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04(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百度了半天,也没查清楚卫星的物理影响…想想漫画你锤曾经捏爆了太阳,再看这章就不会太违和了OTZ

前文:1.Thor  2.Steve Rogers 3.Stephen Strange

======

  4.Rocket
  
  空间宝石的蓝光消退之际,山巅的狂风和着海浪,沉重地拍打在山体上,弥漫出一股料峭的湿气。Thor沉默地凝望着眼前空旷而萧条的景象,坐在岩石的一侧,用指肚摩挲着粗粝的石面。
  
  “你这队的福利不怎么样嘛,”Rocket皱了皱鼻子,“我是说,你是九个星球的国王,总不能比不过地球的一个小国王啊,我们的气势不能输。”
  
  “至少他保护好了他的人民,”Thor望向山坡上相互扶持的人民,他的人民也回望向他,尽管他们步履蹒跚,但依旧能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就像远航的水手看到了海上的灯塔。Rocket第一次觉得那只假眼里焕发出旧日的神采,那么愉快、生动,仿佛Thor生来就是一泓清泉,生来便是为了用自己的血泪灌溉世人的希望,“但你们,和他们,值得一个归属。”
  
  “嘿,Thor,”Rocket忍不住跳上石头,重新扮演起知心船长的角色,“你做得够好的了,换了任何一个人在你的位置上,都不会做得这么好。你看看他们,看看这些人,看看这个世界,除了你,没人能从Thanos抢回这么多条命。”
  
  Thor冲着他的方向笑了笑,目光是如此辽阔悠长,就像透过了他的身体,望向了这个方向的另一个人似的:“我知道你并不信服我的计划,小兔子,但还是谢谢。”
  
  “如果你指的‘信服’是对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我可没有不相信。拜托,难道你以为我不相信你,不相信我这群过命的朋友,而去相信一群差点被Thanos屠杀的地球人?别多心,Thor,我只是天生不爱多管闲事,不到迫不得已,我不愿意……呃,站个队。我没什么想复活的人,你给不了我什么油水,所以我不会帮你;同样,我也不会为了什么宇宙啊、时间啊,去帮他们。这世界毁了又能怎样?我还待腻了呢!”Rocket大笑两声,一把搂住身边的Groot,小树已经不知不觉地长得高高壮壮,他只能搂住一根枝条,“你可是银河系,甚至全宇宙,最爷们的男人!想那么多干嘛,做你想做的,喜欢谁就让谁活,憎恨谁就让谁死,不认识的就随他去!”
  
  Thor的情绪似乎被他带得好转不少,乐观地点了点头,枕着双手躺在草地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在我拿到宝石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它们是给我的奖励,它们始终等待着我的到来。每一次绝望,每一次失去,都是命运带我接近它们的垫脚石。现在,我拿到了属于我的奖赏,我可以做我想做的,把时间空间打碎……”
  
  他抬了抬手,战斧凭空升起,时间宝石和空间宝石同时亮了起来,投射出他和Loki坐在这里,和Odin做最后的告别。Rocket想伸手摸摸这过于真实的幻象,但他的手伸过一片无形的、冰冷的屏障,便消失在了影像之中。他这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幻象,这根本就是个与他们所处的时空平行的宇宙。也许时间宝石扭曲了时间轴,而空间宝石创造出了多维空间,或是弧面什么的……他强迫自己不再探索原石的原理,毕竟连Thor都不一定明白。
  
  “洞悉万物的心灵……”
  
  他瞥向空中的飞鸟,让它生生转了个弯,俯冲向他们的方向,Rocket注意到它的眼睛变成了深蓝色,但Thor随即挥挥手逐走了那片异色,放它走了。
  
  “挣脱现实的笼子……”
  
  Thor闭上眼睛,无数缕金色的光线从现实宝石中喷薄而出,起先还乱糟糟地缠成一堆,Rocket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们融合成型,渐渐显出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形状,就像自然之力从山体间凿出的奇绝雕塑,但这座宫殿显然更精巧——
  
  “虽然看起来像个蛋卷,”Rocket小声嘟囔,“不过蛋卷也挺好看的。”
  
  Thor依旧闭着眼,只是眼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似乎是在笑,也许是笑Rocket的话,也许是准备在睁眼的时候迎接自己送给自己的惊喜。金丝依旧从宫殿主体上向外蔓延,勾勒出方方正正的王城布局,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被描摹得毫不含糊——毕竟他在这里生活了一千五百年。等到金丝终于收回城中,Rocket才认真打量起刚刚修改过的现实,琢磨墙上有几两真金。Thor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挥了挥手,让悬浮在空中的王城转了半圈,金宫宝库的大门面向Rocket缓缓落平,再次化作金丝,向他脚下延展成一座桥。
  
  “天呐,我以后就是你的小兔子了。”Rocket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个金色的世界,一边喃喃感慨,一边试探地放了只脚,看起来柔软脆弱的金丝已变得坚如磐石,随着他的步伐荡起微澜。
  
  等他走到门前,才真正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尽管他早就知道,宇宙中的富豪往往更青睐资源,而非钱财,但他还是难以置信地盯着“蛋卷城”里的宝藏——无数稀有矿石和奇形怪状的战利品罗列开来,永恒之火在炉中熊熊燃烧,不老泉温吞地冒着泡,先知的头颅沉睡其中,等待君王的召唤。他听到被禁锢的猫的脚步声,他闻到被封存的生命和死亡气息,他看到一盘诱人的珍馐,一旦吃了一口便永远不会感到饥饿;他看到一只镂金勾玉的酒杯,唯有英灵举起方能盈满美酒。
  
  Rocket立刻往兜里装了两块振金,一边掂量着自己能带走几块行星碎片,一边把手伸向某种作用不明,却让他身上的探测器滴滴作响的辐射源。如果是良性辐射,想必能往开战星球卖个好价钱;如果是致命辐射,那更好了,他只消把它从兜里取出来见见光,就能终结一个种族。
  
  “这个你不要吧?”他边问边装,虽说并不打算听Thor的意见,但考虑到宝库主人最近脾气不太好,还是跟他客气几句为妙,“放我这儿保管也行,以防你哪天想拿什么东西做个基因改造试验……”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Thor指了指宝库最深处摆着的一个深蓝色的匣子,“我只要那个。”
  
  “那又是什么?”Rocket立刻被勾起了好奇心,“是你养的一颗星球吗?在上头培育生物,观察它们演进的那种?”
  
  “我早就不玩那个了,”Thor笑着说,“远古冬棺,那是一颗永远处于寒冬的星球的生命,盛满了它一年到头要下的雪,结满了星球表面和内核凝固的坚冰。
  
  “那是我弟弟的家乡。”他抬起头,天空落在他同样湛蓝的那只眼睛里,他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但没再叹息。
  
  Rocket收回了手,他可不想把一个季节屏障就能解决的事复杂化。
  
  “我以为你弟弟和你都来自阿斯加德。”
  
  “他是收养的,我们几年前才知道。我更晚知道的是,星球往往是一个神明力量的来源,”Thor苦笑着说,“我毁了他的星球。否则他不该这么脆弱,他应该有更大的潜力,他原本可以……和我平等。”
  
  Rocket将信将疑地抬起一只眼睛,但怎么看Thor都不像是个会毁灭星球的人。
  
  “你想把所有坏事都大包大揽,让全世界的恨都归结在你身上,而不是你弟弟。”Rocket得出结论,继续往前扫荡着宝库,“但这一切的根源,既不怪你,也不怪他。有时候世界上的事,说不好是谁的错。”
  
  Thor没有接话,看着眼前突然挡住阳光的石头人咧了咧嘴。他伸出手,任对方把他拉起来。
  
  “很高兴看你们平安无事,Korg,还有你,战士。”
  
  “恭喜你又有了武器,你可以骑着它飞了,看起来它还不会脱你的衣服,”Korg开心地和他拥抱,“你看起来充满了力量,就是有点凶巴巴的。你弟弟呢?你又把他电晕了?我这回可没捡到他。”
  
  Thor的笑容僵住了,慢慢从石头人怀里抽身出来,所幸后者立刻被Groot吸引了视线,尖叫一声躲在Thor身后,颤抖地虚张声势:“我绝不允许你把根扎在我身体里,绝不!”
  
  “小树是我的新朋友,他没有伤害性,”Thor强行把他从背后拉出来,“别害怕,现在没有人能伤害你们了。”
  
  “Thor杀死了Thanos,”Rocket适时地补充道,“拿斧子把他的脑袋一劈两半。那紫薯怪拿齐了无限宝石也是白费劲儿。”
  
  Valkyrie显然率先注意到了暴风战斧,还有斧身上镶嵌的宝石。她努力想控制自己的表情,但Thor却压根没想看他们的意见。
  
  “陛下,”她提高声音,这个称呼不再具有讽刺意味,女武神郑重其事地对她宣誓效忠的国王说,“暴风战斧的主人由命运认定。你获得了Hela梦寐以求的武器,更别提还有你父亲正当盛年都遍寻不见的宝石。你充满了力量,但力量有时候并非一种祝福——”
  
  Thor破天荒地打断了她,举起战斧,在手里掂弄了两下:“是的,战士,力量只是宇宙中的一颗灰尘。”
  
  女武神刚要回驳,力量宝石霍然亮起。尽管只是一束微弱的紫光,虚弱地在战斧上闪跳着、挣扎着,终于一蹦一跳地挣脱了束缚,跳到地上,钻进土壤深处,只有土层浅的地方,会在地皮上间或露出一点若有若无的光芒。每个人都倒抽一口冷气,纷纷退避,但紫光的路径捉摸不定,也不知它究竟在地下拐到了哪儿,犹如一只扭动的蛇,一径下山去了。
  
  人们屏息等待,却没有想象的地裂天崩,没有血腥,没有爆炸,什么也没发生,就像Thor接替了他的兄弟,变成了恶作剧之神,跟所有人开了个低级玩笑。
  
  “你可知Odin不将宝石据为己有,并非无能之举!”Valkyrie言辞激烈地说,“他很幸运,只付出一只眼睛就能深谙宇宙平衡之道,即便在最疯狂的时候,也从不觊觎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他自大,但他从未自诩为救主;他伪善,但他的理智从不凌驾情感。
  
  “Thor Odinson,阿斯加德的国王,宇宙自有命运法庭,神族捍卫生命而非命运,神族审判是非而非灵魂。你降生时,首先亲吻世界之树的树叶,然后才是你的父母双亲;你长大后,首先朝拜的是命运女神,然后才是众神之父奥丁;先祖赐你雷神之名,而非命运之神、力量之神,你的命运早已注定。”
  
  “排比句可不能增加你的说服力,”Rocket翻了个白眼,“你们对无神论者真的很不友好。为什么总有人能悲观到绕开所有好的可能性?”
  
  Valkyrie可没耐心跟一只种族不明的小动物理论,她“刷”地拔出龙骨剑,把所有对Thor的怒火都对准了Rocket。
  
  “放下!”Thor厉声呵斥道,Korg吓得捂着嘴不敢出声,就连女武神也愣了一愣,Rocket怀疑就连国王本人,也不敢相信这样盛气凌人的口吻和辞色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既然命运的审判永不公平,那由我代劳又有何不妥?”
  
  Valkyrie紧抿着嘴唇,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雷神。她双拳紧握,把龙骨剑捏得格格作响。Rocket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他知道这帮自尊心过头的人是什么德行。别看他们平常一副玩世不恭、满不在乎的态度,一旦认真起来,别说国王,就是她口中的“命运女神”站在眼前,都不能让她过于刚硬的颈骨弯下一分一毫。下一步呢,她该把宝剑和战袍抛在地上以示抗议,实际上心里别提有多想让Thor当众认错服软啦,但他们心里都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有什么选择留给这位可怜的战士呢?
  
  不过,女武神还没来得及示威抗议,Thor就冲他们礼貌地轻轻点头,转身走向金碧辉煌的闪电宫。Valkyrie不肯他们的辩论这样不了了之,扬声喊道:“Thor Odinson!”
  
  “虽然咱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劝你别走,”Rocket撞了撞她的腿,冲Thor的方向努了努嘴,“他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女武神冷笑一声,抱着手臂离他远了点:“我为阿斯加德的人民而追随他,既然阿斯加德业已安顿……再说,他在乎的何尝是失去几个新认识的朋友和属下呢?”
  
  “在你眼里他们是人民,但在Thor眼里,他们先是‘人’,再是‘民’。他们可能是John、Anne和……管他们叫什么呢!他们是他们自己。对你而言,也许只有个冷冰冰的死者数目,但对他来说,那是无数个名字,天天在他脑子里嗡嗡乱转。你要他怎么做?睡几个姑娘、喝几桶酒,用五十万年慢慢忘掉?”
  
  Valkyrie似乎被他说动了,抿紧的嘴唇稍稍放松了些,不忿地叹了口气,Korg赶紧诚惶诚恐地上去给她顺气。
  
  “这里也还没安顿呢,”Nebula走出兵器库,手中拿着一对乌沉沉的、崭新的短棍,冷冰冰地与对面同样强悍的外族女人对视,“不少人想阻止他的行动,但他们可没你这么好说动。六颗无限宝石,足以在几分钟内惊动整个银河系倾巢而动。”
  
  “立刻部署防御!”Valkyrie眉头紧蹙,重新指挥死里逃生的阿斯加德人们准备新一轮战斗。Nebula也从宫门前跳下来,与星爵说着什么。
  
  “嘿,我们能帮上什么忙?”Rocket怎会让自己被排除在讨论之外,大摇大摆地带着Groot走了过去,“我刚刚拿了点装备,振金、死星、细菌啊什么的……”
  
  “这场战争的关键只在于他,”Nebula冲宫门紧闭的殿宇看了一眼,“第一轮攻击必然异常猛烈,我们可能无法抵挡。但人们一旦见识到死而复生意味着什么,他们将不攻自破。”
  
  话音刚落,空中突然阴云密布,却无雷霆暴雨随之而来。直到乌云越压越深,人们这才看清那原来并非乌云,而是一块遮天蔽日的巨大陨石从天而降,惊惶的尖叫还未从人群中爆发出来,一只无形的手便举重若轻地接住了它,闪电宫中一道蓝光缓缓升起,填入贯穿卫星地表和核心的漏洞之中,坚冰瞬间包裹住整颗星球。Rocket这才反应过来,Thor竟将冬棺填入了月亮的中心!
  
  雷神随漫天狂风而来,他从闪电宫中一跃而出,双手双膝都抵住月球,推着它重新飞向宇宙。闪电在大气层中一连串地爆炸,神明的鲜血自长空洒落地球,他的身影很快变成一个圆点,比月球上的一颗灰尘还不如,但全世界、甚至整个银河系的人们却能看到,一颗新生的卫星在神的推动下冉冉升起,温差所带来的蒸气像它在新生之际落下的眼泪,继而迅速凝成冰雪;风暴的嚎叫则是它的啼哭,然而神却不为所动,依旧毅然地让两个血手印印得更深,直到这颗已经脱离引力的卫星开始快活自在地转起圈儿,安安稳稳地待在太空中,他才筋疲力竭地松手跌回地球。
  
  “他看上去需要帮忙,”星爵冲Rocket伸出手,“给我个能飞的东西!”
  
  还没等Rocket拿出飞行器,闪电宫深处便亮起柔和的红色光芒,现实宝石织就起一道光网,将Thor稳稳地接住,他的朋友们立刻推开宫门,好像生怕无限宝石的持有者因为一时心血来潮而送命。
  
  然而,他们却只看到遍体鳞伤的Thor倒在火海之中,他身边,无数失去生命的躯体在永恒之火的灼烧下,亮起诡异的荧火。


===TBC===

后文:5.Tony Stark

 
评论(74)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