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十一章

前文第十章 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先说好这章的灯不是我要拉!是锤哥拉的灯!

这章原本爆了字数,但是考虑到明天是元宵节,加上一个重要的剧情高潮即将到来,所以先单发这一部分。下一章虐心预警,作者写得都快抑郁了,请做好心理准备。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XD


  第十一章
  
  <Chapter 11 贪欢>
  
  索尔单手覆在牢房的金色屏障上,低声默念了一句什么。洛基在他身后冷嘲热讽:“你居然能记下这么长的屏障咒语?省着点儿用你的脑子吧,会头疼的。”
  
  “如果嘲笑我能让你心里好受一点儿的话,我并不介意。”索尔回过头来,脸上殊无笑意,“别装了,弟弟,我知道你后悔。你应该向父王道歉,而不是在这里生闷气。”
  
  “后悔?我后悔也只是因为输给了你!……我打了胜仗,杀了乌勒尔,还是输给了你!”洛基被他这么一说,更加怒不可遏,转身掀了桌子,“别装傻了,索尔,父亲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你来做王储,我从来没有半点儿机会!这都是你的错,我没做错,我没有错,我不会错!”
  
  在他的手挥向烛台的尖端前,索尔眼明手快地上前拦住了他,把他两只手一起按在头顶。可这回洛基的魔法在地牢中统统失效,他想起二十年前闪电宫里的那个吻,又想起奥丁在金宫当众褒奖索尔的功勋,却声色俱厉地下令把自己投入地牢思过,不禁又羞又怒,吼道:“放手,你来向我炫耀你的王位吗?现在你达到目的了——”
  
  “洛基!你看看你为了王位,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索尔打断了他,眼中愤怒满溢,“你使诈杀了乌勒尔,就因为他挡了你的路!你最擅长外交辞令,应该明白,杀人不是唯一的办法,何况是杀掉那样一位可敬的武士!提亚西屡次三番挑衅阿斯加德,你想杀他立功,我都理解,可你为什么要把一个女人扯进来?你知不知道,伊敦早就和博拉吉订婚了,你让她以后怎么立足?”
  
  “是她自己愿意跟我走,没有她的金苹果,我拿什么引出提亚西?”洛基后背上伤口未愈,被他抵在冰冷的墙上,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紧咬牙关不肯出声,仍在不遗余力地挑衅兄长,“放心,我不是你,我早就习惯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如果伊敦真会声名狼藉,就算我娶了她又怎样?如果华纳要我偿命,我就算还他们一命又怎样?”
  
  索尔气得浑身颤抖,双唇紧抿,目光锐利如电:“你敢!”
  
  “你又要用伟大的‘真爱之吻’来救赎我,哥哥?”洛基更加肆无忌惮地撩拨他的怒火,凑近了索尔的侧脸,轻轻舔舐过他的耳廓,“别这么严肃,无论我做了什么,你毕竟还是赢了。以后我要和所有人一起对你俯首称臣,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了,高兴吗?但是你最好别放松,我会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你,循环往复,直到你亲手杀了我的那一天,直到你成为奥丁,我成为威利的一天。”
  
  索尔抬头看了他一眼,湛蓝的眼中空空荡荡,每当这时候,洛基的心就会忍不住沉下去,因为通常索尔的眼睛都是直达他内心的捷径,而现在,他从里面什么都看不出来,事情就会逐渐脱离他的掌控。
  
  正在他搜肠刮肚地想着如何应对索尔的报复——估计除了把他按在墙上打一顿,他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了,就算他跑出去向奥丁报告自己的不敬,洛基也无所谓。他的眼神在索尔身上游走,看着那副曾经赤裸着与他相拥的、已经长得十分强壮的身体……
  
  一只手握住了他的下体。
  
  洛基像只受惊的猫一样瑟缩了一下身子,抬眼与索尔对视,惊讶地发现自己除了目瞪口呆什么也做不出来,他的头脑最先背叛了他,过去的床伴们如走马灯般在眼前飞快掠过,他记得每一次的快意和淋漓的大汗,却唯独忘记了他们所有人的眼睛。此刻仿佛万籁俱寂,他的深心不管不顾地叫嚣道:“你不会娶伊敦的!你从来没有爱过他们任何人,你明知道你心里爱的是谁!”
  
  “我不会放手的。”索尔低声说道,伸臂护住他后背的伤口,兄弟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如痴如醉地翻到下一页,整个人已经全身心地沉浸在了故事之中,就连翻页这个动作都显得多余。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准确地说,我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是不愿意放过它的一点儿细节。这大概就是Loki的心情,在这场性爱中,他肯定是更享受的那个,在神思朦胧中开始隐约认识到自己的感情,就好像做了一场长长的梦,终于拨开了走不尽的迷雾,到达了内心的终点一样。现在我开始渐渐明白,为什么序言中说他是混乱之子。混乱、乖张、背德的血液流淌在他的体内,与其他任何人任何事都无关,但Thor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种人,在欲火的焚烧和道德标准的折磨下,恐怕他就没那么好过了。
  
  可是接下来整整三页纸却被撕掉了。我失望地大声叹息,知道这一定是Donald干的好事,郁郁地把书扣在脸上。片刻后,Donald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我连忙把书从脸上拿下来,手忙脚乱地想去收拾身边的空酒瓶,可惜已经晚了一步,他站在了我面前。
  
  “你在偷偷喝酒?”
  
  我矢口否认:“我以为这是饮料。”
  
  “别对我撒谎,弟弟,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难怪你最近总是晕晕乎乎的,我还以为你的病没好呢。”Donald收起酒罐,伸手试了试我脸颊的温度,责备道,“你肯定是醉了,小孩子不应该喝这么多。”
  
  我没来由地一阵烦躁。每次他这么说,都像在提醒我永远是个小孩子,我永远不是他弟弟。
  
  “我不是小孩了!”我的语气比想象的还要暴躁粗鲁,就像一只野性难逊的猫,稍有不顺就恩将仇报,我想起Natalia回眸望着我时的表情,更加恼火地质问道,“你凭什么撕我的书?”
  
  Donald依旧保持着哄孩子的耐心,不急不恼地回答:“这段内容不适合你看,等你长大了再说。”
  
  “除非Thor不行,否则他们一定做了。”
  
  “Thor不行我还用得着撕掉三页?”
  
  我学着大人的口吻,幻想着Loki对待他床伴的高姿态,尽量洒脱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做爱是怎么一回事吗?黑街每时每刻都有人干这事儿,来钱特别快。要不是因为我太瘦,早就出去干了。”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仍然克制着情绪解释道:“这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性是离不开爱的,否则就是犯罪,我永远不会允许你干这种事,哪怕想一想都不——”
  
  “我干过Natalia。她还没变成特权阶级的时候,两年前,我给了她一块面包,先是把手——”
  
  “够了!”
  
  “也有人想找我——”
  
  “我说够了!”酒罐瞬间在Donald手里变成了一堆金属碎片,他也坐在了床上,用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近乎命令地说,“我不许,听懂了吗?我不允许任何可能伤害你、玷污你的事情发生。你是我弟弟——”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今天自己的情绪有点儿失控,说话也疯疯癫癫的,大概是因为喝多了蜜酒吧,一个在心里盘桓很久的问题脱口而出:“你和你弟弟做过吗?你说你能从Thor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因为你也爱你弟弟,对不对?”
  
  他沉默了很久,闪电宫的金芒透过窗帘的缝隙,把他的侧脸映上了一层暗红的光芒,如鲜血般流淌着。就在我以为他会否认,或是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艰难地开口了:“对。我爱他,我是说……我爱他。”他说得颠三倒四、词不达意,却收不住话头了,“我原来……冒冒失失。我不知道怎么爱他,我甚至以为我并不爱他。然后……我,我做了很多错事。从我们第一次做开始……就全都是错误,一连串的错误。我把他害死了。”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滚烫的酒浆在肚子里烧灼着,我只觉得胸口有点儿发凉,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癫狂涌动不休,让我只想哈哈大笑。
  
  “我明白了。”我强忍住笑的冲动,一把扯开了身上的衣服,“听我说,我不是你弟弟。你不用顾忌什么了吧?做你想做的。”
  
  Donald愣了一下,手忙脚乱地脱下外套把我裹起来,哭笑不得地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还太小——”
  
  “闭嘴,我不小了!你弟弟能做什么,我也能做!他死了,我还没死!”我只觉脑袋一跳一跳地发疼,浑身上下好像都在往外冒着热气,索性一把扯掉了外套,又把他的衣服撕了个大口子。Donald手腕上仍然裹着金属护腕,冰凉凉地蹭在我发热的皮肤上,特别舒服。
  
  他不由分说地把我抱进怀里:“是啊,你还没死,所以我才不想让你重蹈覆辙。”
  
  “可你只愿意跟你弟弟做!”我自暴自弃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肩膀已经比从前宽了不少,但肋骨依旧可怜巴巴地露在外头。如我所说,这副身体引起别人欲望的可能性依然微乎其微。只不过,刚见到他时,我对这个事实感到庆幸,而现在,我只觉得痛恨。可能是靠在他身上降低了我的体温,我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戳着自己的肋骨,嘟囔道,“好吧,这不怪你,对不起,你可以生我的气。”
  
  “我不会生气的,你只是在吃醋罢了。别不敢承认啦……你喜欢我,我很高兴,真的。”他刮了刮我的鼻子,低低地笑了一声,“不过你也真傻。我现在只想着怎么能让你过得好一点儿,你总去想过去的事干嘛?听着,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自己的身体弄得健康一点儿,我就会更爱你了。世界上绝对没有这么便宜的爱,你以后肯定会舍不得离开我,我的目的不就达到了?”
  
  我戳了戳他的心口,半信半疑地问:“你真是这么想的?可是连Thor都……”
  
  他用我爱死了的那种嚣张口吻挑战闪电宫的权威:“Thor也敢和我比?他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他弟弟直到死还在恨他,但海拉把我弟弟送回来了,并且让他原谅了我。他虽然有时候有点儿傻,但是我们心里只有彼此。”
  
  “我比你聪明多了,”我瞪着他,一板一眼地说,“等我十八岁那年,你要是再敢拒绝我,我就刨了你弟弟的坟。随你怎么想我,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好,我记住了。”Donald不但不生气,反而忍俊不禁地把我拉到他怀里,“最近医院的事太多了,你一个人在家是不是很无聊?我接着给你读书吧。”
  
  “不要,你读得太慢了,而且读得太认真,我都怕你读着读着突然跳起来耍一段儿锤子。”我舒舒服服地往他怀里缩了缩,“你不是已经读完整本书了?先快点儿给我讲讲后头的故事吧,等听完整个故事,我再从头开始仔细读一遍。”
  
  他笑着摇了摇头,好像我的话里永远有取之不尽的笑料一样:“我可没有Bragi的本事,照着书读还行,如果要我直接讲出来,故事就不会这么迷人了。”
  
  “没关系,你就从Bragi说起吧。Loki骗他的未婚妻私奔,他就这么忍了?Odin没有命令Loki娶了Idunn吗?”
  
  Donald惊讶地说:“你读书的关注点好奇怪,这部分Bragi没写。说到底,神域不会有人比他更恨Loki,他能这么客观地写出这本书,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不能强迫他再回忆一遍自己被未婚妻背叛的事。不过我们倒是可以推断一下,你还记得他在第一章里说过,他曾经因为Loki被Thor打了一顿吗?”
  
  诗神果然不愧是诗神,他如实记载了整个故事,却没把故事写透,给读者留下一连串有趣的谜题,这就使得整本书像一张破碎的藏宝图,等待我们把它拼凑出原貌来一样,十分刺激。
  
  “记得。但是以Thor是非分明的性格,他绝不会因为Loki是自己的弟弟,就包庇他的错误,按说Bragi就算和Loki来一场决斗,Thor也不应该会那么激动地过去打人。Bragi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比拳头更伤人的事情,才让Thor忍无可忍。”
  
  Donald继续鼓励地给出更多线索:“没错。你听说过八足马的故事吗?”
  
  我点点头。他在之前讲过,八足马是Thor兄弟俩闯进铁森林捕获的神驹,献给Odin当了坐骑,着实让做父亲的高兴了好一阵子。
  
  Donald叹了口气,眉宇间似有愤然之色,艰难地说:“Bragi是诗神,他知道自己不是Loki的对手,也不可能真的在决斗中杀死一位王子,所以他写了无数吟游诗歌,捏造了很多可耻的谣言,传播到九界各地,诋毁Loki的名誉。其中包括……包括……算了,我不想重复那些恶心话。你只需要知道,Loki原本就在Asgard树敌众多,被他报复之后,更是声名狼藉。最糟糕的一段时间,我根本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有勇气走出闪电宫的。”
  
  “那你就别讲了,翻出来给我看吧。”我把书递给他,想不到这大个子竟然内心如此脆弱,会被书中的一个角色的经历打动得如此之深,又或许他是联想到了他弟弟受的委屈,把Loki的痛苦也叠加到了亡者身上,双倍地折磨自己的良心。他草草地翻着细腻柔和的书页,厌恶地瞥了一眼那一页的文字,就像是在看一只死老鼠。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评论(4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