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01(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如果Thor瞄准了灭霸的头,事情会更糟。

复仇者联盟第二次内战,人物有黑化倾向,POV视角,中期可能有盾铁等副cp倾向,到时候再加相关的tag。
盾、铁、史传奇等,反对使用宝石的人一队;锤、女巫、银护等,主张使用宝石的人一队。

======

  命运法庭

  
  文/薄天游
  
  But thou and thine shall know no blight,
  
  Whatever fate on me may fall.
  
  我愿接受命运任何裁决,
  
  也决不能让你遭受灾厄。
  
  ——《写给奥古斯塔》·拜伦
  

  1.Thor
  
  战斧将Thanos的头颅一劈两半时,雷神随着闪电降临。
  
  他站在泰坦巨人淌出的血泊中,俯身捏住Thanos裂成两半的脖子,像个玩拼图的小孩,想让伤口看起来严丝合缝。对方的两只眼睛还保持着战争中的狂怒,骇人地瞪视着他,但Thor并不觉得害怕,反倒还戳了戳他的眼珠,以确保Thanos是真的死了。眼睛是许多星球的人最脆弱的地方,狡猾的敌人可以让心跳、呼吸统统停止,再伺机复活,东山再起。但Thanos的眼睛被戳出了血,还仍旧保持着临死的狂怒,一动不动。
  
  我本想掐死你。他在心里嘟哝,在Thanos的脖颈上蹭掉手上的血,顺便比划了一下。果然,就算他把手张到最大,也没法掐住对方的脖子。
  
  但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他胸膛刺痛,不得不加快呼吸,把那口卡在胸骨后的气吐出去,可这也把他浑身的力气卸掉了。Thor的肩膀像一张骤然松开的弓,他的骨骼发出空弦将断的响声,他耷拉着脑袋,手指蜷缩在掌心,好像他才是个败军之将。
  
  “Thor,”他的新朋友小兔子(他叫什么名字来着?),从树上跳下来,拉了拉他的裤腿,“你报仇了。你做到了,你替我们所有人做到了。”
  
  Groot在他身边嘀咕了一声,兔子立刻换上成熟浑厚的男声,大声嚷嚷道:“我很高兴,我难道没有很振奋吗?我刚才说,”他挺起胸膛,向前伸出手臂,活像个舞台剧演员一样鼓舞地说,“你报仇了,Thor,你做到了!你替我们所有人做到了!”
  
  我报仇了。他反复告诉自己,我报仇了,现在,我该跟我的老朋友、新朋友们笑一笑,说点什么,哪怕只是介绍他们认识。
  
  自从飞船上那场灾难之后,Thor始终在命令自己做这做那——去尼达维,去启动中子星,去地球,去找Thanos,去杀了他。假如他不在脑子里不断重复这些命令的话,别的人、别的事就会像黑洞一样迅速侵吞他的思维,他就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了。他会像Loki手中陨落的那只蝴蝶,完成了此生最后的使命,安静地躺在他弟弟的手心里合拢翅膀。
  
  他想起阿斯加德烈日下的高坡,他刚把剑丢到地上,年少的Loki就追着蝴蝶飞奔而来,和他面对面地站着。奇怪,他以前从没发现,他们近得就像要接吻似的。
  
  “它带我来的,”Loki双手拢在一起,一滴汗珠从他梳得整整齐齐的短发间淌下来,流过他耸起的眉骨,深深的眼窝,流过他红扑扑的脸颊,浑圆的下巴,流过他脸上细细的绒毛,最后——“吧嗒”,滴到他纤细的手腕上。他抬起头,对Thor微笑,“就像这样。”蝴蝶倏然跌落在他掌心,绿光如潮水般从它翅膀上褪去,化成一张碎纸的本貌。
  
  Thor盯着那只蝴蝶看了很久,他的弟弟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多愁善感!我随手撕的,你该不会以为它是真的吧!”
  
  是的,Thor感觉自己喉咙发干,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他告诉自己那是新眼球带来的排异反应。是的,他就是爱把什么都当真。
  
  “Thor?”有人叫了他一声。他苦闷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试图用疼痛重新填满神经。如果他不立刻执行脑子里的命令,就像这样,他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什么都耽误了。
  
  Thor为很多事发过愁。小时候,他为雷神之锤发愁,他日夜坐在武器库里,指着它哀求、咒骂、威胁、悲泣,可那把锤子就是铁了心不肯认同他。他苦闷至极,赶走朋友们,对Odin大吵大闹,踩坏Frigga的裙子,把Loki推得摔倒,可都无济于事,冰冷的死星核心依旧固执地沉睡,在梦中间或发出对他的嘲讽。他只能放手,跟朋友们说他压根不在乎一把愚蠢的锤子,他是众神之父的头生子,他的名字即是雷神之名,他生而坐拥与天地平起平坐的寿命,他还不乐意拎着锤子溜达五十万年哩。等他停止说这些蠢话的时候,他也就不再用为妙尔尼尔发愁,朋友们明智地选择忘记他之前的气话。
  
  后来他为Loki发愁——现在这种烦恼也未能完全停止。Loki是他见过最有本事的人,竟能让Thor在他死后也这般烦恼,好像他从未离开,从没停止过在宇宙的某个角落为非作歹。也有一段日子,他和朋友们驾着山羊神车,循着信徒们的呼唤而奔波,那时他美酒在杯,美人在怀,肆无忌惮地对着群山吼道:“我才不在乎Loki呢!我是众神之父的头生子,雷霆之神,生而坐拥与天地平起平坐的寿命,我还不乐意和他一块儿活五十万年哩!”结果没一个人附和他。那些朋友无一活到Thor与Loki彻底和解的那一天,他们没能看见Loki穿越群星跑回阿斯加德,就为了拿他那顶尖角头盔,为Thor多打倒几个敌人;他们也没能看见Thor拥抱住扔掉肥皂盒准备开溜的Loki。他们要是看见,准得把兄弟俩嘲笑个遍,再说一句“我早知道”。
  
  说实话,Thor为他的朋友们哀悼了,却没为他们伤心太久。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唯一要学的,就是告别。没有朋友能伴他走过如此漫长的岁月,没有恋人能陪他坐在月亮上,一边听他絮叨,一边打着哈欠看完三百六十五个日出。
  
  但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居然要为自己想什么而发愁。他能控制的东西越来越多,雷电、星球、人和神和动物,却唯独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以为那些要求和命令,是在帮助自己,但真正的Thor Odinson,却被他的命令催逼得奄奄一息。
  
  “放轻松点,”他听见心里那个年轻的Thor哀求道,“别再给自己下命令了。该做的都做完了,做你想做的,做点儿能让你活下去的,放过我吧。”
  
  他烦躁地把手从脑袋上甩下来,转身面对他的朋友们。他不愿想自己该说什么,他只是张开嘴,话语就自己从他口中流淌出来了:“都结束了,是吧?你们说这家伙的灵魂去哪儿了?”
  
  “一定不是天堂,”Steve如释重负地冲他眨了眨眼,冲Thor伸出手,“欢迎回来。”
  
  “我还得走,”Thor拍了一下他的手,打量着眼前或新或熟的面孔,他知道他们都是地球最坚毅勇敢的战士,可他的心告诉他,没必要一一认识,“我就把你说的‘天堂’理解成‘英灵殿’了。我得做点什么,把英灵殿的大门关上,不能放他进去,对吧?……还有,我听见了,女士。”
  
  他回头冲Okoye眨了眨眼睛,女护卫似乎因此深受冒犯,皱着眉头补充道:“我依然坚持我的想法,你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Thor不再接她的话,俯身端详着Thanos的手套。他不但要杀死这具强大的躯体,还必须保证这个邪恶的灵魂永远不再卷土重来。他蹲下身,把脚下的血泊踩出一圈涟漪,握住被雷暴劈出了一道巨大裂痕的无限手套,把它拔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戴到手上,手套就发出一声危险的轻响,裂口又扩张了两寸。
  
  他皱了皱眉,知道自己不可能把宇宙中最强大的六颗原石揣在兜里带着走。但没有被命令的内心反而更快地给出了答案,他手心闪过电流,索性将手套劈个粉碎,再把战斧扔在地上,空中轰然落下六道闪电,在斧身上楔出六处不深的凹陷。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低微的骚动,女护卫冲身边的国王大声表达出制止之意,但没人上来阻止他,Thor便置若罔闻。他吹去无限手套的灰尘,将掌心的六块宝石一一摆在斧身上。
  
  就在他放上第一块宝石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如奔腾的江河,注入了他的血管,他握着斧柄的手臂显出青筋,而青筋里也尽是闪跳的电光。每根血管都在失控地颤抖,极致的力量在他体内律动舞蹈,踩踏着他的肌肉、神经,时而带来极致的痛,又时而带来极致的欢愉。
  
  痛和欢愉,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又放了一颗宝石进去,混沌的脑海里只剩这两个词盘旋。痛和欢愉,痛和欢愉。它们像两颗星星,绕着彼此周而复始地旋转,越转越快,绕得他头晕目眩,成了两道看不清实体光影,再绕,两颗星就并作一道影。他闭上眼睛,影子便在夜空中愉快地游弋,画出一个名字。于是痛与欢愉也消失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那个名字:Loki,Loki,Loki……
  
  “不。”突然,一个细微的、哽咽的声音打断了他,Thor抬起头,看到Wanda对他不停地摇头,她跪坐在Vision失去生命的躯体前,麻木的双眼与Thor同样麻木的眼睛相撞,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尽管他已经三四年没见到这个年轻女孩了,但他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知道Wanda也明白了他——至少是一部分的他。他捏着心灵宝石,手悬在半空中,等着她说完。
  
  “Vision,”她盯着Thor的手,可嘴唇颤抖得太厉害,她甚至没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好微微张开嘴,小声抽着气,可她却没有流泪,仿佛生怕自己错过了Thor眼中的什么,亦或是Thor看不清她的眼神,“Vision……求你……”
  
  Thor怜悯地看着她。那一刻,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影子变成了Odin的影子,身后的悬崖便是至高无上的王座。他坐在那里,手里拿着新国王的象征——暴风战斧,垂怜这位和他同样痛苦的女人。尽管他没打算立刻把心灵宝石还回去,让她复活她的爱人,但Wanda值得一个解释。
  
  “我愿意成全你,”他声音沙哑,Wanda却如闻天籁,跌跌撞撞地走到他身边,跌坐在地上痛哭流涕,Thor摸了摸她的头发,她却突然毛骨悚然地抬起头来,紧紧攥住他的手腕,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和Thanos做了一样的动作,“但不是现在。Thanos不能回来,我必须永绝后患。”
  
  Wanda茫然地抬头望着他,但他明白她已经懂了,只是需要时间做出选择。她毕竟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早在奥创之战时,Thor和复仇者们就对她有足够的耐心,既把她当战友,也当妹妹,甚至当孩子。可现在,Thor心里多少有点不耐烦,不是因为Wanda变得优柔寡断,而是因为他变了。当“妹妹”、“孩子”这两个字眼闪现在他脑海里时,Thor本能地躲避,像蚂蚁躲避地震一样,忙不迭地甩下一切家当落荒而逃。从前,他把自己美满的家当做避风港,向所有人敞开,他愿意把自己的美满分给别人。可现在,没什么能让他继续慷慨的了。
  
  就在他等待的时候,一个他没见过的人突然插嘴:“有其他很多办法永绝后患,我们可以制造一个装置发动宝石,再将它妥善解决。把宝石全部放在你的武器上并非明智之举。”
  
  Thor皱起眉头,新装上的眼珠还不太灵敏,唯有属于他自己的那只眼睛露出森冷的光。Steve看出不对,试图像在派对上介绍Thor和新朋友们认识:“这是T’Challa,瓦坎达的国王;Thor,来自阿斯——”
  
  “万神之王。”Thor不耐烦地打断道。
  
  “真是高贵狂野。”小兔子小声嘟囔。
  
  “在瓦坎达只有一个神,”女侍卫干脆抄起了长矛,叽里咕噜地说着他不理解的名词,“对外开放并不代表别人可以对我们的信仰横加干涉。如果我们苦苦寻找保护的宝石,被另一个人据为己有,我们的战争意义何在?”
  
  “Thor可不是什么把宝石据为己有的人!”Bruce从装甲里探出头反驳,在别人的地盘上这样说话,他还有点儿惴惴不安,“他说的没错,Thanos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们必须选择相信Thor,还是相信Thanos,没时间召开全球峰会了!”
  
  Thor没有回应他们中的任何一种声音,依旧聚精会神地盯着Wanda,他把对地球、对人类、对人性最大的尊重,都给予了Wanda,她不会让他失望。终于,她松开了手,心灵宝石和她的眼泪一起落在了战斧上。
  
  只差一颗。
  
  “如果必须选择一个人来信任,那应该是你,”瓦坎达的国王解除面甲,转向Steve,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对朋友的轻信蒙蔽了你们。相信我,我见识过一个好人可以被仇恨改变成什么样子。”
  
  这话也唤醒了Steve的迟疑。Thor瞥了他一眼,心灵宝石赋予他的新能力,让他看出这位老友的疑虑:你的锤子呢?你还举得起它吗?你何时变得如此强大?又是什么给了你复仇的力量?
  
  他摇了摇头,曾经明亮的眼睛像是经历了落日。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Steve,现在也不是回答的时机。
  
  “Thor,也许我们应该先……”Natasha斟酌着开口,悄无声息地和Steve一起向他逼近。凭一个战士的本能,他能感觉到他们蓄势待发。
  
  可是太迟了。Thor刚要将灵魂宝石放下,Steve和Natasha同时出手,试图将他撞到一边,但太迟了。Wanda控制着宝石落进战斧的最后一个凹槽里,巨大的气浪在他们周身掀起。待到风平浪静之时,人们重新聚拢到风暴中心,Thanos的尸体已经灰飞烟灭。
  
  “你们都干了什么……”女护卫盯着坐在暴风眼中的神祇步步后退,宛如看到了复生的Thanos,“你们都干了什么啊……”
  
  Thor依旧一动不动,闭着眼沉浸在灵魂宝石展现给他的力量之中。他感受到了Loki的灵魂依旧存在——就在他的心里。在他眼前飞旋的星星,痛和欢愉,同时停滞,凝固成了Loki的名字。然而那名字却不是由任何一种文字写就的,它是回忆,它是情感,它是一千多年的时光。他和Loki共享全部的记忆、情感和时光,他即是Loki的另一种存在。
  
  他如痴如醉地凝望着那个名字,仿佛要把它揉进骨血。灵魂宝石中的世界缓缓翻转,他也随之被转了个个儿,只能看到“Loki”的镜像和倒影。他看到他们一左一右地牵着Odin的手,但他在左,Loki在右;他们一起勾肩搭背地翻过无数座山丘和高坡,但他喋喋不休,Loki却是主动伸出手臂的那个;他看到自己神锤喋血,也看到Loki唤他回家。滔天大罪是他的,丰功伟绩是Loki的;颠倒黑白是他的,碧血丹心是Loki的;他看到他倒在Thanos手下,Loki坠落宇宙;他看到Loki在瓦坎达,以无限宝石为自己加冕,宣誓在浩瀚宇宙中找到他,带他回家。
  
  他在倒影中试图触碰另一个世界的Loki,记忆中的Loki站在王庭之前怒叱诸神,要求命运的裁决,他看到Loki眼中的泪水——那是为命运而落的泪水;Loki坐在囚牢之中失声嘶吼,斥责命运的不公,他看到Loki手上的鲜血——那是为命运献祭的鲜血。
  
  他想起他在纽约圣殿听到的预言:“命运对你有残酷的安排。”彼时,他说他也要安排命运,直到Thanos如真神般降临在飞船上,用鲜血宣扬他的意愿,他近乎绝望的时候,是Loki说,他不是真神。
  
  现在,Thor低下头,无限宝石在他手中熠熠生辉,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是来自武器的认同,风暴战斧选择了他,无限宝石选择了他。他即是真神,他即是命运,他即是众生的裁决者——
  
  从此以后,再不必有人为命运而痛哭、而流血、而死亡,他们只需向神祈求正义,神便会赐予他们正义,正如神赐予自己正义。
  
  “我会带你的人回来,队长,还有我的人,”Thor睁开眼睛,带着曾经惯用的热忱语调,冷冰冰地说,“这才是英雄之举。”

===TBC===

后文:2.Steve Rogers

 
评论(40)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