无声息地隐匿在烈日给他的阴影背后,伸出那双冰冷的手,抚触着他的伤痕。
  
  每个人的希望都有一个名字。羚羊的希望叫“雨水”,瓦坎达人的希望叫“豹神”,而Thor的希望有着全世界最美妙的名字——
  
  “Loki?”
  
  翠绿的眼睛直直地望向他,如此真实,他甚至觉得那似笑非笑的目光都化作实体,成为两根搔着他心门的青碧草叶,含着梦境般缥缈的淡淡笑意,咄咄逼人地质问:“你知道你让我很尴尬吗,Thor Odinson?”


===TBC===

后文:02.梦中人

 
评论(22)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