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六章


过年最后几天假期,继续走甜甜的发糖路线hhh

黑体加粗字体是博拉吉所著的《闪电宫纪事》一书中的原文,人名用汉字表示;2100年时间线用普通字体,人名用英文表示,以便区分。

本章内出现了一些北欧神祗,均为一些耳熟能详的人物,而且私设众多,因此没有加注释,如果有不太了解的小伙伴可以回复告诉我XD


第五章

  第六章
  
  <Chapter2春华>
  
  奥丁历120年,阿斯加德百废待兴,神域如孩童的心智,还是一片混沌,等待着开辟或毁灭它的巨人。那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来自华纳神族的一对兄妹将春风吹进了阿斯加德,众神之父提着冬棺凯旋,从此阻隔了约顿海姆的寒风侵袭。松动的土壤下,无数新生命按捺不住,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春之女神芙蕾娅匆匆忙忙地换上自己的织花长裙,梳好辫子,打算出门去管理她的花朵臣民们,结果没走几步就转而去扑蝴蝶了,还是她少年老成的兄长,丰收之神弗雷硬拉着她去视察疆域,好给初次见面的众神之父留个好印象。兄妹俩一个一本正经阔步而行,一个瘪着嘴泪眼汪汪蹭着地走,芙蕾娅还时常命令兄长给她摘花儿戴。
  
  “弗雷,快来迎接众神之父!”他们的父亲,永远打着赤脚的尼奥尔德喊道。老实的孩子看了一眼妹妹,飞也似的奔向父亲,芙蕾娅觉得受了冷落,呆立片刻,哇地一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的哭声惊动了一个人。索尔蹲在空荡荡的芬撒里尔宫门前,百无聊赖地看着沃斯塔格又吃了两盘牛肉,听到芙蕾娅抽抽噎噎的哭声,突然来了兴趣,起身向花圃走去。沃斯塔格嘴里塞满了南瓜派,含糊不清地问道:“你干嘛去?你父王要回来了!”
  
  “吃你的饭。”索尔回了他一句,仍不停步。
  
  “可是神后让你——”
  
  索尔不耐烦了:“不吃就走人!”沃斯塔格只好悻悻坐下,自暴自弃地胡吃海塞。
  
  芙蕾娅听到他响亮的声音,很快停止哭泣,抬起头来,一双泪眼盈盈地看着奥丁的独生子向她走来,便也站起身,好整以暇地拍了拍裙子,扬起小巧的下巴,微嘟着嘴,问道:“你来干嘛呀?你们都去迎接众神之父好啦。”
  
  她的声音又甜又腻,像兑了太多蜂蜜的酒,虽嫌有些矫情腻口,却仍勾着人想一杯再一杯地饮下去肚去。索尔想起偷喝蜜酒的经历,他本该跟沃斯塔格一起蜕变成“大人”,可在两人酩酊大醉,被奥丁抓了现形时,众神之父竟然慈爱地把他们各自送回了妈妈身边,满眼写的都是“我儿子真是个小男子汉”。想到这儿,索尔的兴致立刻大减,父亲总是时刻提醒他,他还是个不满五十岁的小孩。
  
  “你哭什么?不愿意迎接我父王吗?”他也不知自己要来干嘛,便胡乱反问了一句,反正王子总有道理。
  
  芙蕾娅甜甜地笑了,侧着脑袋说:“我哭是因为想和哥哥玩,你真幼稚,每天总把爸爸妈妈挂在嘴边。众神之父和神后不在阿斯加德,你就像个没人哄的婴儿一样,你晚上会偷偷哭吗?”
  
  索尔现在觉得自己还是该看沃斯塔格吃点心,他被激怒了,却不能砸东西或是和对方打一架,因为芙蕾娅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长得像朵玫瑰花一样可人。他只能咬着牙,傻乎乎地回答:“不会。”
  
  “我就会。刚离开华纳的时候,我每天都哭,但弗雷会哄我,给我唱歌。”芙蕾娅身体微微前倾,索尔甚至能看清她红唇上细细的纹路,“你没有兄弟姐妹,只能和那个蠢货一起玩儿,一定很无聊。其实,你可以来找我和弗雷,一位公主、一位王子和一位骑士,多有趣啊!”她上下打量了索尔两眼,皱起眉头,“可你邋里邋遢的,明明我哥哥才更像王子。”
  
  索尔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腻烦的语气了,脸颊抽动了一下,冷声说:“阿萨的王子不是为取悦你而生的。你和你哥哥可以继续去照镜子化妆,但我天生是个邋遢的战士,我的荣耀不需要整洁增添。”
  
  “可父亲说我要嫁给你!我才不要!”芙蕾娅尖叫着退开几步,默念咒语,将索尔困在花海中,“你不配做王子!你配不上我们高贵的华纳神族!”
  
  “懦夫!你们是只会魔法,只会联姻的懦夫!阿萨人才是九界的王!”他胡乱掸着花雨,灰头土脸地跑出陷阱后,芙蕾娅已经没了踪影,一只温柔的手轻轻为他掸去头发上的花瓣,他顿时如遭雷殛,半晌哑然,只张得开嘴却说不出话,过了半天才低声挤出一句:“母亲。”
  
  同样出身华纳神族的爱神只是宽容地笑了笑,随即在他面前蹲下身:“又和朋友闹别扭了?”
  
  “她不是我朋友,我绝不娶她!”他立刻梗着脖子大声回应。
  
  芙丽嘉没有问“她”是谁,也没有像身后的奥丁那样呵斥他说话无礼,依旧循循善诱:“冷静一点儿,索尔,九界中没有坏种族,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命运赋予我们保护者的使命,有时候,我们还比其他种族更辛苦。”
  
  他不大服气,又不愿接二连三地冒犯母亲,只好按王子的风度低声说:“对不起母亲,我无意冒犯您。我想除了约顿人以外,每个种族里都有好人和坏人之分,华纳神族也有您这样好的女神。”
  
  “没有人要被王者的仁爱排除在外,亲爱的。”芙丽嘉俯身贴在他耳畔低语道,“你不会娶芙蕾娅的,我保证。现在,去向你父王道贺吧,然后我们可以认识一位新家人。”
  
  索尔顺从地稳步上前,单手按在胸前,向马背上的父亲躬身说:“欢迎回家,敬爱的父王,祝贺您的大捷……您的眼睛怎么了?!”
  
  奥丁风尘仆仆,一只眼睛上蒙着块被血浸透的布,但精神不错,和蔼地回答:“胜利总需要付出代价,所幸这代价并不算大。来认识一下你弟弟吧,索尔。”他把手从大氅中伸出,索尔这才发现,他双手抱着个小婴儿。
  
  索尔走到马下,想看得更清楚些。婴儿长得脸如满月,粉雕玉琢,鼻翼翕动,宛如蝶翼缓缓开阖,正在沉睡。他俯下身去听婴儿的呼吸声,他看起来有点儿苍白瘦弱,气息也是细碎的,时不常拂过他乱糟糟的金发,微微发痒。然后,他忍不住伸手抱住婴儿的身体,想更确凿地感受一下他的体温。他的体温很凉,索尔甚至怕自己的手烫着了他。他的皮肤白嫩极了,而索尔的手上已经因为早早持刀握剑而磨起了茧子。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一块燃烧的炭,架着一块慢慢融化的冰块。“冰块”好像嫌他抱得太笨拙,在睡梦中轻轻扭动身子,蜷缩在他怀里。他循着某种本能,试探性地轻拍婴儿的后背——还得留神别把那几乎没有骨头的小家伙拍重了。婴儿那么小,那么软,全心信赖着、依靠着他,索尔甚至在怀疑,他能像自己一样长大吗?他能离开自己的怀抱,像弗雷兄妹和沃斯塔格家的兄弟们一样,肩并肩地和他一起玩闹吗?
  
  芙丽嘉含笑纠正了索尔的姿势,婴儿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舒舒服服地躺好。索尔不知不觉地收起了自己的大嗓门,低声问:“他叫什么名字?”
  
  “洛基。”芙丽嘉宠溺地看着婴儿,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洛基。”索尔轻声重复了一遍,感受着舌尖滚动的两个音节。它们像是有魔力一样,那不该只是两个简短的音节,它们应该有生命、有色彩、有味道、有姿态,他知道自己以后会无数次地叫这个名字,直到生命的终结,他知道有某种无形的锁链将这个名字与他的名字相连接,除非把他的每滴血分成两半,否则他们的命运将永远连在一起。
  
  洛基睁开眼睛,他的虹膜是绿色的,鲜亮亮的有些扎眼,就像雨后新绿的嫩芽。他看着索尔,咯咯地笑了。于是他的内心褪去了暴躁的壳儿,名为“爱”的种子终于破土发芽。

 

 
  我本来没觉得困,被他这么一读又睁不开眼了。Donald拍了拍我的肩,问道:“又困了?”
  
  “如果你告诉我接下来的故事,是Thor和他弟弟疯狂地追求这个美人儿,我立刻就把书扔出去。”我干巴巴地说,充满了对春之女神Freya的厌恶,“我讨厌死这种人了,惺惺作态、恃强凌弱、爱慕虚荣,就像Natalia一样——你要是敢夸她一句,我就把你和这本书一起扔出去。”
  
  Donald被我逗笑了:“你会这么多词啊。放心吧,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讲她的事了,反正她也不是重要角色。在Thor和Loki500岁时,奥丁有意让阿斯加德与华纳海姆再次联姻,Loki希望和Freya结婚以提高自己的地位,而Thor觉得她一百个配不上自己的弟弟,千方百计地阻挠Loki,搞得好像他们俩一起追求Freya,其实他们心里谁也不喜欢她。最后,芙蕾娅和她哥哥弗雷闹出丑事,奥丁震怒,也就不提起联姻的事了。”
  
  “奥丁为什么会认为这两个幼稚鬼生而为王啊……”我嫌弃地撇了撇嘴,“我想听这段!”
  
  Donald翻着书页的动作突然停了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你已经提前读到生而为王的预言了吗?那你应该也看到他们兄弟去铁森林冒险的故事了,我看看……的确该读第四章啦,你看书可真快。”
  
  他这么说,我也愣了一下。我没有翻过这本书,一直是Donald读给我的。但我怎么会知道奥丁的预言?我是不是也有作家的天赋?还是算了吧,现在的作家只能在学会阿萨语后,给Thor歌功颂德,写的东西都无聊透顶。
  
  我立刻精神振奋,揉了揉眼睛催促道:“别说了,快读。你把故事都说完就没意思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兄弟会分别和Frey兄妹俩联姻呢……别笑了!闪电宫不是规定过一切婚姻合法吗?!”
  
  Donald哈哈大笑:“哦,你想象力真丰富。没错,九界里似乎只有中庭人认为男人和女人的婚姻才算婚姻,他们的性别是相对的,但是对于有三种性别的华纳人,和有一种性别的约顿人来说,这些就不重要了。闪电宫这条法令是继承了阿斯加德的。但是Thor和Frey……哈哈,给你读书就是有意思,我以前从来没这么想过。”
  
  “我说了不许笑我!”
  
  “好吧,我没有恶意的。”Donald清了清喉咙,把书直接翻到了第五章。
  
  <Chapter5酒馆>
  
  对索尔和洛基来说,每天最煎熬的时候,就是晚上“黄金家族”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奥丁一只独眼盯着菜,另一只瞎了的眼睛好像一直在透过黑布打量着他们。一旦两兄弟有任何失礼的行为,他立刻就会抬起没瞎的眼睛,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凝视着他们。从前索尔把亲吻弟弟的习惯带到了饭桌上来,奥丁的表情就像是有人扯了他的胡子一样,嚷嚷着要求索尔立刻停止这种粗鲁的行为——天知道哪里粗鲁了。他的性格天生天不怕地不怕,总要趁众神之父低头吃饭的时候飞快地侧首轻轻啄一下他弟弟的脸,搞得奥丁总是在吃饭的时候条件反射地突然抬头。
  
  不过现在,索尔郁闷地看着坐到了他对面的洛基,他先是把座位挪到了他够不到的地方,后来干脆向父亲提出搬离闪电宫。而他们吝啬的父王竟然欣然恩准,立刻下令为还没满500岁的洛基修建火神殿。索尔越想越觉得大事不好,前几天和范达尔合计出一个好主意,不告而别,偷偷溜出了阿斯加德。
  
  开席之后,洛基只象征性地吃了两口面前的面包,便施施然起身说:“父王,母后,我吃饱了,能否先去赴一个约?”
  
  奥丁不快地——他的口气听起来永远是不快的——责备道:“时间不该定在这时候。”
  
  洛基涨红了脸,他对奥丁的训斥总是格外敏感,不像索尔,从小被骂到大,早就已经不往心里去了。还没等洛基回答,索尔立刻抢先问道:“你约了谁啊,弟弟?”
  
  洛基笑了笑,回答他时目光却期盼地望向奥丁:“芙蕾娅。”
  
  索尔把满满一口蜜酒喷了出来,呛得连连咳嗽,芙丽嘉连忙给他拍背,但他猛地站了起来,还顺便把手里的酒杯砸了个粉碎——他就是在那时候养成了摔杯子的习惯的。
  
  “芙蕾娅?!你在和芙蕾娅约会?不许去!”
  
  “索尔!你太莽撞了,简直不符合你王子的身份!”奥丁愤怒地低吼道,“去吧,洛基,我很高兴你和这样的贵族姑娘来往,注意保持风度。至于你,索尔,既然你不想好好吃饭,就解释解释三天前你去了哪儿吧。”
  
  洛基面露喜色,转身离开,索尔却全然没把奥丁的话听在心里,满脑子都在幻想着洛基和芙蕾娅跳舞、拥抱、接吻甚至结婚的场景,他越想越气,心里好像有个小火苗窜啊窜,火神的威力就在于此,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把索尔烧着了,他吼道:“洛基!你搬出闪电宫也是因为她吗?”
  
  洛基满意地看着索尔怒发冲冠的样子,眼睛依然盯着奥丁,点了点头:“是的,我把她当成正派的贵族小姐对待,希望能让她看到我的诚意。”
  
  这话无异于明示要和芙蕾娅结婚了。在捕捉到奥丁一个满意的微笑后,洛基的背影消失在了英灵殿外的茫茫夜色中。大门开了又关上,冷风卷进宴席之上,吹灭了几根蜡烛,索尔依旧站在原地。
  
  “你给我坐下!”奥丁今天的愤怒好像比往常更多,他警惕地盯着自己的儿子,好像要从索尔身上看出什么端倪似的,“你给我说清楚……”
  
  索尔心知今天的事不能轻易了结,突然灵机一动,故作痛苦地捂住胸口,大声呻吟起来:“母后!母后……”

  


  这一章还没读完,突然传来三声敲门声。Donald看也没多看一眼,置若罔闻地念了下去。外面的人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又叫了两声“Black医生”后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那人一看就不是个医生——别问我什么,他就是长得不像。红脸蛋、红鼻子、酒糟鼻,挺着个圆滚滚的啤酒肚,像只圆润的皮球滚了进来。他戴着个大白口罩,说:“Donald,该去查房了。”
  
  Donald看见他戴着口罩的打扮,忍不住又弯下腰无声地笑了起来。胖子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双手叉在腰际嚷道:“时间到了,我们真的该走了,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办呢。护士会照顾他的。”
  
  “不行,我可不想指望护士们,”Donald果断地拒绝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回去让Fan……那个帅气的朋友替我处理了吧。”
  
  “但他不是你!如果有什么紧急的情况……我是说,紧急的病人,他没法代替你处理的!”
  
  “这里就很紧急,”Donald把我抱得更紧了,不容分说地说,“三天之内,我哪儿也不去。就算是天塌下来,你们也给我顶着。顶不住的话,就让它尽管塌掉好了,过了三天,我再亲自把它扛起来。去吧,朋友。”
  
  “三天?!”胖子失声叫道,我注意到他始终不愿意正视我一眼,大概他也是个特权阶级吧,“他……这孩子,他怎么了?”
  
  “他没事,”Donald斩钉截铁地说,“有我在,他就没事,明白了吗?”
  
  胖子终于让步了:“好吧,还有一件事,Donald。关于你昨天开的那副药,我们三个都觉得很不妥当。病人吃了会非常不安全的。”
  
  “但我一定要那副药,”Donald放下书直视着他,又露出了那种残酷的眼神,看得胖子不禁退了一步,“我一定要救他……救那个病人。”
  
  “好吧,好吧。”胖子嘟囔着说,“我三天以后再来。”
  
  Donald瞬间又笑得灿如朝阳:“顺便帮我收拾一下房间,谢了,哥们儿。”等他低下头来,才发现我直勾勾地盯着他,柔声问,“一点儿医学的小问题,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不会是倒卖器官的医生吧,”我阴郁地说,“你瞪人的样子真可怕。”
  
  Donald一脸无语地看着我:“其实我是拐卖儿童的,以后我再瞪人你就挠我痒痒好啦。对了,在讲故事之前,你能不能保证别再睡着了?要不我会觉得很没成就感的。”
  
  “好吧。”我把手搭在他的腰上,随时准备挠他,“后来索尔怎么样了?你快读你快读,我等不及了,哪还会想睡觉。”


 @白昼如焚  @羲和.  @莉莉白 

 
评论(5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