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十六章

前文第十五章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甜到掉牙了!本章内容非黑奥丁!别信一面之词!感觉用手机看黑体字有点儿累,干脆就只加下划线。

再跟读者小天使们说一下,我和@白昼如焚 太太由于相爱太深脑洞相撞,我们初步对了一下暗号剧情,本文历史线与她的《揭谛摩诃》一文中有四个设定重合,但剧情并不一样,请大家放心食用,不要误会,我们没有互相抄袭,只是爱得深沉_(:зゝ∠)_


  第十六章
  
  <Chapter14 冰原>
  
  阿斯加德的尽头,守门人双手持剑,如磐石般一动不动,仿佛从创世之初就伫立在此一般。索尔已经苦劝他许久,他始终沉默不语,只说了一句:“回去吧,雷神,我不可能为你开启彩虹桥。”
  
  沃斯塔格跟着他跑来跑去,累得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也劝道:“是啊,回去吧,索尔,他又不是第一次搞这种恶作剧。过了加冕典礼,我们再——”
  
  “加冕典礼,加冕典礼!”索尔气急败坏,对缄默不语的三勇士吼道,“你们谁不愿随我同去,回去告诉我父王,等他的两个儿子活着回来,再挑选继承人吧!”
  
  话音未落,三勇士未及阻拦,索尔突然挺身冲海姆达尔撞去,手中雷神之锤与宝剑相斫,海姆达尔岂敢当真受他这一击,立刻回身撤剑,索尔旋身而上,伸手便要夺剑,海姆达尔横过剑刃猛然撤手,剑锋在他掌心划了个深深的伤口,谁知索尔却好像全然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紧紧抓住剑身,鲜血顺着黄金剑柄滴到地上。海姆达尔未及反击,希芙已然猱身而上,抽出背后盾牌敲在守门人头上,惊道:“你疯了!海姆达尔的剑连神都能杀,你——”
  
  “谢了,希芙,帮我回去向父王请罪吧。”索尔打断了她,持剑上前,刚要开启彩虹桥,希芙突然跟了过去,与他并肩站在彩虹桥前,横了他一眼,侧首吩咐道:“霍根,你看好彩虹桥入口,我们一到就把剑拔出来。沃斯塔格,你去通知众神之父,他信得过你。”
  
  霍根身为华纳武士,对洛基心有芥蒂,自然不愿随索尔同去,也就点头应下。沃斯塔格更是高兴,拍了拍被晾在一边的范达尔:“听到没有?我们的瓦尔基里说了,众神之父信任我沃斯塔格!”
  
  “因为你没脑子,”希芙冷冷地补了一句,转而凝视着索尔,轻声道,“走吧。”
  
  索尔冲她感激一笑,向她伸出手来。希芙微微一愣,挪开目光,刚要把手搭上去,突然被身后的范达尔挤到了一边,小胡子学着淑女的姿态分别拉住索尔和希芙,催促道:“走吧,我猜沃斯塔格还没到英灵殿,众神之父就该过来打你屁股了。”
  
  霍根将长剑一插到底,七色光芒突然大亮,一股巨大的拉力仿佛要撕碎他们三个的身体,范达尔虚张声势地哇哇大叫,直往希芙怀里缩,直到三人坠落到冰天雪地之中,他还是叫个不停。
  
  希芙毫不留情地扳着他的脑袋把他扔到一边儿,怒道:“别嚎了,想雪崩啊!”他这才乖乖闭嘴,“索尔,你打算去哪儿找?”
  
  “哪儿都不去,”索尔拍了拍身上的盔甲,顺便帮希芙掸去了头上的雪,“给他们一个漂亮的亮相吧,朋友们。”
  
  说罢,他高举神锤,天边瞬间划过一道闪电,将约顿海姆的万里冰原照得亮如白昼。隆隆巨响远远传出,不多时,只听得雪山上下传来簌簌闷响,范达尔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先说好,要是雪崩的话全都怪你。”
  
  “这不是雪崩,是霜巨人来了。”索尔环视着远远包围过来的一片苍蓝,冷笑一声,昂首长啸道,“我是奥丁之子,把我弟弟交出来!”
  
  “又是一个奥丁的儿子,”天空中传来一声嘶哑的嗤笑,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知你是真货假货?”
  
  索尔勃然大怒,吼道:“懦夫!把我弟弟还给我,咱们出来比过!”
  
  “啊,看来索列姆的新娘子,雷神索尔,还爱上了我的小儿子。”那个声音玩味地嘲讽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去参加加冕仪式,等你成了阿斯加德真正的王,而不是个幼稚的傻小子的时候,再拿着远古冬棺来找他吧……你最好快一点儿,否则我可不保证这个养尊处优的小王子会不会受委屈——”
  
  索尔听得也是云里雾里,索性不再听他胡说八道:“闭嘴!你把洛基关在哪儿了?”
  
  “关?我没有关他。我只是让他先睡一会儿,否则他会被自己现在的样子活活吓死……这都拜奥丁那个老滑头所赐啊。”
  
  “怪物,你竟敢侮辱我父王?”索尔怒火上涌,倏忽间暴雨倾盆,雨丝如利剑般纷纷刺落,希芙见状不妙,连忙举起盾牌护住自己和范达尔,可雪原上的霜巨人着了雨水,纷纷哀嚎不止,疼得在地上连连打滚,原来索尔将电芒注入雨水之中,把方圆十里的倾盆暴雨也变成了武器。这招本是洛基想出来的,索尔向来觉得此举有失磊落,可如今胞弟生死未卜,他也再顾不得许多。
  
  果然,半空中那个声音也被他这招打了个措手不及,倒抽了一口冷气。索尔眼前一亮,立刻循声追了过去,只见一个精悍的霜巨人坐在山坳深处的冰封王座之上,已伸指将头顶细雨冻成银针般的冰柱钉在地上,他血红的眼珠随着索尔的到来微微一转,想必此人便是冰霜国度的国王劳非。索尔赶到之后,他身前的巨人们立刻呈扇形围了过来,索尔不敢掷出神锤,只怕劳非伺机偷袭,便手持神锤站在原地,多年领兵戍边,使得他看起来不怒自威,自有一股端凝之气,霜巨人眼中不无忌惮,却苦于国王就坐在身后,不得不上前拼命。
  
  谁知这千钧一发之际,劳非忽地慢悠悠地开口说道:“且慢。你弟弟偷盗了华纳神族的移动术,擅闯索列姆的领地,你想大打一场,强行把他劫走,岂不是把阿萨人的强盗嘴脸公之于世?”
  
  索尔听他诋毁神域,固然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他确然不知洛基为何来此,心中也有了顾虑,不再与他争辩孰是孰非,直白问道:“你怎样才肯放了他?”
  
  “除非阿斯加德归还远古冬棺,否则我绝不放人,还要将奥丁的行径遍告九界。小男孩,你还不是国王,不过凭着一股子莽撞,若要他好好活着,就回去把我的话告诉你父亲。”
  
  索尔虽不知劳非为何执着于冬棺,对阿萨与约顿的大战也所知不多,但看他神情之迫切,已经隐约猜到此物事关重大,处理稍有不慎,九界便不免生灵涂炭。他虽然鲁莽自大,见地却非常人可比,当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远古冬棺是一千多年前我父王的战利品,虽然宝贵,但也不及我弟弟的身份。约顿海姆是蛮荒之地,但阿斯加德绝无此理。况且洛基生死未卜,你不让我见他一面,我绝不答应你半个字。”
  
  劳非微微倾身坐起,冷笑道:“要你见他,或是放他回去,那也容易。只要你束手就擒,亲自换走他,我可以等奥丁来谈判。”
  
  索尔原本怕激怒了他,伤害洛基,听他提出这个条件,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将护持在身前的神锤放下,昂然道:“一言为定,只要我亲眼看他离开,我愿意留下。可你手下死伤多少,就不一定了。”
  
  劳非酣然大笑,连称三声“好”,手按王座扶手,身后雪山闷响大作,厚厚的冰层尽数融化成了水,露出一个大开的山洞,有个人影正倒在阴影之中,依稀可辨洛基的轮廓。索尔心中大喜,刚要奔进去看个究竟,又猛地停步,想起霜巨人能控制冰雪,既然能造出这样一座冰牢来,把他一并关进去也不是难事,便冷声道:“你派人带出来。”
  
  “小子真是自作聪明,”劳非轻蔑地哼道,“恐怕我派人带他出来,你就要爽约了。”
  
  索尔郑重道:“我以先祖鲍尔之名、以我父奥丁之名起誓,除非众神之父亲自来此与你见面,否则我绝不离开约顿半步。”
  
  劳非点了点头,示意手下一个霜巨人把他带出来,一边狐疑地上下打量着索尔,阴恻恻地笑道:“好,好,你这么爱他,恐怕要把奥丁气死。我告诉你,他千里迢迢地跑到约顿海姆,就是为了破坏你的加冕典礼,却不想给我送了一份大礼。”
  
  索尔对他的妖言全不理会,直勾勾地盯着山洞深处,见洛基一袭墨绿战袍露了出来,忍不住迎上去两步,却在看到他的刹那间生生停住了脚步——
  
  来者穿着洛基的衣服,眉眼轮廓也与洛基别无二致,可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然全部变成了苍蓝色,分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霜巨人!
  
  “你使了什么——”索尔刚要质问劳非,另一个霜巨人却全不留情,伸手便要将昏迷的洛基扔在地上,索尔身先意动,连忙伸手抱住了他,只听得劳非的笑声越发冷酷,分毫不逊于约顿的严冬:“你该知道,凭我们的力量,不可能改变他的体态……他和远古冬棺一样,不过都是奥丁从约顿海姆偷走的赃物。你们阿萨人视约顿人为死敌,你却爱上了这个小混蛋。雷神,你最好记得你的誓言,否则——”
  
  “我不会反悔,无论他是什么人,都是我的弟弟。”索尔目光如炬,斩钉截铁地说道,“但如果你敢向洛基透露半个字,我发誓像我父王一样,踏平约顿海姆!”
  
  “呵,你以为阿斯加德的胜利归功于勇敢的战士吗?”劳非眦目欲裂,死死瞪着索尔,“你以为英灵战士从何而来?你的父亲,伟大的奥丁,在中庭挑起一场大战,使它分裂成如今的无数小国,而那些死去的亡魂,就成了——”
  
  “够了!”
  
  “一位瓦尔基里发现了他的卑劣行为,意图阻止,便被奥丁剥夺记忆困在凡间,你尽可以找到她——”
  
  “我说够了!”
  
  他也不去取地上的神锤,抱起洛基走向雪原远方,劳非轻轻摩挲着下颌,神色阴晴不定,不知有什么盘算。
  
  索尔抱着洛基走出不远,后者的肤色便重新变回常态,轻轻咳了两声。索尔扯下身后的红披风铺在地上,放他躺在地上,低声唤道:“弟弟,你还好吗?”
  
  洛基缓缓睁开眼睛,虹膜依旧是清亮的新绿,刚一看清索尔的面孔,他立刻直身坐起,怫然道:“你来干什么?我不需要你来救我!”
  
  “说什么傻话,我是来带你回家的,”索尔复杂地看着他,不禁伸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马上被洛基躲开了,他却不以为意,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你刚出生的时候,也是我带你回家的。你还记得吗,那时候的芬撒里尔宫……”
  
  “你发什么疯!”洛基不耐烦地拂开他的手,却被索尔紧紧攥在了手中,小王子涨红了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低吼道,“我是来破坏你的加冕典礼的,我会向父王证明,我配得上王座!”
  
  “你不用证明,你一直都配得上,”索尔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仿佛在说给自己听一般,认真地重复道,“我不会当这个王,也不会回去加冕。弟弟,我只希望你能回家。哪怕你成了奥丁,我成了威利,我也心甘情愿。”
  
  “你瞧不起——”一语未了,索尔忽然低下头去,深深地吻住了他冰冷的双唇,剩下尖酸刻薄尽数被堵在了嘴里。洛基瞪大了眼睛,企图从兄长的眼中发现点蛛丝马迹,可索尔却闭上了眼睛,脸上没有往日的情欲与强悍,如亲吻永恒之枪般,无比虔诚地吻住了他。
  
  不知不觉间,洛基也闭上了眼睛,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时间在无涯的冰原上戛然而止,浇灌了数千年的嫩芽一夜间铺洒开浓阴满地,冰花落在他们脸上又融化,黑云密布的天空中电闪雷鸣,蓦然划破一道巨大的裂缝,阳光如天国的花瓣般舞动着、跳跃着飘落,光明与黑暗欢聚、冰冷与炽热纠缠,仿佛有无形的镣铐被独行者毅然打碎,整个世界扭曲坠落,只剩他们彼此相拥。
  
  索尔恋恋不舍地挪开了嘴,抵着洛基的额头,低声道:“时候不早了,你去找希芙和范达尔,和他们回阿斯加德。”
  
  绿眼睛中蒙着一层迷离之色,话中的棱角也被磨平了,他低声问道:“你不是要带我回家吗?”
  
  索尔短促地笑了一声:“你不是要向父亲证明自己吗?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加冕。”
  
  洛基玩着他脑后的一缕金发,依旧有些喘息:“你不愿意当王,我要那一把硬邦邦的金椅子还有什么用?这不公平。”
  
  索尔被他逗笑了,却还是咬牙抬头,依旧保持着环抱的姿势,问道:“你还要什么?”
  
  “除非你回去当我的王后,”洛基扫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哦,我忘了,你是父王的乖儿子,才不会学弗雷兄妹——”
  
  “无论你是不是我弟弟,我都一样爱你。”索尔怔了一下,终于站起身来,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快走吧,回去向父王报信。”
  
  他还没走出几步,洛基突然大声命令道:“站住!我让你站住!”
  
  索尔硬起心肠,硬是不回望一眼,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冲力,他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洛基趴在他身上,不由分说地揪住他的领子,狠狠咬住他的嘴唇。
  
  突然,约顿晦暗的天空霍然被刺眼的金芒照得大亮,只见彩虹桥从天而降,奥丁身骑八足马,手持冈尼尔长枪,傲立于长空之上。洛基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索尔知道他想起了几百年前被奥丁夺走神力的经历,也不顾回避他们的父亲,展臂将他纳入怀中。洛基却一向最在乎奥丁的看法,起初还挣扎了一下,后来索性也把心一横,乖乖地躺在索尔身边。彩虹桥的光辉把他们包围起来,洛基却只记得面前一双湛蓝的眼睛宛如晴空万丈,一如既往地映出他的面容。
  
  再睁开眼时,奥丁默然站在虹桥尽头,范达尔的腿受了点儿轻伤,正半真半假地靠在希芙手臂上呻吟着,他一看众神之父阴沉的面容,连忙噤声离开,冲兄弟俩做了个自求多福的手势。
  
  “你们好大的胆子!”奥丁以杖顿地,苍老的脸颊已经因暴怒而涨红,“擅闯敌国,袭击守门人,无视加冕仪式,还在荒原上做不堪之事!”
  
  “一切都是我的错,父王,”索尔坚定地开口道,“我想在加冕前建立军功,让洛基帮我打探军情,却害他被劳非抓住。我们与弗雷兄妹不同,您明白的,这并没有什么不堪。”
  
  奥丁眯起眼睛,疑道:“劳非和你说了什么?”
  
  “一些胡言乱语,请您先送洛基回闪电宫休息。”
  
  奥丁沉默地与长子对峙着,转而去问洛基:“你怎么说?”
  
  洛基双拳紧握,真相已在嘴边呼之欲出,可往事种种忽然涌上心头,奥丁多少年的忽视,被剥夺神格的耻辱,约顿女巫的预言,无一不在拷打着他的内心。终于,他松开了手掌,颤声道:“我本想替索尔探路,没想到一时大意,被索列姆的军队擒住。”
  
  奥丁似乎松了一口气,冲他挥了挥手:“很好,你回去吧。”
  
  洛基还想再劝,低声叫道:“父王……”
  
  奥丁扬起冈尼尔长枪,直指他的眉心,吼道:“回去!”
  
  洛基双肩微颤,看了看静如死水的索尔,终究还是一狠心转身而去。
  
  此时虹桥尽头只剩奥丁和索尔父子两人,众神之父长叹一声,问道:“你知道了多少?”
  
  “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洛基不知道的?”索尔反诘道,“您把洛基和远古冬棺一起夺回来,本可以给他一个崭新的生活,为什么要听信谗言,夺走他的神力?你明知道洛基就在约顿海姆,为什么不去救他?”
  
  “你在质疑我吗,索尔?!”奥丁怒道,“你逞一时之勇跑到约顿海姆挑起战火,根本是草率至极!”
  
  “不,你是怕洛基的身世被九界知晓,你怕自己还需要再搞一次大屠杀!”看着他从小敬爱的父亲缄默不语,索尔难以置信地倒退两步,质问道,“这都是真的?我们从小仇恨的骗子说了实话,而众神之父却对九界撒了个弥天大谎?”
  
  “如果不牺牲中庭,只会使九界毁于一旦!”奥丁见他决然离去,喝道,“站住!你想干什么?”
  
  索尔头也不回,径直走向彩虹桥:“我要还洛基、还中庭一个清白!”
  
  突然,他手中的雷神之锤径直飞回了奥丁手中。他的父亲厉声开口:“既然你轻视我的恩赐,那你就不配再享有它。只有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你才能明白如何使用力量。去吧,去凡间,用你自己的本事,寻找你所谓的真相!
  
  “索尔·奥丁森,我将你放逐!”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是洛基不是落姬  @兰若望 


 
评论(14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