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重染残阳-02.梦中人(接复联3有剧透/疯狂撒糖)

光速让我基妹上线腻歪发糖(doge)

前文:01.大迁徙

===

  02.梦中人
  
  Thor怔怔地凝视着他,直到Loki冰凉修长的手指狠狠戳了戳他的脸,尽管没有触感,但也没有像梦影或灵魂那样穿过他的身体。他突然酣然大笑,一把抱起Loki转了个圈——他能怎么表达他的心情?他能说什么?只有笑,这种最真诚的表情能揭露他内心喜悦的冰山一角。他笑着,笑得天也放晴了,清风在旷野上奔跑,阳光粗鲁地割破乌云探出头来,瓦坎达人唱起了一首辽阔的民谣,那或许是支情歌……
  
  可无论是风的呼吸,还是光的闪烁,都无法附着在Loki身上。他的衣摆依旧稳稳地垂坠着,新蓄起的长发乱糟糟地散在肩上,毛毛躁躁地翘起来。他的身体没有半点重量,却像一堵墙,把所有的阳光都不客气地挡了回去。
  
  “我大概是个鬼,”Loki似乎也察觉了不对劲,灵活地从Thor怀里滑下来,举起一只手来细细端详,“我还指望能在你身体里穿来穿去呢。”
  
  “不好意思,”Rocket粗鲁地插嘴道,Thor可没从他话里听出一星半点的不好意思,“所以你就是那个,呃,Thor死了的弟弟?你是怎么回来的?”
  
  Loki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那些人不会回来。”
  
  “哪些人?”
  
  “你希望复活的人。”说完,Loki立刻伸手搭在Rocket头上,后者低吼着骂了一声,刚要掉转飞行器躲过他的手,Loki的手指就穿过了他毛茸茸的额头,不知消失在哪里了。
  
  “嘿!”Thor一把揪住Rocket的尾巴,把它倒着拎起来抖了几下,“把我弟弟的手吐出来!”
  
  Loki嫌恶地抽出手来甩了两下,Rocket灵活地爬到Thor胳膊上,狠狠咬了他一口。
  
  “还没人敢这样侮辱我!我!Rocket!”浣熊愤怒地盘踞在他头上张牙舞爪,“要不是因为他是个鬼,他刚刚差点就偷窥了我的记忆,而你,他妈的,你居然揪我的尾巴,还抖了抖!”
  
  “冷静,小兔子,”Thor在他不会再次发怒的范畴内晃着脑袋,试图把他从头上抖落下来,“咱们可是战友。就算Loki想不到办法,我们也能——”
  
  “没有‘我们’!别说地球死了一半人,就算全死了,我也不会跟你们合作!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要说合作,也应该是你们求得本船长的应允!”Rocket暴躁地在他脑袋上踱步,“不过我得先搞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Loki又瞧了瞧自己的手,完全无视了Thor用目光向他求救。他弯腰捡起一块锋利的矿石,在Thor手上快速划了一下,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
  
  “如果用它划破你的皮肤,我们就可以把你剥了皮烤着吃了,”Loki把矿石抛来抛去,Rocket怀疑他根本就是想故作不小心地砸一下他的脑袋,浣熊终于好心地从Thor头顶下来了,气势汹汹地抱着手臂等待他的解释,“因为神族的身体密度比一只浣熊高得多,所以我无法穿过他的身体——多么遗憾,从我知道我会死的那天起,我就一直盼着附身这个家伙。”
  
  “只有神能变成灵魂?”Rocket尖刻地指出,“不过我听说你是领养的。”
  
  Loki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神不过是凡人的阿谀,试图求得比你们强大的人的庇护,”他毫不留情地回击道,声音却越来越高亢、咄咄逼人,“而你这只可笑的小动物却以为,我,Loki Laufeyson,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的合法君王——”
  
  “Laufeyson?”Thor用一种古怪的声调,扯着嗓门重复了一遍,又把Loki扯回他的控制之下,“Loki,你说真的?”
  
  “别装成第一天知道,Thor,”Loki嫌恶地看着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你看起来脏兮兮的,而且交友水准每况愈下。这里是中庭吗?你跟你的母蝼蚁在这里安了家?”
  
  Thor没给他说更多话的机会,事情已经明明白白——这不是Loki,至少不是一个记忆完整的Loki。但凡他还有一点阿斯加德毁灭前的记忆,他都不可能再主动提起Jane。说实话,Thor始终觉得Loki不提起她,不仅是种族歧视使然,还掺杂了些许恐惧,在他们开诚布公的谈话之前,Loki始终对他不知所起、不知所终的感情报以提防。可笑的是,Odin家的人似乎都不擅长沟通。他们喜欢把结果直接扔到对方面前,从不考虑你是否接受,反正事实如此,他们以这种拙劣的方式,证明自己坚如铠甲,向那些永远包容着自己的软肋耀武扬威——瞧瞧我多强大,瞧瞧你多幸运,竟能遇到我这样的保护者做你的神!
  
  直到最后一根软肋被抽走,他的世界在眼前分崩离析,心脏在胸膛里静止,血液凝固在四肢百骸,他不再听得到、看得到任何东西。那一刻,他俯在Loki的尸体上,他弟弟失去生命的身体依旧留着余温,至少比他的手暖和。他想起童年,他在深夜披着寒霜重露,蹑手蹑脚地进屋,Loki早就乖乖地按时上床睡觉了,厚重的被子把他裹得像一只新生的茧,但他总会留一只手在外面,他的手那么小、那么软,孤零零地等着人牵起来。Thor连衣带都不解,匆匆把衣服盔甲从身上扒掉扔在地上,急不可耐地抓住Loki的手。有时候,他的动静大了,Loki就会半梦半醒地把眼睛睁开一道缝,月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悄然偷走了少年朦胧的笑容。时光连个招呼都不打,带着他的笑影,一跑就是一千年。
  
  Tho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那场他不敢提及的灾难之后,他总是得不停地提醒自己,要记得呼吸。只有空气充盈了肺叶的那个瞬间能提醒他,他是个幸存者,他还活着。从前,这是一种诅咒,而现在,这是世间最珍贵的礼物。
  
  从前和现在的划分,不过是Loki。
  
  “天呐,我再也不叫你高贵狂野了,”Rocket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的思绪,“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突然傻笑的时候有多蠢?”
  
  “他不知道,”Loki讽刺地接话,“我都不忍心打断他犯傻了。”
  
  Thor却没有生气,只是顺手捋了一把Rocket背后的毛——有点扎手:“小兔子,让我们谈谈。”
  
  “你最好长话短说,做个决定,”Rocket迟疑地看了看Thor撂在地上的战斧,“你确定给我?其实锯掉一截就够……”
  
  “我以为你就爱满世界捡这些小玩意儿呢。”Thor轻描淡写地说,一眼都没往地上看。
  
  Rocket瞪大了圆滚滚的眼睛:“小玩意儿?!你管这个……这个‘风驰电掣斧’——”
  
  “暴风战斧。”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叫他兔子了,虽然他是只浣熊。”Loki抬手一挥,熊熊烈火瞬间将战斧围了起来,“但我不得不提醒你,Thor,如果你放弃继承Odin的战斧,它理应托付给比你更配得上王位的人,而不是你的宠物小精灵。”
  
  “小精灵?!”Rocket扯着嗓子吼道,拉开急冻枪的保险栓,“你肯定不知道小精灵能一枪打爆你的脑袋吧?”说完,他对准火焰,扣下了扳机。冰霜瞬间给地上的荒草挂上一层坚硬的冰壳,但火焰却依旧没有减弱的势头。
  
  “草原上不能有火!”瓦坎达人在山坡上叉着腰厉声吼道。
  
  Loki皱起眉头,怒气冲冲地瞪视着Thor,两座陡峭的山岭剪影便在他眼眶上竖起:“他是哪个凡人,竟敢命令一个神、一个国王?”
  
  “他大概算这里的主人,”Thor轻拍他的肩膀,“收起来,Loki。你要那把斧子有什么用?”
  
  “熔了它,打十把匕首,”他顿了顿,似乎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也可以给我打个半身雕像,摆在阿斯加德。”
  
  “恕我直言,你好像已经死了吧?”Rocket不客气地说,他的尾巴在身后摇摆不定地打了几个转,最终还是丧气地垂下,不甘心地哼了一声,去消遣那个瓦坎达人了。只剩下Thor和Loki站在群山之巅,野鸟长声鸣叫着,从他们头顶飞过,一根鲜艳的尾羽打着转飘落在他们面前,Loki伸出手去,一缕火焰在他指尖燃起,但羽毛却穿过了火焰和他的手指,落在了地上。他没说什么,只是回过身去,凝视着Thor的眼睛。他的目光在接触到Thor眼眶上的伤疤的一刻,突然波动了一下,就像一片被风吹出涟漪的湖。
  
  “你换了只眼睛,”他依旧皱着眉,声调却柔和了很多,身后那些已不具有伤害性的火焰也悄然消失,他情不自禁地抬起了手,似乎想抚摸一下Thor的眼睛,理智却在最后一刻把他的手拉了回来,使他不得不尴尬地举着胳膊,傻乎乎地变出更多火焰,遮掩本来意图,“黑暗精灵把它吃了?”
  
  Thor决定暂且不跟他谈起过去的事,只顺着Loki的记忆说话。如果对方的回忆只停留在瓦特海姆的那次死亡之前,他也不打算再提起更多。在Loki回来之前,在他还近乎疯狂地抱有希望的那段时间,他时常和Rocket畅想时光突然倒退,或是Loki又一次假死在他眼前。
  
  “如果真是这样,”Thor想起自己那时微笑着说,“我永远不会让他再听到那个名字。”他的小暖兔则什么也没说。
  
  “回答我,”Loki厉声让他回过神来,“这次又是什么让你懦弱了?……不,这不是懦弱,你还剪了你那头狮鬃似的头发,你到底是不是Thor Odinson?”
  
  “黑暗精灵以恐惧和死亡为食,而不是人的眼珠,”他冷静地说,“我敢肯定是他们给我带来了太多恐惧。但你回来了,我发誓,Loki,我发誓,我会为你而战。”
  
  Loki扯了扯嘴角,抱起手臂,开始对他冷嘲热讽:“你的女朋友把你调教真是油嘴滑舌。为一个亡魂而战……亏你说得出口。”
  
  “你会回来的,弟弟,只是时间问题。”Thor热忱地说,“我用一切保证,顺便说一句,我跟Jane已经分手了。”
  
  Loki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敏锐地上下打量起Thor有没有什么心虚的小动作:“什么时候?”
  
  “你死之前。”Thor笃定地点了点头,鉴于Loki曾经真真假假地死过那么多次,他自认为这不算撒谎。
  
  Loki的肩膀微微放松了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看起来对Thor的感情归属满不在乎:“现在,我们可以谈谈我的死了,Thor。”
  
  Thor清了清嗓子,强迫自己克制住紧张地握紧拳头的冲动。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对Loki,谎言之神,撒这么大的谎,光是想想要把它圆回来的技术难度,就让Thor望而却步,但他别无选择。他不能让Loki再背负着带走魔方的莫须有之罪,不能让Loki重温与他们最恐惧的敌人交锋的经历,不能在他和阿斯加德、和Odin、和Thor、和自己和解之前,粗暴地把这一切从他的生命里掠夺走。
  
  “我很抱歉,弟弟,”他一边结结巴巴,一边在心里呵斥自己冷静下来,“不过我给你报仇了,我回到瓦特海姆去找你,可你并不在那里。不过我传扬你的英雄事迹,给你写话剧,立雕像,有尖尖的犄角的那种……”等他做贼心虚地抬起头与Loki对视时,发现对方的眉毛已经快在额前打成一个蝴蝶结了,好像Thor刚刚强行扳开他的嘴,倒进了一碗萨卡星特供面条一样。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Thor Odinson?现在还有什么你说不出的肉麻话吗?还有什么你做不出的蠢事吗?”
  
  “你也知道这些又蠢又肉麻?!哦,我是说,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和父亲,和人民们,都无比怀念你、深爱你,父亲还宣布你是阿斯加德的合法国王。”Thor大声咳嗽着,试图掩饰自己的口不择言,但他依旧有理由万分震惊——Loki居然也知道循环公演“阿斯加德的洛基之殇”是一件又蠢又肉麻的事?
  
  Loki怀疑地挑起眉毛,Thor毫不示弱地迎上了他的目光。现在,他由衷地佩服他的兄弟,居然能把谎话说得那么若无其事。每一秒,Loki的每一次眨眼、呼吸,都让他巴不得立刻举手认罪。
  
  终于,他的国王开口了:“如果这是真的,你现在就可以向你的国王宣誓。”
  
  Thor长出了一口气,这让Loki眼中的狐疑更加明显。他连忙握住Loki的手,却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打了下去:“你知道该怎么向国王宣誓。”
  
  这回Thor毫不犹豫,立刻单膝跪地,一手捧着Loki的披风,另一只手牵住了他。
  
  “我,Thor,Odin之子,向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的合法君主,我的兄弟、我的国王、我的救世主宣誓,”他抬起头,看见Loki也正低头望着他。他的弟弟看起来好像惊讶得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自在地小幅摆动着脑袋,试图让披风从Thor手中滑下去。但Thor的手像铁钳一样箍着他,拉着他颤抖的、冰冷的手掌靠近自己唇边,继续宣誓,“我愿意我漫长的生命、不死的赤诚,向你发誓——”
  
  树上突然传来一声脆响。Rocket尴尬地坐在树梢上,冲他们挥了挥手:“呃……Drax跟我说,只要绝对缓慢,就能达到绝对静止,然后隐形。打扰你们的求婚了吗?不过这怪不到我头上,Thor,你从来没说过你和你弟弟是这种——嘿!”
  
  Thor气急败坏地劈死了整棵树。

 
评论(40)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