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双蛋贺/锤基/复联】平凡之路 06(接雷神1)

锤哥依旧掉线,基妹终于不别扭了,下一章去打架233!
前文请戳tag《平凡之路》
目前更新内容已同步到随缘居,祝大家新年快乐!
@白昼如焚
  06.
  
  自从索尔来纽约,这里的天气就很反常。现在他离开了,寒冷的冬风中仍回荡着阵阵不寻常的雷鸣。洛基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里,希芙就坐在他对面默默饮泣。她身边的探员,林肯·坎贝尔,试图搂她的肩膀,被一拳打肿了眼睛。洛基只觉得嗓子里有什么东西堵得慌,此时终于有机会放声大笑,他的笑声像咳嗽似的,好像要把压在胸前的大石给咳出去一样。希芙蹭地站起身来,健步上前,半个身子压在洛基身上,把他整个按在了沙发上,冰冷的利剑抵住他的喉咙。她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洛基盯着她的胸部撇了撇嘴。
  
  “注意矜持,希芙女士,我可不希望蝼蚁们嘲笑我的眼光。”
  
  她怒不可遏,用对待坎贝尔的方式又挥舞起了拳头。洛基反应更快,伸手接住她的拳头,但以他如今的凡人之躯,已经难以挡住女武神的愤怒一击,被她打得晕头转向,脑袋一歪,连喉咙也撞在剑锋上划破了。
  
  “打得好,希芙,你还是那么英勇,”洛基话锋一转,双眼中闪过宛如饿狼般凶悍的神情,让希芙不由得打从心里泛起凉意,“为什么不拎着你的拳头去打苏尔特呢?你号称阿斯加德最优秀的女战士,在他最需要战友的时候,你在哪里?他保护的人都在哪里?奥丁又在哪里?让我猜猜,现在你们要来把我的脑袋拧下来以告雷神在天之灵了。”
  
  希芙脸色发白,怒吼道:“这都是你的错!你篡位,你屠杀,所以华纳海姆和穆斯贝尔海姆趁约顿海姆被毁,向阿斯加德宣战。众神之父率兵迎战,神后冒险回到华纳斡旋,我和所有的阿萨人在一起并肩作战,而你呢?你害死了索尔!”
  
  洛基一把扳住她的肩膀,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如果我能害死他,我早就那么做了!”
  
  “是啊,你想这么做,所以他成全你了!”希芙甩开了他的手,眼泪滴在他苍白的面颊上,“索尔不会打败仗!从他离开阿斯加德来找你——一个死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能害死他的只有你,他是心甘情愿地让你害死的!”希芙把剑扔在地上,狠狠地将那把塑料伞扔在他面前。
  
  门口的草坪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史蒂夫听到了他们激烈的争吵,率先冲进来,挡在希芙和洛基中间,娜塔莎紧随其后,不由分说地挽住希芙的手臂,一边轻言细语地安抚,一边扶她慢慢坐在沙发上,希芙靠在她肩上,哭得快断气了。
  
  史蒂夫站在客厅中间,复仇者联盟的成员围在他身边,没有人坐下。他们身上的雨水滴在地板上,形成了一小片水渍,黑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扑到史蒂夫脚下玩水去了。
  
  “托尼说你暂时不想见我们,所以我们就过来了,希望没有冒犯你,洛基。”史蒂夫的声音有些艰涩,他沉痛地低着头,好像面对着索尔的棺椁似的,“索尔是我们中最优秀、最伟大的勇士,失去他让我们无比——”
  
  “失去?你太高估自己了,队长。”洛基抬起眼睛,高傲地扬起下巴,“他来到中庭,只因他难以忍受在没有我的阿斯加德生活下去。你们不过是他漫长人生中的一个旅店。你们利用他的自大、博爱和鲁莽,让他代替人类扛下所有危险,现在他不能帮你们的忙了,你们沉痛地开始计划搭建下一个坚固的蚁巢,出于那丑恶的人性中虚伪的一面,你们跑过来对我说你们失去了索尔……
  
  “只有我失去了索尔。”他突兀地吐出这句话,又躺回到沙发上。希芙本来想反驳他,但被娜塔莎紧紧抱住了。洛基本来没想说出来,这一直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但说出来只会显得他又脆弱又矫情。
  
  复仇者们面面相觑,却又张口结舌。终于,布鲁斯徐徐开口:“没错,只有你失去了索尔。虽然你说的有点儿残酷,不过的确是事实。神族漫长的生命注定他与我们只能一起走一段路,我们一起战斗,一起喝酒聚会,他那么开心,但他的笑容就像一层浮在脸上的灰尘,不但掩盖了他的光芒,被时间的风一吹,还注定会烟消云散。
  
  “但他谈起你的时候是不同的,虽然次数不多,可我甚至觉得他整个生命中全部的热情,都用来说‘我弟弟’了。他没有刻意谈起过你,只有在最不经意的时候,他会说‘我弟弟肯定会喜欢吃这个’;在最危急的时候,他会说‘要是我弟弟还在就好了’;在深夜,他躺在半空中,猜测你会化作哪颗星星;在狂欢之后,他盯着满桌的空酒瓶发呆,我第一次觉得那时天空中的雷声是悲怆的。
  
  “我想恳求你接受索尔的离开,接受你们错过了无数时光的事实。然后,亲自去把它找回来。”
  
  洛基像一尊躺在沙发里的石像,终于打破了这凝固的寂静。
  
  “找回来?”
  
  班纳博士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和科学无关的话已经江郎才尽,娜塔莎立刻干脆地说:“我们只探测到夏威夷几劳亚火山附近磁场异常,航拍显示索尔的神锤落在那里。没有任何消息表明索尔已经死了,或者说,他不能再回到我们身边。对吗,希芙?”
  
  “对,”希芙尽量停止哭泣,“众神之父感觉到雷神之力失落,因此派我来中庭带回洛基。”
  
  “索尔留下的这把伞,我想可以说明问题了。”托尼撑开伞架,内里的衬布上用血写着“窃贼必死”,伞面上是生命之树组织的图案,“火之国国王苏尔特在地球建立了‘生命之树’,以复兴北欧诸神为教义,公然宣称目前公开雷神身份的索尔是‘神力的窃贼’,与我们作对,但从来没有过外星人——或者你们说的神——参与的迹象。现在,苏尔特却亲自动手了,原因只能是他害怕洛基和我们联手,构成威胁。所以,他想铲除的对象不是索尔,而是洛基……有什么问题吗,女神?”托尼迎上希芙不可思议的目光。
  
  洛基懒洋洋地接话,目光依然远远地落在窗外的瓢泼大雨中,不与屋里任何一个人对视:“她是想说,苏尔特根本没有怕我的理由。”
  
  “是的,索尔离开阿斯加德太久了,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希芙在提到他的名字时仍有些哽咽,“众神之父早就剥夺了洛基的神格。他不再是火神了。”
  
  彼得忍不住插嘴道:“可我亲眼看你把那个邪教矮子打成了灰!”
  
  托尼随之附和:“而且他生气的时候烧了我至少四个电表。”
  
  “你以为火神的威力只能烧掉一个电表吗?”希芙惊讶地说,“他烧过有你们一座镇子那么大的闪电宫!”
  
  “打死那个矮子用掉了我一半的魔法,再杀一个,我就连魔法师都不算了。你明白了吗,班纳博士?索尔回不来了。”洛基站起身来,信步走向门外。他穿着一身黑衣服,刚一走出大门,就彻底与夜色融为一体,连轮廓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有天际偶然亮起的闪电,能照亮他在雪地上踽踽独行的背影,看起来像是被黑白两色分成了两半。
  
  希芙草草地擦了一把眼泪,匆匆起身:“我得带他回阿斯加德了。”
  
  “不行!”娜塔莎立刻拉住她,“连你都会把索尔的死归咎于洛基,这时候带他回去没有任何意义。”
  
  希芙摇了摇头:“他不值得你们信任。”
  
  “但索尔信任他,而我们相信索尔。”娜塔莎饱满的红唇露出一点怅然的微笑,“你爱索尔,而索尔同样地爱他。”
  
  “我明白你为什么出去!”史蒂夫突然追出屋去,站在暴风中喊道,“但我希望你可以回来。在迎战一个国家的军队,和让你生活在一点点危险之中,索尔选择了前者。因为比起死亡,他更害怕再次失去你。”
  
  但洛基消失在了远处的灌木丛中,一道闪电过后,就再也看不见他的半点儿踪迹了。希芙深吸了一口气,捡起佩剑:“我必须走了。他不会回来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他从不把任何人的爱放在眼里,把每个人的真心踩在脚下……”
  
  寇森按着对讲机说了会儿什么,也劝说道:“队长,我们不能再耽搁了。整个地球都——”
  
  “再等一等。”托尼也走进雨幕中,站在史蒂夫身边,斩钉截铁地说。希芙愣了一下,竟然照办了。然后是彼得、班纳,甚至连娜塔莎都松开了她,和克林特并肩走到雨中。
  
  屋子里的时钟有节奏地敲了十二下,声音听起来十分沉闷,犹如丧钟。远处响起巨大的轰鸣声,克林特不禁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随即忍不住紧紧攥了攥娜塔莎的手。
  
  他们来时乘坐的飞机在电闪雷鸣的夜幕中,平稳地穿梭在豆大的雨滴中,冲他们打开了舱门。洛基一身戎装,头戴恐怖之盔,身披墨绿色的精钢盔甲,站在舱门前,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滴。

 
评论(3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