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闪电宫纪事 第二十四章

前文第二十三章或戳tag《闪电宫纪事》

作者高三狗,可能会从即日起断更到六月初,请见谅


  第二十四章
  
  Donald毕竟是Donald,我本已经做好了寄人篱下的准备,可他踏入大门的一刻,竟然长叹一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终于回来了,”他低下头来,温柔地看着我,“这是我从前一个朋友,Tony Stark的房子。我们经常在这里开派对。队长还会给我们做营养三明治,搞得我们喝酒前都习惯了吃点儿东西……Jane,拿点儿三明治来。”
  
  我仰着头,看到Foster愣了一愣,还没来得及发火,Thor就自顾自地抱着我走进一间卧室,在我顺手关上门之前,他还没忘了高声吩咐一句:“再来点儿酒!”
  
  我们一起开怀大笑着仰面倒在床上,好半天才喘过气儿来。我撑起胳膊趴在他身上,凑过去玩他的金发:“你可真有神域大公主的架子。”
  
  “那你就是小公主,”我用力拉了一下他的头发,他“啊”地痛呼一声,漫不经心地问,“她有没有欺负过你?”
  
  “没有,她不敢,”我掂量了一下Foster在他心里的地位,觉得已经不需要我再造谣抹黑了,便照实说,“但我不喜欢和她待在一起,她不喜欢咱们。”
  
  “可这儿是Stark留给我的房子,她只是借住,”Donald耸了耸肩,“她何止是不喜欢咱们,她是恨我,她恨我用统治的方法来保护地球。Jane总是这样,以为她可爱的科技小把戏能瞒天过海——”
  
  “科技到底是什么?”我好奇地问,我面对他总有无尽问题,“Foster的轮椅有很多用途,能飞,能发射蛛丝,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你为什么不让人类自己发展?他们可以用这些来保护自己啊。”说完之后,我才发现,我已经把自己和人类划成了两派。
  
  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一下,似乎被往事触怒了:“我曾经考虑过把神域的技术传授给人类,但事实证明,他们没人配得上这种力量,包括Jane,包括Stark。这几天我带你好好看看她每天都在干什么无聊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Stark不是你的朋友吗?”
  
  “曾经是,”他把我的话改成过去式,然后又犹豫了一下,长叹一声,把头埋到我胸前,纠正道,“好吧,他是。”
  
  正好此时响起了重重的几下敲门声,Foster的助理不情不愿地把餐盘往桌上一扔,活像在甩一块抹布。Donald看不见,我却气不打一处来,悄悄伸手拉了一下铺满半个房间的大地毯,助理猝不及防地滑了一跤,摔了个鼻青脸肿。
  
  “你这——”他气得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地阔步上前,Donald却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吓得他倒退两步。Foster也在楼上喊道:“怎么了,Richard?”
  
  Donald替他答道:“没什么,他不小心滑了一跤,记得把地毯撤走,免得把你也摔着。”
  
  助手走后,我扶着他躺好,感觉自己的胃已经饿得没知觉了,就先拿了个牛肉三明治递到Donald嘴边,他却没有接,也没有吃。
  
  我不客气地捅了捅他:“等我喂你啊?”
  
  “你先吃,我知道你之前总是把什么都留给我。”还没等我回答,他就哈哈大笑,“好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好争的。”
  
  “那你也不许跟我争喝酒的事,我都已经很大了。”我立刻打开一罐蜜酒,Donald很快放弃了抗议,我们一直吃到打嗝才重新瘫在一起,撑得有点儿昏昏欲睡,我从怀里翻开书敲了敲他的脑袋,问道:“喂,之前那三页你藏哪儿去了?”
  
  他睡意朦胧地说:“不告诉你。”
  
  我失落地躺回他身边:“我还想读给Foster听呢。”
  
  “后面还有呢。”
  
  我瞬间精神了起来,瞪大眼睛盯着他:“你竟然没撕?”
  
  “没来得及,”他嘟囔了一句,自然而然地把胳膊搭在我身上,“先睡一会儿吧,醒来再看。”
  



  <Chapter24 出逃>
  
  芙丽嘉的尸身已被奥丁亲手抱回芬撒里尔宫,众神之父也留在里面陪伴她。岁月抹去了这位华纳女巫的凌厉锋芒,却没有抹去她的美丽、仁爱与勇气。她安详地躺在奥丁怀里,仿佛依旧是那千年前的骄傲女神,倦了便穿着鹰之羽衣坐在世界之树的树冠上浅眠,醒来便要同来自阿斯加德的不速之客比赛飞行。
  
  ——“鹰之羽衣虽然在雨天飞不快,但恶龙流窜九界害人时,却不会管什么天气。它既然不怕,我就更不能怕。我知道阿萨人一向尚武,不如我们比试一场,阿斯加德的奥丁,如果我赢了,请你回去为魔法师传名。”
  
  一滴眼泪落在芙丽嘉苍白的脸上,使她看起来宛如生时,奥丁的胡须洒在她的胸前,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猩红色。
  
  “你愿意亲自去为魔法师传名吗,华纳海姆的芙丽嘉?”
  
  众神之父苍老的声音回荡在殿内,再无年少时的悸动与热切。
  
  而在金宫之中,却是一片窃窃私语。诸神闻讯赶来时,索尔已将洛基带回闪电宫,冰墙尚未融化,散发着丝丝寒气,将半座大殿都覆上了一层冰霜,莫说是已沦为神域属国的约顿海姆中无人能及,即便是昔日的劳非、索列姆,也不见得有这般本领。两队英灵战士快步奔来,战神提尔站在队列正中,面色凝重,沉声问道:“无关人等散了,十二主神轮流驻守芬撒里尔宫,不许再有半点闪失。佛赛提,你查到什么了吗?”
  
  “我赶到时,雷神带回的客人正躲在金宫里。”真理之神自人群中阔步而出,简·福斯特跟在他身后,面色惨白、发丝凌乱,却依旧强撑架势,不肯露出半点惧色,佛赛提瞥了一眼站在殿中的西格恩,续道,“从魔法的痕迹来看,这座冰墙是她结出来的。”
  
  提尔虽是奥丁的私生子,却一向刚直不阿,对王室秘闻置若罔闻,可自从洛基身世公之于众,西格恩的身份也就格外尴尬。他犹疑着冲西格恩草草点了下头,便转而先去问简:“中庭人,你看到了什么?黑暗精灵为何会去袭击神后?”
  
  简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说道:“袭击者闯入金宫时,我正和芙丽嘉闲聊。她听到警报就嘱咐我躲起来,独自一人出去。我放心不下,想过去看看,看见洛基带着一只怪兽从王座后的楼梯走出来,芙丽嘉想要带他离开,就被怪兽和另一个袭击者攻击,洛基趁乱想逃——”
  
  “胡说!”西格恩断然呵斥道,“神后故意跑到正殿,分明就是为了掩护你的存在!二王子一看到神后受困,立刻上前相助,你那时为什么不敢挺身而出?”
  
  “二王子?他是宇宙级别的战犯!你又是谁?他的同族吗?”简环抱手臂,转而直视提尔,“我要见索尔。”
  
  “雷神不会允许你这种怯懦的人踏足闪电宫,”西格恩眉心的蓝色六芒星似乎在渐渐淡去,她环视四周迟疑不敢近前的英灵战士,竟而没了往日的沉默胆怯,冷声道,“让开!”
  
  佛赛提位居十二主神,却被一个约顿女奴吆三喝四,不由得怒从心生:“放肆!连洛基都已沦为阶下囚,你还以为自己是王后吗?你身为奴隶,已被众神之父的神力封印冰霜巨人血统,怎么能使出这么强大的魔法?”
  
  “佛赛提!”提尔沉声道,“和一个女人争辩,成什么体统!英灵战士,送她回去,严加看守。等众神之父下令,再询问不迟。”
  
  简见她被英灵战士簇拥着离开殿内,举止间透出一股天成的傲气,看也不多看她一眼,不禁要追上前去,却被提尔拦住。
  
  女科学家气不打一处来,做了个烦躁的手势,怒道:“她可以去闪电宫,我却不能?索尔为什么没跟我提起过闪电宫还有女人?”可两位神祗却都没有回答她,而是静默肃穆地凝视着殿内的冰墙,如临大敌。
  
  西西返回闪电宫时,殿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她快步上前,正巧撞上了被烧了半边胡须的雷神怒气冲冲地阔步走出。她微微低头以示尊敬,索尔在她面前停了片刻,低声道:“他醒了,我去英灵殿主持乱局。你……你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
  
  西西点了点头,去厨房端来个餐盘,轻手轻脚地走进凌乱不堪的殿中,似是喃喃自语般柔声说:“药茶和蛋糕都是神后教我做的,我猜你会喜欢。”
  
  她掀开茶壶盖,熟悉的香气立刻铺满了整个宫殿。洛基似乎为之所动,却还是侧身躺在扯烂了的天鹅绒被上,闷声问道:“你怎么能使出那么高深的法术?”
  
  “人们为自己最爱的人而战时,总会有些出人意表的举动。神后也是如此,只不过她比我们每个人都要伟大,她爱的是整个九界。
  
  “雷神很担心你,他想让我告诉你,这不是你的错。但我不能这么说。这是你的错,也是神后深爱的每个人的错。但这个错误还可以弥补,只要你能留住她。”
  
  “留住她?”洛基背对着她,微微抬起头来,自嘲般地笑了笑,“怎么留住?”
  
  “只有当所有爱她的人都忘记她时,她才是真的死了。”
  
  洛基哼了一声,追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一直都悬在生死边缘,但我知道你会永远活下去,”西西莞尔一笑,把手中的银叉子插在蛋糕上,转身走向殿门,低声留下一句,“小心那个中庭人。”
  
  待到她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时,洛基才抬起头来。阳光将他的侧脸映在一尘不染的墨绿帷幔上,他端起药茶,放到鼻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滴眼泪顺着他瘦削的下巴滴落在杯中,更添了几分微苦的气味。
  
  洛基啜了一口便把杯子丢到一边,他疯了似的奔到门外,也不管闪电宫有整整五百四十个殿室,一个一个殿室地寻找过去,忽地听到身后一声少女的轻唤:“你在找什么?”
  
  洛基霍然回首,西西依旧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半旧的白裙,站在走廊尽头望着他。
  
  落魄的王子张了张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像对待其他女孩那样过去抱住她,用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回应她踟蹰的爱意,但对面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一直看到了他的心底,洛基握了握拳,改口问道:“索尔在哪儿?”
  



  “你知道吗,我也认识一个叫西西的女孩子,我跟你说过她的,你把她……”我侧首看了Donald一眼,他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着了。我翻了个白眼给他,继续自顾自地读下去。
  



  索尔傲立于金宫王座左侧,即便奥丁不在,他身为王储也不擅自登位,以示尊敬。他高高在上地扫视阶下的弗雷、提尔、佛赛提和元老院长老,不容置辩地说:“我亲眼所见,洛基全力维护母后,无须传唤。”
  
  佛赛提仍不死心,续道:“刚刚那位中庭女士却说,她亲眼看见洛基指示黑暗精灵刺杀神后,企图趁机逃跑。否则,他的越狱又怎么解释?”
  
  简听佛赛提提起自己的名字,不由得看了一眼索尔,后者却全没在乎她的目光,朗声道:“解释?阿斯加德地牢半数犯人均已越狱,真理之神不妨把他们先抓回来解释解释吧!”佛赛提一向圆滑,自然不敢与未来的国王唱反调,便喏喏应声。
  
  突然,殿外传来一声低沉的诘问:“你要我解释?”
  
  “洛基?”索尔微微一怔,快步冲他走去,低声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早就说过了,索尔,我只想拥有和你平等的地位。如果你敢,就和我一起去给妈妈报仇。”洛基脸色苍白,看起来却格外平静,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冰冷的字句回荡在宫殿之中,“这一切的解释就是,我把黑暗精灵带到英灵殿,企图趁乱出逃,却害了芙丽嘉。”
  
  “别说了!”索尔几次以目示意,他却都熟视无睹,说完这番话后,只听得“刷”地一声,战神提尔拔出腰间黄金宝剑,越众而出,向洛基颈间砍来。索尔只恐他自责之下一心求死,身先意动,可待要召来王座边的神锤已来不及,情急之下,只得抬起手臂挡在洛基身前,后者冰冷的眼神似有片刻的动摇,继而结起一张光网挡在兄弟两人和提尔中间,可他刚刚对抗黑暗精灵体力消耗太大,屏障只维持了片刻,索尔堪堪召来神锤回击,想也不想,一手拉住洛基,一手将简揽在怀里,腾身飞至英灵殿外。
  
  “傻子!你还没有计划呢!”飞行掀起的狂风使得洛基的斥责刚一出口就飘散了,连同轻蔑的语气也一并被风吹走,“你不会想这么飞到黑暗世界吧……往右,沿铁森林走!”
  
  索尔却没有依言照办,三人缓缓停在地上,兄弟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洛基微微颔首,一道绿光闪过,他的容貌衣着已变成了个貌不惊人的侍卫模样。简看得目瞪口呆,直到索尔出声招呼才追了上去。
  
  “殿下。”两名战士正试图处理掉黑暗精灵的飞船,见索尔过来,各自躬身行礼。雷神颔首草草应过,招呼他们两个凑近些,眨眼间出手如电,双掌在两名战士颈间一切,两人猝不及防,登时晕了过去。
  
  洛基恢复原貌,随他上了飞船,不忘揶揄道:“你可真是选了一种最低调的方法,我敢打赌没人会发现我们的,聪明的索尔。”
  
  索尔短促地笑了一声,刚要说话,简忽然厉声接口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兄弟两人皆不无惊异地看了她一眼,洛基和索尔斗了一千多年的嘴,被人打断还是头一回,洛基反应更快,很快泰然微笑道:“女士,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过,我是洛基——”
  
  一语未了,一记清脆的耳光就打在了他的脸上。洛基有生以来,还未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两位王子养尊处优,一时都惊愕万状,愣在原地。
  
  “这巴掌,我是为纽约打的,”女科学家愤愤地说,又举起了胳膊,“这一巴掌,我是为芙丽嘉——”
  
  她的手掌还没挥落,就被索尔抓住,不尴不尬地悬在空中。洛基神色如常,冲她轻佻一笑:“够辣,我喜欢。”
  
  简仿佛受了奇耻大辱,愤怒地对上索尔的目光,却发现那双蔚海般的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温和热情,反倒有万丈怒涛骤起,几欲择人而噬。她心中先怯了几分,同时也暗下决心,倘若索尔敢责骂她半个字,她立刻离开这片不属于她的土地,回去用自己的本领研究身体的异常。
  
  可索尔却只说了一个词。他的声音极为低沉,仿佛战鼓般隆隆响在耳畔。
  
  “福斯特!”
  



  我越看越气,回手打了Donald一个耳光,手触到他脸颊的时候,却又没了力道。但他还是猛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瞪视着四周:“你干什么?”
  
  我把书扔到一边,骑在他身上捏他的脸:“你敢看着Foster打我!你干嘛不打回去!”
  
  “她是个女人嘛,好啦,别跟她一般见识,乖。”他想摸摸我的脑袋,被我躲开了,他索性把我拉回到他怀里,我推了他一把,不依不饶地追问道:“那要是现在她还打我呢?”
  
  Donald想也不想地答道:“我一定帮你出气。”
  
  “那好,我告诉你,她早就打过我了,因为我不肯拥护她的科技。”我从他怀里坐起来,嘟囔道,“你原来对我果然没有这么好。”
  
  “我记住了,一定给你出气,好不好?”他摩挲着我的头发,像安抚一只野猫似的柔声道,“继续读吧。”
  



  洛基也不再理会她的纠缠,径自走到飞船复杂的按键前,纵使渊博如他,也鼓捣了足足三分钟,仍然没弄出半点名堂,飞船依旧固执地停在原地,洛基束手无策,只得闭目锁住心神,准备用精神魔法强行给飞船施加命令,忽然被索尔按住了肩膀。
  
  “你还没恢复,别再用魔法了。”他把一柄匕首交到洛基手中,郑重道,“用这个。”
  
  洛基没料到他竟会这么轻易地把武器交给自己,伸手接过,气急败坏地回身看了他一眼,低吼道:“那你来?”
  
  索尔耸了耸肩,举起神锤砸在仪表台上,飞船立刻响起了轰鸣声。
  
  “看来这家伙跟你一样笨。”洛基哭笑不得,正要去看看飞船舱室,忽觉手腕一阵冰凉触感,匕首不知何时地变成了一副手铐,把他们兄弟两人牢牢锁在一起。
  
  索尔坦坦荡荡地迎上绿眼睛的怒视,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怕你又像上次那样拼命。不值得,知道吗?”
  
  “看来我没有拼命的机会了,”洛基的视线绕过简,冲他们身后扬了个眼风,“喏,追兵来了。”
  
  索尔却不以为意,继续聚精会神地操纵着方向杆,悠然开口道:“喏,援兵也来了。”
  
  洛基回头望去,只见湖面上驶来一艘体型更小的飞船,西西站在范达尔身边,踮起脚向他招手。
  
  索尔的脸色却沉了下来,远远地冲三勇士喊道:“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要不是她,我可偷不到飞船!”范达尔双手拢在嘴边喊了回去,“希芙他们留下拖延时间了,我们现在往上飞,我马上带着她跳下来,索尔,拿好你的锤子!”
  
  洛基还没来得及质问,就被手腕上的手铐扯到了索尔身边,雷神仍拉起洛基和简,待到两路人交换位置的瞬间,扬起神锤,纵身跃上另一艘飞船,可西西提着裙摆,却始终不敢挪动步伐。
  
  “跳下来,我接着你!”范达尔冲她张开手臂,高声鼓励道,“来吧,别怕!”
  
  西西白了脸色,回头望了一眼洛基,后者这才回过神来,轻轻冲她点了点头。她闭上眼睛,尖叫着跳到了飞船的边沿,范达尔探出半身,果然伸手接住了花容失色的少女。待到两人抬眼望去之际,索尔一行三人已经隐没在了铁森林巨大的阴影之中。

  



  “别读了,”还没等我再问起Cici的事,Donald就突兀地说,“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
  
  我反倒比他冷静,大概因为已经时隔太远,我至今还是认为Loki和我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我勾了勾他的手指,冲他眨眨眼睛:“我那么早就死啦?还以为你能保护好我呢。”
  
  “你那时候一直拒绝我的保护,而我那时候,也还完全没把自大的包袱甩掉,我以为我的计划天衣无缝,我以为我可以保护好你,可最后,”他似乎努力想看到我,却一无所获地闭上了眼睛,伸出手摸索到我的心口,宛如梦呓般轻声说,“就在这里。你为了救我,和黑暗精灵同归于尽,那把刀就插在这里。你知道吗,在此之前,我很少做梦,但直到现在,这就是我最恐惧的噩梦。”
  
  我捏了捏他的脸,把书扔到一边,抱他抱得更紧了一点,我们中间几乎不剩下一点缝隙:“你总是这么迟钝。”
  
  窗外的微风夹杂着钢铁军团巡逻的声音,把书页吹到了这一章的结局。
  



  黄沙莽莽,山陵凄寂,一轮惨白的太阳自时间尽头缓缓升起。索尔抱着他弟弟的尸体跪了片刻,还没等简劝他离开,便拿起雷神之锤,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向远方的洞窟中。女科学家故意落在后面,试了试洛基的呼吸,又不经意般地拂过他染血的衣裳,快步追了上去。
  
  可那个背影是那样孤独,他的步伐那么快、那么沉,以至于让她错以为,她这辈子都追不上索尔了。而她所不会知道的是,这仅仅是他习惯失去的开始。


 @莉莉白  @羲和.  @纷纷FIN-话不多说李子拿来  @白昼如焚  @是洛基不是落姬  @馅饼君  @兰若望 


 
评论(3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