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二十章

前文第十九章 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预警:无影射意义的群体暴力

  第二十章
  
  Foster任我把政府大楼的顶层转了个遍,她看我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从前,她的目光是贪婪、狂热而恐惧的,好像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炸弹;而现在,她基本不愿意看我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她的看法,她要是真有本事,尽可以把我杀了,只要她不怕Donald的报复。我没太看重过自己的生命,生存或死亡对我来讲,没有太大区别,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害怕疼。因此,我索性慢慢地把复仇者遗迹看了个遍。
  
  我原本以为这里会有很多威严的雕塑,展览许多神乎其神的“科技”成果,但事实上,这里就跟一间普通的客厅没什么差别。大厅中心有张大圆桌,上面乱七八糟地堆着零食,但餐桌中间却突兀地放了一盘水果,把零食山挤出了道缝隙。
  



  <Chapter22 奥创>
  
  ……大捷之后,托尼按捺不住派对的热情,执意挽留急着返回阿斯加德的索尔痛痛快快地和大家玩个通宵再走。
  
  索尔无奈地推辞道:“奥丁之眠被打断后,父亲的身体不如往常,我必须回去帮他处理政务。”
  
  “你还会处理政务?厉害,哥们儿,”克林特腰上的伤还没痊愈,只能仰面躺在床上,“别听铁罐叨叨。他就是个派对狂魔,吵吵闹闹的有什么意思。”
  
  “你觉得什么有意思,回家给孩子表演扔飞镖?”娜塔莎坐在他身边,吹着新涂好的指甲,不咸不淡地反驳道,“赵医生还想约你跳舞呢,索尔。纽约之战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当阿斯加德的新任神后。”
  
  索尔拿起鹰眼悄悄藏在手边的零食,后者气得哇哇大叫,他则坐在沙发上,一时出神,忘了附和队友们的笑声。
  
  托尼开了瓶酒坐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琢磨选秀呢?”
  
  “我曾经答应过别人,我不会接受加冕。不知道这个承诺还能不能作数。”索尔喝了一大口酒掩饰过去,不再说透。
  
  “你不当谁当?你那个领养的弟弟?拜托,我要是阿萨人,宁可接受你这个不恢复初夜权的国王。”托尼还没来得及继续发表高见,突然看到史蒂夫拿着一盘刚切好的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立刻仰头猛灌烈酒,恨不得把瓶底喝穿,克林特也尽力把手边能摸到的零食全都扫到自己身边,布鲁斯温和的微笑中似乎有了点儿别样的意味,手里转着根笔,眼神却一直流连在娜塔莎身上,红发女人恨铁不成钢,正一股脑地把鹰眼埋在零食堆里。
  
  “身为超级英雄,我们更应该注意身体素质的训练,提高自我约束力。克林特,你的耐力跑成绩比五年前退了0.4秒;托尼……我不想说你什么了,”史蒂夫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托尼,毫不留情地抢走了半空的酒瓶子,用一个大苹果堵住了他的嘴,警告道,“否则派对取消。”
  
  “你这样会得罪人的,老冰棍!”托尼怒气冲冲地抄起啃了一口的苹果,环顾四周寻求同盟。
  
  鹰眼立刻举起手来:“我同意队长。上次托尼撩嫩模的时候,用掌心炮把一整个西瓜轰到了我脸上。”
  
  托尼痛心疾首地冲他摆出一个发射掌心炮的姿势:“嫉妒,这是世俗对花花公子的嫉妒!难怪你这么多年都撩不到娜塔莎!”
  
  黑寡妇立刻丢去眼刀:“小孩子才谈情说爱。”
  
  “知道了,我们又不是小鹿斑比,不用你教育。”托尼愤愤地又咬了口苹果。

  



  我回过神来,只见酒柜里、沙发上、客厅厨房阳台躺椅,所有地方都是不合时宜的空空荡荡,我不禁伸出手去,想摸一下堆满沙发的零食袋。可指尖刚一接触到它的塑料包装,零食袋瞬间粉碎成灰,或许那底下原本还埋着一个Clint Barton,只不过他也随着我越界的举动消失了。
  
  “别乱动,”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声,我猛然想起,这个声音就是我在下水道里听到的声音。Natalia冷冷地打量着我,我注意到她把头发染成了红色,“这都是我父母的东西。”
  
  “你父亲,”我纠正道,“杀人高兴吗,‘公主’?”
  
  “如果你琢磨着怎么和Donny叔叔告状,那你还是免了吧,”她眯起狭长的眼睛,微笑道,“谁知道你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他呢?”
  
  “丫头,”Foster忽然在我身后冷冷叫道,“你最好收起那些愚蠢的幻想。伤害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她们竟然认识?Natalia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轮椅上的Foster,傲然道:“你阻止我,是因为你自己失败了。我警告你,你能得到这些机会,全是我的功劳。人民需要的是我,是复仇者的后人,而不是一个疯老太太。你只需要负责实验进程,否则我把你的罪行公之于众,到时候被扔出去的,可就是你了。”
  
  Foster握紧了拳头,但依旧保持着苍老淡漠的微笑:“如果你想对一个科学家毁尸灭迹,那你就打错算盘了。雷神之锤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你真以为杀人能起什么作用吗?你已经接触到了正确的道路,革命不是退路而是独木桥,如果不走,我们迟早都得死。当然,你可以孤注一掷地尝试自取其辱,但他,你动不得。走吧,Ikol。”
  
  好吧,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宽恕她。我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她终于不叫我孩子了,我就勉强给她点儿面子吧。Foster示意我走在前头,推着她那辆危险的轮椅走进电梯,我们沉默地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在几分钟前,我还在这里和黑人老头一块捧腹大笑。
  
  闪电宫的第一条法律,世界上不存在历史,凡是记忆,俱为虚妄。
  
  “扶着轮椅,”Foster忽然说,“抓紧了,那丫头的脾气可不好。”
  
  我刚一抓住轮椅的两个把手,脚下突然一空,轮椅的底盘发射出能量光束,将电梯的底部割裂。我瞬间吓得张嘴大叫,手指也不由得渐渐松脱,正在这时,突然有两束蛛丝牢牢固定住我的手,我被粘在轮椅上迅速下坠。这时,我抬起头来,看到有几支连珠箭射进电梯厢内,随即轰然爆炸。碎裂的铁片冲我们的头顶掉了下来,Foster始终泰然自若,“砰”地一声,一块蓝星盾牌猛地弹出在我们头顶,看起来没多重的盾,竟然把所有铁片尽数挡了出去。在距离电梯井底部还有十几米的时候,轮椅的双轮飞速转动起来,我已经头晕目眩,看不清她又做了什么手脚,总之当我一眨眼后,轮椅已经冲破墙壁,回到了城邦大楼后一条阴暗无人的小巷中,我们踉跄着往前跌了几步,轮椅突然弹出一层巨大的软垫,我趴在上面吐了个昏天黑地,Foster则差点把肺咳出来。
  
  “操,我宁可留下跟那小婊子打一架。”我骂骂咧咧地擦擦嘴,把喘不上气的Foster扶上轮椅,等我们继续往前走时,我才想起来,我才刚发誓再也不对她乱发慈悲。
  
  “别这么说话,我尤其不喜欢你带有性别指向的侮辱。”Foster抚着胸口说,“Natalia想杀你,大概是因为你知道了她的身世,她是个很自卑的女孩,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Donald。”
  
  这样事情就明白多了,Natalia和Foster是一头的,共同暗中复苏地球科学研究,推动革命,只是她们内讧了——Natalia出于某种不像Foster说的那么简单的原因想杀我,而Foster认为这会激怒Donald,阻挠他们的革命。我一边走一边捋清这些事的前因后果,琢磨着等Donald回来把这些事都告诉他。在此之前,待在Foster家或许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万一她哪天又和Natalia握手言和了呢?我早就领教过世界的恶意。今天我见识到了民众的尖刀,明天,尖刀就有可能在她们的煽动下对准我。到时候我毫无办法,暴露自己特权者的身份,只能更加激怒他们。
  
  而且,即便Foster真的不会杀我,等到Donald回来再用我来威胁他,就算他能说服政府调动钢铁军团来救我,Foster现在手里可有复仇者们所有的装备,光是她这一辆轮椅就够我吃不消的了,Donald真的能打败她吗?我会不会成为他的掣肘?
  
  跑。我必须跑。跑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哪怕是在黑街的臭水沟里躲上几天,我也必须离开。至于《闪电宫纪事》,只能暂且放弃了。
  
  我当然没有把这些盘算写在脸上,故作郁闷地问:“否则你又要软禁我?”
  
  “不,这不是威胁,是请求,我已经看了太多遗憾的人、太多遗憾的事,我只想给她一个回头的机会。”Foster轻轻抚摸我的衣袖,尽可能温柔地笑了,“谁都有无奈的时候,你想书里写的,Odin对Loki难道全然绝情吗?他给了Loki无数种选择,无论是召回Thor,还是碌碌无为,哪怕是屠杀约顿海姆,他都不会痛下杀手。可Loki唯独做出了一个王者的选择,踏入了他的计划,那么他就不得不坐视膝下的两个儿子反目,也必须接受得不到子女之爱的无奈。”
  
  我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她立刻欣喜地探起身子,想摸摸我的脸颊,关切道:“你的脸还疼不疼?”
  
  “你的脸不疼就行。”我扯了扯嘴角,给了她一个不能更虚伪的笑,撤后一步躲开她的手。
  
  “别生气了,我继续给你讲讲他们的故事吧。”Foster眯起眼睛,用童话般的语调开口,“Loki掉下彩虹桥后,被一位约顿法师所救,她就是Gullveig……”
  
  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她讲,一边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当她讲到Thor把侵略地球的Loki带回阿斯加德的时候,我的眼睛突然一亮——游行队伍正朝我们迎面走来,打头的是我早上看到的那个圆脸年轻人。
  
  “绕开人群走,他们现在都是一群疯子。”Foster低声吩咐道,但我却没有照办,慢吞吞地挪动着。等到年轻人接近我的时候,我用尽平生的力气,大声疾呼“闪电宫万岁”,几乎压过了疲惫的人群的呼声。游行者们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圆脸年轻人也认出了我,立刻冲我发出欢迎的声音。Foster发觉情况不对,刚要用蛛丝粘住我的手,游行者已经把我围了起来,看她实在已经垂垂老矣,便不加理会。我考虑过要不要揭发Foster的特权身份,但考虑到她会倒打一耙,而杀死一个病歪歪的老太太对他们而言又实在不那么刺激,我决定老老实实地被群众的洪流裹挟而去。
  
  临走前,我从攒动的人头中,瞥见了Foster的目光。我从未想过,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太太还能发出这种眼神,她的眼睛里藏着尖刀利剑,铭刻着跨越世纪、永生不灭的仇恨,仿佛往她浑浊的眼球里扔了一把火焰,而她终将把我捆在行刑柱上烧死。
  
  我没有武器,也实在没有力气跟他们反反复复地喊“闪电宫万岁”了,但我发现了另一个好办法——跟圆脸青年说,他会做我最忠实的、最添油加醋的传话筒。我告诉他,我把黑人老头一路逼上了楼顶,他迫不得已跳楼自尽。到了青年嘴里,就变成了老头跪在楼顶,被群众的呼声和我大义凛然的训斥所震撼得无地自容,痛哭流涕地向Thor忏悔,最终高喊着“闪电宫万岁”跳楼赎罪。尽管有人质疑似乎看到了个红裙少女把他推下了楼,但圆脸青年立刻板起脸斥责道:“这是幻觉,同志!这百分之百是你的幻觉!莫非变种人对你施了妖术?”这样也就没人胆敢质疑了,圆脸青年发展了一位黑街的新同志,千真万确。
  
  我们穿行在特权阶级的别墅区中,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我们就砸烂、烧光他们的东西。等到别墅区烧成了一片焦土,就转而随便抓捕任何一个衣冠楚楚、看着像特权者的人。直到入夜,有人提议回家睡觉。看得出圆脸青年也已经很想打哈欠了,但他强忍着没有张开嘴,生怕落下懒于革命的罪名。
  
  “我想这位同志说的有理,”看出他脑子不太灵光,我决定替他找一个理由,“我们在为伟大的Thor战斗。难道伟大的Thor没有教导我们,要把睡觉也当成一项战斗吗?如果我们不睡觉、不吃饭,岂不是无耻地自视为和伟大的Thor一样的万能之神,岂不是对闪电宫莫大的亵渎?”
  
  大家都欣然接受了我的解释,一起大喊了三遍“伟大的Thor,我们要开始最后一项战斗了”,便各自散开。其中有不少和我一起往黑街方向走的人,我和他们一起左拐右拐,一直走到黑街尽头,就不用担心Natalia或是Foster追来了。
  
  等我最终决定躲到Natalia原来的家里以后,我发现我身边还有一个人,如饥似渴地等着听我编造自己的光辉事迹。是那个跪地亲吻闪电宫的影子的老头,是那个在臭水沟里捡烂菜叶的拾荒老头。我实在没有力气和他继续敷衍了,冷冷地说:“你还没吃饭吧?”
  
  老头一下子愣住,诧异地睁大眼睛,我这才发现他根本不算什么老头,顶多也就四五十岁,但他已经显得无比苍老。他机械地点了点头,揉着自己的肚子,又骂骂咧咧地回臭水沟里捡菜叶子了。
  
  我砰地关上了门。她们有可能找到我的水泥屋,有可能找到Cici家,甚至有可能把全城的下水道翻个遍,但她们绝对想不到,我就躲在Natalia离开黑街前的家里。虚荣如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在这种鬼地方生活过的。
  
  这甚至连个屋子都算不上,是个彻头彻尾的牲口棚,因此从前黑街里有人管Natalia叫“小母马”。我拍了拍铺在地上的稻草,惊喜地发现角落里还有一张薄被,大概是来睡她的客人实在受不了扎肉的草叶子、树杈子,带来了这么一件礼物,Natalia可能得用个免费口活答谢他。
  
  我还发现这个无聊的女人用稻草做了两个小娃娃,还给一个穿了条裙子,另一个光着身子(也许她默认那个是穿了衣裤的?或者在她眼里,男人都是赤身裸体也说不定)。要不是她不识字,她可能会给娃娃取一个名字——
  
  哦,原来她识字。我在稻草娃娃待的地面上摸到了刻痕,写的是Donald的名字。在他旁边,还搭了个小房子,她大概想写闪电宫却不会拼,便在Donald旁边刻了个Thor,再旁边穿裙子的娃娃那里,刻的是Natalia。
  
  我摸着那处刻痕,心里突然冒起一股无名火。Donald也像对我一样,天神般地降临在她的牲口棚前,蹲下身来拥抱她吗?Donald也会对她说,“我找到你了”吗?
  
  “不,即便是也该是Thor,Donald不喜欢她。”我拿着稻草娃娃告诉自己——尽管我小时候也幻想过她,她长得的确好看。
  
  空中突然炸开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吓得我差点把娃娃扔了。在我印象里,这两年间从来没打过雷,尽管我们头顶住着一位雷神。这意味着什么?Thor生气了吗?
  
  “操!”我很快没空为闪电宫之主操心了,昂首望天破口大骂,瓢泼大雨立刻灌进我的喉咙里,我赶紧低下头,把薄被盖在身上,又堆了好多稻草,到最后干脆把那两个娃娃也拆了以便保暖。饥寒交迫的时候就得赶紧睡觉,睡觉能麻痹所有痛苦,我刚要闭上眼睛沉入梦乡,头顶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中了。
  
  我火冒三丈地捂住脑袋扯开被子,又大骂了一声:“操!”有两只乌鸦在我头顶盘桓,我认出它们是Donald养的两只鸟,心里瞬间淌过一股暖流,尽管此时是个雨夜,尽管头顶有闪电宫,但平生第一次,我感觉到了人们口中的“阳光”。
  
  “你们来了,”我冲它们咧嘴笑了,捡起手边砖头似的东西,当我一摸到它的烫金封面就知道了——是《闪电宫纪事》,“这么沉你们都拿过来了?谢谢。”
  
  乌鸦得意地嘎嘎叫了两声,竟然清晰地说出了一句流利的英文:“等他回来。”


 @兰若望  @莉莉白  @馅饼是个大陷阱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是洛基不是落姬 

 
评论(7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