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圣诞贺/锤基/复联】平凡之路01~03(接雷神1)


一个假如基妹从彩虹桥上掉到了地球的脑洞。

圣诞节到啦来一发大甜饼!预计六更结束。

————————

  平凡之路
  
  01.
  
  索尔找到洛基的时候,他正试着用魔法让猫漂浮起来。黑猫开心地挥舞着肉乎乎的爪子,但才刚升到半米,他的力量就再也难以为继,猫一下子掉了下去。两双一模一样的碧绿眼睛互相凝视着,洛基皱起眉头:“别这么看着我,傻猫。我不是没法举着你,是怕摔死你。”
  
  索尔忍不住笑了一下。洛基猛然回头,他愚蠢的兄长身上多了几处流着血的新伤,正趴在落地窗外,而他——曾经能躲过海姆达尔的眼睛的,无所不能的,阿斯加德仅逊于奥丁的魔法师——竟然毫无察觉。他本来就坏的心情变得更糟了。
  
  “洛基?!你竟然在中庭?你怎么会……你还活着,太好了!”他欣喜地张开双臂贴在玻璃上,恨不得抡起锤子把窗户砸个稀烂,语无伦次起来,“我和我的朋友有个任务,我一直盼着能再和你谈谈,但是我得先走一步。你会一直待在这里吗?”
  
  洛基冷静地看着过分紧张的索尔,战斗永远都能激发他的热情,他耸了耸肩,摊开手环视四周:“当然,这是我家。”
  
  索尔张了张嘴,大概是有短时间内不可能说服一条银舌头的自知之明,他什么都没说,举起雷神之锤飞向半空。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认为阿斯加德才是他们的家,尽管他在中庭混得风生水起,继一个女科学家后,又凭借超级英雄的头衔斩获了无数少女的芳心。可笑的英雄主义,洛基想着,顺手打开了落地窗,懒洋洋地冲站在窗外环伺的矮个儿男人挑了挑眉毛:“你没看到他走了吗?”
  
  矮子从低矮的灌木丛中跳出来,警惕地问:“你是什么人?”
  
  洛基笑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矮子摸了摸自己的右臂,仿佛那能赐予他力量似的。他瞬间抽出腿袋里的手枪,冲洛基打了过来。距离很近,根本用不着瞄准,子弹在他眼中划成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射入洛基的左肋——不致命,但足以让他受制。
  
  “当”的一声轻响,子弹头清脆地落在了地上,洛基摊了摊手,遗憾地叹息了一声:“真可惜,如果你有能力,我很愿意帮你把索尔痛打一顿扔到宇宙里,但是……”他伸手把子弹从肌肉里抠出来,皮肤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又变得平滑。他轻松地躲过剩下的子弹,轻快地走向灌木丛,绿色的眼睛渐渐变成血红色,皮肤也变成了蓝色,在空气中散发出丝丝冷气。矮子只觉他每靠近一分,身体就变冷一分,惊慌之下也无暇多想,举起枪托便冲洛基头顶打去,裸露的手腕却被他紧紧攥住。有烧灼般的“咝咝”声从他皮肤上传出,衣袖在低温下化为齑粉。他紧咬牙关不叫出声,却见红眼魔鬼的另一只手又悄然冲他的心口伸了过来……
  
  “洛基,你在家吗?”屋外响起敲门声,洛基迅速变回白肤绿眼的模样,手上缓缓加力,指甲抠进了矮子手臂上的伤口里,低声道:“滚出去。”直到对方吃痛地勉强点了点头,他才快步打开大门,黑猫愉快地迈着优雅的步伐跟他走到门口,刚一开门,就立刻喵喵叫了起来。
  
  “小家伙,你今天有没有喝牛奶呀?”女人俯下身冲它和善地笑笑,“竟然有人会因为你的毛色而遗弃你,那一定是个迂腐的中世纪老头。要不是我对猫毛过敏,我一定会天天抱着它的。谢谢你收留它,好邻居。”
  
  洛基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中庭人所说的“中世纪”的具体时间,发现自己好像就是在那时候出生的。小时候他和索尔曾经在海姆达尔身边看过中庭的景象,他们的统治者——教皇吧,好像是这样称呼——用人类的可笑审美给阿萨诸神画上和他们一样滑稽的大胡子、卷花头,再放火烧掉他们。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它会胖到走不动路的,帕克太太。”
  
  梅·帕克立刻瞪起眼睛,反驳道:“胖一点儿更可爱,我真搞不懂现在年轻人的审美,孩子,你和彼得一样,都这么瘦,我看着都觉得心疼。”
  
  她说着就要往客厅里走,洛基赶紧抱起胳膊拦在她面前,若无其事地接口道:“我一直都这样,彼得还是个年轻人,他会变强壮的,不过他现在就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了。您今天没去医院上班吗?”
  
  帕克太太听到他夸奖自己的侄子,立刻变得满面春风,用中老年女人的口吻——奇怪的是洛基并不反感她这种语气,他想起了芙丽嘉,而在他心里,芙丽嘉是不会老的——她说:“一转眼彼得也长大了。我今天调休,打算开个派对,庆祝彼得高中毕业,你晚上也一定要来,我特意做了你最爱吃的瑞士肉卷。亲爱的,你是我的知音,以前本和彼得每次看到这道菜,一人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两条眉毛都要拧到一起去了。”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洛基赶紧控制住自己翻白眼和皱眉的欲望。那坨比纸还干、比油还腻,活像在干嚼生猪油的肉卷,如果不是他初到中庭,以为所有食物都是这个见鬼的味道,还要注意不让自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样子,他绝不会吃一口那个东西,哪怕只是舔一下。上个月帕克太太热情地送来一大盘自制的瑞士肉卷,洛基不得不冒险用了个混淆咒语,让她误以为自己已经风卷残云地吃了个干净。他曾经试过用肉卷喂猫,吓得后者卷起尾巴打翻了牛奶盘。拜肉卷所赐,他第一次怀念起阿斯加德……的美食。
  
  洛基迅速编了个理由,故作惊讶道:“那是世上最好吃的肉卷,毋庸置疑。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带着最诚挚的祝福准时……天哪,今天是星期六?太遗憾了,我必须得去加一晚上班。”
  
  帕克太太露出一脸诡计得逞的坏笑:“没关系,明天是平安夜,后天是圣诞节,接下来的一周都是假期,你总会有空——”
  
  话未说完,黑猫突然在屋里尖锐地叫了一声,帕克太太立刻冲进房间,惊呼道:“谁?!”
  
  洛基一惊,那个矮子一看就是个亡命之徒,他手中暗暗聚力,一团赤色火光闪烁成形,便要冲那位不速之客招呼出去,等他进入客厅时,却愣住了,手里的火焰悄无声息地熄灭了。
  
  索尔转过身来,身后的红披风碰碎了他最喜欢的一个青瓷杯子,吓得黑猫哇哇大叫,同时得到洛基嫌弃的眼神。金发的大个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锤子换到另一只手里去,冲帕克太太伸出手去:“抱歉不知道有客人,你好,我是他的哥哥。”洛基同时解释道:“帕克太太,这是一个朋友……”话音刚落,洛基又对索尔怒目而视,后者尴尬地挠了挠头,同时又重复了一遍:“哥哥,我很确定。”像是在郑重宣誓主权所有、寸土不让。
  
  好在帕克太太没有在意,和索尔握了握手,语气里有微微的责备:“我是他的邻居。小伙子,你总算来了,你竟然让你的弟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了一个多月,而你自己,只顾着打扮成超级英雄,等着过圣诞节?如果你弟弟跟你赌气,我一点儿都不会奇怪。”她严肃地扫了一眼索尔手中的锤子。
  
  索尔的视线越过帕克太太头顶,和洛基隔空交汇。他沉重地点了点头,声音沙哑地说:“我们以为他已经……死了。幸好他没事,谢谢您的照顾。”
  
  “你哀悼了吗?”洛基冷冷地甩来一句嘲讽,好像突然发现帕克太太的背影格外迷人,盯着她的后背,拒绝和索尔对视。
  
  “我们都哀悼了。我,妈妈和父亲。”索尔诚挚地说,想绕过帕克太太站到洛基面前。
  
  “我真是万分荣幸,不过他不是我父亲。”洛基冷酷地说,从椅背上拿起西装披在身上就要出门。索尔立刻阔步走来按住他的手,洛基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想呵斥他两句,突然发现矮子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刚要扑向帕克太太,黑猫立刻窜起来拦在两人中间,矮子凶相毕露,迅速抽出一把匕首,他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帕克太太的袖子。
  
  一团耀眼的白光砰地打在矮子胸前。匕首在帕克太太背后不足十厘米的地方滑落,矮子应声倒地,手腕上还粘着一团蜘蛛网。在他身后,响起了一声由衷的赞叹:“太酷了。”
  
  洛基扶起惊魂未定的帕克太太,回过头去看到一身浮夸热烈的打扮,那人手里抓着一根蛛丝,正倒吊在房顶上。
  
  好吧,少一个知情者总是好的。
  
  他听那声音有些耳熟,还没等对方继续赞美他的魔法,立刻抢先道:“蜘蛛侠?我知道你。刚才那一招真酷,想不到蛛丝有那么大的威力。”
  
  “呃……虽然有点儿尴尬,但是我好像该说声谢谢夸奖?”蜘蛛侠被他打得有点儿懵,又看了看索尔,“你怎么也来了?”
  
  索尔立刻维护起洛基的荣誉,挥着锤子抗议道:“嘿,那不是你干的,是我弟弟的功劳,你只是顺路回趟家而已!彼得,你今天的声音怎么那么奇怪?”彼得·帕克做出种种动作暗示索尔闭嘴,可后者并没有及时领会他的意思,肆无忌惮地说了下去。帕克太太盯着倒吊在房顶上的彼得看了一会儿,叫了声“上帝啊”便晕了过去。
  
  “梅姨,醒醒!索尔,你的理解能力真是感人,这是我守了好几年的秘密!你气得我都没心情追问你和我的邻居怎么变成兄弟了!”彼得自暴自弃地扯下面罩扶起帕克太太,来回来去地打量着索尔和洛基。
  
  “你已经问出来了,不过关于索尔的理解能力,我同意你的看法,”洛基没好气地对索尔说,“拜你所赐,我必须用两次遗忘魔法了。”
  
  索尔本来还有些紧张,听他这么说立刻长舒了一口气:“对你来说轻而易举,我就知道。”
  
  “麻烦你先收起你那副‘我就知道我弟弟最厉害’的表情好吗?”彼得像连珠炮一样开始发问,“遗忘魔法是什么?你又是从哪儿学会的这些?你也会打雷吗?哦不这个问题不重要,先回答我这对她有伤害吗?她会不会忘了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就像你刚来的时候一样?还有,为什么是两次?你不能对我用那种东西!索尔,我们是一个团队,你不会因为他是你弟弟就为虎作伥吧?”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做我想做的,谁也管不着。”洛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他的盛气凌人对除了索尔以外的人摆出来时,攻击性总是不尽如人意,他补充解释了一句,“不会有任何伤害。”
  
  索尔立刻补了一句:“相信他,没事的。”
  
  队友的话显然让彼得有了点儿信心,但他还是犹豫不决地提议:“不如我们去问问Mr.Stark?索尔,你干嘛把锤子放我脸前头?”
  
  “斯塔克不会明白这种力量的。”洛基掸了掸手,“完成了,她过几分钟就会醒过来,你最好快点儿把这身行头换掉,别麻烦我再用一次魔法,小彼得。既然伟大的雷神都插手了,我这点儿雕虫小技在Mjollnir面前可不管用。那么,一个秘密换一个秘密,我还是爱吃肉卷的好邻居,你还是乳臭未干的小高中生。”
  
  彼得立刻射出蛛丝把自己挡到窗外,一边喊道:“我不是乳臭未干的小高中生,我都毕业了!你要是不承认,咱们就不成交!”
  
  “没人吃肉卷的话,帕克太太会很伤心的,”洛基看了他一眼,“等她醒来,会问起我去哪儿了,我亲爱的哥哥当然会回答,我去上班了,然后慷慨地开下空头支票,就像之前无数次对我做的那样,告诉可怜的帕克太太,你会吃她那该死的肉卷,然后立刻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可是,弟弟!——”
  
  “我不是你弟弟,也不想看见你。如果隔壁家上帝的生日唤醒了你普度众生的情怀,那就请你别打扰我的生活,全当做好事了行吗索尔?”洛基穿上西装飘然离去,转过身去为索尔那一脸失落而窃喜,他又补了一刀,“别费劲找,你找不到我的。”

  
  02.
  
  圣诞节前的街道上很空旷,他双手插着口袋,发现索尔没跟着他,心情更加轻快,甚至哼起了昨天在路边听到的小曲儿,随手接过一张圣诞促销传单。他一遍遍在脑中回放着自己刚才精彩的表现,像一个撩完就跑的花花公子——昨天晚上让帕克太太抱着那个电视哭了半宿的台词怎么说的来着?“公主,请你回到宫殿里去吧,我的生命属于山川湖海。”
  
  哈哈哈哈。他把索尔代入了公主的形象,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阵魔性的笑声。小时候的索尔真像个漂亮的小公主,那时希芙还长着一头和索尔一样的灿烂金发,诸神常常把他俩搞混。说来可笑,在他五百岁以前,他一直做着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索尔的梦,还跟范达尔打赌长大后的索尔一定会被加冕为新任春之女神,接替神域第一美女芙蕾娅。而五百岁之后……啊,往事不堪回首。
  
  估计此时金发碧眼的大公主正坐在他家里,对着那只黑猫珠泪暗弹,而帕克太太也随时可能拿着肉卷上门推销,他决定还是继续去干点儿正经事。洛基一边哼着歌,把歌词里的“圣诞老人”全都换成了“索尔奥丁森”,如果韵脚不对就用“傻”、“笨”来补足,一边对着斯塔克大厦皱起眉头。他走进大门,绕过人头攒动的大厅,走到一处偏僻角落里的楼梯口,这里有一部可以直达托尼·斯塔克的实验室的电梯。至于其他的几个楼层,他不知道也不好奇是干什么的。他修长的手指按下电梯的按钮后,就继续不耐烦地敲击在呼叫电梯的按钮上,身后忽然有一个人按住了他的手。
  
  “这样机器很容易损坏。”
  
  洛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震惊了,“多管闲事”四个字已经涌到嘴边又被他吞了回去,饶有兴趣地绕着他转了一圈儿,问:“这是庆祝圣诞节的打扮吗,把国旗穿在身上?你是斯塔克的男朋友?”
  
  男人好像也惊呆了,脸颊泛红,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准确地说,是男性朋友。”
  
  洛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感慨道:“原来不光是男朋友,还是性朋友。”
  
  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趁那个男人没反应过来,洛基立刻跨进电梯里,没想到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人。
  
  “洛基?!”索尔惊喜地说,“你来这里找我吗?早知道我应该在你家等你的。”
  
  洛基顿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疼。
  
  “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这儿开电梯?”
  
  索尔酣然大笑,他总是能把洛基的讽刺曲解成可爱的玩笑,这让后者更为恼火。
  
  “别开玩笑了,你都不看新闻的吗?这里是复仇者大厦。”索尔强行把目瞪口呆、满脸通红的国旗男拉过来,“这是我的朋友,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这是……”
  
  “洛基。”他生硬地回答,刚想拒绝和国旗男史蒂夫握手,就被索尔强行拽住手放到史蒂夫手里。
  
  “你好,”史蒂夫不自然地说,“索尔,你这个朋友真是……开放。”
  
  “这是我弟弟!……唔!”索尔兴高采烈地介绍,洛基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可惜还是慢了一步,他气急败坏地松开手,趁索尔还没当着史蒂夫跟他就那些该死的家长里短争论前打断道:“很好,咱俩的账回头再算。队长,看得出你是个正直的人,连帽子都充满了自由民族的气息。我对你们的事情没有兴趣,也不想和索尔有任何瓜葛,只是短暂地停留在这个比蚁巢还拥挤的星球,很快就走。如果你能让我节约一个遗忘魔咒的话,我……”他考虑了一下自己手里有什么筹码,随即坚决地说,“我就帮你下个爱情咒语,找一个‘男性’或者‘女性’朋友,那个比遗忘魔咒更节省法力。”
  
  现在连那顶自由民主的帽子都要被队长的脸染红了。年逾九旬的老人家尴尬得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索尔,洛基立刻善解人意地补充道:“哦,索尔不行。他的体质跟一头牛差不多,不易感魔法,太浪费了。”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需要什么咒语。如果你不希望我多说的话,我可以照办,”史蒂夫忍不住又看了索尔一眼,“呃……我只是有点儿惊讶。索尔跟我们提起过你,不过你好像跟描述有点儿差距。”
  
  “谢谢理解,队长。”洛基尽力保持着风度,同时狠狠瞪了索尔一眼。他还有两层就到工作室了,于是他按了下一楼的按钮,电梯门刚一开,索尔就老老实实地跟着他走进了一个杂物间,还顺手带上了门。
  
  “你想谈谈是吗?那就谈吧。”洛基抱起胳膊,用他能表现出最轻蔑、最不耐烦的眼神打量着索尔,“首先,你给我记住,我不是你弟弟。这不是玩笑。奥丁应该已经跟你解释过了。”
  
  “如果你是指你的身世,父亲的确说了,但是——”
  
  “闭嘴,你知道就好。所以,如果不想给你的宝贝中庭人找麻烦,就别说我是你弟弟这种鬼话。如果你改不过来自己的习惯的话,你可以再认两个兄弟,比如刚刚那个国旗男队长,你们两个金发大胸看起来更像亲兄弟。否则,下一秒钟这栋楼就会被炸上天。”洛基满意地看到索尔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比刚打了一场败仗还沮丧,他继续说,“第二,别去我的房子骚扰我。如你所见,你的到来已经给我惹来了麻烦,我不希望再从地里钻出一个小矮子按着他可笑的纹身——”
  
  “等等,他按了纹身?!”索尔突然打断,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大步。
  
  “你也想纹一个吗?我可以把花样告诉你……天哪,想不到你的审美真的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洛基看着索尔裸露的、结实的手臂,上面隐约有几个字的纹样。他的好奇心瞬间膨胀,想凑过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索尔却抬起了那条胳膊,召出臂甲,搂住了他的脖子。洛基这才发现他们在这个窄小的扫帚间里离得有多近。他甚至能数清楚索尔的眼睫毛。在不久前——按中庭的纪年法,一个多月——他们时常这样亲密地挨在一起。诚然,索尔有三勇士,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但朋友只是朋友,终究不是兄弟,洛基也一度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小差距而窃喜和骄傲。那时候,他还是个敏感而高傲的小王子,追逐着他的兄长,敬慕着他的父亲,而如今他所做的一切,包括屠杀约顿海姆,杀害生父劳非,都不过是想与那个小王子做个了断。可惜的是,那个孩子总是阴魂不散。
  
  躲开他!内心里的混乱之子催促着他,随便给他施个什么魔法,让他滚!
  
  “离我远点儿。”洛基不耐烦地晃了一下脑袋,却发现这个不耐烦的表情既勉强又艰难。
  
  “洛基,”索尔叫他,声音很轻,好像在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件易碎品,“你不让我叫你弟弟,但从我记事起,洛基就是弟弟,弟弟就是洛基。”
  
  “从我记事起,我们就都宣誓要杀光那些怪物。”他不记得自己用怎样的一种语气说出了这句话,但愿听起来不像他想得那么脆弱可悲。
  
  “我变了。你以为是什么让我重新举起了Mjollnir?”
  
  他哼了一声:“一定要我歌颂一下你的英雄主义吗?因为伟大的雷神被他疯狂的养弟背叛以后,以凡人之躯挺身而出保护中庭——”
  
  “因为承担,因为谦逊,因为爱。我想阻止你误入歧途,这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洛基,我首先是你的亲人,然后才是别人敬仰的英雄。”
  
  洛基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继续挣扎,连他脑子里那个邪恶的声音也平息了,死了。这是天人决战的时候了,他的尊严与渴望,理智与情感的交锋。一切都那么安静,以至于他忽略了索尔搂得越来越紧,他们越靠越近,那双湛蓝如沧海的眼睛在慢慢靠近着他,一点点触摸着他的记忆……
  
  “砰”地一声巨响,索尔的战斗本能立刻发挥了作用,下意识地把洛基拉到怀里倒向一边,同时举起神锤挡在他们面前。洛基本来很排斥他的保护,想挣脱他的手臂,不过考虑到两点:第一,比起被某个不明飞行物送上天,他还是宁可在索尔后面躲一会儿;第二,他不愿意索尔、或者任何人知道,他,洛基,曾经最优秀的魔法师,如今甚至已经不再是个神了。
  
  “抱歉兄弟,装备出了点儿小误差……天哪,你在约会?!”杂物间的大门洞开,托尼·斯塔克穿着七零八落的战甲,端着杯咖啡倚在门口。等他看清了另一个人是洛基时,他的嘴张得太大,以至于正在往嘴边送的咖啡一滴不剩地洒在了他剪裁精良的西装上。

  
  03.
  
  “所以他在撩你喽?”托尼把电表放在仪器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你是没听还是没脑子?我最后说一遍,他只是在打架的时候路、过、我、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吃金发大胸那套。”洛基忍无可忍,把他的电表扔到一边儿,“按照约定,你该走了。”
  
  托尼从善如流地举起双手,一边倒退到门口一边说:“好吧,小天才,你继续。明天后天都有全天狂欢party,你要来吗?”
  
  “不了,我又不是超级英雄。”洛基嘲讽地说,依旧靠在实验台上盯着托尼,摆出一副你不走我就不干活的架势。
  
  “你是英雄家属啊。比如索尔的……”
  
  “叔叔?”
  
  “我可不想让他气得又打雷又下雨,搞得纽约交通瘫痪。他以前这么干过,在他喝多了酒念叨……”托尼说到这里,想起索尔嘱咐过,绝对不能跟洛基提起他们的兄弟关系,就猛地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念叨他的心上人。”
  
  滚在地上的电表毫无征兆地爆出一声脆响,燃成了一团火球。托尼响亮地骂了一声,拿起实验台旁的灭火器。
  
  洛基看都没多看一眼,语调却更刻薄了:“那就你叔叔?”
  
  “滚蛋。”
  
  洛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可以啊。”
  
  “好好好,我服了你了。”托尼关上了门,转身走进了另一个大厅,冲一脸期待的索尔摊了摊手:“比你预想得还糟糕。”
  
  索尔难掩失落,但还是抱着点儿希望地问:“他说我们只是朋友?”
  
  “他说你只是路过他家门口。我还好心帮你问了一句,说你想撩他——”
  
  史蒂夫忍不住插嘴:“他们不是兄弟吗?”
  
  “不是亲生的。”索尔立刻回答。看到队友们的表情,他才觉得这听起来像是一种间接的肯定,就继续低着头搓手了。
  
  “然而小天才说他不吃金发大胸那套。”他自动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索尔,如果你能尽量控制住不哭,我们就开始作战会议。”
  
  “我没想哭!”
  
  “可你的表情比哭还难看,”托尼一针见血地说,“这都要怪你之前的描述太离谱。我认识的洛基,一直特立独行。想想吧,他不知怎么的就自己走进了我的地下室,对我的盔甲大肆评论之后要求跟我合作研究新能源。鉴于他的研究进展之快,我以前怀疑过他可能是变种人,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神,还是个在你口中……”
  
  “……九界最可爱、最聪明、又温柔又贴心的好弟弟。你给大家造成了错误印象,索尔,我还以为他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孩,拉着你的手要糖吃呢。”克林特在角落里接话,“不过,托尼竟然把那么重要的研究交给他,拜托,那可不是能交给职业经理人的活计!你清楚他的底细吗?”
  
  善解人意的班纳博士接话道:“一开始,托尼就把他给我了。他的脾气有点儿古怪,不过天才有时候总有点怪癖。他能看透事物的本质,但是表述方法跟我们大相径庭。他不允许任何人旁观他的研究,还把监视器都拆了。不过在他拆光之前,我们看到他好像能感觉到监视器的位置,然后径直走过去,只是伸手摸了一下那玩意儿的表面,说:‘关上。’就屏蔽了信号,好像——”
  
  “好像花仙子一样,所有花都为他羞答答地低下了头。”托尼呷了一口咖啡,“到目前为止,他让研究进程突飞猛进,而且并没有什么安全隐患,可以了吗?别让我像队长一样叨叨个没完。”
  
  “托尼!”史蒂夫皱了皱眉,“的确,相比索尔的家事,‘生命之树’更迫在眉睫——”
  
  克林特突然坐直身子,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一支箭就钉在了门外,彼得灰溜溜地推开门缝,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托尼轻松地挥了挥手:“你还不是正式成员,小蜘蛛,回家写作业去。”
  
  “可你们根本没开作战会议啊!你们一直在讨论我的邻居!难道我不应该提供一些信息吗?”彼得一边抗议一边关上了门,“他是个神,天哪,我的邻居竟然是个神!索尔,同样是神,为什么你的游戏打得那么烂?我永远不会和你一起开黑了。对了,还有,你们能想象到他竟然爱吃我婶婶做的肉卷吗?我对圣诞节三倍工资发誓那是世界上最难吃的——”
  
  “没人说过圣诞节发三薪,”克林特好心地提醒,“也没人讨论神的游戏技巧,虽然索尔在这方面笨得有目共睹。”
  
  “我以为Mr.Stark会这么做的,报社都给双薪。”彼得期待地看着托尼,后者翻了个白眼,意思大概是“瞧你这点儿出息”,“哦不过那不重要,让我想想,他在打游戏的时候总是抱怨战士都是废物,法师才最强势。”
  
  “他就是个魔法师,九界最棒的魔法师。”索尔骄傲地挺了挺胸膛。
  
  “索尔,闭嘴,不许再夸你弟弟;彼得,出去,写完作业再改造一次蛛丝发射器的发射强度给我看。”托尼站在两人中间,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彼得,“难道只有我和史蒂夫记得我们刚刚打完场硬仗?‘生命之树’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邪教,他们的力量显然超乎凡人,你们能不能别再考虑洛基?”
  
  “我同意斯塔克,”索尔点了点头,拎起彼得的领子把他扔到门外,一边说,“他们的纹身是火巨人的徽章,我怀疑这事儿跟苏尔特脱不了关系。”
  
  彼得仍然死心不改地在外面拍着门:“火巨人?那是什么?嘿!一个月前,我婶婶说洛基晕倒在我们家门口,她把他扶进屋里以后,壁炉里的火瞬间灭了,有人提过这一点吗?”
  
  索尔愣了一下,重新拧开门把手,慢慢地回头问同伴们:“我说没说过,洛基是火神?”
  
  接下来他用半文半白,时不时还夹杂两行吟游诗的笨拙语言,词不达意地把阿斯加德主神的体系解释了一下,托尼和布鲁斯勉强懂了个大概,而克林特快倒在娜塔莎身上睡着了。
  
  神的力量和神格都来自如尼文,其中,黄金家庭的四位成员,奥丁、芙丽嘉、索尔和洛基分别拥有土、水、气、火四种元素(“看来他们还停留在古代朴素唯物主义阶段,想加入布鲁斯的哲学寻真之旅吗?”托尼说)。而华纳神族、火巨人、霜巨人、侏儒等等物种的力量,则来自其他的途径,比如芙丽嘉作为华纳神族的一员,她力量的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魔法,而魔法发源于智慧之泉。
  
  “苏尔特是火巨人的首领,也许他和这个叫做‘生命之树’的组织脱不了干系。如果洛基愿意帮忙,我们的胜算会更大。”
  
  托尼把寇森之前给他的发言稿揉成了团,砸向克林特,摸了摸胡子说:“假如我不认识两个神,我会觉得你在发疯,但现在,也许你的推断是正确的。队长?”
  
  史蒂夫附和道:“我同意,‘生命之树’的袭击完全没有条理,看起来就像一群刻意制造混乱的疯子。他们打着信仰北欧诸神的旗号,却把所有战力都集中到对付索尔上。哪个信徒会这样做?”
  
  “可洛基会愿意帮忙吗?我深表怀疑。”托尼挑了挑眉毛。
  
  “不用怀疑了,他不会的。”索尔长叹一声,又倒回了沙发上,沙发腿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响,“来中庭并不是他的本意,我们也没想过会再见到彼此。也许我不应该打扰他的生活。”
  
  “原来是个八点档的故事?‘勇士啊,与你相比,我生于金宫的枷锁中,却注定拥有平凡的命运。’我婶婶特别爱看那种东西!”彼得学着电视剧里的公主,兴冲冲地接话,“相信我,哥们儿,不是什么大事。问题不在于你是否打扰他,而在于——”
  
  “——你是否想解决问题。索尔,你这方面的行动力简直打游戏时还要差。”克林特说着说着又激动了起来,“上次你竟然把我一个人扔在包围圈里不走位——”
  
  “谁再提那个游戏我就把服务器买下来,永封你们的IP。”托尼威胁道,“但是没必要逼无关的人跟我们合作。我说,你们都忘了我们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复仇者联盟了吗?”
  
  “他不是无关的人,”索尔看起来更愁眉苦脸了,“那群混蛋在洛基家里按了他们的纹身。”
  
  史蒂夫严肃地坐直了身体:“那我们应该立刻对他采取保护措施。罗曼诺夫特工?”
  
  “好队长,他可不是二战难民,再说这事儿应该让索尔干,”娜塔莎懒懒地应道,“回忆一下你们的感情,说说他对你有多么重要,可以的话最好潸然泪下,再拿出你跟我们谈起他时那副一脸憧憬的样子把他扛回家去。克林特就试过这样把我骗回神盾。”
  
  鹰眼立刻从她的肩上弹起来:“Nat!”
  
  彼得兴奋地瞪大了眼睛,表情十分精彩,显然内心戏十足:“哇哦,然后你就跟他回来了?”
  
  “我就把他打了一顿。”
  
  索尔长声叹息道:“洛基的破坏力比你更强,而且他根本不听我说话。”
  
  托尼一拍大腿说:“明白了,我会给你创造跟他说话的机会的。”
  
  索尔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有办法?”
  
  “没什么是一场狂欢不能解决的,你们这些清心寡欲的神就知道大家凑在一起跳舞喝酒啃南瓜,在我的主场,他把持不住的。”
  
  索尔警惕地说:“我警告你,不许把那些恶习教给洛基。”
  
  “天哪,你怎么跟鸡妈妈队长一样了,不许夜不归宿、不许喝酒、不许穿奇装异服……你弟弟已经成年了好吗?”
  
  索尔中气十足地吼了回去:“他才一千零二十八岁!”
  
  “阿斯加德牌豪华版老冰棍。”托尼已经没有精力跟他计较了,直接忽略了索尔的意见,跟史蒂夫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么,罗曼诺夫和巴顿去守住洛基的家——”
  
  “娜塔莎去,谁邀请洛基跳舞吗?拜托,这又不是退伍军人茶话会!”托尼果断地挥了挥手,“寇森去,或者林肯·坎贝尔。”
  
  “好吧,娜塔莎留下。”
  
  鹰眼“噌”地站了起来:“嘿!为什么不能是寇森和坎贝尔!”
  
  “看呐,克林特,你得有个留下的理由啊。”娜塔莎悠闲地在他胳膊上比着口红的色号说。
  
  克林特环视着战友们,发现大家都忙忙叨叨地收拾收拾准备散会,布鲁斯和托尼嘴里不断蹦出一大串古怪的名词,队长跟在他们后头试图插话,索尔又喋喋不休地说起了洛基,连娜塔莎都选定了一支口红起身准备走了,他开始垂死挣扎地大喊:“嘿,你们不需要一个提前狂欢的借口吗?我可以过个生日的!反正也没有差很久,也就提前了两个多月……”
  
  回答他的是无情的关门声。

 
评论(9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