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五章

  前文:第四章
  
  从这章开始就要发糖啦XD祝大家恭喜发财hhh【抖森脸】
  
  第五章
  
  不知睡了多久时,我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着手臂拖出了温暖的大衣,扔进了料峭的寒风中,家门外污水管的臭味扑面而来。我猛地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视线还有点儿模糊不清。我用力眨了眨眼睛,还没看清是谁把我拉了出来,肚子上猛地挨了一记重拳,疼得我弓起腰来,眼前的图像不但没有因为疼痛的刺激而清晰,反而更扭曲了。
  
  我索性不管对面是谁,深吸一口气,一头撞在他肩膀上,抡起拳头打向那个愚蠢的大脑袋。大脑袋堪堪躲了过去,但却被我打中了耳朵,他肯定耳鸣了。但身后立刻有一只脚踹中了我的膝盖窝,我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在水沟里。但大脑袋和他的同伙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后头揪着我的头发,迫使我抬起头看着他们。我原本就头晕目眩,再这么摔这么一下子,大脑袋的头又大了两倍,连容貌都看不清楚,却清晰地记得他呲着两颗大板牙,瞪圆了血丝密布的眼睛。
  
  “知道教训了吗?”他沙哑着嗓子问,我没来由地想起Thor在变声期唱歌的破锣嗓子,他弟弟还在旁边故意出怪声。得了,这么一来我更不好过了,又得忍疼又得忍笑。
  
  “你觉得这样更像个凶神恶煞吗?幻想着自己是特权阶级,是伟大的Thor,然后赶紧钻回妓女的被窝里举你那比针还细的‘神锤’,那样你说不定还能梦见自己在闪电宫……啊!”
  
  我还没说完话,他突然手上加劲儿扯掉我一撮头发,我本来能忍住不叫出声的,但是张着嘴一兜风就忍不住喊出来了。大脑袋和同伙们齐声笑了起来,估计他肯定扯掉了我一块头皮。
  
  “看呐,我都不用举出‘神锤’,他就像个娘们儿一样叫唤了!”大脑袋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停止了笑声,又恢复了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他的同伙们也齐刷刷地噤声,好像无数台同一频道的收音机,他继续呲着那对可笑的大板牙问,“有人想知道,那个男的来找你干嘛?”
  
  我放下心了。今天一顿恶战是免不了的,所幸我长这么大没少打过人,也没少挨过打。他们不敢打死我,因为他们怕Donald如果再来,听说我莫名其妙地死了会牵连到他们。尽管钢铁军团平常不会来黑街转悠,但谁知道Donald是个有多大权力的特权阶级呢?
  
  Donald。想到他我又恨得牙痒痒。他会来吗?我希望不会。你看,人就是这么纠结,我希望有人能救我,但又不希望能救我的人看到我这副样子。无数人都有这种想法,于是我们便不约而同地选择拥护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执法力量。钢铁军团刚问世的时候,人们一定欣喜若狂,不必去贿赂警察,也不必在政府各个机关之间跑断了腿,更不必舍弃自己仅有的那点儿尊严去卑躬屈膝。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听起来多么美妙,阿斯加德也不过如此了!
  
  但是。但是。
  
  但是Thor绝不会在这时候来救我,钢铁军团也不会——因为我逃税漏税、抢劫偷盗,他们没杀了我都是万幸,更别提来救我。
  
  大脑袋一只手揪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拳头已经重重地打在我的右脸上。我就向左边倒去,但是他又把我揪了回来,我向后倒的时候,身后他的同伙就会把我踢回原位。我像一只沙袋,在他们中间摇摇晃晃,却怎么都倒不下来。
  
  “他来找你干嘛?”大脑袋又重复了一遍。
  
  “那你该去问他。”我嘴里全是血,说话有点儿含糊。
  
  他又打了两拳,让我嘴里的血更多了。
  
  “你觉得我们怕他是吗?你晃着屁股让他给你撑腰,就觉得自己也是特权阶级了吗?你不会希望知道我们身后是谁的,小杂种。我们有办法让他永远不知道你的死活,把你扔进下水道里去,他会以为你偷了东西逃走了。我最后问你一遍,他来干嘛?”
  
  嘴里的血腥味儿让我想吐,而且我也实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时候我混沌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把满嘴的血都喷到了大脑袋上。他还张着嘴叫喊呢,猝不及防地吞了我一口血,还有一颗牙,呛得他掐着自己的脖子连连咳嗽。我也在旁边起着哄咳嗽,只不过是笑得咳嗽。
  
  大脑袋气急败坏地拔出一把刀来冲我张牙舞爪,我也不傻,当然不会招惹盛怒之下的他,但是他的同伙却踹着我的后腰把我踢向了刀口。他们的鞋头里一定垫了金属,这招很好用,我是个中老手。如果再被多踢两脚,被打的人甚至会失禁,特别狼狈,也就不会再徒劳地保持自己的尊严了。
  
  但是我侧身躺在水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脸上爬了过去,也许是虫子,也许是我头上流的血。慢慢地,我感觉他们的鞋尖踢在腰上、肋骨上,感官却麻木了,一点儿疼痛也感觉不到。才两宿而已,这里的水原来已经变得这么冷了,冻得我浑身发抖。我看着刀口毫无阻滞地伸过来,但我却忘了怕死。我琢磨的全是刚才大脑袋的话。
  
  我没有晃着屁股邀请Donald。我还想嘲讽他,他晃脑袋的样子就很像晃屁股了。
  
  我没有偷东西。这是最重要的,我甚至想跟他们谈判,哪怕直接把我扔进下水道里都行,但是绝对不能跟Donald说我偷了东西。我是偷过抢过骗过,但是这次没有。我不希望他认为我才刚装模作样地学那个小王子,欲擒故纵地勾引他,转眼就做出这种下流的事情,耻辱地沉睡在老鼠的腹中。
  
  但是我最终没有说出任何话来。在那把刀逼近我的脸时,我看到大脑袋身后有一个身影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好像在冰窖中沉沉睡去了一般。
  
  哦,这样更糟,我看起来像是被吓死的。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无所知。中间我的眼皮被人翻起过一次,刺眼的白光照进瞳孔中,然后一切又重新归于黑暗。我能感觉到周围实在是太冷了,所以我猜我大概没死,因为我死了是要下地狱的嘛,地狱里都有火,应该很热才对。我真想把那个翻我眼皮的人骂一顿,你要么给老子补一刀,要么给老子盖上点儿被子——别的不用,Donald那件大衣就成,在我心里,那是最暖和的被子。
  
  Donald。我还穿着他的衣服呢。
  
  Donald。他最好别太生我的气,还是回我家看看吧,就去一趟,至少把《闪电宫纪事》拿走,那么好的书,不应该永远留在黑街,或者成为钢铁军团的燃料。
  
  Donald。他说把我当弟弟,是真是假?我可没把他当哥哥。
  
  Donald。但我真的喜欢和他待在一起。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呢。我还没学会怎么喜欢别人,他就出现了。就像我还没睁开眼睛,阳光就已经照进来了。
  
  可阳光不该照进黑街,无论是为谁都不行。
  
  耳畔突然炸响一声惊雷,仿佛要把地球劈成两半。我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睛,叫了一声:“Donald?”
  
  有人紧紧攥住我的手,力气之大,几乎要把我的骨头压碎。也正是这样,我的感官暂时苏醒了片刻,我听到有个嘶哑低沉的声音,仿佛鼓声一样,和着雷声敲击我的耳膜,他哽咽着,叫我:
  
  “弟弟,醒来吧,求你。”
  
  之后,我就又睡过去了。好像真有人听到了我的心声,给我盖了被子,我在那个循环往复的坠落的梦里,都能感觉到四肢在慢慢暖和起来。终于,等到我第无数次梦到被人从闪电宫推下来的时候,我低呼了一声,睁开眼睛,身子底下的床也晃了一下。
  
  等我清醒过来,才发现那并不是床。Donald半个身子靠在床上,正把我抱在怀里,我们一起围着他的另一件风衣。他的体温隔着T恤衫源源不断地供给给我,像个永不熄灭的小太阳一样,温暖,却不会热得伤人,你尽可以放心地抓住他。
  
  “对不起……对不起。”Donald随着我的动作动了动身体,随即把手臂收得更紧,把我箍在他的怀里,他的声音跟我梦境里那个哽咽的声音一模一样,刚说到这儿,他就卡住了,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拜托……你没哭吧?这是哪儿?”我的嗓子哑得更厉害,就算拿砂砾打磨过声带也不应该发出这么粗糙的声音,我瞬间泄气了,再也不想听自己发出这种难听的声音,也乖乖闭上了嘴,侧过头望向Donald的侧脸,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离得这么近。他五官英挺,轮廓分明,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去看他那双眼睛。还好,里面没有泛着眼泪,要不我会哇哇叫着大骂他一顿的。湛蓝的海依旧平静,甚至平静得有些死寂。
  
  “医院,”Donald淡淡地说出了这个奢侈的词。闪电宫政权建立之初,就颁布法律,规定全体公民医疗免费。但我不是公民,所以就算生了病也从没来过这里。Thor似乎对医生比较尊敬,并没有像对待警察们那样,一股脑地让钢铁军团接替他们,创造出众多失业人口自生自灭,尽管机器比人更精准,但想必任谁看着一个冷冰冰的大机器把自己开膛破肚都会吓个半死。他顿了顿,又刻意补充道,“我工作的地方。”
  
  “你是医生?!”我又忍不住说话了,嗓子眼儿像漏风一样,发出“呼哧呼哧”的古怪响声,连拉风箱都比我说话好听一点。我生自己的气,又闭上嘴了,他却拍了拍我的手。
  
  “没事的,你很快就会康复,就是会发几天烧,我会一直照顾你。”他温柔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让我几乎以为在做梦,跟他往日灰尘似的微笑不同,他的笑发乎内心,不是勾勾嘴角那么简单,是他的心对着我的心、他的眼睛对着我的眼睛在笑。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会露出这样的笑容了,他们或许有钱有权有性,但是他们不敢豁出自己的心去做一场豪赌——把这个笑容交给别人,所有一切世人仰慕的东西都会离你而去,你也就再也抽身不出来了。
  
  “银舌头变成铅舌头啦?”他看我不说话,把脸凑得更近了,“好吧,你就全当自己也在变声期好吗,小王子?”
  
  我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这种笑容,别过脸去,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说:“我不是。你想哄我开心,是因为我快死了吗?”
  
  他坐直身子,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开什么玩笑!Donald Black是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你生病只是因为住的地方太差了,又遇到那群混蛋——”说到这儿,他没心思再逗我笑了。
  
  我这才恍然想起还有这么大的仇没了结,经他这么一说,大脑袋的轮廓才浮现在眼前:“他们人呢?”
  
  Donald的笑容瞬间变了模样,温柔、疼惜荡然无存,我觉得他能在露出这种残忍的笑容时控制住自己,不把怀里的我捏成一个肉饼,实在是很有自控力的表现。这种残酷的笑,和他刚才的温柔一样,是我前所未见的。Donald还是Donald,他还是那个散发着无限热量,慷慨地照耀每个人的小太阳,但这次有人把太阳放到血水里熬了一遍又一遍,等到最后沥干滴滴答答的殷红,捞出那个太阳再挂到天上去,它还是那么明亮,但它身上便有了洗脱不掉的、收放自如的血腥味儿。我没杀过人,但我能隐约猜到,这种气质非在修罗场中不能磨练出来。
  
  “我把他们留给你。”他小心地绕开我脸上的伤口,指肚上的老茧轻轻摩挲着我的鬓角。
  
  “你抓住他们了?钢铁军团会找你麻烦——”
  
  “我什么也没做,等你什么时候想找他们算账了,我再把他们揪出来。”
  
  我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话,Donald不像个会说谎的人。但我不想跟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回来,也不喜欢他保持那种残忍的口吻,便冲他做了个鬼脸:“爱吹牛的自大狂,你以为地球绕着你转吗?”
  
  Donald酣然大笑:“你真抬举他们,他们算什么地球?九界都围着我转!”他弯曲手臂,展示他健壮的肌肉,做出个很英雄的动作,我被他的夸张逗笑了,他又松开右手,拿起手边一个系了绑带的玻璃瓶摇晃着,压低了嗓子,雄浑地低吼道,“我以雷神之名,召唤闪电!把欺负我弟弟的人统统劈死!”
  
  我笑得前仰后合,印象里,我好像从来没笑得这么厉害过,一不小心差点儿从Donald身上栽下去,他反应很快,立刻伸手抱住我,我们的脸贴得更近了,我可以看得清他脸上细细的汗毛,数得清他鬓角的金发,这一切仿佛都与这个苍白的、空荡荡的病房格格不入,我更愿意相信我是在天堂,他是接引我的天使,他代表众神之父、代表闪电宫之主救出了肮脏的泥潭,是的,我开始模模糊糊地相信Thor的存在了,我相信他爱世人,他视世人为兄弟,他派金色的Donald来接引我,现在,他将……
  
  我微微仰起头时,他却又虚张声势地大笑起来,潇洒地甩了甩凌乱的半长头发,重新把我抱在他身前晃悠着,换上了讲故事的口吻:“你知道吗,Thor也和他弟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他弟弟觉得他跟谁都这样说,所以根本不信。”
  
  “是啊,Thor还说过他把我们所有人都当兄弟呢。”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有点儿失落又有点儿庆幸,说不出的滋味儿,突然,我瞪大了眼睛,尴尬地大张着嘴,难以置信地自问道,“我刚才说的……说的是Thor?”
  
  “没错,”Donald鼓励地点了点头,“你看,钢铁军团不会来的,都是城邦自作聪明向Thor谄媚的手段。他没什么值得吹捧的伟大之处,这是我看完那本《闪电宫纪事》以后最大的感受。相反,我倒更喜欢那个小王子Loki。”
  
  “你把那本书也带来了?”想到那本书,我的精神振奋了些,不过我只是觉得Loki很有趣而已,我真正想听的还是Thor的事迹。毕竟这本书叫《闪电宫纪事》,但愿作者不要本末倒置,总写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我如是想着,现在嗓子发出的声音不但难听,才刚说了这么短短几句话又开始疼起来,Donald很细心,立刻就发现了这一点。
  
  “嗓子痛吗?别老说话了,我们可以用眼神交流。”
  
  我想象了一下和Donald大眼瞪小眼的场面,不禁笑了出来,坚决地摇头拒绝。他从大衣的口袋里抽出那本书来,说:“那我就给你读书,读你的书。多亏了那个小姑娘,把你的书送来了。”
  
  我还想说话,刚发出点儿气声就觉得喉咙疼得不行,只能在他手心里写了个单词:Where?
  
  Donald简单地回应道:“她很安全。”
  
  我不满意他这种敷衍的回答,响亮地拍了一下他的手,他只好无奈地说:“好吧,好吧,我没让她回黑街,说了地方你也不认识,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看她,好不好?”我这才勉强点了一下头,他打开书页,却没有开始读,而是问我,“她叫什么名字?是你的朋友吗?”
  
  我在他手心里写了Cici的名字,但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我很喜欢Cici,甚至还认定了自己以后十有八九会娶她,我们一起在城邦政府门口领性丨爱券、生育劵,但我从来没把她当成过朋友。说实话,我有点儿看不起她,正如我看不起黑街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一样。所以我忽略了他的第二个问题,但Donald自作聪明地揣测道:“你是不是喜欢她?她很漂亮吗?初恋?啧啧,可你才十四。”
  
  我更用力地给了他一巴掌,顺便抽过他手里的书,往他脑袋上砸了一下,他没躲没闪,只是嘿嘿地笑着,笑声好像干涩了很多。
  
  “正好,这一章也有个漂亮姑娘,她是神域最美的人,也是两位王子的初恋。”他重新翻开书页,读了起来。

 @白昼如焚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_锤基病晚期 

 
评论(5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