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复联】平凡之路09~10(接雷神1)

这两章的火神基妹连我自己都被帅到了啊!麻麻他好帅啊!锤哥你快嫁给他!ooc都是我的我认了反正我就是要吹基妹!明天更的下一章就结局啦,还有一辆破车正在驶来~

前文戳→01~03  04~05 06 07 08  或戳tag《平凡之路》

  09.
  
  火山口里,入眼处几乎全是最纯粹的金红烈焰,洛基刚跟着浩克跳进去,就立刻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好像一睁开眼睛,扑面而来的热浪就会把他灼瞎一样。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仍在剧烈起伏着,努力从滚烫的空气中榨取出一丝氧气,每一次呼吸,胸腔中都像刀割一样难受,不过他至少还活着。
  
  等到浩克终于落在了一块岩石上站稳,洛基才试探性地睁开眼睛。雷神之锤就沉在他们面前的岩浆中,以它为中心,熔岩形成了一圈漩涡,荡起层层涟漪,看得人头晕目眩,仿佛火巨人的一只眼眶般丑陋空洞。洛基本以为自己能安然无恙地待到现在,必然是奥丁对长子的处境鞭长莫及,只能寄望于他,想到这里,他顿时信心倍增,手中一团绿光飘向雷神之锤,像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试图把它举起来……
  
  神锤纹丝不动,洛基几乎都已经懒得抱怨和失望了,收手四顾,动作却突然停滞了片刻。
  
  他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霜巨人特有的蓝色,繁复的花纹从指尖一直蔓延到所有暴露在衣物外的地方。
  
  他并没有恢复神格,能活到现在,只不过是魔法师在绝境中下意识的自保罢了。他所有的法力都被用来抵御周围的高温,因而无法继续用变形魔法维持正常的形态。
  
  浩克回过头来,探寻地望着他。洛基却错会了他的意思,口不择言地吼道:“别那么看着我,怪物!”
  
  浩克不甘示弱地怒吼一声,轻而易举地把他推到一边,自己跨过岩浆,试图将锤子拔起来,奈何使尽了浑身力气,连脚下的岩层都被他踩得龟裂,他也仍然无法撼动分毫。
  
  洛基不去理会浩克的努力,甚至有一刻,他恨不得自己根本没有来过这里,恨不得在昨天见到索尔时就立刻躲到中庭的某个角落,按计划利用宇宙魔方称霸一方,用冰冷的王座去暖他冰冷的血,在漫长的岁月里说服自己,索尔的死与他无关,一切都已经覆水难收……
  
  他犹豫着,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摸藏在怀里的宇宙魔方。
  
  “拿开你的脏手,怪物。”远处几块大石外,飞流直下的岩浆瀑布中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命令道,“我说的是你们两个,都松开手。”
  
  浩克愤怒地冲来者咆哮一声,刚要扑上去乱砸一通,洛基移形换位,挡在了他面前。苏尔特是一国国王,而他只有浩克这一个战友,绝不能在还没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就牺牲掉他。然而苏尔特手中的火焰锁链还是绕过他缠住了浩克的四肢,后者暴怒地甩动身踢,可链条却能随着他的动作改变形状,始终如附骨之蛆一般,挣脱不开。
  
  “苏尔特王,”洛基权衡片刻,还是决定不去解救浩克,换上礼貌优雅的微笑,如芙丽嘉从小教导的那样,冲他行了个不卑不亢地宫廷礼仪,“久闻大名,我是洛基。”
  
  “是在妈妈的睡前故事里久闻的吗?我很高兴还有那么多人记得我。”苏尔特带着兜帽,头埋得很低,沉沉地嗤笑一声,却与生命之树的人不同,他的话语没有挑衅,身上始终透出一股桀骜逼人的贵气,“我不知道你,在你的父辈出生以前,我就已经沉睡在世界之树下了。但是,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一个霜巨人,来救阿斯加德的雷神?”
  
  洛基断然否认:“不,不是救他,我为雷神之锤而来。”
  
  “你觊觎如尼文?”
  
  “如尼文本就属于我,在我被流放之前,我是阿斯加德的合法国王,奥丁名义上的次子,火神洛基。”
  
  苏尔特又笑了一声:“这么多的头衔。但你现在只是一个凡人,为什么不用宇宙魔方夺回王位,反而带着它冒冒失失地找雷神之锤?”
  
  “我不仅要夺回王位,还要让它永远属于我。既然在阿萨人心里,雷神之锤意味着称王的资格,那我就一定要举起它。”洛基专注地看着火焰中的神锤,皱了皱眉,用商讨的语气问道,“你觉得宇宙魔方的力量能命令它易主吗?”
  
  “宇宙魔方是纯能量,但雷神之锤有思想。我可以用火的能量把那个鲁莽的孩子烧成灰,但是我没法让他固执的大脑臣服于我,这是同一个道理。”苏尔特抬起头来,火红的头发脱离了兜帽的束缚,恣意飘舞在罡风中,他的面孔全然不似火巨人那般可怕、邪恶,反而看起来无比慈祥,根本就是路边张贴的圣诞老人的翻版,“所以,我建议你把宇宙魔方交给更有资格使用它的人。”
  
  “他在胡扯什么?”托尼侧耳细听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关闭了通话功能,费力地对新加入战场的两个火巨人分别射出两束急冻光线,回头对史蒂夫喊道,“锤子竟然会有思想?!”
  
  史蒂夫堪堪举起盾牌,挡过巨人吐出的火苗,应声道:“专心打,托尼!我们还没弄清楚索尔的死活,先救出他来再考虑怎么跟他的锤子交流!”
  
  彼得已经战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忍不住插嘴道:“我觉得很正常啊,Mr.Stark!连索尔的基因都是加密的——”
  
  “别让那些非自然的东西强奸了你的思维!还有,那事儿回去再说!娜塔莉亚,让他们尝尝这个!”托尼举起手臂,射出一连串炮弹,黑寡妇蹬着他的臂甲飞身上前,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手中寡妇蛰好似暗夜流星,激刺出去,她没好气地吼道:“别那么叫我,托尼·屎大颗!”
  
  洛基心里紧了一下,摆出一个格外纠结的表情,好像要不是忌惮苏尔特的强大,就要扑上去抓住他的胳膊了:“你已经把他杀了吗?我希望没有。既然雷神之锤有意识,那如果我能亲手结果掉他,会不会让它认同我的力量?”
  
  苏尔特考虑片刻后,温和地点了点头:“好主意。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冰霜巨人,他们太粗鲁也太愚蠢了,但是你能作为奥丁的养子,隐藏这么多年,我喜欢这样的年轻人。也许,我们可以用神族的、文明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物物交换?您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商业史里的这一段。我喜欢原始的、简洁的关系——统治和被统治、有用和没用。”
  
  “你当然是有用的,我的孩子。”苏尔特温和地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洛基的肩甲瞬间变得滚烫,霜巨人的身体对温度更敏感百倍,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在那只苍老的手下颤抖,“用宇宙魔方交换手刃雷神的机会,很好。但是我睡得太久啦,有一点不明白:那个傻孩子为什么要自己跑来送死?我只让手下去传教,去寻找宇宙魔方,本不想杀他的。反正无论是召唤雷霆这种华而不实的伎俩,还是阿斯加德那个硌屁股的王座,我都不稀罕。”他的手慢慢上移,滑到了恐怖之盔上,洛基只觉得耳畔“嗡”地一声,头晕目眩得几乎站不稳当,苏尔特和蔼的声音听来有些渺茫,“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迟钝的老头子,他为什么心甘情愿地代替你来这里呢?”
  
  洛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雷神一向喜欢施恩给所有人,陶醉在九界的感激和称颂中。他还带着四个人闯过约顿海姆,企图跟劳非开战呢。我被奥丁放逐后,就一直待在中庭,恰好遇到了他,嘲讽了他几句,他就顺着‘生命之树’一路追踪过来了。”
  
  “可雷神总不会愚蠢到为了向一个被流放的养弟证明自己,就不顾阿斯加德的战局,豁出性命跳进火山里跟我决斗。我的推测是,”苏尔特的手指陡然收紧,“他想为你拖延时间,带着宇宙魔方逃回阿斯加德。”
  
  “可我没有回去,我做梦也不会想回到原来那种生活,做一个永远无缘于王位的挂名王子,作为衬托索尔荣光的黑色背景,被所有神祗轻视——我只想把索尔和奥丁踩在脚下。”洛基抬起头来,仿佛没有痛觉一样,逼视着苏尔特鹰隼般的双眼,“我知道阿斯加德全部的布防,知道九大国界的全部秘密通道,知道如何让索尔在臣服中死去,请您给我机会证明。”
  
  两人久久对峙着,像是火与冰的抗衡。复仇者们的耳麦中骤然响起了“咝咝”声,但闻岩石炸裂,巨响冲天,岩浆如同地底火龙腾身暴起,一道耀眼的红光吞吐长空,贯通天地,一时间苍穹失色,星河黯然。
  
  彼得仰望着熔岩如璀璨的烟花般绽放,一边打发了两个敌人,一边感叹道:“我邻居竟然没去做演员,真是太可惜了。刚刚那次喷发是他干的,还是苏尔特干的?”
  
  “你们没人认为洛基说的是真话吗?”娜塔莎第一个收回目光,眯起了一双美目,神情越发冷峻,“他带走了我们中唯一一个能进入火山的浩克,事实上已经把复仇者与苏尔特隔绝了。”
  
  “别这么想,Nat。”克林特制止地看了她一眼,后者竟然真的不再说话,通常他们之间都是克林特一脸无奈地举手投降,“他是我们的战友,就跟索尔一样。”
  

  10.
  
  苏尔特松开了手,收敛了浑身的戾气,又换上了慈祥的笑容,仿佛用火焰画上的表情。他转身走向身后的洞窟,示意洛基跟上来,同时收紧了浩克脖子上的火焰锁链。洛基犹豫了一下,跟着苏尔特走到洞口,隐约看到索尔也被捆在了石柱上,已经失去了意识,正低垂着头颅,像一只斗败了的雄狮。耀眼的金发粘在脸上,已经随着血液一起凝结。
  
  小时候,他一度特别爱慕索尔那头金发,在兄弟俩还没分床睡之前,他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把索尔的头发编上辫子,后者在外面疯玩一天之后,脑袋上乱得总像个鸡窝一样咋咋呼呼的。起初,索尔不愿意让他染指自己的头发,觉得梳头、洗头等等注重个人卫生的事都有损男子气概,后来在洛基和芙丽嘉的合力管教下总算稍稍打理了一下仪表。
  
  索尔,他的兄长,是一个金色的神。洛基曾经无数次地想战胜他,想玷污他的光芒,而直到这一刻,他见到了一个褪去光芒的索尔,他才猛然察觉,他对索尔的抱怨和厌恶,就像一个奔波的旅人对太阳的埋怨。他汗流浃背,满面风尘,奔走在一条没有终点的荒径上,然而太阳却永远那样温暖地对待他,对待每一个人。
  
  在黑暗中,他想念的是太阳;在晴天下,他妒忌身旁每一个共享阳光的人。他的内心是这样一个洞窟,他想把太阳摘下来,在里面藏好,据为己有。但直到今天,有人夺走了他的太阳,阳光染上了鲜血,他才发现了自己的愚蠢和自私,他为自己曾经的丑陋而惊讶和羞耻。
  
  洛基握紧了双拳,宇宙魔方还在他怀里,一切都有机会扭转。按照他的计划,解开锁链后,浩克会为他拖延一会儿苏尔特。他早已不寄希望于奥丁归还神力,也不期盼着阿斯加德能尽快修复彩虹桥。魔法师的每一滴血都象征着一个符咒,他将开启宇宙魔方,绕过彩虹桥,直接把索尔和奄奄一息的自己传送回阿斯加德,即便芙丽嘉不在金宫,索尔也不会允许奥丁见死不救。那时,他将是扭转战局的功臣,他会步步为营,夺回神力、夺回王位、夺回阿斯加德、夺回九界……
  
  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那些根本都不属于他,更遑论夺回。
  
  他能夺回来的,只有索尔。
  
  苏尔特背对着他,洛基的手搭上了怀里的宇宙魔方。没有浩克的协助,也许脱身会困难一点儿,但那并不重要……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拼命挣扎的巨人。浩克的脚掌不断地跺在地上,岩浆随之震颤波动,他皮肤上的绿色越来越淡,在令他窒息的锁链下,他的身体开始抽搐,体格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他正在变回布鲁斯·班纳。
  
  布鲁斯的五官轮廓渐渐显露出来,他的嘴唇颤抖着开合,发出几不可闻的微弱气声。洛基没能听清,却通过他的口型看了出来。
  
  “跑,”布鲁斯·班纳反反复复地说的是这个字,“跑。”
  
  僵硬的脖子有些不听使唤,洛基强迫自己转回头来不去看他。他知道不该把索尔的朋友的性命当做逃生的垫脚石,但他就是这么做了,因为他是邪神洛基,不是什么高尚的金色之子。他的良心不会受到折磨,索尔也不会知道这一切的代价,甚至复仇者们也不会知道。这些阴暗的秘密,只有火山知道,只有大地知道,只有死去的班纳博士知道。
  
  但他错了。
  
  他取出了宇宙魔方,通天彻地的蓝光完全铺展开来的一刻,他想起了很多不该想到的东西,就像有一把巨斧劈开了他的心脏一样。
  
  “我希望你们做个好人,洛基,还有索尔,”曾经,芙丽嘉坐在一棵怒放的花树下,温柔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额头,“那大概会很痛苦,好人拥有的往往不会很多,只有孤独、伤痛和委屈如影随形。但你们还能保管好自己的心,有了心,才会有爱。
  
  “有了爱,整个宇宙都将为你闪耀。”
  
  洛基陡然转身,魔方中的能量与他的魔法融于一体,化作冰蓝的光刃,轻而易举地斩断了班纳喉咙上的火焰。他立刻回身去救索尔,苏尔特却更快一步,在他们中间结起了一面火焰墙,于魔法师而言,转变事物的形态是最难的法术,而他竟然已经拥有了将火焰固化的能力。洛基将光刃催逼得更猛烈,和复苏过来的浩克轮番撞击着坚不可摧的固体火焰,整个山脉猛烈地颤抖起来,像是沉睡的恶龙被惊醒了。
  
  “太晚了,你这个狡猾的小杂种!”苏尔特趾高气昂地咆哮道,“你就算流尽浑身的血,也救不出他来!”
  
  不用他说,洛基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感觉体内的血液好似也沸腾了,在血管的桎梏下挣扎、翻滚,仿佛瞬间就要破体而出。他辛苦积攒两个月的魔法已经全部被吸入宇宙魔方中,最多十秒,如果还不能冲破火焰墙的话,他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晕倒,任凭苏尔特宰割。
  
  “别放弃啊,弟弟!”隐隐约约地,他想起极幼小稚弱的时候,那是一段太早的记忆,他本以为它早就消失在了千年岁月中,可如今,又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那时他大约刚刚被奥丁抱回神域不久,跌跌撞撞地跟在索尔身后学走路,金发碧眼的男孩一直在给他打气,但他还那么小,无论怎么迈步都追不上兄长的脚步,他一路摔一路走,终究还是看着哥哥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他开始坐在地上哭——真丢脸。
  
  “别怕,洛基,”索尔的声音变得成熟了,从他身后传来,“你不是邪神,你是火神,是我的兄弟。”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巨大的拉力,把他跌倒的身躯抱了起来。小时候和现在的他好像跨越了千年时光,合二为一,洛基的视线逐渐涣散,身体越来越轻,沉重的灵魂好像已经被剥离出了躯壳,永远地停留在了雷神温暖的怀抱里,被他的火红的披风裹住了身体,从此再也不会感到寒冷和黑暗。
  
  金光扭曲,他还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王座,奥丁坐在那里,身着战甲,手持冈尼尔神枪,一脸疲态。看来索尔真的兑现了诺言,带他回了家。洛基只觉浑身酸疼,累得连向奥丁挑衅的力气都没了。
  
  “洛基·奥丁森,我的次子,我对你说话。”奥丁站了起来,在那个瞬间,洛基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景象,可事实上,奥丁对他从来敷衍得很,大概在芙丽嘉的某个生日,宣布赐他野火的如尼文,至于神格,他一直以为那是一个皇子与生俱来的。永恒之枪冈尼尔撞击地面的声音震撼着他的心脏,奥丁威严地宣布,“我以先祖伊米尔之名,以我的父亲包尔之名,赐予你神格。”
  
  “我拒绝你的恩赐,众神之父。”这句话他原本没想说出口,可在弥留之际,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对模糊的王座大声说道。
  
  洛基猛然惊醒,一切幻象都飘散如烟。他感觉体内的血液重新平息了,而此时他人也已经离火焰墙很远——他正站在岩浆的漩涡中。苏尔特已将悬浮在空中的宇宙魔方抢到手里,不知他究竟哪儿来的力量,明明已经晕了过去,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拉到岩浆湖中,躲过了他的一记重击。洛基身上的金甲浸在滚烫的熔岩中,焕发出熠熠光辉,宛如金乌坠地,映得火光黯然失色——不,那不是因为他盔甲的变化,而是因为他本身的变化……
  
  他恢复了白肤绿眼的模样,火焰墙飞快地涣散成液态、气态,飘向他的方向,最终形成了一层无形的气态网,将他护在其中。他的眼神中少了些什么,又好像多了些什么,远远地与苏尔特对视。终于,他缓缓地举起右臂,空气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迸出火星,渐成燎原之势。
  
  而他右手中拿的,是雷神之锤。
  
  苏尔特一惊非小,无暇顾及洛基为何能突然恢复神格,不但如此,还连雷神的力量一并掌握。他立刻信手聚起两个火球,注入宇宙魔方中,向洛基打去,后者举起雷神之锤,凭空召来闪电,劈向宇宙魔方。魔方中流转的蓝光顷刻间乱流乱窜,好似惊了的池鱼,在火球和雷霆的双重压迫下停滞在空中,不偏向任何一边。
  
  电光火石之间,洛基掷出雷神之锤,化作一道火光,飞身扑到苏尔特面前。神锤砸在宇宙魔方上,发出一声巨响,霎时间山陵崩摧,烈焰熄灭,唯见浩荡蓝光,照亮了整个天幕。
  
  开启宇宙魔方的钥匙,竟然就是雷神之锤!苏尔特见状,不顾洛基手中的尖刀,立刻变了脸色,企图冲向宇宙魔方,逃进另一个空间。他毕竟是火之国国王,毫无滞涩地冲破了洛基结成的火网,正要抓住魔方,却被浩克的怪力拉住了腿,生生给拽了回来,头下脚上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洛基挺起匕首,毫无犹豫,插进了他的心口。
  
  苏尔特的身体顿时僵直,他眦目欲裂,再无半点仁善可言,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声吼道:“怪物!你永远是个怪物!”
  
  洛基扯了扯嘴角,俯在他耳畔低声说:“我从没说过我是个英雄。”
  
  话音刚落,苏尔特的身躯已然化作一团烈火,灰飞烟灭,随着滚滚岩浆流入地底,不知何时再度苏醒。洛基只觉如释重负,什么荣誉、什么功过,统统抛诸脑后,他想起今天是平安夜,估计不论去哪儿都能找到一口饭和一张床,他现在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饿得简直能吃下一头牛。他收了匕首,刚要起身待索尔离开,眼前忽然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白昼如焚  @馅饼是个大陷阱 

 
评论(5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