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十四章

前文第十三章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本章中的“胖子”是沃斯塔格,“小胡子”是范达尔。怕写的不明显影响阅读hhh


  第十四章
  
  革命来得比我想象的还要迅猛。
  
  胖子手中拿着一把可笑的阔剑,行色匆匆地拉着我穿越在狂欢的人潮之中,他嘴里一直在低声嘟囔着路线,看得出他有明确的目的地。我本以为他要带我返回Donald家,但当挂着红窗帘的小屋出现在视野中时,他的脚步半点也没慢,我这才开始紧张,低声提醒他:“到了。”
  
  胖子看也没看我一眼,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说话别像蚊子哼哼似的。”
  
  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本想清清喉咙,但我觉得我要是咳嗽一声,准得把在胸腔中狂跳的心脏咳出来。
  
  “到他家了!”我大声说。反正周围一片嘈杂,有人喊“闪电宫万岁”,有人喊“打倒特权阶级”,有人只是像狼一样失声嚎叫,抄起武器冲进别墅区,没人留神听我说什么。
  
  胖子回头瞪了我一眼,又哼了一声,粗声大气地说:“这不是他家。”
  
  我还以为他认错了路,纠正道:“这就是,他和我一直住在——”
  
  “我说了这不是,别对我指手画脚,小子!”胖子声如洪钟,吼得连啤酒肚上的赘肉都晃了起来。
  
  他的大手像铁钳一样拽着我的胳膊,我一拧身,索性任他扯掉半条袖子,深深地凝视着他,我看不到自己的神情,但却无端地感觉我现在的目光肯定和Donald生气的时候一模一样。如今我能体会到他的心情了,我总说Donald脾气好,胖子也这么说,他从来不生气,甚至可以说他早就丧失了愤怒这种情绪,愤怒已经不足以修饰他的内心。你说大海会愤怒吗?不会的。潮起潮落只是它的呼吸,惊涛骇浪只是它的举手投足,当你真正沉入水底的时候,所能感受到的唯有黑暗和冰冷,那才是它骨子里的东西。我现在就是这样,感觉不到紧张和愤怒,所有情绪好像都被抽离出了身体,我的眼睛成为了两个巨大的、无温度的黑洞,正试图把胖子吸进来。
  
  “你也别对我指手画脚,你没那个资格。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大概是这么说的,记得不太清楚,好像我当时被什么鬼怪附体了一样,我不再是我了。不过胖子惊恐万状的表情我倒是记忆犹新,一看到他的胖脸上五官缩到了一起,我就格外想笑,不得不拼命忍住,免得破坏了目光的威慑。
  
  但身后却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力,胖子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把我护在怀里,同时挥动起他的阔剑,将两束刺眼的冲击波削灭——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剑可以削断声和光吗?
  
  “别装了,你帅不过三秒的!”他对我大声喊道,同时把剑插在地上,顺着剑刃所指的方向,地面上砖块四溅,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把我们和远处发射出冲击波的人隔离开来。
  
  我从他肩头偷偷望出去,街头上已经不光是民众了,别墅区里冲出了一群奇装异服的特权阶级,为首的那一个手中闪跳着橘色的光柱,刚要冲作战服的海洋横扫出去,突然被他身后的一个女人抱住了胳膊,她尖声叫道:“别这样,想想教授的话!停战,停战,大家停战!”
  
  “教授已经死了!”“冲击波”一缩肩膀,肌肉急剧膨胀起来,撑破了他的上衣,几秒钟的工夫,他瞬间比之前高了一倍,看起来就像个晃晃悠悠的铁塔。人民向他扔出菜刀,还没靠近特权阶级们三米,就被冲击波手中的射线打成了碎片,他冲身后的同伴振臂高呼,“同胞们,Thor许诺保留我们的乌托邦,却像圈养畜生一样囚禁我们,现在他还指挥这群愚蠢的人民来要我们的命!我们要夺回乌托邦!夺回——”
  
  还没等他身后跃跃欲试的怪人们响应号召,他身边的女人便尖叫着打断了他:“不要!我们不能屠杀人民,那只能让他们更依附于闪电宫!”
  
  “滚开,神盾局的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和Thor蛇鼠一窝!”冲击波手中的射线瞄准了女人的胸口,女人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背后突然张开一对流光溢彩的翅膀,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他们内部迅速分裂成了两个阵营争吵不休,有许多人还挥舞着胳膊变得更加奇形怪状:有的长出了浑身的毛,有的变成了蓝皮肤,还有一个男人伸出四只手臂(他挥舞得最卖力气,我猜这是他们不选择举手表决法的原因之一)。但民众可没空听他们辩论什么“乌托邦”、什么“天才学校”,像一群疯狂的野兽般对他们投掷出石头雨,甚至还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人企图跨过地上的裂痕,被冲击波打得倒地不起。
  
  “变种人在杀人!”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胖子捏着鼻子发出的声音。人民的情绪瞬间被这句话点燃了,说完,他扛起我就跑。可特权阶级——也就是他口中的变种人那边,却迅速把矛头指向了我们。长翅膀的女人尖声叫道:“在那边!他们才是特权阶级!”
  
  胖子顿时自乱阵脚,边跑边喘,对我吆喝着:“你不是有特权吗?让钢铁军团拦住他们啊!”
  
  我被他扛在肩上颠了个七荤八素,说话的时候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那你不如直接宣布我们是特权阶级!我还以为你只是长得像野猪呢!”
  
  “你他妈就算十四岁,嘴也这么欠!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收拾他们了!”别看胖子肉大身沉,跑起来还真挺灵活的,但两条腿无论如何也快不过变种人的翅膀,胖子反手持剑劈向飞近的女人,还在不停蛊惑民众,“变种人要杀人啦!”
  
  我看着远处的电屏,突然心中一动,在他肩上一撑,顺势滚到地面上,喊道:“你先撑住!”说罢,我没命地跑了起来,使出了从前躲避钢铁军团追击的本事,跑的足下生风,直冲电屏而去,一边跑一边回头望去,胖子果然有两下子,舞动阔剑对付身边三个变种人也是绰绰有余,可长翅膀的女人却趁机冲我跑来,我心知自己跑不过她,脚下连连急刹,在广场上耸立的石柱间穿行,一边对电屏挥手喊道:“军乐!军乐!伟大的Thor,请庇护我!”
  
  女人的翅膀很大,穿梭时总被石柱卡住,被我这么耍弄,怒火中烧也是可想而知,她尖啸一声,我只觉耳膜生疼,眼前一花便摔倒在地。正当她的翅膀扇出劲风飞到我头顶时,电屏突然亮了,刚才集会播放的军乐重新响起,人民的怒火再度被煽动起来,如他们每天被训练的那样,纷纷抄起武器,过来保护我和胖子两个无辜的“普通群众”,把被压迫、被独裁的怒火全都发泄到了变种人身上。
  
  可他们毕竟离得太远,一时难以过来接应,女人看见冲击波被一根碗口粗细的铁棍打倒在地,登时怒火攻心,把我从地上抓了起来,用她那非正常的刺耳声音尖啸道:“去——”
  
  一语未了,声浪掀起的罡风突然悄无声息地重归平静,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金发男人站在我前头,手中长剑已将女人捅了个对穿。胖子也已从三个变种人中间脱身,看见男人,笑得简直满脸是牙,张开双臂,叫道:“我的朋友!多亏有你,否则我怎么对得起Donald!”
  
  金发男人却不那么激动,躲开了胖子的拥抱,导致胖子直接一把抱在了我身上。我们两个都露出作呕的表情,赶紧掸着衣服分开了。我这才看清男人的正脸,大概是因为看胖子的大脸看了太长时间,我觉得他长得还算英俊,还留着一道金色的小胡子,看起来有点儿与年龄不符的俏皮。他板着脸,但并不影响他整体看起来总是十分快活,这使得他的责备听起来底气不足:“我看你根本没把Donald的话放在心上,你没用心保护这孩子。”
  
  “谁说我没放在心上的?”胖子立马变了脸色嚷嚷起来,“你就算不来,我也不会让人杀了他的。我会使出绝招,管其他人怎么想呢。”
  
  “那你就是故意想让他吃苦头,这个想法更愚蠢。”小胡子依旧皱着眉头教训他,我总觉得他不管说什么都像在讲笑话,“Donald叫我来带你回去。别管这里了,他遇到点儿麻烦。”
  
  我和胖子异口同声地问:“什么麻烦?”然后彼此不忿地瞪着对方。
  
  “不是什么大麻烦。你很聪明,他也可以放心处理好那边的事情了,”小胡子和缓了脸色对我说,又打量了一眼Donald家门口,人们正堵在那儿和变种人打成一团,他摇了摇头,“你现在没法回他家了,你一定要隐藏自己特权者的身份,我送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我不屑地扫了胖子一眼:“胖子也是这么说的,但事实上是我救了他的命。而且我一定要回Donald家,我必须要拿走我的一样东西。”
  
  “你救我?笑话!我们已经按Donald说的做了,你爱走不走!”
  
  小胡子不耐烦地打断道:“闭嘴吧,他还是个孩子!”
  
  胖子更大声地吼了回去,唾沫溅到了小胡子脸上:“他不是个孩子了!我儿子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死在战场上了!”
  
  “我很抱歉,朋友,但是你以为我就能忘了我妻子吗?!”小胡子吵架吵得像唱歌儿似的,气得胡子直发抖,一把拉起我的手,被我甩开了,但他没有不高兴,急促地说,“你打开电屏,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我们没时间了,为了Donald,跟我走好吗?”
  
  短暂的权衡之后,我决定不跟他正面冲突下去。一来,我需要几分钟时间恢复体力,刚才又跑又喊,还被长翅膀的女人吼得差点昏过去,我暂时无力和他对抗;二来,我需要弄清楚他究竟想带我去哪儿,才能想办法回来。
  
  “我们去哪儿?”
  
  小胡子努力想和蔼地笑笑,但笑意没有流进他的眼睛里哪怕一分:“去Donald的另一个朋友家,在非洲……你知道非洲吗?那里绝对安全,没有变种人或疯狂的民众。走吧,我们往那边走,有飞机接你去,那是一种好大好大的机械,能驮你飞到天上……”
  
  “快走吧,我们赶时间,你也要和Donald一样天天哄孩子吗?”胖子大声抗议,率先迈步走开,好像跟我多待一秒都是种煎熬。小胡子示意我跟上去,却不知道我满脑子都是如何逃走的路线图。我并不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包括Donald,我早已失去了信任别人的能力。在他们眼里,也许《闪电宫纪事》只是一本普通的故事书,他们谁都能随便给我弄来一本新的、没被撕过的书。
  
  对他们而言,一切都唾手可得,只有性命最难保管;而对我来说,性命是沾满尘土的鸿毛,那本书却是我的泰山之巅。
  
  我低着头小心地环视熙熙攘攘的街道,无数双脚踩过冲击波流出的脑浆子和鲜血,使地砖上变得黏黏糊糊的,我不禁觉得有些反胃,赶紧强迫自己去看别的地方,脑子里却总是浮现变种人横尸满地的场景。我们即将走上的第五大道上有一处下水道,上面的井盖一扳就能开,它能带我绕到Donald家后面的小路上。胖子和小胡子是有很大本事,但只要我在走到第五大道的转角时跑得足够快,先于他们打开井盖,他们就绝对抓不到我了。
  
  但小胡子明显比胖子更精明,他示意胖子走在我后面,自己站在我左边,把我挤在道路最里侧,我就不太可能趁机逃跑了——的确,我没把握在小胡子警惕万分的时候从人群中跑出去,于是我随便跟他聊起了天,打算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真的是Donald的朋友?但他从来没提过你们。”
  
  “他肯定提过,你大概没留神听。”小胡子依然很斯文地说,但他越是斯文,态度就越显得冷漠,“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给你个忠告,不要真把自己当成Donald的弟弟,他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好下场,你就是你自己。”
  
  这下子反而是我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追问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你们这么恨他?”
  
  小胡子移开目光望向闪电宫,怅惘一笑:“很多时候我也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他的错?我有时候想起他杀害我妻子时的眼神,有时又想到他少年时跳舞的姿态,还想起过他生不如死的样子……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也不想再去追究,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提到他妻子,胖子突然抽噎了一下。他们两个都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我也识相的一言不发,慢慢逼近了第五大街的井盖。
  
  “跟他说这个干嘛?快点儿走,小子!”突然,胖子推了我一把,我立刻很配合地向前摔倒,小胡子一惊,伸手便要拉住我,可我比他更快,擦着他的指尖一猛子飞奔出去,胖子气得哇哇大叫,两个人不顾民众正在气头上,一径撞开作战服的浪潮向我追赶过来,这当然迎来了一片骂声和石头:“太嚣张了,一定是特权阶级的变种怪物!”但他们好像没有收到干扰,我蹲下身去搬井盖,没空回头,只听见他们的脚步声迅速逼近,等搬开之后,小胡子已经站在了我三步开外,我索性卯足了劲儿把井盖扔到他身上,他一挥宝剑,把铁疙瘩劈成了两半。胖子如一头横冲直撞的野猪般扑了上来,我敢肯定一旦让他抓住,他一定会把我生吞活剥。
  
  他只抓住了我撕烂的衬衫,我如同一条泥鳅般轻轻巧巧地滑进了臭气熏天的下水道里。以胖子和小胡子的身量,他们绝对钻不进来。我头也不回地一路往前爬,胖子仍然执着地探着脑袋叫骂道:“害人精!我就知道你还是一肚子坏水!”
  
  “够了,我们必须得走了,”最后,我隐约听到小胡子叹道,“我们是关不住他的,但愿Donald也能明白这一点。”
  
  然后我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自从被老鼠咬过之后,我一路爬得蹑手蹑脚,说来也怪,打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在下水道里穿行,并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反正黑街比这儿还脏,但是自从和Donald住在一起之后,我闻着这里污秽的空气都忍不住想吐,只好尽量加快速度。
  
  “……外面正在大肆屠杀特权阶级,这里绝对安全。”突然,我听到远处隐约传来一个女声,她似乎是特权阶级中的一员,正在和同伴们制定战略,我立刻明智地改道避开,因为距离很远,听不太清她在说什么,到后来只有零星几个字眼飘过,“技术解锁……博士……杀了Thor……”
  
  我赶紧忍住已经涌到嘴边的轻蔑的哼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送死的人。眼看着Donald家已经快到了,我振奋精神,不去理会这群跳梁小丑的密谋,掀开井盖,铁疙瘩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下水道里的女声尖叫道:“谁?!”
  
  一片热浪席卷而来,浓烈的黑烟呛得我连连咳嗽。熊熊烈火正顺着红色的窗帘爬向屋子的每个角落,我心中立刻一紧,跳出下水道,手脚并用地翻过矮墙,憋住一口气撞碎窗玻璃,浓烈的烟味儿瞬间顺着窗户涌了出来,我忍不住连连咳嗽,却吸进了更多黑烟,呛得脑袋发蒙,险些让屋顶上掉落的灯砸到脑袋。火声噼啪四起,还听得到外面民众疯狂的跺脚声、欢呼声,喊得依旧是那两句口号:“打倒特权阶级!闪电宫万岁!”
  
  我跌跌撞撞地走进自己的屋子里,总落在阳台上互相啄羽毛的两只八哥已经没了踪影,想必是飞走了。火还没有烧到这里,不过也快了。我伸手去摸枕头底下,直到触摸到《闪电宫纪事》冰凉的书脊,感觉到它凹凸有致的烫金字,我才觉得心从嗓子眼落回到了肚子里,赶紧拿起它准备跳出阳台。
  
  可我刚一抬起头,就对上了一双狂热的眼睛。那人穿着作战服,手里拿着火把,好像正打算把这个屋子也点了似的。我们彼此对视着愣了一秒,闪跳的火光爬上了他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他抡起胳膊,正准备按计划扔出火把,突然被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抡起拐棍打中手腕。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后脑猛地传来一阵剧痛,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火焰的浓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白昼如焚  @是洛基不是落姬 强行拉你来聊天233!



 
评论(7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