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十七章

前文第十六章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基宝宝内心戏太足,他满脑子马赛克全是假的,千万别信!

本章又名:猜猜谁是正派谁是反派= =。


  第十七章
  
  <Chapter15 失格>
  
  Thor起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位美丽而骄傲的女科学家会和他开始一段人神之恋,甚至成为继古一法师之后,踏入神域的第一名凡人。而此时,Jane Foster正惊讶于这位从天而降的流浪汉的完美身材。
  
  “对不起!你还好吗?”Jane连忙下车查看情况,地上的壮汉依旧昏迷不醒,她摸了摸他的口袋,找到了他的钱包,借着车灯依稀可辨驾照上的信息——


  
  后面的书页又被撕了。Donald真应该去城邦政府帮闪电宫检查公民信息,绝对不留一点儿违禁内容。我想到之前遭他毒手的三页纸,心头突然掠过一丝阴霾。难道Thor也和Foster……
  
  “Thor,”我心烦意乱地把书摔在床上,对着那本书说,好像真的在当面指责闪电宫之主一样,生平第一次,我希望钢铁军团能如实地把我的话传达给Thor,可现在我已经成了特权阶级,而Foster这里肯定也没有监视电屏,但我还是严肃地骂了句脏话并比了个大大的中指,“你真是个十足的傻瓜加混蛋,操。”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Foster把钥匙插进锁眼里,叫道:“吃饭了,孩子。”
  
  “我不吃!别烦我!”我冲门外吼道,顺便把书扔到门上,房门正好在这时候打开了,眼看着书本就要砸在Foster脸上——别误会,我心里还挺期待——但房顶上突然垂下一缕蛛丝,将厚重得跟砖头有一拼的书牢牢粘住,Foster依旧波澜不惊地坐在轮椅上,取下黏在眼前晃荡的书,看着我微笑。
  
  “这就是科技,”她推着轮椅进门,把书轻轻搁在床头桌上,不管我做出多么不耐烦的表情,都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而且,不是什么高科技。这个蛛丝发射器是Thor从前一位年轻的战友发明的,他那时候没比你大几岁。他很勇敢,学习能力也很强,因此他能以人类的身份与身为神的Thor平起平坐。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
  
  我索性不再耐着性子跟她周旋:“你自说自话的能力一点儿都不亚于他的学习能力。”
  
  “看到什么了,这么生气?”Foster用一种观察小动物的神情好奇地盯着我,“是Loki跳下彩虹桥的那里吗?”
  
  “什么?!”我诧异地瞪着她,这个出场还没到五行就和Thor有了苟且的女人,“你搞错了吧?他跳彩虹桥干嘛?就因为Thor忘了他爱上了你?”
  
  Foster泰然微笑:“Thor那段时间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他只记得最重要的一件事——寻找瓦尔基里。他本以为我是瓦尔基里,但他错了。可我们朝夕相处的感情并没有出错。”
  
  我质问道:“在他跟他弟弟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在你窃取了他对别人的情感之后?”
  
  “孩子,你真的还是个孩子,”Foster怜悯地看着我,“你以为这是个童话故事?Thor爱他弟弟然后终生为他而战?你错了,正如Thor透过我在爱人类、爱人性一样,他同样透过Loki在爱正义、爱他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激动得不能自已,胸中的怒火瞬间腾起,烧得心口生疼,近乎嘶吼地反驳了她:“他是被迫的!是奥丁那样对他的,你明知道!”
  
  “他铭记的永远是信念,而不是某个人,我用了几十年才明白这个道理,希望你也能早点明白。”Foster没有生气,推着轮椅转身出门,苍老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中,“待会儿我让人把饭给你端来。”
  


  <Chapter16 假象>
  
  洛基在闪电宫里等了一天一夜,半步没出,亦是彻夜未眠。他揣测着索尔究竟受到了什么惩罚,又时刻等待着众神之父的传唤。他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但他明白,无论索尔承受了多少,他都将加倍一尝其中辛酸。他原本有机会向奥丁坦白真相,但却又一次像个跟在索尔屁股后头的小娃娃一样畏缩了。
  
  “你永远也成不了他。”他仰躺在索尔的大床上,看着金红的帷幔自言自语。
  
  直到次日清晨,黄金家庭照例要共进早餐。洛基半夜就穿好了衣裳,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准备大义凛然地把索尔扛下的罪责揽回来。不料,他刚一出门,就看见奥丁站在闪电宫门前。
  
  “父王?”洛基连忙迎了上去,奥丁孤身前来,没带一个侍卫、侍女,索尔也没跟来,“索尔呢?”
  
  “他离开了,”奥丁简略地说,“跟我走。”
  
  “离开?”洛基快步跟上自顾自走在前头的奥丁,他的脸色依然阴晴不定,洛基心里也随之七上八下,他知道父亲怎么想他们兄弟间的关系,此时多嘴只能火上浇油,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他去哪儿了?怎么连闪电宫都——”
  
  “事关重大,也不是你需要知道的,我相信你们都明白轻重缓急。”奥丁冷冷地打断道,洛基只好缄口不言,父子俩沉默地前后走着,径直进入了金宫的最底层——兵器库。远古冬棺在石台上静静地散发着莹蓝的光芒,奥丁沉默地凝视着它,洛基也就一直站在他身后等待,依稀想起了小时候奥丁一手一个,拉着他们兄弟参观兵器库的时候。那时候,雷神之锤还没有择定主人,奥丁也还更偏爱幼子一点儿,常常让他骑在自己肩头。
  
  “这是我从前攻打霜巨人的战利品,”奥丁忽然轻叹一声开了口,“千年之前,阿斯加德与约顿海姆争夺九界霸权,劳非因为有远古冬棺在手,企图冻住兀尔德泉水,让世界之树为他所用,代替命运三女神执掌众生命运。”
  
  洛基不知他为何突然旧事重提,顺从接口道:“多亏父王平定约顿海姆。”
  
  “你知道那一战死了多少人吗?出征的上千阿萨战士最后仅有百人生还。华纳神族认为阿斯加德式微,便要倒戈,但你母后毅然出阵向古尔薇格挑战魔法,赢得了鹰之羽衣,大振军威,可我却险些失去我的王后。我把自己倒吊在世界树上九日夜,挖出一只眼珠,许愿赐我智慧保护九界。那时中庭正在混战,我从海拉手中夺过了他们一万条灵魂,是为英灵战士。有了他们,劳非再也不足为惧。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踏平约顿海姆吗?”奥丁停了一停,却没给洛基说话的机会,“因为我还想明白了另一个道理。九界之间是平衡的,任何一个世界的灭亡,都会对其他国度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我明白,父王,”奥丁已经许久没有这样语重心长地和他谈话了,洛基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说出真相,“其实索尔——”
  
  “无论真相如何,索尔的草率都让他无法顺理成章地接过永恒之枪,我的孩子,你要明白,他执着的始终是真相和正义,而不是某一个人,就像他现在可以义无反顾地不告而别,抛弃亲情和小情小爱,去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一样。”奥丁转过头来,把冈尼尔神枪放在他手中,独眼中却殊无笑意,“孩子,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你有权代我处理阿斯加德的一切事务。拿去吧,它是你的了。”
  
  洛基怔忪地任由奥丁把着他的手握住神枪,难以置信地抬头盯着奥丁,颤声唤道:“父王?”
  
  “你一直想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胜过索尔,接下来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诸神你是不是生而为王。”
  
  作为一个国王,你从来没有机会;而作为一个父亲,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做回我的小儿子吧。奥丁没有说出这句话,眼前的视线就已渐渐模糊不清。身后青年的身材早已抽条,高挑挺拔地站在一旁,却一步不敢亲近。全知全能的天父一时间忘了洛基的所作所为,将万般权谋尽数抛诸脑后,只觉这个孩子,好像昨天还躺在摇篮里冲他挥手。奥丁淡淡地笑了一下,旋即急促地喘息起来,倒在兵器库的石阶中,陷入沉眠。
  
  “洛基?!”兵器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三勇士和希芙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昏倒的君王。洛基眼中含泪,压低了声音掩去哽咽之声,拄着永恒之枪站起身,命令道:“父王陷入了奥丁之眠,把他扶回英灵殿休息。”
  
  霍根忍不住率先开口质问道:“你为什么——”
  
  “武士,我在命令你。”洛基生硬地说,直到三勇士一一不情不愿地对神枪行过礼,随卫兵将奥丁搀扶下去后,他好像突然被撤走了浑身的力量,只能扶着手中权杖勉强站稳,绿眼睛中氤氲着的水雾终于滴落在石阶上,被他踏在脚下。他似是对着离去的父兄,又似是自勉一般,低声许诺:“我会的,我一定会证明给所有人的。”
  
  洛基代掌大权后,当即召来真理之神佛赛提和战神提尔——后者的王族血脉与奥丁的另外两个私生子,巴德尔和霍德尔一样,早已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宣布阿斯加德将与约顿海姆谈判,要求劳非、索列姆退位,扶持他们的儿子接任,作为冰霜国度私自扣押两位王子的警示。
  
  “可这并不正义,”佛赛提第一个提出反驳,“大王子究竟为何突然前往约顿海姆,真相尚未分明,我们与冰霜国度千年以来相安无事,不能因为劳非未遂的威胁就轻易挑起战火。我看此事应该等雷神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再待众神之父苏醒后定夺。”
  
  洛基的口吻却不容置辩:“雷神已经离开神域,另有要事查办,众神之父何时苏醒尚未可知,难道任由战机贻误,坐视劳非对九界颠倒黑白?”
  
  “他想隐瞒真相,”金宫十二柱后,希芙愤懑难平,低声对三勇士说,“索尔是为了救他才去的约顿海姆,回来之后还为他承担罪责,才被众神之父放逐到凡间,根本不是他说的什么‘查办要事’。他怕自己的阴谋败露,才迫不及待地要赶走索尔、挑起战火。等劳非和索列姆一死,还有谁能知道他去约顿的真相?还有,众神之父原本还有力气带他走到兵器库,怎么会突然陷入沉睡?”
  
  “可洛基什么都不会跟我们说的,”范达尔挑了挑眉毛,“除非索尔回来。你说咱们去求他撤销索尔的放逐令如何?”
  
  这回是惜字如金的霍根说话了:“不可能。”
  
  “胆小鬼!”沃斯塔格差点儿忍不住吼了出来,所幸有霍根捂住他的嘴。华纳武士比了个手势,先指希芙和范达尔,又指地;再指自己和沃斯塔格,又指洛基。希芙和范达尔当即会意,此时当务之急便是接回索尔,告知他仙宫的巨变,先让他接回王权,彻查约顿海姆的巨变。两人相视点头,不声不响地溜向彩虹桥。
  
  沃斯塔格依旧一头雾水,问道:“他们干嘛去了?你指来指去的,到底想说什么?”
  
  霍根无奈地摇摇头,叹道:“难怪众神之父信任你,你是真傻。咱们去查查洛基去约顿海姆究竟干了什么。”
  
  三勇士和希芙离开金宫,洛基倒也并无异议,只道他们不愿听自己号令,都去凡间协助索尔了。他登位之初,便着实做了许多大刀阔斧的改革,纵然诸神对他心有不服,却也无奈永恒之枪的权威,只好一一听命。洛基忙得脚不沾地,始终坐镇金宫,直到深夜才有空去英灵殿看望沉睡的奥丁。芙丽嘉靠在他床头,正在小憩,脸上已经微露疲态。洛基初展拳脚,心情大好,从身旁侍女手中接过一件长袍为芙丽嘉披在肩上。长袍温暖轻盈,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眼那个侍女,才发现她虽是白肤,额头上有一颗蓝色的六芒星——这是约顿奴隶的标志。
  
  奴隶被他看得局促不安,把头埋得更低了。洛基忽地触动了原先的一段记忆,笑道:“我记得你,索尔的婚纱就是你做的,可惜打仗时撕破了。”
  
  众神之母满面忧思,却依旧勉强冲他笑了笑:“洛基。”
  
  “我吵醒您了吗,母亲?”
  
  “没有,我一直在等你。”一天下来,唯有芙丽嘉的目光没有落在他手中的权杖上。洛基心中一暖,又隐有忐忑,不知芙丽嘉如何评价他这一天的决断。
  
  “你老实告诉我,索尔去哪儿了?”
  
  洛基微微一愣,不觉有些扫兴,淡然道:“他执意要追查瓦尔基里的真相,今天有许多人劝我召他回来,可既然他心意已决,我也不想让父王以为我不敢独自决断政事。母亲,我来找您是为了和约顿海姆的联姻。华纳海姆已经式微,我打算扶持约顿新君,迎娶安格博达,重振魔法师的——”
  
  “是你父亲告诉你的?”芙丽嘉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鬓角,双眼中似有无限话语欲与他一诉,柔声道,“孩子,别对我撒谎,也别对你自己撒谎。”
  
  “什么?”洛基只觉胸中的温度渐渐冷了下来,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芙丽嘉的手,“您怀疑是我放逐索尔?”
  
  芙丽嘉微微一笑,不与他争辩:“你已经是阿斯加德的王了,为什么还要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洛基,我明白你的雄图壮志,但你实在不宜操之过急,更不该为了权力牺牲自己。我相信你没有害索尔,让他回到我们身边吧,你们共同保护阿斯加德,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洛基听懂了她的暗示,神情越发冷了,从床边站起身来,沉声质问道:“如果失去这次机会,我就再也不可能当上国王,趁父王沉睡时巩固势力是最好的机会。我一直以为您希望我能当王,能向父王证明自己。尽管我做错过很多事,我也知道您能看透许多事,可我在您心中,就只是索尔的影子而已吗?”
  
  “你得失心太重,反而会失去更多的,孩子,很多事我不能告诉你,那样会伤了你,相信我,你什么也证明不了的,你做的越多,最终就越把自己推出阿斯加德。”芙丽嘉眼中含泪,拉住他的手腕,“把权杖放下吧,让你哥哥回来解决这些事。我知道你爱他——”
  
  “不!我爱的只有自己,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爱!母亲啊,我又有什么能告诉你的?我能告诉你诸神看我的眼光吗?我能告诉你九界传唱的丑闻吗?我能告诉你,你的大儿子为了他高尚的目的不告而别,把我当成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笑话吗?!”洛基猛地甩开她的手,如同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握住永恒之枪,嘶声吼道,“从前我想和芙蕾娅联姻,你就极力阻拦;我想成为一名战士,你却执意教我学习魔法。现在,我只想问你,我让你骄傲了吗?如果没有,我如你所愿!”
  
  他提起权杖,目光阴狠如出鞘利剑,举枪指向深深埋着头的奴隶:“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再也不会有什么流言蜚语,再也不会有什么联姻。即便我娶一个卑贱的约顿奴隶,我也是阿斯加德的国王,永远都是!”
  
  说罢,洛基一把扯过约顿奴隶,阔步带她走出英灵殿,吩咐道:“回闪电宫,不许让任何人知道我离开了宫殿。”
  
  他也不等奴隶回答,闭目默念一段咒语,手中权杖一顿,移形换位掀起的气浪立时吹干了他脸上的泪痕,约顿海姆罡风朔朔,飞雪依旧,洛基高举永恒之枪,枪端射出巨光,在天地间连接起一道浩荡金芒如瀑。
  
  “看来阿斯加德的新国王,带来了新的计划,”落雪骤起,烈风呼啸,眼前白茫茫的雪雾消散之后,劳非正坐在王座上,阴鸷一笑,“无论你的要求是什么,我只要远古冬棺。”
  
  洛基面不改色,点头应允:“成交。帮我杀了奥丁,我亲自带你去兵器库。”
  
  待他离开之后,索列姆自王座后缓缓步出,瞪视着洛基消失的地方,问道:“您难道不担心他出尔反尔?”
  
  “他现在如同一头待宰的牲口,只看我和奥丁谁先下手。”劳非冷声笑道,“我怎么会担心我的亲生儿子呢?可阿斯加德人,就不见得会接受一个霜巨人做他们的王了。只要他拿起远古冬棺的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山坳深处,彩虹桥突然大亮。劳非霍然回首,怒道:“什么人?!那个小混蛋放了什么人进来?!”
  
  冰霜巨人立刻出动,纷纷扑进彩虹桥的光芒深处,余者无不严阵以待。待到光芒彻底消散之后,才有人向劳非报道:“没有任何人进入,似乎有两个阿萨人通过彩虹桥离开了。”
  
  劳非不怒反笑,满意地点了点头:“啊,要有乱子了,我正好亲自动手,杀了奥丁,夺回冬棺。”


 @是洛基不是落姬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兰若望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评论(15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