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八章

前文:第七章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第八章
  
  接下来的两天,也许是三天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撑过来的,竟然真的一眼没合。Donald起初还给我念书,但到后来我已经耳鸣眼花,什么都听不清了。一旦稍有困意,他立刻就把我摇醒,当我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甚至会直接往我脑袋上浇凉水。就这样,我把每一秒钟当成一年来过,总算熬到了他拿到成品药——那时候我已经烧的几乎人事不知,连他怎么喂我吃了那片药都不知道。
  
  等我沉沉地睡了一大觉醒来,发现Donald正抱着我浅浅地睡着。他的呼吸声很均匀,挂着重重的黑眼圈。我突然惊慌起来,轻轻推了推他,他立刻睁开眼睛,紧张地问:“怎么了?”
  
  “我睡着了,”我更紧张地回答他,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我……我没想睡的。对不起——”
  
  他如释重负地笑了,试了试我的体温:“没事,你吃完药就退烧了,睡着了也没关系。”
  
  我好像没听明白他的话,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木然地说:“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笑容比之前都轻松了不少:“都说了我不会骗你的,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再过两天我就带你回家。你先自己待一会儿,我出去一趟。”
  
  “我没家,”我断然回答了他,“如果你指的是黑街的房子,那不是我的家。”
  
  Donald已经下了床,听我这么说,又回到床边蹲下,好像生怕我拒绝一样,恳切地说:“不,不是那里。是去我住的地方,只要你愿意,那里也是你的家。”
  
  尽管我一出生就待在黑街,但我从未认为那是我的家,我看不起那里的任何一个人,我觉得我不属于那里,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这么想。同样,Donald的家也不会是我的家,对此我心知肚明,不过我当然不会主动拒绝这么优越的条件,我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希望他能把我从恶劣的最底层里救出来,让我不再做一个不存在于闪电宫光辉下的影子,而是一个真正存在过的人。
  
  可Donald做的实在是太多了。
  
  “你不愿意吗?”他一动不动地蹲在床前,嘴唇抿得更紧了点儿。
  
  “我又没把脑子烧坏,为什么不愿意?”我冲他翻了个白眼,“我就是在想,你对你弟弟得多好啊。”
  
  “没有对你这么好,真的,那时候我还没学会怎么对别人好呢。”门外又传来三下敲门声,估计是那个胖子医生等不及了,他给我盖好被子,转身出了病房。
  
  就在他拉开门的时候,我瞥见门外的人并不是那个胖子,而是几天前在窗外说话的老太太。她正坐着轮椅,浑浊的眼球没有随着门的开阖而转动一下,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样子,只听见Donald惊讶地低声说了句:“怎么是你?”随即立刻把门关上。
  
  我本能地感到好奇。在黑街生活必须要保持这种好奇心和窥探精神,这样才能掌握不少秘密,同时提前获悉谁会对自己不利。显然,Donald认识这个老太太,而老太太前几天专门挑在Donald离开病房的那一分钟,在窗外说出我的病症,看来也非无意之举。
  
  我光着脚溜下床去,看来他说的特效药果然很管用,我不再感觉头晕目眩,也不会在走路的时候喘个没完没了了。我悄悄把门拉开一条缝,Donald正推着老太太拐到楼梯口,我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但老太太惊天动地地咳嗽了几声,沙哑着嗓子说:“没事,我们就在这里说吧,反正也没人会上来碰你的霉头。”
  
  Donald没有回答,要么就是说话的声音太低了,总之我没有听到。他们待的位置很好,我正好能溜出去偷听而不被发现。
  
  “药已经生效了吧?”老太太问。
  
  “嗯,多亏了你,才能这么快研究出新药,他好得很快。”Donald说话比她谨慎得多,声音也低,我听得并不清楚,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以为你不会帮忙……你恨我……自从我回来之后。”
  
  “你知道这不是新药。这是几个世纪前就有的药。”老太太尖锐地说,“我恨的是现在的你,跟从前的你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你还记得从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吗?”
  
  “有时候能想起一点儿,在我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Donald的声音严厉了起来,“你没必要那么大声说话,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哦,伟大的Thor啊,你说我是你的朋友?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撒谎了?”老太太不管不顾地哽咽着喊道,“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但如果你还顾念你其他的朋友,顾念你在这里曾经生活过的日子,我求求你,收手吧!你会害死你自己的!”
  
  “难道我不是正在为他们而战吗?!”他近乎发狠地吼了回去,却又以惊人的速度平静了下来,我听到那个胖子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她是谁啊?”
  
  老太太低声说了一个名字,她的情绪大起大落,气息极其起伏,我没能听清楚她叫什么。Donald沉声说:“送她回去,我在外面等你。”
  
  我不敢肯定她的房间在不在这层,万一要是让胖子撞个正着可就不好解释了,我赶紧跑回病房,抄起《闪电宫纪事》,假装在认真看书。还好走廊里一直寂静,大概胖子他们已经离开这一层了。
  
  Donald究竟在做什么事,会让老太太觉得他会把自己害死?他们俩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Donald一定不会正面回答我这些问题。他对我很好,是那种哄孩子的好,好像在养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每天看着他吃吃睡睡就很开心了,如果他能再做出点儿出人意表的举动逗人开心则更好。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猜错了。Donald根本就是把我当成一头猪养的,我在跟他回家以后像一颗膨胀的行星一样迅速地胖了起来,就连吹气球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把我接出了医院,好像怕再耽误一会儿我就会反悔不跟他走一样。
  
  “你不觉得我们的关系有点儿奇怪吗?明明是我有求于你,是我想离开黑街,应该是我讨好你、怕你反悔才对。你要是真想让我跟你走,应该故意摆出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就像你一开始找到我的时候那样,你可真傻,连欲擒故纵都不懂。”我慢吞吞地穿上衣服,他单膝跪在地上给我系上鞋带,“别跪着了,平身吧。”
  
  “我迟早把你惯坏了,”Donald无奈地笑了一下,戳了戳我的脑袋,“我一离开你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哪还有心思欲擒故纵。走吧,我家离这里不远,你走累了就跟我说。”
  
  笑话,我当然不会累。我踏出医院的一刻,是我第一次光明正大地走在纽约街头,不用看着抢劫的对象,不用躲避街边巡逻的钢铁军团,不用畏惧地看着悬在半空中的闪电宫。我发现大街上的人群穿的是整齐划一、干练爽利的作战服,走得很整齐,我才知道原来人们不光在买东西的时候排队,就连平常走路都是要排好队的。这在黑街是根本没有的事,我以前也从没注意到过。
  
  “管得也太多了吧?”我压低了声音抱怨,却不敢直接提起“闪电宫”三个字,对不远处的钢铁军团还是有点儿忌惮。
  
  Donald却全无顾忌:“嗯?你说闪电宫吗?如果你知道在闪电宫降临之前,地球是什么样子,你就会觉得人们实在太需要有人为他们规定出秩序了。而且我们也不能预知地球的未来,也许Thor有别的理由呢,要不他在天上一低头就看到一群蚂蚁似的人每天排着队走来走去,不也很无聊。”
  
  他正说着,远处突然奔来一个逆着人流的身影,她没有穿统一的制服,而是穿着一身飘逸热烈的红裙子,梳得高高的辫子上下跳动着,远远望去就像一朵红云飘了过来。她给了Donald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努力克制着向她比中指的欲望。
  
  “Donny叔叔!”
  
  Natalia仰起头来,眨着她漂亮的大眼睛,我一下子想起了书里的春之女神Freya,大概就是她这个模样,美丽、热辣,却又惹人讨厌,不过Donald大概不这么想,他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问道:“最近还好吗?阿萨语学得怎么样了?”
  
  她嘟起嘴抱怨:“我不想学阿萨语嘛,我也一直听您的话,不和别墅区那些人鬼混——”
  
  “只是在黑街鬼混了几年,变成了渣滓们的公主。”我忍不住讽刺。
  
  本以为这位“公主”要大喊大叫起来,没想到她竟然侧首冲我笑了笑:“你也在啊,Donny叔叔真善良,你帮我抢了他的书,他不仅不怪你,还帮了你。”
  
  我却懒得听她虚情假意地逢迎Donald:“别说的好像自己识字一样,Natalia。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抢劫而已。”
  
  她不再和我搭话,又对Donald撒起娇来:“叔叔,我想去城邦政府,我也想为伟大的Thor做事。您总说我父母是英雄,让我也做他们那样的人,好不好?”
  
  “以后再说吧,你还太小了。”Donald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你先回去上课,等你过生日的时候,如果我有空,就带你去看看。”
  
  “谢谢叔叔!这么说我下个月就能去啦。”Natalia喜出望外地踮起脚来吻了他的脸,转身就跑,忽然站住脚,漂亮的眸子直勾勾地望向我,“Donny叔叔,您给他取了名字吗?”
  
  现在我真是太理解Loki在酒馆里看着Freya的心情了。她觉得我是Donald捡回来的新宠物?我真想立刻甩开Donald昂首挺胸地走回黑街,不过这样只能显得我像只脆弱又敏感的猫,稍有不顺心就挥爪挠人。
  
  Donald没有正面回答她,理直气壮地说:“他是我弟弟,按理说你也该叫他叔叔。”
  
  等她走后,我对Donald感慨:“Thor要是像你一样回驳Freya,别说亲了他弟弟,就是上了他弟弟我也不奇怪。”
  
  “拜托,你好歹有个十四岁的样子吧,别总像个老手一样开黄腔,”他笑着揉乱了我的头发,“Natalia跟Freya不一样。Freya是华纳海姆真正的公主,但Natalia只是虚张声势。她之所以这么虚荣骄纵,都是因为她心里害怕,怕重新回到黑街。”
  
  “闪电宫为什么要专门赐予她特权?阿斯加德有哪个神爱上她了吗?”
  
  我问这个问题,原本是想试探他究竟有多高级别的特权,但Donald却给我复述了一段书里的内容。
  
  “Natalia全名叫作Natalia Barton,她的父母曾经是Thor的战友。”Donald犹豫了一下,望着远处直冲云霄的城邦大楼——那栋造型很丑的建筑,叹了口气,继续说,“他们曾是一个叫‘复仇者联盟’的组织的创始人……我也许不该跟你说这么多。”
  
  “Thor的战友?那她得多大岁数了。”
  
  “阿萨人与地球人不一样,他们会通过沉睡而增强神力,延长寿命。这也就是为什么奥丁能活六千多岁。”Donald看上去好像有些忧虑,他走到一栋朴素的公寓前,推开了门——听说以前所有的地球人都要像黑街里那样,特地给门上锁,免得有人趁他们不在溜进屋里行窃。在钢铁军团的监视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只要有电子信号的地方,钢铁人就能看到,只要有声音的地方,钢铁人就能听到——城邦教育员一直这么说,但我猜一定有人监控着钢铁人收集到的图像和声音,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Donald的家跟我想象中有很大差别。我把他家当成一个缩小版的闪电宫幻想,他应当从住宅、起居等等所有方面跟别墅区的那群蛀虫区分开。这是一间很小却很像样的屋子,它不像特权阶级的别墅区那么奢侈糜烂,但也不像普通住宅区那样,每一间都像经过测量般精准地一致,你家和我家并没有什么区别,门窗和墙壁都是玻璃做的,全部透明,只有在上交性丨爱券和洗浴券的时候才能获准暂时放下窗帘。
  
  屋里挂着红色的窗帘,帘布看起来是绒面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家具摆放得也很随意。整间屋子里最显眼的是一面占据了整面墙的大书架,上面摆了满满的、崭新的书,有用英语写的,也有用阿萨语写的,甚至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我不认识的语言。
  
  Donald示意我随便看看,自己转身去厨房做饭了。这里有两间卧室,我走进稍小的那间,屋外连接着一个敞亮的阳台,有两只八哥立在栏杆上嘎嘎地叫。
  
  “别逗那两只鸟,它们会咬你的。”Donald在厨房里喊道,一股油烟味儿飘了出来,我的肚子立刻响亮地咕咕大叫。我可没有矜持的习惯,直接走到厨房大声宣布:“我饿了。”
  
  “知道了,你再等会儿,要是实在太饿就从冰箱里拿个饮料喝。”Donald烦躁地回答我,更卖力气地用锅铲按压着肉。他烹饪技巧看起来很糟糕,虽然我也从来没做过一道像样的菜吧,但那是因为我从来没得到过像样的食材和厨具。而Donald纯粹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一块上好的、肥瘦相间的牛肉,已经在锅里冒起了危险的黑烟。
  
  “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给它翻个面啊。”我拉开冰箱门,里面放着许多瓶瓶罐罐。闪电宫的东西大概要比地球的东西好点儿吧,于是我挑出了一个写着阿萨语的罐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他挥了挥手想把我赶出厨房,不让我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你出去等我,一会儿就能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牛排。”
  
  “你已经把牛排烤得像块黑炭了。”我撇了撇嘴,躺回到卧室柔软的双人床上,枕着一个枕头,抱着一个枕头,阳光暖暖地烤在身上,简直像在做梦一样。我打开饮料喝了一口——这是我第一次喝饮料,在此之前,我对它的定义是“有钱人喝的糖水”,但事实上它不光是甜,还有点儿辣,入口时是凉的,却热乎乎地从口腔流到胃里,让人忍不住想一口接一口地喝下去。
  
  我一手拿着罐子,眯着眼睛仰面躺在床上,无意识地哼起了一首以前从没听过的歌,唱着唱着,我才发觉,那首歌的歌词,我在《闪电宫纪事》的第一章读到过,是Bragi抄袭了两位王子的童谣。
  
  “我们是阿萨的小勇士,
  
  扯下夜色做披风,
  
  循着曼尼指引的方向
  
  来到神秘的铁森林……”
  
  也许我真的把Donald当成哥哥了吧。我把喝空了的饮料罐扔出窗外,看着天边一如既往流光溢彩的闪电宫,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么。还没等我回过神来,Donald已经带着一身烟熏火燎的味道喊我吃饭了。
  
  “是不是又头晕了?你走路好像不太稳当。”
  
  “过两天就好了。”我努力地想切开硬邦邦的牛排,后来才发现不是我使用刀叉不熟练,而是那块肉烤得实在太硬了,Donald也在不懈地努力着,他手底下用力过猛,牛排整个飞了出去。
  
  “对不起,我没怎么做过饭。”他嘟囔着骂了一句,“不过我会学的。你喜欢吃什么就告诉我,我肯定能学会。”
  
  “还是我学吧,反正我离开这里以后迟早还要学的。”我终于切开了一块肉放到嘴里,使劲地咀嚼,嚼到腮帮子都酸了,只好喝了一大口水把肉吞下去,Donald正用一种与他整个人的气质极不相符的忧郁眼神看着我,我意识到他又在透过我去看他已经离开的弟弟。
  
  我本以为,他过于旺盛的保护欲和歉疚感又会作祟,忙不迭地承诺他绝不会让我离开,绝不会让我孤身一人,可他只是沉默地喝了一大口那种印着阿萨语的饮料,好像要对空空如也的盘子挤出一个微笑来,低沉地说:“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白昼如焚  @羲和.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评论(6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