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复联】平凡之路 11~尾声(HE已完结)

锤哥上线,破三轮正在驶来。全文HE已完结,和谐部分请戳随缘居31L 

或戳简书链接

前文戳→01~03  04~05 06 07 08  09~10 或戳tag《平凡之路》

  11.
  
  洛基恢复意识后,小心翼翼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一头金发的脑袋正伏在他床前。他又闭着眼待了一小会儿,他听见身边均匀的呼吸声,听起来索尔正趴在他身边睡觉。他琢磨着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又想着自己究竟该以一种怎样的姿态睁开眼面对索尔——是虚弱一点儿,气若游丝地叫声哥哥好呢,还是生龙活虎地骂他没用呢?
  
  正当他纠结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他听到托尼·斯塔克中气十足地喊道:“诶,走吧!”
  
  床头的人猛地抬起头来,冲他“嘘”了一声,托尼立刻意识到自己不该大声说话,于是走到他床边压低声音说:“走吧,圣诞晚会要开始了。”
  
  看来他昏睡了整整一天。洛基没听见那个人说话,大概索尔顾忌他还晕着,不敢出声吵到他吧。他现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当他逼自己讨厌一个人的时候,那索尔做什么都会被他曲解;而这一刻,他们死里逃生之后,他只觉得索尔很好,真的很好,就连银舌头也想不出别的词汇来赞美他了。
  
  托尼低声说:“别跟我来这套,你不去也无所谓,反正我绝对不会跟你换班,是你自己要逞英雄留下照顾他的,我走了,你可别偷偷亲他啊。”
  
  哼,就知道派对狂魔斯塔克不是个好东西,索尔守了他一天一夜,你跟队友换下班怎么了?洛基恨恨地想着怎么不动声色地给他下个恶咒,最好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个丑。他如是想着,思绪又飘向了托尼的最后一句话。索尔最后一次亲他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如果这该死的金毛蠢货能不在接吻的时候笑场,他们也不至于磨蹭一千多年——好吧,洛基不甘心地承认,他也笑场来着。
  
  这时,索尔终于说话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做梦也不会想吻他的。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托尼?”
  
  洛基美滋滋地浮想联翩的大脑突然断片了。他怒气冲冲地翻身坐起,想也没想就给了坐在床头的金发男人一记老拳,咆哮道:“那你就滚去跟斯塔克接吻吧,该死的混蛋!”
  
  金发男人痛呼一声捂住了被他打断的鼻子,托尼竟然一脸心疼,洛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甚至比在彩虹桥跟索尔决斗的那次还要生气,从简·福斯特到托尼·斯塔克,索尔自以为是天界种马,到人间来播撒爱的种子吗?
  
  索尔捂着鼻子,含糊不清地喊他:“洛基——”
  
  “别叫我!在我给你下恶咒之前滚出去!”他威胁地燃起一团火球,照亮了黑暗的屋子,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然后火球无声无息地熄灭了。
  
  “——我又不是索尔!”史蒂夫无辜地说,警惕地远离了洛基的床。
  
  他刚把美国队长的鼻子打断了。
  
  洛基感觉继他三百岁那次尿床后,就没有这么丢人的经历了。他脸上火辣辣地烧得慌,蒙上了脑袋,底气不足地说:“啊,我的伤突然疼……”
  
  “浩克把你们俩从火山里带出来的,索尔昨天一醒来就回神域去收拾残局了,”托尼没好气地说,“小鹿斑比,别来这套。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跟索尔天生一对了,除了他没人能扛得住你的家庭暴力。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托尼,我没事,”史蒂夫犹豫地说,看了看在被子里缩成一个团的洛基,“他万一突然不舒服了……”
  
  “我让帕克太太来照顾他,顺便给他送点儿吃的,”托尼说,“现在我们该去接吻了,气死他。”
  
  然后美国队长就乖乖地跟着托尼走了。洛基露出脑袋,感觉自己还是再重新睡一觉比较好,反正他饿得已经麻木了。
  
  在梦里,他看到了一整头烤全牛摆在眼前,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他刚要一口咬上去,牛突然自己飘到了他面前,肉里还带着一丝新鲜的血腥味儿。
  
  然后,他感觉嘴唇被堵住了。洛基陡然惊醒,绿眼睛望着蓝眼睛,索尔身上带着约顿海姆寒风的温度,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好像要把一簇桀骜不驯的野火碾灭一样。洛基狠狠地与他唇齿交缠,一边生着自己的气,一边一如既往地痛恨着索尔。
  
  伟大的雷神总能得偿所愿。他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从里到外,从身到心,从前千年的恩怨情仇、雄图壮志,全都化了。
  

破三轮

  尾声
  
  “你真的、真的、真的不会后悔,相信我,简,这趟绝对来得值。”达茜抱着一摞书,行色匆匆地跟在简·福斯特身后,一张巧嘴像上了发条似的叨叨个不停,“每个人都需要一段失恋治愈之旅嘛,况且你那根本不算是失恋,是你看不上索尔。你说过的,你不想当男人的脚注,更何况索尔是个连牛顿三定律都不知道的男人,现在我给你物色到了一个绝佳的对象,你们俩都是大学教授,简直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简实在受不了她叽叽喳喳的魔音贯耳,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反诘道:“一个北欧神话学的教授,跟我的天体物理有什么门当户对的?达茜,我不需要你这样安慰,我只是在三个月前被甩了,仅此而已,你不用——”
  
  “可他真的帅得超乎你的想象!”达茜猛地把她拉回身后,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拐角,达茜指了指落地窗边的男人,低声说,“瞧,还说不门当户对,他身边的是谁?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班纳!你觉得他的科学素养能差得了吗?看看他那身西装!绝对是高级定制!”
  
  “布鲁斯,我要向你道歉。”此时,洛基的双手正插在“高级定制”的裤兜里,少有地郑重,“我不该在火山里那么说你,我……”
  
  “你说了什么?”布鲁斯轻松地摊了摊手,“你看,健忘也有好处。变身之后的事,我向来一点儿都不记得,等你下次见到浩克再跟他道歉吧。”
  
  “那奥丁森教授可能会直接被浩克的怒吼糊一脸口水,”托尼不无揶揄地叫出了那个称呼,“既然你们决定留在地球一段时间,你干嘛不跟索尔一起加入复仇者联盟?我实在是没法想象你的学生要忍受怎样的折磨,要是我,宁可去跳火山。”
  
  洛基白了他一眼:“省省吧,我不适合做超级英雄,有朝一日我倒是很可能带着一群外星军队来攻打地球,到时候你的大厦肯定首当其冲,斯塔克。”
  
  “我的大厦已经首当其冲了,还有我的宇宙魔方,还有我的好队长。一场蔓延到九界的家庭暴力,真是荡气回肠。”托尼没好气地说,“什么时候能送走你们这对破坏王?我可不希望你心血来潮地又闹一出抢王位啊,离家出走之类的家庭伦理剧。”
  
  “放心,我现在不稀罕那个王位,‘你甜蜜的爱,就是珍宝,我不屑与君王对调’。”洛基懒洋洋地说,角落里简和达茜什么也没听见,却被脚下一只黑猫吓成了惊弓之鸟,黑猫优雅地踱到洛基脚下,他俯身将它抱起,摩挲着它柔顺的毛,目光却已经四处游离,仿佛在寻找什么。托尼大声咋舌:“一个月前,谁说我们的文学都是装腔作势,科学都是蚂蚁搭窝来着?连莎士比亚都念上了,看来我一定要给希芙女士打个电话,让她再教训教训你了。”
  
  “她不敢,否则我就把坎贝尔变成一个电池,浑身带电,挺适合他的。”洛基漫不经心地说,“我该上课了。”
  
  “托尼打算今晚七点会补办一次新年派对,在帕克太太家,大家都觉得这样比较温馨……放心,没有小肉卷,她被你上次醒来之后惊人的食量吓到了,准备了一只烤乳猪,还有阿斯加德的传统烤南瓜,”布鲁斯温和地说,“下次一定得听听你讲课。”
  
  “有焗龙虾我就去。”
  
  “他讲北欧神话,不就是银舌头专场吹牛大会吗。”托尼潇洒地挥了挥手,“走了,晚上见。”
  
  达茜给简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抓住时机过去搭讪,简却迟疑着不肯上前。达茜只得半拉半拽地拖她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洛基已经走进教室,两人悄悄从后门溜了进去,达茜强行把简按在后排的椅子上,还往她手里塞了根笔。
  
  “我真不知道这些虚无缥缈的神话有什么研究价值,与其扎在故纸堆里,不如去跟索尔说两句话,绝对颠覆三观。”简嘟囔着抱怨道,不情愿地转起了笔。
  
  达茜歪了歪头:“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接触超级英雄嘛。”
  
  “为什么你觉得我非得交个男朋友不可呢?”简瞪着眼睛说,“说实话,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吻了索尔,最庆幸的是及时和他分手了。我跟他,跟这个小教授都不是一路人,达茜。”说着,她快步走出了教室,达茜手忙脚乱地收拾书本,起身便追。
  
  洛基却没有注意到后排的小小混乱,信步走到讲台前,把猫撒回了地上,轻声说:“去吧, juletomte(注)。”
  
  于是那只猫迈着优雅的步伐,踱到了第一排一个金发高个男人身边,敏捷地窜到他怀里蹭着痒。她们没看清那人的面孔,却看到洛基的目光与那个男人相交了一秒钟,轻轻巧巧地露出了微笑,那一刻,教室外的窗帘被细细熏风吹开,仿佛听得见春天轻盈的脚步正在走来。
  
  【全文完】
  
  注:斯堪的纳维亚语中的“圣诞老人”。
  
  写在最后的一些废话:本文的初衷是写一个基妹保护锤哥的故事,写着写着锤哥就掉线啦,从圣诞小苹果拖成新年红包,又拖成腊八蒜,再不写完恐怕就变成新年饺子啦233这是我入坑以来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完结的锤基同人,很高兴它是个HE,算是我对锤基的第一观感——烈火与雷霆的交锋,最后悄无声息地融化成春意盎然。基妹有放下仇恨的勇气,而锤哥始终保有爱的能力,写起来真的感觉很好。感谢你读到这里,下一篇《闪电宫纪事》即将开坑,欢迎起跳XD。

 @白昼如焚  @馅饼是个大陷阱 

 
评论(5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