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伯克斯顿旧事(合写中篇,重生梗,设定借鉴漫画)

忘记转载了,有人能猜到哪里是我写的吗[doge]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Summary:复联3后500年,地球文明在灭霸的定期屠杀下趋于倒退,复联解散,神明陨落,而索尔在得知弟弟重生后决心重建阿斯加德……




  注意:本文的洛基设定为转生以后,不具备以前的记忆。同时设定借鉴了漫画Thor V3


      


     这是一篇和 @薄天游—奥丁森的冰宝宝 太太的合写文~~


  Chapter 01




  “因为你至关重要,因为你不可或缺,你的时代还远未结束。”——Thor V3




  “终点是哪儿?”




  坐上这辆老巴士的第三十分钟以后,Loki说出了他踏上俄克拉荷马州的第一句话,这时候车已碾碎无数被风刮到路面中央的稻穗,转了几个弧度大的弯,有些倾斜角度足以让脾气暴烈的人开口咒骂。




  满车的人却依然一片死寂。




  只有坐在Loki旁边的老人缓慢的转过头,把布满风霜,刻着风吹日晒痕迹的脸庞暴露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或许他认为这个问题足够古怪,但他张了张嘴,没有表达出自己的疑虑:“伯克斯顿,下一站是Osur神殿。”【1】




  老人看到旁边的Loki点了点头,手指把黑发拢到耳后,继而抿着薄薄的上唇冷淡地笑了一下,他刻薄的神情就像一把弹性的刀刃削进老人的心脏里,他活了七十多年,在密苏里州和俄克拉荷马的边境勤劳地耕作,往来也坐过无数次这辆载着游客的班车,这样的感受却是头一遭。




  他动用整日被糠谷和Osur神的训诫塞满的大脑仔细思索了一番,原因却依然藏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扒不开灰尘浮出水面。




  “神殿?那正是我要找的。”Loki琢磨着,他的口音出卖了自己的出生地,被忙活完无所事事的老人抓住了话语的线头。




  “你从哪里来?”




  “纽约。”




  “那可真够远的……”




  “当然,调查古神庙是我大学的专项作业之一。”Loki假装无意识倾斜身体,怀里的素描本便随着车的颠簸翻开几页,上面伫立着未被Thanos摧毁的城市庙宇,他用余光偷看,果然老者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把他当成了如今沿途调查的老实大学生。




  事实当然远不止如此。




  Loki出生于2518年,Thanos侵袭地球的第500个年头,说起侵袭或许不大恰当,现代的人更愿意称其为环保净化。




  据说当年他完成了任务,刚想踏出这颗普通的星球,没想到响指余音未消之前,地球人就像韭菜一样快速长出了新一茬,再次顽强地占据整个星球。这让Thanos始料未及,但所幸日出处处都有,只要能确保绝对公平的资源共享,他并不吝惜自己的脚步,制定了二十年一次的环保计划。




  每二十年,半数人灰飞烟灭。




  而据Loki的母亲所说,他一出生即与众不同。




  那名温柔的女性抚摸着他的黑发和瘦削的脸颊,喃喃地念诵给孩子的摇篮曲,并告诉Loki,他一出生就嚎啕大哭,几天几夜不能停歇,而他一张嘴,窗外的天气便随之黯淡,就像纽约的雨水阀门握在这个柔弱的婴儿手里,其他人只能听之任之。




  “然后,神明给了你一个护腕。”母亲笑得眉眼弯弯:“有天晚上你哭累了睡在摇篮里,房里突然开始发光——”她凝视着那扇门,仿佛它现在也在被所谓的神灵庇护,“等我们推开的时候,它就套在你的手上了。”




  Loki无奈,他自知无法反驳一个爱着儿子的母亲给予他的特殊意象,但神奇的是,这个银镯真的随着自己的手腕在改变大小,他戴着它的秘密走进大学的图书馆,在教授的帮助下读出了刻在上面的文字的含义。




  “Umeme Mungun……”【2】教授艰难的读出了这一串字符:“这是如尼文。”他的手指不停翻动词典,直到寻觅到共同拥有这两个单词的页码。




  “它名为,雷电之神。”




  自从护腕出现以后,Loki总是在做梦,起初他以为那是睡眠时戴着手镯带来的不适感压迫神经,但将它取下以后,同样的景色依然以倾轧之势席卷大脑。




  悬浮在草原上的宫殿以反重力的原理立于云雾之中,无需运用理智,便可判断那不是人类的造物,按理来说,在一次次大清洗与善于编造神明来麻痹自己的人类应当对此卑躬屈膝。




  但是Loki没有。




  他迎面走进大门,单手触碰之处,看似坚不可摧的门都向他敞开,玻璃般五彩的桥梁在他面前延展开,他的眼瞳忽然有些含泪,在纽约活了二十年,那些行走于世的芸芸众生早就习惯用麻木来代替热情,用伪善代替冷漠,他一直刻薄且特立独行,而他们只是稍稍避开,给他一个自己喘息的空间。




  在这一刻,陌生的土地上,Loki的情感忽然复苏,他本就该如此,平淡永远不存在于他的血管里,只是……始终缺乏一个施加情感的方向,当天秤只有一端时,它理应重重压在地面上抬不起头。




  然后,另一端出现了。




  “你是谁?”Loki看着桥对面的身影,金光旋转亲吻着那个人的身周,唯一的缺点即是模糊了他的脸庞,距离吞没了他的声音。强烈的冲动却一股脑涌进Loki的血管里,那个人与他无亲无故,素未蒙面,但Loki清楚的明白——




  那是他的反面、是他的天秤,是他所有感情起源和终结,是他找到自身必然拥有的一环,更重要的是……Loki全身颤栗,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令他止不住地发抖,而毫无由来的证据铸成他此刻信念的来源——他从来都对我予取予求。




  “你是谁……?”




  对面依然没有回答。




  Loki像发疯一样尖叫起来:




  “Tell me!”




  梦境轰然倒塌。




  “Osur神殿到了。”在车靠边时,老人报幕般开口,虔诚染上了他的脸庞,整车人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起鼓噪起来,争先恐后地挤出这个匣子。




  “你要去吗?”Loki在被戴起草帽的老者询问时,干脆利落地用行动表明自己的认可,“这是自然,我有要在任何一座神殿里寻找的真理。”




  “楔形文字?”




  “不,那不是我研究的范畴。”Loki想了想,自嘲地笑了起来。




  “我要找一个瞎子。”




  =




  走过岩壁内部的湿滑路径,越往山脉里行进,空气便愈发潮湿,昏暗的光线里岩缝还有水渗下来,融进地上的青苔里。Loki皱着眉头挽起裤脚,但地上的积水还是顺着裤筒流到了他身上,水滴不紧不慢却又瘙痒难耐,他干脆跺了跺脚,挤到人群前头,把照明装置举起来示意大家,身边带队的老头却大惊失色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把他的手打开,不住打着有宗教意义的手势,嘴里念叨着“息怒”。




  点个灯不会吓着神明的。Loki在心里嘟囔着,重新缩回到人群里,和大家一起缓缓排队前行。他研究过许多神话,唯独未曾一睹Osur神的尊容,就算见不到瞎子,能看到神像也算不虚此行,他努力找着借口自我安慰。




  突然,人群停了下来,Loki险些撞到前头的老头,对方毫不在乎地一脚踩进水洼里,又溅了他一腿泥浆。




  “让开,瞎子!”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拔高了苍老得像是开了叉的声音,“你不会要找这个渎神者吧,小伙子?”




  “不,当然不是。”Loki下意识地说,他连自己究竟要找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往“渎神者”的枪口上撞呢?在他来俄克拉荷马州之前,曾经做过功课——想在这个时代活得好点儿,你就不得不时刻做着功课——现在,这里大概是整个大洲中宗教冲突最严重的地区了。伯克斯顿是Osur神教徒的发源地,他们狂热地崇拜不知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Osur神,以及Osur神的使者Thanos,将他们看作掌握无限智慧与力量的救世主,而每隔几百年就要被收割走的半数生命,则被他们归咎于Thanos的死敌。恐怕除了这位死敌的信奉者外,也没有人当得起Osur神教的“渎神者”了。




  瞎子没有说话,依旧趴在井边,要不是他冲Loki的方向侧了侧头,后者都要以为他是个又瞎又聋的人了。人群中爆发出咒骂和威胁声,他却置若罔闻,拿手里的碎瓦片扔到井底,半天也听不到一声落底儿的响声。这大概就是兀尔德泉水在地球的通路,Loki暗中在心里记了一笔。




  突然,老头的眼睛在接触到他手中的瓦片后变得赤红,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声抽泣起来,仿佛突然害了什么急病,厉声吼道:“他打碎了神像!”




  人群瞬间因这句话而沸腾。Loki只觉整个世界都瞬间从他身边挤了过去,他们痛哭着、咒骂着,扑向瞎子,却不敢用手触碰古井的片砖寸瓦。女人们在粉碎的神像边跪下祈祷,小心地用裙子兜起碎片,还要留神别让眼泪玷污了神像上的颜料;而男人们——甚至包括老头们——则像野兽一样揪起瞎子脏兮兮的头发,他现在看起来又像个傻子了,混沌失焦的眼珠一转也不转,呆滞地随着脑袋的摆动望向肮脏的泥潭、蔓生的青苔、挥舞的拳头……




  直到他望向Loki。




  在Loki的生命开始之初,直到他漫长的余生,他都无法描述这样一双眼睛。那怎会是一双属于瞎子的眼睛?世界上有谁敢用“瞎”来侮辱这样一双眼睛?他眨一下眼,湛蓝的眼瞳中瞬间焕发出星河似的光芒,仿佛有人站在这样一颗死亡的星星核心,把自己当燃料,重新点燃了它的能量,从此星环巡行、豪光万丈,它不再惧怕任何精钢炼铁,将它们尽数融化成滚烫的铁浆。




  蓝眼睛近乎疯狂地盯着Loki,它们就像一对宇宙黑洞,在星河中闪烁着迷惑性的光芒,引诱着Loki不由自主地向他迈出一步,又一步。但其他人却没那么轻易地饶了他,他们继续扯他的头发,蓝眼睛猝不及防地被揪着抬起头来,被迫移开视线。他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别”,只招来了更多的、雨点似的拳头。他终于像是生气了,握紧双拳,却迟疑着不敢挥动,就像童话里新生的巨人,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伤了他身边娇弱的老树娇花。但那双眼睛,却饱含怎样的渴求——它像是能望穿这里的层层石壁,穿破大气层,一直望到浩茫的宇宙中去,群星在他的眼中闪耀,或者说,群星为他闪耀,而如今他焦躁地、生疏地在视野里寻找着Loki,行星便宛如藏进了莹白色的星云中,黯然闪烁着泪水似的微光。




  “够了!”Loki接住了老者砸落的拳头,他这辈子都没用这么大声说过话,“放开他!”




  他蓦然生出一股力量,飞快扯下自己的挎包,被老者砸中的手指泛起了红色,随着过大的动作有些不稳,但他咬着下唇,拿出一盏被包裹起来,弯曲成蛇头的灯,举过头顶——




  顶部的花纹被灯光照亮,蓝色的漆绘随着画匠雕出来的一条条流线型在石壁上延展,前行,最后汇集在神像中央。那双子像犹如受到了光明的感召,金漆的“肉身”也随着灯光映亮了整个洞穴。




  那些躁动的人群看到这样犹如神谕天降的场景,一时间竟然愣住,趁着他们做出反应之前,Loki一手举灯,用吟诵的声音开口:“我来自纽约,梦中收到Osur神的指引来到此地接受教导,沐浴圣光。”




  “神明一向慈悲,我与他彻夜攀谈,获益良多,但是教众曲解教义时日过长,令他忧虑,在梦境中特此命我前来修正。”




  “小子?你说你是神使?”老者怒极反笑:‘’我信奉Osur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有人获得如此殊荣,你空口无凭,就想命令我们修正自己的规则?”




  “三日之后,将会有雷暴大雨降临俄克拉荷马,持续一周,西边的那颗百年古树会被折断;”Loki抚摸手环,故意把语调压得又慢又深沉:“六十四日以后,在广袤农场地带上空会浮现空中楼阁,傍晚7点前去的人一定可以窥见,那是Osur的首次显灵。”




  “我的话几天以后就会见分晓,信与不信那时即知。”Loki举着灯前行,人群被他气势所震,忍不住节节败退,直到他的脚步停在一处弯道面前。




  “我会住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回应。在那之前,我要先修正一点——”




  “放过那个渎神者,他将咎由自取,流离失所,但是Osur神一向对这样的人网开一面,我们也应该如此。”




  ==




  人群散开了,在Loki伪造神谕之时,他们的心理防线便开始摇摇欲坠,而如此精准的话语更是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老者勉强维持住尊严,放出三天以后见分晓的话,其余众人甚至还在离去时给Loki行了简易礼。




  Loki收起道具,中途忍不住频频回望那个男人。




  该死,我不是可怜他。




  我只是恨透了这些虚伪的教徒,给施暴披上明目张胆的外衣,即使满怀恶意的犯罪也不该如此简单,如果交给自己,那一定会强作优雅的姿态,即使手持刀刃,也像在下歌剧院的楼梯……迈开腿走向那个无力蜷缩在地上的身影时,Loki的内心一直在催眠自己,直到他已经停步在那人的面前时,这样矛盾而复杂的独白才被掐断。




  而地上刚刚被恶意围攻的人始终把自己藏于一层红色的破布之中,他身上的背心也破了,活像个几天没吃饱饭的浪人,Loki等了几秒,也没等来他主动张望自己。




  噢,我忘了,他是个瞎子。




  “你还好吗?”于是Loki主动开口,试图打破僵局,他这句话说得又急又快,生怕人听出他的一丝好意来,而瞎子浑身一颤,犹如被无形的刀刃切中了,Loki的目光和他撞过来的眼神触在一起。




  那布满一层阴翳的眼珠忽然聚焦,瞎子猛地伸手抹了一把眼睛,动作之大吓到了Loki,他本能地想后退,而那双眼睛却蛮横的、毫不讲理地俘获了他,它就像汹涌的海洋、纯净的天空,但是又裹挟着柔情,仿佛眼里倒映的人是什么一触即碎的东西……




  “对,对不起……”他迅速低下了头颅,收回那过于冒犯的目光,想把自己缩回那层壳里,Loki眉头一皱,直接揪住了男人的袍角,他一向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是瞎子,我也不是神使,这样说来,我们都是骗子。”Loki开口,他一向善于掰开伪装,剥茧抽丝地看到人赤裸的内心,只是很久都没有这样鲜活的人供他做标本:“我刚刚救了我,不如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样伪装,就当回报了?”




  男人苦笑一声,这次,他用天蓝色的双眼直视Loki,只是挂着无奈的笑容:“你真聪明……在这里过了不少年,我也没学会和他们妥协。”




  “这种被造出来的伪劣神都能有一群人蜂拥而至叫着天父,这才令人作呕。还有,你逃避了我的问题。”




  男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装瞎,是因为人类浑浑噩噩,引颈待戮,这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了。当然,你是个例外。”他很快再次用出了那种柔情的眼神,Loki浑身发麻,立刻转过了头。




  “你脸红了吗,弟弟?”




  “我没有!我也不喜欢跟别人称兄道弟!”Loki为这种自来熟而愤怒,眼前的男人三言两语就夺取了问话的主导权,这使他十分焦虑,而男人站了起来,偏过头看他手上的东西。




  “如尼文?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上次我见到它,还是在纹身的时候。”男人自顾自的说道,Loki却吃了一惊:“你懂如尼文?教授说它几个世纪以前就已经灭绝了。在大事记2018年时随着Thanos的首度入侵泯灭于人间。”




  “只懂一部分,那时候我并没有认真念书。”男人装作听不懂Loki的惊诧,还在他怀疑的眼神下增加砝码:“那一次有人把我爱人的名字纹在手腕上,我没想到,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工匠了。”




  “你到底多大年纪了……还有,你爱人允许你这样疯疯癫癫的?”




  “他已经去世了。”男人说道,这时他把手搭在了Loki的后颈部,状似安抚:“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想在这里短暂歇脚,可以到我家里去,那里很隐蔽,你想读书,探究古迹,或者问问我的事情,都没问题。毕竟,雷暴可不一定会降临。”




  “你是在威胁我?”Loki感觉自己即将被点燃,明明他才是救世主,把一个脏乱的流浪汉从迷信者手里救了出来,没想到反而被拿捏住,这实在是颠倒是非,不可容忍!即使他长得再好看,再有趣,再神秘也不行!




  “这是诱惑你。”男人垮下眼角,竟然迅速摆出哀怨的姿态:“Come on,我只是个瞎子而已。”




  “骗子!”




  “好好好,骗子。但是骗子总比迷信者好忍受是不是?”男人继续怂恿:“这里的房租可不便宜,小镇不大,所以每个人都对外来户很好奇,他们会蜂拥而至,我猜你不喜欢这样,那些姑娘们还会拿着干面包来和你搭讪,为你读书,甚至洒点圣水在台阶上什么的。”




  “但是在我家里,我保证不收费用,给你做点当地的特色菜,或者烤点面包,抹上蜂蜜,早上就给你端到单独的房间来。下午你想去哪儿去哪儿,如果愿意我可以给你画以前的图腾。傍晚的时候,伯克斯顿小镇会放烟花,我可以展示点活了那么多年的能耐给你看……你不信任我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推,我这个瞎子就从台阶上滚下去啦,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你。”




  Loki哑口无言,按照逻辑判断,男人的每句话都充满破绽,从头到脚都可以被打上诱拐犯的补丁,但是再多的可能与怀疑都敌不过他内心的那股源泉。它们催促着他纵身下跃,纵然被甜蜜的陷阱捕杀,也好过在这平淡的世界中黯然衰老。




  “你得知道,我带了防身的武器。”Loki憋出这样一句话,同时拍拍身后的蠢笨的背包:“我是Loki,你得给我办张临时居住证,我好得随时逃离你。”




  “当然!”男人兴奋起来,“现在走我们能赶上最后一趟回去的巴士,你跟我来。”




  “我们的目的地?”




  “伯克斯顿,一个偏远的小镇,我是那里的医生。”




  “还有,我叫Donald Blake。”【1】Donald一把揽住Loki的肩膀,热烘烘的体温直接传递过来,“别挣开我,我还是个瞎子呢。”他说着又转动眼珠,装成了涣散的模样。




  ……真想甩开他,直到下巴士时,Loki都维持着这个想法。




  TBC




【1】Donald Blake是Thor在漫画里的化名,作为私心一定要附上他的图片,唐医生超级苏




【2】雷电之神



 
评论(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