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十五章

简姑正式出场,作者无意黑她,一切人物皆服务于故事主线。历史线同步开启。

前文第十四章 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第十五章
  
  我再度醒来的时候,一个老妇人正坐着轮椅待在窗下,借着天光低头读书。我认出她就是在医院里和Donald争吵的人,或许是因为她读书时散发出的优雅气质,使得她的侧脸看起来很有韵致。
  
  “放下。”我对她说,发现自己的嗓子被熏得彻底哑了。
  
  老妇人的眼神很犀利,全然不像其他老人的慈爱迟钝之态,即便她尽量让自己显得温柔和善,也没法掩盖她的锋芒。她合上书,冲我微笑了一下:“亲爱的,你真吝啬。”
  
  “你真肉麻,”我毫不留情地说,“还我。”
  
  老妇人愣了一下,旋即又戴上了微笑的假面,留恋地摩挲着书脊,问道:“你看到哪儿了?孩子,对长辈说话要有礼貌,尤其是在我救了你两次之后。”
  
  这下我敢确定她一定不怀好意了。她以为我会傻到看全世界的老太太都长得一模一样吗?在Donald家外打掉火把救我一命的老妇人穿着作战服,更遑论她从头到脚都贴着“拾荒者”的标签,与眼前这人文质彬彬的感觉完全不同。她暗中埋伏在Donald家周围,又顶替了那个善良的拾荒婆婆,冒充我的救命恩人。我猜她是个语言学家,也许她与Donald敌对,所以想从我身上下手,取得他读禁书的证据。倘若如此,我必须稳住阵脚,至少先把《闪电宫纪事》拿到手,再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在此之前,我绝不能揭穿她。
  
  即兴表演对我而言并不算难事,这是高压政治下每个公民的必修课。不单是我和老太太,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在钢铁军团的监视下无处藏身,唯有把作战服当成保护色,在心中筑起铜墙铁壁,才能以公民的身份生存下去。慢慢的,铜墙铁壁开始蔓延,侵吞了血管、心脏,作战服也逐渐长在了皮肤上,撕也撕不下来。说实话,Thor给予大多数人的物质条件的确算得上优渥,就连我这种生活在黑街的、被计划经济排斥在外的人都能感受到,于是在食物和美梦,许多人纷纷放弃后者,成为了逆来顺受的好公民。
  
  如果不是Donald的出现,我想我和老太太,此时本都应该围在别墅区外打砸抢烧。我不知道该感谢他给了我做梦的权利,还是该埋怨他连皮带血地扯下了闪电宫赐予我们的新皮肤。
  
  我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还在“救命恩人”面前显得有点儿扭捏:“是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老太太紧绷的脸微微松弛了一下,幅度很小,几不可察,但我还是看出来了——她以为我已经相信了她的谎言,开始堂而皇之地以救命恩人自居了。
  
  “刚才我本想过去看看Donald有没有受到迫害,没人在意我一个老太太的去向,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救了你。”她流畅地撒着谎,“而你生病那次,是Donald求我研究鼠疫特效药,那本不是什么稀罕的药品,人类早在几个世纪前就研制出来了,但闪电宫统治地球之后,Thor下令销毁人类所有的科技成果,使人类社会倒退了起码一千年,因此本来很容易治愈的鼠疫也变成了绝症。”
  
  “那你为什么能研究?”
  
  “我已经一百多岁了,孩子,Thor能抹去历史的印记,却抹不去我的记忆。人类科技的辉煌,都存在这里呢。”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骄傲地挺直了背。
  
  可笑的自大狂。我在心里骂道,对她半点儿好感也无。不过她口风似乎不太严,我便干脆把她的来历套个干净,改口问道:“不,我是想问,难道钢铁军团不会发现你研制禁药吗?”
  
  老太太的背挺得更直了,我都担心她把自己的脊椎撅断了,她昂起下颌,高傲地说:“钢铁军团约束不了我,闪电宫也一样。”
  
  “你是特权阶级?”
  
  “不,”她眯起了眼睛,不经意间流露出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我是Jane Foster。”
  
  这次,换成我大吃一惊了:“你写了这本书的序言?是你把它送给Donald的?”
  
  她笑了一下算是默认,把书递还给我,仍然以骄矜的姿态娓娓道来:“我在医院,看到过Donald给你读书的样子,像极了从前Thor给我讲述神域的历史,甚至连阳光的温度都一模一样……原本我有些后悔把书送给他,但那时候,我突然觉得释怀,这本书应该属于你。”
  
  我当然不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暗示,可她这个弥天大谎撒的简直人神共愤,我忍不住替Thor觉得委屈,毕竟我在看书的时候一直把他的形象塑造得雄姿英发,实在无法把他和眼前的老太太联系起来。我一时忘了要小心翼翼地试探她的口风,忍不住嘲讽道:“你?Thor和你一起走在街上,人家会不会觉得你们是祖孙?”
  
  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下,垂下眼睑,轻声吩咐道:“第十五章。要我读给你吗?我的眼神还不错。”
  
  我怀疑地看了她一眼,自己把书翻到第十五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把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Chapter15 失格>
  
  Thor起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位美丽而骄傲的女科学家会和他开始一段人神之恋,甚至成为继古一法师之后,踏入神域的第一名凡人。而此时,Jane Foster正惊讶于这位从天而降的流浪汉的完美身材。


  
  我“啪”地合上了书,盯着Foster皱纹满布的脸:“这书是你以Bragi的名义写的吧?人神之恋……Bragi的牙怎么还没被自己酸倒?你——一个地球人,和雷神滚在出租屋肮脏的床单上,用你瘦骨伶仃的腿夹住他——”
  
  “住口!”她被我说得满脸通红,义愤填膺地斥责道,“我本以为你不会肤浅至此,孩子。我是地球人,并引以为傲。我们不比任何一种人低贱、弱小,也不该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在你还没出生的几十年前,我们曾经英勇地反击过Loki和他的外星军队的侵略,让这位自以为是的神铩羽而归。而现在,如果人类自己都轻视自己,怎么能怪闪电宫奴役他们?”
  
  听了她的慷慨陈词,我莫名地有些想笑,却只对她简略地说:“别叫我孩子。”
  
  “我听Donald说过你的名字,Ikol,来自另一位主人公的名字,”她不无轻蔑地看着书的封面笑了笑,“我起初听成了Equal,那是他终其一生求而不得的东西——平等。但你和他不一样,你血液中的野性和火焰已经在闪电宫的高压统治下消耗殆尽了,他命人屈膝而你屈膝对人,他一意孤行而你随波逐流。虽然他失败了,他发疯了,但他至少曾是个鲜活的生命,我恨过他,我也敬佩他;我同情你,我也瞧不起你。”
  
  我依旧忍不住与她针锋相对:“他的平等根本不是你能体会的,就像人类不会追求和蚂蚁平等的地位,那是对人的一种侮辱。”
  
  她平静地说:“如果你在为他抱不平,我并不会因此感到被冒犯,别忘了我可是这本书的第一位读者,我知道他们的全部故事。Loki是Thor一生中最深刻的爱,而我是他生命中一段意外的跌宕起伏,事实上Thor爱过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Loki的影子。序言里说得很清楚——我选择了我的路,继续追逐我的梦想,仅此而已。”
  
  “科学?”我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免得触动自我陶醉的老太太,“可如果Thor真的爱过你,他为什么要毁掉你的科学?”
  
  Foster推着轮椅走出房间,自顾自地说着:“读下去就知道了——如果你想跳过某些部分,我可以给你讲个大概。Loki勾结冰霜巨人,破坏了Thor的即位典礼,害得他被Odin剥夺神力,流放到了地球,我们就此结识。两小时后我会来叫你共进晚餐的,孩子。窗户锁死了,门也是,我得确保你能安全地待到Donald回来。”
  
  我不死心地试了试,果然如此,这里是个绝对密闭的空间。失望之下,我只好倒回床上,原本一直被我珍而重之的《闪电宫纪事》静静躺在手边,我却对这死物件儿冒起一股无名火——它何必那么老实地记录下全部事实,无论Foster指责我对闪电宫卑躬屈膝也好,暗示我对Thor的幻想太过天真可笑也罢,我都无法接受Thor曾经和一个如今已成枯骨的、惺惺作态的老太太谈情说爱的桥段。
  
  于是,我翻回到第十三章,接着上次没看完的部分继续读了下去。假如Thor真有那么一段惨不忍睹的罗曼史,我就跳过第十五章,以保持对他所剩无几的尊严最后的敬意。
  


  <Chapter13 失踪>
  
  没有什么是时间难以抹平的,而神族最不缺的就是大把大把的时间。在王储正位闪电宫之后的漫长岁月中,还有许多新鲜有趣的故事,但它们大都微不足道。博拉吉和伊敦在诸神异样的目光下完婚,弗雷对胞妹始乱终弃,而索尔对洛基名誉的维护,反而助长了他们间的流言。洛基在外与兄长从不同室而处,索尔一来他起身便走,可一到入夜之际,邪神便会悄然潜回闪电宫,极尽所能地撩拨他的兄长,仿佛每次情事都能让万众敬仰的雷神短暂地堕入泥沼,洛基则从其中获得无尽的快乐——这也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直到雷神即将被加冕为王的消息被宣布,神域才真正如一潭被搅动的死水,重新焕发生机。加冕典礼足足筹办了三年,光是将消息遍告九界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剩下的工夫则用来布置金宫,重修闪电宫,最后请九界各路法师前来送上祝福和预言,这是唯一一个让洛基兴致盎然的环节,他专程换上戎装以示尊重,甚至还“纡尊降贵”地和来自中庭的女法师交谈。她颈间戴着一块绿莹莹的宝石,洛基说话时常常不经意地冲它瞥去。
  
  “这是阿戈摩托之眼,九界中也有人称之为‘时间宝石’。”女法师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温和地解释道,“我能感觉到它最终的归属与阿斯加德相去不远。”
  
  “相去不远?”洛基笑了两声,把话锋掉转到昏昏欲睡的索尔身上,“哥哥,看来你与这件至宝无缘。”
  
  索尔听他有意挑拨,刚要辩解,女法师忽然微笑道:“雷神不能拥有这件至宝,并非资格不够,而或许是不愿动用它的法力。宇宙间真正的力量,是无需借助外物的。芸芸众生大都有遗憾想要扭转,或有愿望渴望实现,但修改历史的代价太过沉重,智者不会挑战宇宙的法则。”
  
  洛基脸色一暗,索尔却全无察觉,本想拍拍兄弟的肩膀,却被后者闪躲开来,他也不介怀,大方地挥了挥手道:“你过誉了,我一直不擅长魔法,也就会几个简单的疗伤咒、变化咒,跟我弟弟没法比。”
  
  “你演得过头了,父王不会喜欢你故作谦虚的姿态的。”洛基却全然不肯买账,冷冷甩下句话,径自走出闪电宫。索尔本是应他之请,才特意将各位法师请到闪电宫相会,九界中除华纳神族的女巫古尔薇格和与阿萨交恶的约顿法师外尽数到场,可洛基不但不领情,反而当众让他难堪,雷神再怎么宽宏大方也不免心中有气,只好硬着头皮应付来客,打定主意不在三天后的加冕仪式之前再见洛基的面,免得他又搞出什么恶作剧。
  
  可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洛基此时早已离开了阿斯加德国境,在冰封万里的约顿海姆踽踽独行。守在边境的霜巨人有他两个那么高,一看清洛基的面容立刻亮出冰刃,眯起猩红的眼睛,哑声问道:“小侍女,这次没带新娘子来?”
  
  洛基想起兄弟两人几百年前曾假扮成芙蕾娅来约顿海姆夺回神锤,不禁有点儿想笑。可这回也真是天不助他,冰霜国度边境绵延千里,大部分由劳非亲自管辖,可他的魔法却唯独把他送到了老朋友索列姆的领地上。洛基手中悄然握住短刀,冲两个巨人微笑了一下,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欺身上前,左手持一柄绿色光刃,右手短刀疾刺,待要逃离此地之时,却发现周围已经围上了数十名冰蓝皮肤的霜巨人。
  
  他索性把心一横,喊道:“我要见你们的国王。”
  
  为首的霜巨人将手中巨斧舞得虎虎生风,率先向他冲了过来,吼道:“国王不会——”
  
  洛基尚未与他对招,只听得一声刀刃相斫的脆响,只见一团烈焰从天而降,却有金铁之声不绝于耳,那柄巨斧竟而从中断裂,震得霜巨人手上鲜血直流。洛基看到有人能如此驱使火焰,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尚居火神之位时年纪还小,也不能这般游刃有余地驾驭如尼文神力,不禁好奇是何方神圣。
  
  金饰叮当作响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霜巨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从鹅毛大雪中走出一道火焰般美丽夺目的婀娜身姿,只见来者身着一袭聊胜于无的红裙,宛如浴火而出,小麦色的皮肤大片大片地裸露着,长发乱蓬蓬地披在肩上,无愧于艳绝天纵。她缓步走到洛基面前,红唇轻抿,微笑道:“你好啊,小魔法师。”
  
  直到加冕礼前夜,洛基依旧未归。闪电宫内灯火通明,金宫未来的主人此刻正辗转难眠。他越看宽敞的房间越觉得压抑,叫道:“把窗户都打开!门口点上灯了没有?”
  
  仆人连忙拉开红丝绒窗帘,宫外浓稠的夜色立时倾倒进了殿室内,沁凉的微风涌入,索尔只觉浑身别扭得不是滋味儿,起身走到洛基的房间,墨绿的帷幔也被仆人一并拉开,床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两个枕头,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索尔只觉一股火气往头上撞,抓起战甲便披在身上,伸手召来神锤,阔步疾行。仆人连忙拦道:“殿下,明天就是加冕仪式,您……”
  
  “我去找洛基,如果父王母后问起来,就说我去准备献给他们的猎物了。”索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刚要伸手推开殿门,闪电宫的仆从纷纷赶来,单手握拳抚胸,躬身拦在门前。
  
  索尔勃然大怒,吼道:“都给我让开!”
  
  殿门忽然从外面开了,三勇士和希芙手中都提着大坛的蜂蜜酒,似是来和他大喝一顿。
  
  “干了吧,”女武神不由分说地把酒坛子扔给他,好像根本不关心索尔的回答,“以后你就闲不下来了,今天晚上咱们再——”
  
  索尔打开坛子,一气喝了大半,顺手将酒坛掼在地上,高声吩咐道:“朋友们,来得正好,我们走。”
  
  沃斯塔格愕然问道:“去哪儿?咱们喝顿酒就得了,明天是你的大日子——”
  
  “去找洛基。”话音刚落,不等他们回答,索尔举起神锤,飞向茫茫夜色深处。
  
  彩虹桥尽头,守门人依旧是那副古井无波之态,索尔急忙问道:“洛基呢?你还是看不到他?”
  
  守门人眉头蹙起个微不可查的弧度,摇了摇头。
  
  前两天,索尔把此事并未放在心上,洛基三更半夜去找他时,也时常使用个简单的咒语躲避海姆达尔的视线。可现在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尽是洛基在深夜中逃进他的军帐,背后带着触目惊心的伤口,他甚至能清晰地回忆起温热的鲜血,顺着他弟弟的脊背滴到手上……洛基到底去哪儿了?他能去哪儿?他会不会遇到危险?
  
  一定是这样的。他的心仿佛顺着彩虹桥下的时光之瀑,深深地沉了下去。洛基不会错过他的加冕礼,除非……
  
  若是往日,索尔大可以慢慢地在九界间找上他几个月。可日出之时便是他的加冕礼,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耽搁。索尔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一个人,无暇理会匆匆追来的朋友们,又掉头飞向了金宫深处。
  
  “古一法师!”索尔收手不及,神锤一猛子敲碎了窗玻璃,幸而古一正坐在屋内盘膝打坐,并未入眠。见他前来,她缓缓睁开眼睛,脸上仍挂着从容自若的微笑,问道:“雷神,有何贵干?”
  
  “我想请您用魔法看看我弟弟去了哪里,他使用了一个咒语隐藏行踪,我怀疑他遇到了什么麻烦。”
  
  女法师轻轻颔首,先是闭目细听,片刻后又睁开眼睛,双手在胸前交握成诀,她胸前佩戴的阿戈摩托之眼缓缓转动,当真如一只全知的眼睛般缓缓开启——它让索尔想起了洛基的眼睛。绿光瞬间点亮了半边天幕,一时间星辰失色,诸神纷纷惊醒,索尔却无暇顾及如何跟奥丁和芙丽嘉交代,只是紧张地盯着古一法师,生怕她摇一摇头。
  
  “找到了,”她吐出一口气息,嘴唇有些泛白,“他在约顿海姆。”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是洛基不是落姬 

 
评论(26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