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03(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史传奇:Thor Odinson是一个睡着觉都能喂人狗粮的人。

前文:1.Thor  2.Steve Rogers

======

  3.Stephen Strange
  
  “坚持住,小丫头。”Strange脱下斗篷,扔向Thor手中的战斧,斗篷兢兢业业地缠住斧柄,却因死星的沉重而泄气地趴了下去,转而缠住Thor的手。Strange皱了皱眉,生怕Thor突然从沉睡中醒来,将一个镜像空间推了出去,却被Wanda瞬间击得粉碎。
  
  “Mantis?你在干什么?!”星爵掏出枪来,却踟蹰着不肯把它对准Mantis,“他要带Gamora回来!”
  
  “他不能使用无限宝石,任何人都不能做那种事情……如果Gamora回来了,现实中的我们就会消失!”Mantis畏畏缩缩地说,但依旧没有放松对Thor的控制,“不只有打个响指才能消灭半个宇宙,Peter……他滥用无限宝石的能力,很可能会把这条时间线、这个宇宙全部毁灭!”
  
  “那又怎样?另一条时间线的我们还是我们,Gamora还是Gamora!”星爵摊开手,夸张地耸了耸肩,“我说,你们都疯了吗!现实没那么神圣高贵!要是这么说,Thanos也对我们使用过宝石,我们能怎么做?集体回虚无之地自杀吗?!我——”
  
  话音未落,他手里的枪突然被Peter——当然是另一个Peter用蛛丝缠住,劈手夺了过来。
  
  “我实在不想再干一回了,上次脱手套,这次抢斧头!”Peter Parker大声抱怨道,一边往Drax眼睛上蒙厚厚一层蛛丝,“哦,我是不是该小点声,别吵醒Thor?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在和雷神打架!我完美cos还原过的雷神!有人能告诉我网上说他喜欢他弟弟是真的吗?”
  
  “现在看来千真万确。”Strange吃了Wanda一次亏,这次立刻看准时机,在混沌魔法击中Peter之前扔出一个空间隧道,小蜘蛛欢呼一声,荡到Wanda身后,蛛丝立刻缠住了她的双手。
  
  “对不起,一会儿我亲自给你解开,别拿你的魔法打我好吗!”Peter回身冲Strange敬了个礼,“博士,我觉得咱俩可以组队!……哇!”他听见身后的声响,一回头,看见星爵和他发射出的子弹已经被阻隔在镜像空间,刚要回头冲Strange道谢,后者厉声呵斥道:“专心点打!”
  
  “现在没什么好打的了,”Peter乐天地摊了摊手,“咱们赢得也太轻松了吧?就差把斧子抢过来……”
  
  “但愿这不是一把只有Thor能举起来的斧子,”Tony阴郁地坐在石头上说,“上头没有奇怪的符文吧?”
  
  “事实上有很多,”Strange仔细端详,“队长,当我使用悬浮魔法的时候,你就握住斧柄,然后我会把你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Steve点了点头,紧张地凝视着战斧,仿佛生怕它突然弹起来似的。
  
  Strange用悬戒画了个符咒,但他很快感觉到不对劲。战斧上的符文开始逐字闪动电光,似乎在抵抗他的力量,而死星本身的重量也让他的力量更难以为继。
  
  “别白费劲儿啦,”Rocket懒洋洋地说,他手里没拿武器,也始终没有帮任何一方的意思,但现在Strange想起提防他了——毕竟Thor是和他一道的,不是吗?“如果能随随便便举起来,我早就偷走了。可就算你们把它传送到外星去,Thor一秒钟也能把它召唤回来。”
  
  小树苗嘲讽地咯咯笑了起来,Rocket立刻板起脸呵斥道:“我会的,我告诉你,Thor的东西有什么不敢拿的?”
  
  “快想想办法,”Mantis艰难地说,“他很痛苦……我感受到了毁灭……快点!”
  
  “我们为什么要挪那把蠢斧子?”Tony按了几下手环,走到Thor面前端详着他,“想个办法把宝石凿下来不就行了?只要凿一颗,Thor就达不到他的目的。”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呼啸,Tony伸出手,重新穿上钢铁战衣,Rhode和Bruce也走上前来,三人同时装备激光射线,对准战斧。
  
  “先摘心灵宝石,”Tony斩钉截铁地说,“Wanda,如果你真是为了复活Vision,我看不出任何让你与我们为敌的理由。”
  
  “不!”Wanda站在寡妇蛰后,试图挣脱手上的蛛丝,“你们有可能破坏它!”
  
  “一点激光,能不能破坏这把斧子都不一定,”Strange冷冷地说,“你就不担心他把宝石据为己有?还是你抱有所谓‘神性高贵’的迂腐幻想?”
  
  “准备。”三个发射器同时从装甲里伸出,对准黯淡的心灵宝石。
  
  突然,Wanda手中爆发出一股巨大的气浪,将蛛丝冲得四分五裂,Natasha立刻挥动寡妇蛰向她刺去,Wanda凌空飞起,Strange立刻在Mantis身后布上空间隧道,不料Wanda却根本没有偷袭她的意思,而是径直冲向Thor面前,挥手将其他人震得倒退几步,兔起鹘落之间,她的手指已经按在了Thor额前,而Mantis也分出一只手,让她陷入沉睡。
  
  “他在流泪!”Mantis惊呼道,“他在和一段记忆对话!”
  
  “谢了,能不能说点我们看不出来的?”Tony加大功率,继续攻克着心灵宝石,可斧子上依然没留下半点痕迹。
  
  Strange贴近Thor颤抖的嘴唇,努力想从他的气声中辨别出什么信息。
  
  “杀了……”
  
  “什么?”Strange追问道,将两轮金色法阵罩住他的额头,试图平息混沌魔法在他脑海中引发的轩然大波,“你要杀了谁,Thor?”
  
  一滴眼泪滑到他上唇的胡髭中,他在幻境中仿佛窒息般剧烈挣扎喘息,Mantis不得不用尽全力稳住他,Strange也集中精力让他平静下来,Thor颤抖着,好像要浑身脱力,跪倒在地一样。他声嘶力竭地吼道:“杀了我……杀了我!让他走!”
  
  Thor伸出手,似乎要抓向什么东西,随着他的动作,空中倏然落下一道惊雷,Strange连忙躲开,刚要重新帮助Mantis控制Thor的情绪,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大吼,Drax扯下了粘在眼睛上的蛛丝,双刀直冲Strange刺来,后者匆忙挥动法阵抵挡,可Drax蛮力非同小可,Strange只觉一座山冲他压了过来。
  
  “为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一语未了,Steve挥动盾牌,将他左手尖刀打飞,Drax的臂力比起Steve竟不遑多让,立刻掉转刀口向他砍来,Strange还没来得及用空间隧道将他传走,星爵紧随其后追了上来:“你只会画圈吗,法师?”
  
  “Quill,再用你那招!”Strange尚未回答,便被从天而降的Nebula打倒在地,她抄起短棍,刚要掉头过去接应星爵,却被Okeye和Natasha一左一右缠了上来,星爵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普通子弹根本伤不了T’Challa的身,他只好手忙脚乱地换枪,一边问道:“哪招?跳舞吗?你看这里哪个人像会跳舞的?”
  
  “把他打醒!就像你打Thanos一样!”Nebula怒吼道,话音刚落,飞天斗篷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似的,将Nebula的短棍缠过一根,向举枪对着Thor的星爵打了过去。后者软绵绵地倒了下去,Groot哈哈大笑,被Rocket怒目而视:“Groot,不许嘲笑他!好吧,他是挺弱的,那你也不许笑,先把他拖过来!”
  
  Strange只觉头晕目眩,好像又被车撞了一次。就算Nebula不给他一拳,光是她从天而降的分量,也够把他浑身的骨头坐碎,他没想到这个看似修长纤细的外星女人,居然有这么高密度的身体。他晃了晃脑袋,大概估计了一下自己的伤情——可能有点轻微脑震荡,还不到休息的时候。他手一撑地,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只见一双脚踏在他面前,近了Thor的身,而他身边的复仇者们,对这个人居然全无提防。
  
  直觉告诉他,大事不妙。他咳嗽着出了点声提醒他们,至少Tony和队长都听到了,但他们瞥了一眼Thor这边的情况,就继续和各自的敌人缠斗。
  
  Strange看着那个铁臂男人举起枪,低声念叨了两个名字,就把枪口对准了Thor的胸膛。他连忙低声念咒,试图构造出一个传送门,但还没等金光成型,只听得“砰”地一声,硝烟弥漫,滚烫的子弹壳愉快地“铛啷啷”滚在Strange面前。
  
  Thor霍然睁眼,电光在他周身护持爆发,Mantis尖叫一声,被他身上的电芒电得抽搐不止。他仿佛失却理智一般,径直向前走去,眼里只有路,没有人。开枪的铁臂男人被他信手夺过枪来,像是折断一根草叶那么容易,将枪管一折两半,揉成一团废铁扔在地上。也只有Rocket敢这时候咂着嘴惋惜:“你可以把它送给我的。实在不行,胳膊给我也成。”
  
  Thor没理会他,冲战斧伸出手去,斧身上的无限宝石便依次亮起,挣脱了三件装甲的钳制,稳稳地飞向Thor手中。无人敢站在斧头下直掖其锋,只因他们也知道,它的主人不会对任何人容情。
  
  “Thor……”Steve还试着劝他,但他只是沉默着扶起晕倒的Wanda,和星爵、Nebula、Rocket和Groot站在一起,隔着一道苍白的雷电屏障,扫视着对面曾经的战友们。
  
  “背叛,忠诚,朋友,敌人,都一笔勾销,”他低沉地说,声音嘶哑冷漠,仿佛换了个人,“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信任,也不会再做任何解释。我不因亲疏远近而裁决,众生一律平等。从此以后,捍卫生命是你们的事,而我审判生命。”说完,他不待任何人回应,举起战斧,空间宝石的光芒瞬间将他和他的簇拥吸了进去,而他方才站的地方,已是一片焦土。
  
  “谁能告诉我这家伙是谁?”Strange被Bruce从地上扶起来,怒极反笑,指着地上被捏成破铜烂铁的枪,“他到底算哪边的?”
  
  “哦,反正不是我这边的,”Tony冷冷地开口,看着Steve和T’Challa扶起被电晕过去的Bucky Barnes,拍了拍Rhodes的肩膀,“回基地治疗吧,博士。走了,小子!”
  
  “是复仇者基地吗?我以后就要住在那里了?真不敢相信……我是不是应该先跟婶婶报个平安,Stark先生?”
  
  “Tony,威胁还没有解除!”
  
  “威胁差一点就解除了,队长,”Tony站住脚,气势汹汹地回击道,“我们已经破坏了那个斧子!每次就在我们快要摆平这一切的时候,你的好哥们儿总会横空出世!”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Steve踟蹰地说,“但别忘了Mantis说过什么——她从Thor身上感受到了毁灭!他心意已决,难道我们还要各自为战,甚至自相残杀?”
  
  “Mantis从他脑海里感受到了毁灭,”Strange低沉地说,“Thor不是不明白我们说的道理,他只是不在乎……不在乎这个宇宙,这条时间,不在乎一切生命,尤其是他自己的。”
  
  “你没见过Thor发疯的样子,我怀疑Hulk的阴影有一部分是被他吓的,我们只有联手才有胜算,”Bruce认同地点了点头,“你会发现瓦坎达其实挺宜居的,Tony。”
  
  “而且你不在的时候,我没管住脾气,惹了点儿小麻烦,复仇者基地已经被国务卿封了……真不好意思。”Rhode补充道。
  
  “现在有一个真正的神,他攥着六颗无限原石,自诩为生命的审判者,Stark,”Natasha眼神深邃,不容置疑地说,“我们已经尝过了一次内战的结果,更别提我们还有一场更艰难的内战要打。”
  
  Strange不再看他,他知道Tony的态度已经松动了,只是碍于他该死的面子和复仇者内部一些更复杂的东西,还不愿意做出一个明确的回答。他还记得让Tony给Steve打一个电话有多费劲。他转而打量起那个不要命冲上去的Bucky Barnes——他和Thor素不相识,就敢用真枪实弹唤醒他,到底是什么让他连命都不要了?
  
  “Maximoff小姐刚刚让Thor回忆起了他最痛苦的回忆,”Strange一手扶着头,世界在他眼前还是天旋地转,“半数阿斯加德人死去的场景可能性最大。他让Thanos杀了他,放过另一个人……”
  
  “Loki,”Bruce接话道,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他们两个本来有希望逃走,但他们……把我传送回了地球。也许他们早就决心与阿斯加德人共存亡,无论如何,我欠他们的。”
  
  “杀一个,留一个,Thanos杀了Loki,放过了Thor,”Strange努力保持头脑清醒,继续分析着他的行为,“Thor想复活他弟弟,但由于他偏执的高尚心理作祟……他得寸进尺,想一并复活其他所有无辜之人。”
  
  “无辜与否还是由他决定,”Natasha面色凝重地接道,“但他是Thor——更别提他还有六颗无限宝石。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不需要做他的对手,”Strange沉忖着,突然眼神一亮,“他明知道我们会阻止他,但他没有伤害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不想打,他甚至害怕看到流血和死亡。他离开之后,不可能忙着与我们为敌,第一件事就是复活Loki,和那些他认为无辜的人。”
  
  Tony挑了挑眉:“但我们需要知道他去了哪里——”
  
  “挪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Strange的口吻听起来好像一点都不怀疑自己会猜错,“他父亲去世的地方。”
  
  “——还需要支援,”Tony踱着步子沉思道,“一个至少能把宝石从他的斧子上凿下来的支援。”
  
  Strange点了点头,他还想说些什么,但剧烈的头痛打断了他,他不得不痛苦地弯下腰缓解疼痛。Rhode立刻不由分说地把他架起来:“我们可以在医院开个作战会议吧,陛下?”
  
  T'Challa点了点头,Rhode刚要带着Strange飞向瓦坎达王城,后者虚弱地摆了摆手:“我还是比较习惯用斗篷,谢了。”
  
  “他可以躺在他的斗篷上,别担心他,”Tony若无其事地冲Barnes的方向瞥了一眼,“你可以,呃,帮帮别人。”
  
  “我希望别再有人像他一样,对复活故去的亲属抱有什么幻想了,这会让整个时间线,乃至宇宙毁于一旦,”Strange草草安抚了一下急着带他飞走的斗篷,坚持说,“我不想再听到‘让Howard和Mary回来’这种蠢话,否则我们只能各自为战。”
  
  他刚一说完,斗篷立刻迫不及待地带着他飞向医院。但Strange确信,Tony脸上的震惊绝不是惊讶于他的突然起飞。

 

===TBC===

下文:4.Rocket

 
评论(5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