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九章

第八章

以后更新频率可能会慢一些。高三狗要开学了,请大家对我不离不弃QAQ


  第九章
  
  住进Donald家是个错误。
  
  我不是说他对我不好,事实上,我怀疑他对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不会差,对我的好还要比平均值高出不少,就像是一群流浪猫狗里有一只特别惹人怜惜一样。他把我接回家来,悉心照顾,让我过上了以前做梦都没想过的生活。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热水,有吃不完的面包、奶酪和肉,还有各种饮料、甜品,我甚至能在他出门的时候偷喝点儿酒——那种印着阿萨语的饮料就是酒,我在书里看到的,罐子上的字义就是“蜜酒”。Donald热衷于看我吃东西,每当看到我又长了点儿肉的时候就会笑得很有成就感。无论我做什么、要什么,他总是说“好”。
  
  但我越来越多地会说“不好”。吃点这个好吗?不好。我们出去散步好吗?不好。
  
  我拒绝他,是因为我感觉自己窃取了原本属于他弟弟的那份感情,这是一种胜之不武。我试过和他聊聊他弟弟,但他却总是避开话题。Donald最近也越来越忙碌,他说医院的病人很多,脱不开身,让我在家等他。我忽然开始疯狂想念住在黑街里的日子,他敲敲门,蹲下来抱住我,给我读书,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那个八平米的水泥屋那么大一样。
  
  那时候多奇妙啊,八平米的世界无穷无尽;而如今我被赐予了自由,整个世界却又缩回到八平米那么拥挤了。
  
  现在我只好自己在家读书。之前Donald已经给我把Thor的少年时代读得差不多了,他念书的时候全情投入,奕奕有神的眼睛里藏着无限激情与爱意,我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不过,正如我不知道他的弟弟缘何离开一样,我也不明白Loki有什么理由与Thor兵戎相见。
  
  书架上有很多书,Donald希望我能学学阿萨语,但《闪电宫纪事》对我仍然有致命的吸引力。今天早晨,他照例做好了早餐(已经好吃多了),在我睡醒之前就出了门,我便拿出几罐蜜酒摆在面前,翻开了那本精美的书籍。
  



  <Chapter 9 人质>
  
  王子们的日子并不好过。锦衣玉食固然是真,但光是每天去上威利叔叔的演讲课,就够索尔头疼的了。
  
  这天,洛基照例在太阳女神驾车开始巡视时就已换好衣裳,然后再去叫索尔起床——如果没人叫的话,索尔准能一直睡到天黑,他每天上完课就去打猎,每天回到闪电宫都累得倒头就睡,今天他好像格外困倦,洛基耐着性子叫了他两声,他仍然毫无反应。小王子没了耐心,抬脚把他踹下了床。
  
  索尔一惊非小,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的弟弟正坐在他舒适的大床上冷眼旁观。
  
  “洛基!我让你叫我起床,不是踢我起床!”
  
  洛基依旧格外冷静,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你不愿意的话,下次就让嬷嬷来叫你。”
  
  “你明知道嬷嬷会强迫我穿上她们拿来的衣服,所以我才让你来的!别拿这个威胁我,弟弟,否则下次你再溜出去,我就把你揪出来。”
  
  洛基的脸瞬间黑了:“只要我不想,海姆达尔都看不到我,更何况你。”
  
  索尔也脱了上衣,换上外袍,得意洋洋地说:“跟魔法没关系,你尽管试试,无论你躲在九界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你要是能用这个本事找到你的锤子就好了,省得再去约顿海姆结一次婚。”洛基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快点穿,演讲课要迟到了。”
  
  “怕什么?反正是威利叔叔教。”索尔嘟囔着蹬上鹿皮靴子,抱怨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在威利叔叔的课上睡觉,他从来不管我们,还用魔法给咱们变好多小玩意儿。他老是偏心你,还送你武器,不过我看那把匕首太轻,现在不太合你的手了,你想要什么武器,我下次去侏儒国给你打一件。”
  
  “给我打?你去年刚因为我杀了两个侏儒匠人,你觉得他们还会给我打造兵器吗?”
  
  “谁让他们出言不逊!要不是父王阻拦,我早就踏平侏儒国了!”索尔越想越气,去年,洛基略施小计,便让侏儒工匠重铸了永恒之枪冈尼尔送给奥丁,谁知却不慎落入两个工匠的争锋之中,侏儒在金宫上大骂洛基不守信用,一定要他以死谢罪,言语中还流露出质疑洛基身世之意,索尔怒不可遏,当场拧断了两个匠人的脖子,险些挑起两国战争。所幸他的怒火来得快去的也快,转而担忧道,“最近威利叔叔越来越严厉了,如果他今天再提问我,你一定得帮我啊。”
  
  “放心,我会的,否则他罚你抄写,还不是我帮你写。”洛基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兄弟两人并肩走出宫殿,“他教的东西都很有用,语言的力量有时候甚至胜于武力。”
  
  “那是因为你力气太小才这么觉得,洛基。如果你上次也跟父王去了华纳海姆前线,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搬弄是非、鼓动舌头,那是女人家的事情,就像博拉吉那家伙,我真是烦透他弹琴的样子了。”
  
  两人还没走出殿门,只见一位瓦尔基里早已等候在此,单手握拳放在胸前,冲他们行了个铿锵的军礼,说道:“两位王子,众神之父让你们今天不必上课,直接去英灵殿参加十二主神会议。”
  
  兄弟俩对视一眼,一个眼中是喜不自胜,另一个却是困惑万端。他们在奥丁的侍女面前不敢妄言,只好默默随她前往英灵殿。行到半路,索尔终究沉不住气,对洛基说:“父王还从没让你参加过十二主神会,今天有什么大事?”
  
  洛基不禁为他的敏感度深深地摇了摇头。此时阿斯加德和华纳海姆边境重燃战火,弗雷兄妹俱被禁足,正是风声鹤唳之时,索尔竟然还没搞清楚究竟有什么事。话虽如此,他却也揣摩不清奥丁叫他同去有何用意——若战,众神之父当倚重索尔和战神提尔的意见;若和,弗雷兄妹也该一同与会,可丰收殿却毫无动静。
  
  待两人进入金宫时,众神之父与神后早已端坐在王座之上,除去弗雷兄妹和他们的表弟巴德尔、霍德尔,连尚未成年的洛基都已到达,八位主神齐聚,依序而坐。
  
  奥丁威严的声音打破了英灵殿的寂静,回荡在金盾铸成的铁壁中间:“边境不宁,华纳海姆借奥德出走一事大做文章,指责我们苛待芙蕾娅,要求重新与阿萨神族交换人质。此事已经拖了几百年,始终是两国的心腹大患,今日该当有个了结了。阿萨与华纳是战是和,须有定论。”
  
  索尔率先出声:“交换人质?阿斯加德早已将智慧巨人密弥尔交给华纳,华纳人却将其杀害,谎称他已病故,父王宅心仁厚,不予计较,他们竟敢得寸进尺、骚扰边境?必须得打!”
  
  奥丁仅剩的一只眼珠中毫无波澜,索尔一时有些尴尬,洛基在身边拉了他一把,他才坐下。奥丁又望向小儿子,问道:“洛基?”
  
  至此,其余神祗无人不知,众神之父是借此机会试探两个儿子的看法。索尔发言激进冒失,却尽显阿萨武士英勇,不知这个向来不声不响的二王子有何见解。
  
  洛基沉忖片刻,施施然躬身行礼,缓声道:“父王,我以为该和。芙蕾娅私通兄长,致使夏神奥德与之和离,不过是华纳海姆的托词。战与和不在于托词,而要看结果如何。阿斯加德与约顿海姆已是世仇,一旦与华纳海姆开战,对方有侏儒、冰霜巨人做盟友,战争旷日持久,对我们恐怕没有好处。”
  
  此话一出,其余诸神皆颔首赞成,唯独战神提尔不屑地哼了一声。奥丁仍无表示,追问道:“你以为该派何人作为人质,才能与弗雷兄妹身份对等?”
  
  洛基毫不犹豫地答道:“威利叔叔。”
  
  索尔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也不顾这是何等重要的场合,起身断然道:“不行!威利叔叔是父王的兄弟——”
  
  “——因此他才身份贵重,”奥丁并不责骂长子的莽撞,赞扬道,“很好,洛基,你想得很周到。”
  
  洛基克制住内心的欢喜,又是轻轻躬身坐下。此后,除提尔将军生性耿直,坚决反对继续与华纳海姆的和约外,其余神祗皆
附和奥丁的意见,洛基不时与他们讨论几句修约内容,一日之内风头尽显。次日奥丁下令,果然如洛基所言,让威利、休两位兄弟赴华纳海姆为人质,重订和约,并派索尔巡视两国边境,若再有人发动战乱,格杀勿论。神域传言立刻从一边倒地支持索尔为王转为两派意见,有人甚至猜测众神之父有意要将幼子立为继任者,之前对索尔的培养不过是为了利用他保境安民,辅佐新王。洛基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天赐良机,立刻忙着结交显要,巩固自身地位,等他回到闪电宫时,已是深夜。
  
  金碧辉煌的闪电宫中,五百四十个殿室全部灯火通明,刚一打开殿门便闻见酒气冲天,深吸一口气就觉得人都要醉倒了。走廊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索尔的狐朋狗友们,洛基跨过挺着肚子的沃斯塔格,拒绝了醉眼迷离的阿莫拉的邀舞,差点让希芙吐了一身,终于绕到了索尔的房间,一口气将殿门推到底,门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哼。
  
  洛基绕到门后,只见索尔一手捂着脑袋,一手胡乱搂着个妙龄少女,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洛基只觉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扯着索尔的金发把他的脑袋拉开,对那个少女吼道:“出去!”
  
  “她是我的!”索尔不耐烦地试图把头发从他手里扯出来,怒道,“别像个女人一样拽我头发!”
  
  “谁他妈才更像个撒泼撒娇的小公主?你明天就要出发了,现在发什么疯?”等少女衣衫不整地跑出宫室,洛基一把关上殿门,松开了索尔的头发,“我知道你的心思,你觉得我在父王面前压过了你,你怕我——”
  
  一语未了,索尔立刻将他压到了墙上,满口酒气,冲他吼道:“我怕你?我、怕、你?你什么都不明白!你让我们的两位叔叔去异国他乡送死,那是我们的亲叔叔!你却用他们来讨父王的欢心,作为你登上王位的垫脚石!”
  
  “那是父王的决定,我只不过替他说了出来而已!你以为父王真的在乎什么兄弟之情吗?你以为我除了这么做,还能有什么筹码跟你竞争?我告诉你,从父王统一九界开始,他们俩就该死了!如果我不这样说,他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放开我,你这疯子!”
  
  洛基挣扎了一下,却被索尔牢牢地按住了肩膀,他索性吼了个痛快:“我什么都不明白,你又明白什么?每一天,阿斯加德的每个角落,都有人质疑我的身份,都有人把你当成未来的国王,挖空心思地讨好你。五百年前,他收服中庭,给你、给母后,甚至给他的一对私生子巴德尔和霍德尔都带了礼物,我跟在你身后,就像你的影子,他若无其事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三百年前,他带你去猎场,跟随提尔将军学习战斗,所有人都说我只会魔法,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有习武的机会;一百年前,父王暗示我去向芙蕾娅求婚,我以为他想抬高我的身份,我那么感激他,但他只是想让我帮你摆脱那个华纳婊子!”他的一头黑发已经凌乱,定了定神,低声道,“我不恨他,他这么做,只能让我更明白众神之父的权利,更明白一个国王应该怎么做。”
  
  他的兄长垂下血丝密布的蓝眼睛看着他,低声问道:“所以在你心里,兄弟之情不过就是这样,我们和父王跟叔叔没有什么区别?”
  
  洛基张了张口,旋即轻轻点头。
  
  “你——”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索尔突然俯下身去,吻住了他的嘴唇。这个吻和他们小时交换的吻不同,充满了侵略性和占有欲,还带着浓郁的醉意。洛基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兄长的舌头已经灵活地钻进了他的口腔里,探索着每一个角落,与他唇齿交缠,将他的气息攫取殆尽,几乎要把他吻到窒息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索尔总算挪开了嘴,又去吻他的脖颈。他的嘴唇好像有魔力一样,所过之处瞬间点燃了肌肤的温度,将火神置身于情欲的火焰中炙烤着。洛基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的,奋力抽手推他的脑袋,却被索尔轻而易举地捉住手腕按在头顶。
  
  “放开我!”
  
  这句话显然适得其反,索尔用另一只手撕开了他的衣服,夜晚的凉风打在身上,洛基这下子彻底慌了,想也不想抬腿便踹向索尔的下阴,后者闷哼一声,弯着腰退开几步,洛基立刻念咒握诀,在周身结起一层火焰屏障,吼道:“你简直疯了!”
  
  “也许吧,我疯了,或者我喝醉了,”索尔抬起头望着他,那双向来快活热情的眼睛里竟有剥离了醉意的悲怆,“没错,我一定是喝醉了。我早该知道,在你一门心思想娶芙蕾娅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为了王位,你什么都做得出来。你比我更像父王的儿子,你没做错,你没错……”
  
  索尔突然又扑了上来,洛基一惊之下忙往后退,火焰烧伤了索尔的手掌,他却只在夺下洛基腰间佩着的匕首就缩回手来,劈手将威利送给他的匕首扔到夜色深处。他再也没有看洛基一眼,一手抄起床头斟满的酒杯痛饮,跌跌撞撞地走出宫外,倚着醉意大笑而去:“王位,王位,王位!王位可真是个好东西!你想不想当王?嗯?你呢,你想不想?……再来一杯!”
  


  我合上了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门外忽然传来Donald的声音,喊道:“弟弟,我回来了!今天医院里的病人少,你还没饿吧?”
  
  “没有,”我熟稔地把酒罐扔出去,放下书走到门口,问道,“我看到第十章了,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Thor决定和Loki竞争王位,他以为这样能把从前他那个无忧无虑的弟弟带回来。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他有了越来越多的新朋友,奥丁本就偏爱他,看到他屡立奇功,决定在沉睡前立他为新王。Loki心灰意冷,性格也变得偏激,四处挑衅诸神,因此九界不称之为‘火神’,而叫他‘邪神’……等等,我看看,那样东西去哪儿了?”Donald把食材一样样掏出来,心不在焉地介绍道,他突然神秘地看了我一眼,愉快地举起手里一块巧克力,“我给你做巧克力蛋糕怎么样?绝对好吃到让你把舌头咬下来!”
  
  我突然抱住了他,他的身体明显僵硬了,尴尬地把巧克力举在半空中,手足无措。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踮起脚来亲了他一口:“我想重新回答一遍你的问题。如果杀了你可以得到闪电宫的话,我不会那么做。”


      我还要重新回答我自己——和Donald住在一起不是个错误。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白昼如焚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评论(8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