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复联】《平凡之路》07 (接雷神1)

锤哥依旧掉线,准备去火山打一场恶战啦~

前文06 或戳tag《平凡之路》

  07.
  
  大概是从克林特拉着滑稽的尾音打了个大喷嚏开始,笑声里勉强的意味少了许多,飞机上的气氛不那么沉闷了。依旧是脾气最好又无所畏惧的班纳博士扶了一下眼镜,第一个和洛基搭话:“洛基,刚刚你是用魔法把飞机开过来的?”
  
  “不是,”洛基不耐烦地把安全带扔在一边儿,背对着复仇者们,起身走到机头,“我不会为这种无聊的事浪费魔法。你们理解不了。”
  
  托尼立刻发出不屑的哼声,声音大得有点儿异常,抱怨道:“嘿,咱们都是一个团队了,你以为这里就你一个天才?”
  
  “我跟你们不是一伙的,”洛基果断否认,抱着手臂勉为其难地解释道,“魔法的精髓不是法力,而是对话的能力。我的话有效力,因此可以命令它起飞。”
  
  “你仿佛在逗我笑,”托尼干巴巴地说,“你都不懂得它的原理,怎么命令它?就跟命令声控灯打开一样大声咳嗽?”
  
  彼得欢快地插嘴:“他不会用声控灯!我看见过他修了半天声控灯,结果那个灯就被他鼓捣坏了,现在关也关不上。”
  
  “闭嘴,小毛孩,阿斯加德的灯从来不会灭,”洛基凶巴巴地呵斥,“我命令它自行运转,至于它怎么服从我,那是它自己的事。”
  
  托尼抱起手臂,认真了起来,驳斥道:“那你干嘛不命令我们现在就飞到夏威夷?”
  
  “那是你们能力范围外的事,就像我可以命令你跳起来,但不能命令你长高一样。”
  
  “操你的,我绝不相信你能绕过科学,毫无原理地运作任何事物。”
  
  史蒂夫皱了下眉,克林特和彼得同时举起手,克林特抢先一步指着托尼大声说:“队长,他说脏话!”
  
  “够了,你们还要用这个开多久的玩笑。”史蒂夫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托尼,你对科学太过执着了。阿斯加德的原理也许和我们有很大差距。”
  
  “朴素的四十年代思想,美国梦就需要你这种人,”洛基侧了下头,“魔法自有它的原理,而原理本身,就是最强大的武器。能改变原理的魔法师,虽然我没有见过,但完全可以称霸九界。”
  
  托尼本想再发出质疑,但布鲁斯沉思片刻,一推眼镜问道:“也就是说,阿萨人的脉冲比人类更强,强到也许可以改变宇宙秩序?”
  
  “别听他吹牛了,索尔连——”他说到索尔的名字,好像突然被噎住了一样,整个机舱也重新陷入沉默。不过托尼毕竟是托尼,他飞快地转移话题,“今天是平安夜,有没有人想在任务结束之后来个狂欢不眠夜?”然而,话音刚落,他都发现这个提议连自己都毫无兴趣,不禁有些尴尬。
  
  史蒂夫体贴地缓解了气氛:“各位,我们应该先制定一个计划。这次行动跟以往不同,我们对苏尔特一无所知,而且无法设想战斗情景。换句话说,我们几乎是个瞎子。”
  
  “能不能这样想,假如苏尔特是个大boss,守着火山背景的关卡。由于他的火之国国王身份加成,攻击还附带火焰伤害……”彼得一边比划一边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窘迫地挠了挠头。
  
  托尼粗暴地打断道:“现在不是开头脑风暴的时候,小虫。检查你的发射器。”
  
  “他说的有道理!”克林特眼睛一亮,大声说,“boss战的第五关,对吧?索尔跟我打游戏的时候说过,这个设置跟几千年前阿斯加德和火之国的大战几乎一模一样。洛基,你说呢?”
  
  洛基还不大乐意参与进他们的讨论,简略地点了下头:“说下去。”
  
  彼得恢复了信心,越说越激动:“所以我们能不能这样假设,我们现在有两个全能型的法师,三个力量型的战士,两个敏捷型的刺客,要打败火焰加成的boss——”
  
  洛基摇了摇头:“苏尔特不可能被打败。”
  
  “如果你还能烧闪电宫的话呢?”娜塔莎挑了挑眉问,“希芙刚刚提起时的表情可是心有余悸。如果她能说服奥丁,把神力归还给你……”
  
  “我不需要他的施舍,”他冷漠地打断,“苏尔特真正怕的是宇宙魔方。”
  
  “我没听错吧,”无线电里突然响起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宇宙魔方?”
  
  机舱里的气氛瞬间凝固,克林特幸灾乐祸地冲托尼吐了吐舌头,后者快要把自己在椅子上团成一团儿了。
  
  史蒂夫责备道:“神盾局人多眼杂,你不该监听我们,弗瑞。”
  
  “你最好意识到宇宙魔方的重要性,队长,还有你,班纳博士,我本来也对你寄予厚望。”那个沙哑的嗓音说,“斯塔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过你搞过很多有意思的发明,但不包括战争。”
  
  托尼抱着手臂直视着无线电信号发射器,好像能透过它看到弗瑞的光头:“我正在试着用宇宙魔方毁灭这个失败的创造。”
  
  “你的尝试葬送了索尔,我不希望你的轻信再葬送更多复仇——”
  
  “关上。”洛基不耐烦地戳了一下发射器,信号突然断了。
  
  “好了,我们的大后方也断了。有人要主动请缨杀回家去抢出宇宙魔方吗?”
  
  洛基迟疑了一下,怀里冰冷的触感更加明显,几乎砭肌刺骨,宇宙魔方正静静地躺在怀中。一个月前,他刚刚到达中庭,感应到宇宙魔方强大的力量源,就知道这是他夺回王位、自我证明的关键。他去谈判时还不大了解中庭,原以为要跟托尼爆发出一场恶战才能夺过宇宙魔方,但谈着谈着却发现对方的目的仅仅是想用魔方开发出源源不断的新能源,以供给钢铁军团和近地防卫网,最终给地球穿上一身钢铁盔甲,这就好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中了大奖后,要拿奖金去买一支棒棒糖一样,天真得可笑。
  
  而现在,他犹豫,只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想起王位这回事儿了。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你不去想它,它就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一旦想起来,它才会现形,原来它一直藏在暗处如影随形。
  
  他正暗暗权衡着如何使用这件不可多得的法宝,史蒂夫和托尼的争吵却越来越激烈,最后在机舱中缓慢升高的温度中,以托尼彪悍的一句“出击就是计划”戛然而止。
  
  “习惯就好,”他身边的彼得摆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他俩一直这样,在出任务之前得先自己打一顿架,等到上了战场眼睛又永远粘在对方身上。如果哪天他俩掀起一场内战,我一点儿都不惊讶,队长永远精力旺盛需要定期打打仗发泄一下,Mr.Stark专治各种不服不信不理解。不过你放心,假如打起仗来,毕竟我们是邻居,我又是你的前辈,你跟着我就没错啦。”
  
  洛基轻蔑地哼了一声:“别装成熟了,小屁孩。这种套路我跟索尔都玩儿了一千年了,不用你说,小心我撤回你婶婶的遗忘咒。”
  
  “假如索尔自以为是地贻误战机,你会怎么做?”托尼已经穿好了盔甲,没好气地插嘴道。
  
  史蒂夫回驳道:“你应该问假如索尔一意孤行地以卵击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应该怎么做。”
  
  洛基轻描淡写地说:“我会把他打扮成新娘子,高高兴兴地看他穿着婚纱去约顿海姆结婚。”
  
  昏昏欲睡的克林特一下子来了精神,双眼睁得溜圆,抱怨道:“索尔从来没说过这事。他只说一些自己的英雄事迹,还拎着锤子给我们演即兴舞台剧,还原当时的战斗场景。”
  
  “如果被我发现他是假死,下次我就让他扮成花童。”洛基不经意地接了一句话,猛地发现机上的每一个人好像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自我麻痹的氛围,不断地暗示自己,索尔还活着,而刻意忽视苏尔特的强大。
  
  机头突然发出“嘀嘀”的警报声。娜塔莎熟练地调出一行实时数据,打破了这种虚幻的气氛:“检测到具体的磁场异常源了,在火山口。我们大约还有十分钟到达目的地上空。”
  
  “火山口!”彼得绝望地仰起头,“拜托告诉我那是座死火山,好吗?”
  
  “你的地理没有挂科真是个奇迹,”娜塔莎毫不留情地说,“显然有人——应该是苏尔特——用了某种超自然的手段改变了火山爆发的周期和性质,夏威夷的熔岩本该平静地流出来,现在却形成了相当于四十万颗原子弹同时爆发的巨大威力。还有个坏消息,索尔的锤子在火山口里。”
  
  托尼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需要一只能下到火山里的盲虾。”
  
  “可惜我们只有一只龙虾。”洛基站到舱门口,高空中呼啸的罡风吹得他的衣摆猎猎作舞。
  
  “更坏的消息,男士们,”娜塔莎离开了操作台,背后背着个降落伞包,“‘生命之树’的人已经架好火箭炮瞄准我们了。”
  
  “你能打进火山口吗,小鹿斑比?生命之树交给我们。”
  
  洛基没空为这个新外号争辩,耸了耸肩:“也许可以,也许我还没靠近就会被烧成灰。”
  
  托尼仍不死心地把目光投向布鲁斯,后者还保持着正常的形态,斯文地推了一下眼镜:“浩克大概可以,但我不能保证那家伙能对抗苏尔特。面对自然力,再大的力气也没用。”
  
  洛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浩克是谁?”
  
  “待会儿你就认识他了,”布鲁斯和蔼地笑了笑,“一个建议,你最好别跟他搭话,他脾气不大好。”
  
  “现在我觉得咱们需要一个计划了。”托尼不无沮丧地说。
  
  “我同意你的计划,”美国队长深吸一口气,背着伞包,紧握盾牌,纵身跳下机舱,“出击!”

 @白昼如焚 

 
评论(5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