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喜欢爱德华爷爷的AC菜鸡玩家
不混圈,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02(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本章有盾铁提及。内战序幕拉开。

前文:1.Thor

======

  2.Steve Rogers
  
  这太诡异了。Steve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他,所幸Thor也并非在征求他的意见。他和Natasha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后者眼中也看出了同样的震撼,他确信不是自己“过分正直的神经过敏了”。
  
  这句话是Tony形容他的,他纳闷自己怎么能记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差。不管是内战之前,还是西伯利亚一别之后,他从没有刻意记着Tony这个人。可想要遗忘这世界上最有趣也最烦人的家伙也不容易,他就像整蛊礼盒中的弹簧拳头,冷不丁地就跳出来打你一下,说不好算惊喜还是惊吓。
  
  Tony,Steve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不知道那艘太空飞船带着Tony、Peter还有他的朋友去了哪儿。Thor刚刚是说要把他们带回来吗?“他的人”,Steve没想过他还能有“他的人”。Thor有“他的人”,他的亲人、子民,还有那个疯狂的弟弟;Tony也有“他的人”,他的员工、他的朋友、他的妻子——是的,他听说了Tony的婚讯,还用老式手机发了条文法正规、一丝不苟的祝福短信。他依旧记得内容,里头的每个字都老掉牙到足以让Tony以为是Howard在跟他说话,又或许他瞥见发件人的名字,就失去了兴趣,所以才没回信。Steve自以为这不叫记仇,可他就是时不常地想起来,想起他端掉了一个极端分子窝点后,坐着直升机回到尚且有些陌生的瓦坎达,得闲擦了把汗,掏出随身携带的老年机后,里面依旧干干净净,除了他发送的祝福短信外,没有别的数据。他想了想,干脆把那条已发送的短信也删了。
  
  现在,他又想起了Tony没回复他的事。这怪不得他,在没有别的人别的事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琢磨起私事,通常是快乐的私事——Steve不得不承认,那些愉快的时光都和解散的复仇者联盟有关。他们六个人,跨过纽约的废墟,坐在墨西哥烤肉店里大快朵颐;他们六个人,聚在Clint的小屋里,好像那就是每个人的家,他砍柴,Tony修拖拉机,Thor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六个人,自九头蛇基地的硝烟中归来,欢宴畅饮,轮流去举Thor的锤子——有一瞬间,Steve真觉得自己能举起它。那时候,他们从没因分别而失去笑容,因为他们那么理所当然地觉得,未来终将重聚。
  
  但他们不算“他的人”,“他的人”都留在了战火纷飞的过去,如今,Bucky算一个,Sharon算半个,Natasha不知道该划在哪边。没别人了。
  
  Steve看到了T'Challa和Bruce一左一右,向他投来截然不同的目光暗示,他决定暂时倾向后者。毕竟六颗宝石已经集齐,这时和Thor理论并非上策。Steve不知道这位——正如Okeye所说,疯疯癫癫的神——会做什么,但他至少能肯定Thor不会伤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Thor天性不爱伤害别人,他擅长战斗,却早过了热爱战争的年岁。尽管他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对劲,Steve从他的神色中能猜个大概,或许Thanos屠杀了阿斯加德人,Thor满腔怒火无处宣泄,很可能会把泰坦军队一网打尽。很残忍,Steve在心里公道地摆出他对战争的评价,可总得有人去做,去为地球、为阿斯加德、为千千万万个星球复仇,帮他们打他们打不赢的仗。
  
  “做对的事,Thor,”他终于想到了自己该说什么,但说完才觉得自己的话纯属多余,Steve无论如何也想不到,Thor会做出任何罪不可赦的事,“复仇者该集结了。”
  
  Thor抬头冲他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从前他可没这么内敛,通常喊着“吾友Rogers”就搂上来了。Thor举起战斧,空间宝石的蓝光倏地与空中雷电暗涌的乌云交汇,一群人和泰坦的飞船残骸一起,轰然从天而降。
  
  为首的就是Tony,正捂着肚子上的血窟窿,那儿以后肯定得留个疤。Steve皱了皱眉,下意识地走向他,甚至还没想好开场白,他就已经站在Tony面前了。
  
  Natasha远远地丢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赶紧跟Tony说话。Steve只觉脑子一片空白:他当然知道要和Tony说话,但是说什么?“这一架打完就完了,咱们现在得同仇敌忾保卫地球了”?还是“我趁你不在回了一趟复仇者大厦,发现你还保留着我的最高权限,既然如此我看我也可以搬回去了”?要不是Thor把Tony从天上弄回来,Steve还不知道,自己居然能想出这么多完全不像美国队长说的话。
  
  Natasha的眼神更加凌厉了,这回她眼里就写着俩字:快点!
  
  Steve认命地偷偷做了个深呼吸,用美国队长的口吻,严肃地对Tony说:“Stark,你需要医疗救援。”
  
  Natasha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用口型重复了一遍:Stark?
  
  Steve立刻改口:“我是说,Tony——”可还没等他说完,Tony就轻快地吹着口哨站了起来,Thor一脸阴郁地看着Tony从一块石头挪到另一块上坐下,翻着白眼看着天。Steve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对他的白眼,继续兢兢业业地想着开场白:“我们刚刚战胜了Thanos——”
  
  “可喜可贺,”Tony撇了撇嘴,看起来更像是对Thor或者给他治疗的Strange说话,“所以咱们可以就地解散了吗?”
  
  “也可以先吃个墨西哥烤肉。”
  
  Tony却好像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继续卖力地吹着口哨,好像突然发现瓦坎达的大草原美不胜收。Strange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你能安静点吗?”
  
  “当然,大夫,这是你看到的那一种成功的可能吗?呃……你们怎么成功的,Thor?”
  
  “Thor杀了Thanos,把他的大紫薯头一劈两半,”Rocket得意得像是自己手刃了敌人一样,尾巴愉快地在身后摆动起来,“你这个船长真该让贤了,Quill。不是让给我——正好Thor缺一艘飞船嘛。Gamora呢?”
  
  Thor的飞船?原来神的坐骑是飞船,Steve以前一直以为是马啊,山羊啊之类的。头上有一对触角的女孩——Steve后来才知道,她真的就叫螳螂女,这是他见过最名副其实的人了——悄悄在Quill身后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再提起这个话题。光膀子的彪形大汉同时重重地叹息了一声:“Gamora死了,被——”
  
  “Drax!”Mantis尖声提醒,“你不该这时候说!”
  
  “可是他问了啊。”Drax理直气壮地回答。
  
  “她会回来的,”Thor突然出声,“我的人民也会。”
  
  Peter Quill刚要不耐烦地贬他两句,却突然在看到战斧上的宝石时眼睛一亮。他狂喜地跳起来,擂了Thor的肩膀一拳,笑得简直要把瓦坎达大草原的野兽都招来,等他再低下头时,已是双眼含泪:“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爱你,Thor。干得漂亮,兄弟,别说一艘飞船,十艘战舰都——”
  
  “哦,行了行了,Quill,这时候献殷勤已经晚了,”Rocket洋洋得意地说,“我们以后可不稀罕战舰。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们该稀罕什么了。他想要什么,比打个响指还容易。你说我们建立个宗教怎么样?‘银河护卫教’?咱们可有一位男神!”
  
  “响指?”Strange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身凝视着Thor的战斧,凝重地打量着这位老朋友,“你不打算用那些宝石吧,Thor?你知道它们有一块属于圣殿。”
  
  “暂时不是了,”Thor逐一抚摸过每颗原石,“事实上,它们根本没有主人。它们属于宇宙,也该为宇宙做点什么。”
  
  “等等,你不是被控制了吧?”Tony突然插嘴道,“你的语气听起来像……Loki?不,不是……哦,像Thanos。不知道我是不是最后一个跟他说话的人,也许是吧,反正我打算以后这么写在回忆录里。”
  
  Peter紧跟着热情地讨论起来:“该不会是附体吧?有人看过《咒怨》吗?”
  
  “看过!”星爵清了清嗓子,克制住和他讨论的冲动,“但是我禁止你用这种电影比喻男神,小屁孩。”
  
  “你几小时前还叫他缺爱的大个儿!”Peter立刻反驳。Steve开始为这个团队未来的走向而发愁。
  
  Thor看上去很不高兴被打断,他以前可没这么多毛病。不过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能看出他跟电视里那个和路人合影,录《中庭美食之旅》的雷神不一样了。
  
  “当初Loki攻打地球的时候,你们可没认为他被控制了。如果不是我以应召出战为代价,你们会怎么处置他?嗯?杀死一个神?”他若无其事地掂弄着战斧,Strange的目光始终黏在上头——Steve希望有一种不用出声就能说话的方法,他好告诉Strange,别试图偷袭Thor,毕竟他打了一千多年的仗。
  
  “我们当初对Loki的侵略行为已经达成了共识,”Steve不动声色地拦在Strange和Thor中间,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感觉到了Thor究竟不对劲在哪儿——Loki,问题或许就出在Loki身上,“你弟弟呢?”
  
  “所以现在你们打算兄弟同心了?”Tony大声嘲笑,“我们的口号喊得大公无私,到最后,你们还是满脑子私情。说真的,我以为怎么也会是我先有私心。”
  
  Steve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嗓子眼儿。他明白Tony在说什么,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拜托,他在心里祈祷,你们都拿出点团队精神。
  
  “我没有义务为地球而战,”Thor冷冷地说,“你们也无权质疑Loki。”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Thor,”Strange似乎出离局外,径直隔着Steve亮出魔法阵,“我看过的未来中,不包括你杀死了Thanos这一种可能。”
  
  “那你可以好好体验这条全新的时间线。”
  
  “但我看到了一千多万次,Thanos集齐无限宝石,打了个响指,”Strange目光凝重,“你知道在那个响指之后发生了什么吗?他瞬间屠杀了半个宇宙。”
  
  “那我们可以在Thor手上绑块布,防止他说着说着话不慎打出响指。”Quill自以为开了个高明的玩笑,可他惊讶地发现根本没人附和,“拜托……难道你们要因为Thor可能有打响指的习惯,就阻止他复活Gamora和他那一飞船人民?想想如果你们自己的姑娘、你们自己的弟弟被杀了,你们会怎么做?!”
  
  “这根本不是什么习惯问题!”Strange青筋暴跳,剧烈的情绪波动在这位秘术大师身上可不常见,“我们不能把宇宙的存亡交到一个人手上!你们根本不明白,扭转时间轴,复活死人,改变历史,会带来多大的代价!别以为只有你们有想复活的人,生死根本不该由我们审判!”
  
  Thor轻蔑地哼了一声:“人类无权审判生死,但神可以。我对你说过,我对命运也有残酷的安排。”
  
  “可我猜你没料想到Loki的死吧?你有吗?”Strange尖锐地反问。Steve看到战斧上闪过一丝惨白的电光,他知道自己必须出手干涉了。Tony也同时做出了反应,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走向Thor,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我看,事情不见得那么严重,”Bruce费劲地从反浩克装甲里挣扎出来,Thor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时,似乎还有一丝温和之意,这让Bruce和Steve都信心大增,“Loki为抵抗灭霸而死,他的死和无限宝石没有关系。换言之,他的生死根本不会过分干扰到目前的世界,就算在时间线中引起一点误差,对于宇宙而言,也是可以忽略的误差。”
  
  Strange看了他一眼,又打量着无限宝石,态度似乎有点松动。
  
  “时间不允许误差。”半晌,他才回答。
  
  “他的生命只会影响到一个人,就是Thor,”Bruce继续好言好语地劝说,“我相信Thor愿意承担一切误差带来的后果。”
  
  Steve听见Tony点头的时候,凑在Strange耳边低声嘟囔了一句他刚想说的话:“别激怒他,伙计。我见过Thor发怒的样子,可不止打几个雷那么简单。”
  
  Strange终于点了点头,收起了手中的魔法阵。Thor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Steve庆幸,至少他并不想与他们为敌。他只是需要时间,变回过去那个大口喝酒、大声唱歌、爽朗豪迈的Thor。就凭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灵魂,他永远也变不成Thanos那样的暴君。
  
  “谢谢,”Thor费劲地从齿缝里挤出这个词,“等我复活了那些不该死的人们,我会物归原主。”
  
  这次不光是Strange皱起了眉,Steve,和他这边的人们也都不由自主地围了过来。那些不该死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不该死的人?又有谁是不该死的?
  
  Strange摇了摇头。
  
  “Thor Odinson,看来你已经决定了要一意孤行——”
  
  “我不光要复活我的人民,我的Loki,还有地球人,和宇宙中每一个被Thanos、被Loki、被穷凶极恶之徒杀害的人,让我来告诉你们,我到底要做什么……”这回Thor提高嗓门打断了他,挑起眉毛,瞪大眼睛,把眼眶上的伤疤撑成一个诡异的形状,仿佛对他们的迟钝和迂腐又好气又好笑,心灵宝石倏然闪现出淡淡的黄色光芒,Steve发现他身边的人们,双眼逐一变成深蓝色,“Peter Parker,我要复活你被歹徒杀害的叔叔;Okeye,我要复活你被叛军杀害的战友;Bucky Barnes,我要复活那些死于你手、却非你所愿的亡魂——”
  
  “这不是挺好的吗?英雄都该有个大团圆结局,”星爵笑着把枪别回腰间,“别忘了Drax的老婆孩子,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咱们要不要把以前的Groot也带回来?”
  
  “那小树就不算数了,我警告你不许打他的主意,”Rocket懒洋洋地说,“Mantis,你呢?”
  
  螳螂女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暴风战斧。她好几次张开口,却都不敢说出什么。Steve曾经在几十年前见过那种眼神,许多年轻的士兵被迫扛枪上战场,一天的血战下来,他们回到营地,就会忙不迭地把装备卸下来扔到一边去,长出一口气。没人敢说他们不想打仗,但Steve知道他们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的,也没人能因为一个人的求生本能而谴责他胆小,相反,他们克服恐惧,出于责任走上战场,没有临阵脱逃,才是最可敬的。
  
  但现在,Steve心想,他们或许需要一个逃兵——一个能阻止Thor将死亡从宇宙中抹去的逃兵。他知道,Thor会在他脑海里看到Peggy,毋庸置疑,或许还有Howard和Mary,和他许许多多的战友。他们都不该死,但这不意味着Thor有权决定他们的生死,甚至不惜把现实世界颠覆。Loki和阿斯加德曾是Thor的港湾,可如今他们的灭亡使得一切美好记忆都变成了沼泽,让Thor泥足深陷,沉湎于过去,沉湎于悔恨和自责,以至于对现实深恶痛绝。那一刻,Steve确信,他不但在毁灭世界,更在毁灭自己。
  
  在心灵宝石的魔力弥漫到他们眼中之前,Steve轻轻撞了撞Strange,冲Mantis使了个眼色。他希望Strange对这位外星旅伴有比他多点儿的了解,对方不负所望地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Steve决定站出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不管Strange打算干什么,被无限宝石对准恐怕都会束手束脚:“Thor。”
  
  雷神抬头看着他。Steve突然觉得,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一场闹剧,而不像一场战争。或许,Thor下一秒就会站回他们身边,痛哭一场,慢慢接受时间的治愈;又或许,除非一决生死之际,Thor永远也不会再和他们站得这么近了。直到此刻,Steve才恍然大悟,察觉到Thor原来是个神,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就再也看不透Thor了。
  
  Steve抬起手臂,向他亮出盾牌:“我们是复仇者,不是救世主。”
  
  “复仇者已经解散了,队——”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Strange的魔法阵就打断了他。Thor下意识地举起战斧试图抵挡,可金光却并非冲他而来。
  
  Mantis消失在金光之中,下一秒便从Thor头顶上掉了下来,她的双腿稳稳地锁住Thor的喉咙,双手按住他的头颅,尖声命令道:“SLEEP!”
  
  心灵宝石的光芒如烧尽的烛火,倏然熄灭。

===TBC===

下文:3.Stephen Strange

 
评论(43)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