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伯克斯顿旧事-02

和 @莉莉白——奥丁森的喵喵锤 合写的一个中篇。本章是锤的回忆。

大概周末更新命运法庭。

前文:1.

======

Chapter 2.

  雷雨过后,漫长的街道上,只有一盏街灯还苟延残喘地闪烁着昏暗的黄光。路上空无一人,家家窗帘紧闭,单从窗缝望出一眼,浓稠的夜色和潮湿的热浪都似要将人整个吞没。
  
  啪嗒、啪嗒。沉重的脚步踩在泥潭里,打破了街道的寂静,远处的灯也随他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闪跳,终于在脚步声行至灯下时,“嗤”地一下彻底熄灭了。男人眯着眼睛,试图辨认出走到了哪个门牌号,可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他连自己的鞋尖都看不见。突然,在他直起腰时,空中酝酿起一团巨大的闪电,透过云层照亮了整个夜空,男人借着这道亮光看清了路,摸索着继续往前走。他把心作为眼睛,耐心地寻找着他要找的,全神贯注地望向每一扇合拢的窗帘。
  
  这时,一只黑猫不识趣地凑过来,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腿。他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指尖窜过一丝电芒,吓得猫尖叫一声想要逃跑。他连忙蹲下身来,温柔地摩挲了几下它的脊背作为补偿。猫慢慢安静下来,蜷起尾巴,奶声奶气地哼了两下,继续跟着他走,也学着他,故意啪嗒啪嗒地踩进水坑里,溅他一裤子泥浆。男人反而弯腰把它抱在怀里,像抱着个小婴儿。他怀里很温暖,而这种温度对风餐露宿的野猫来说,通常意味着“家”。如果它长得更大一点,它会更卖力地舔他的手,把前爪搭在他的手心,冲他撒娇示好,用尾巴尖儿勾他的下巴。可它才刚出生没多久,对家还全无概念,只会一味蛮横任性地蹬踹四腿,但男人依旧耐着性子挠它的脖颈,哄它、逗它,陪它一起走漆黑的夜路。正当它渐渐适应了男人胸膛的温度,安静下来准备睡去的时候,对方却终于在街道尽头的一扇窗前站定,信手把它放在地上,无论它怎么叫个不停,他的目光都始终没有离开那扇窗户。
  
  他的手指亮起一点蓝莹莹的电光,贴在窗户上,像一只撞上玻璃的萤火虫。窗下,摇篮里的新生儿正在酣睡,双手蜷缩在脸颊边上,两条肉滚滚的小腿时不时地蹬踹两下,仿佛被炎热惊扰了美梦。
  
  男人盯着他,指尖的光渐渐熄灭。但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清晰地辨认出摇篮里的婴儿。他盯着他哭,盯着他笑,盯着他均匀地呼吸,自己却安静得过分,像一棵静默的树,风只能吹动树的枝叶,却吹不动他的身躯。但他却明白,他的心一直在摆荡动摇——他想打开窗子,让风吹进去,好教婴儿凉快点儿;他想进去给婴儿盖上被子;他想去看看命运给了他怎样的父母家庭。但一旦他稍稍加点力气,推开窗户,一切都会坠入歧途。要怎样的家庭才能比过阿斯加德的王族?要怎样的人才能像他一样照顾这个孩子?要谁才能给他世间最好的一切?
  
  可这些并不是Loki想要的。
  
  Loki,男人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它多美啊,比清晨的鸟鸣、春天的溪水还要好听。这短短两个音节,从他嘴里念出过千万遍,但他却从来不知疲倦——世上没什么事能让人不知疲倦,哪怕是神,也会对漫长的生命感到疲倦。唯独这件事不一样。它从始至终,都是超乎命运安排的意外。
  
  他想起他死去的弟弟。当他听说Loki将以这样的形式回来时,他几乎要凿烂世界之树的树根,扔到命运女神面前。
  
  “这算什么回来?!”他对着晦暗的天空怒吼,“我要我弟弟回来——他刚出生就被抱到我身边,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战斗;我们呼风唤雨,把星球当成玩具,把命运当成棋局;我先他一步出生,他先我一步死亡。现在我要把他揪回来,把Loki Odinson带回来,让他陪我受这永生的寂寞……可你们却只给我一个未经世事的婴儿,这算什么回来!”
  
  “他死于神明之手,因他向一位神明宣战。”三姐妹中年长的那个说,“你也是神,但你不能抹除另一位神。”
  
  雷神不管不顾,降下一道狂雷,但它却无声无息,像一片树叶似的飘零在命运女神的纺车前。
  
  “他算什么神?倘若能屠杀就能成神,那——”
  
  “他做到的,你做不到。就像太阳虽然炽烈,却无法永远照亮它保卫的星球。”年轻的女神轻快地说,又剪断了一根纺线。他的心随之一痛,尽管他在几百年前就以为它麻木了。他为此痛恨自己,为自己的难以自控,为他把千千万万素不相识的人放在和Loki等同的位置上。
  
  “如果我是保卫地球的太阳,我的兄弟便是月亮,”他说,“我照耀他,他也牵引着我。宇宙很大,生命更长,他是我唯一的陪伴和敌手。”
  
  拉克西丝女神严厉地掷下剪刀:“这不过是你千百年来的谬误,等到再过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你自然会想通。萨诺斯是你永生的敌手,你是正义,他便是邪恶;你是光明;他便是黑暗;你是人性,他便是自然;你捍卫生命,他创造死亡;你不能让一个星球生生不息,他也不能让一个星球灰飞烟灭。这是早已为你们写就的命运,不因你劈开他的胸膛而休止。我爱我的姊妹,也恨她们手下那虚无的未来和寂灭的过去,可难道我的敌手是我的姊妹吗?”
  
  雷神眼睛一亮,追问道:“你的敌人是谁?是谁比未来和过去更让人痛恨,谁能与命运女神平起平坐?”可命运女神就在此时消失,无论他把嗓子喊破流血,还是搅得天空风动云变,都不再回答他的话。
  
  Thor站在窗前,看着她们送来的这份礼物,才发觉自己远比想象得更喜欢他。这是Loki,一个尚且不知道生命苦痛的Loki,一个不被他背叛、也不会背叛他的Loki,一个既不理解爱、也没经历过恨的Loki。他生活在一个资源充足却人情淡漠的星球,他将像街道上那些庸庸碌碌的人一样过完一生。
  
  Thor无数次地幻想过Loki回来的场景。他会抚摸他弟弟的脖颈,亲吻上面的伤痕,告诉他战争结束了,阿斯加德已经重建了,凶手被他亲手杀死,无辜牺牲者像他一样重获新生。但现在,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因为他做不到其中任何一件事。
  
  无尽的绝望和哀痛包裹住他。他对自己的痛恨早已超越了对Thanos和命运的,他的眼角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两下,嘴唇颤抖,却依然没有发出声响,只是静静地看着屋里的婴孩。他贴在玻璃的指尖上,那一点点电光忽而像水一样流淌起来,穿过窗户,流向摇篮,像手铐似的扣在孩子的手腕上。Thor把他的生命蛮横地捆在自己身边,就算Thanos无数次地抹除半数人口,也杀不死一位与他平起平坐的神,或是那位神用生命保护的人。
  
  手镯成型后,Thor依旧皱着眉头。这不算是一份礼物,它对一个婴儿而言,太坚硬、太冰凉,等Loki醒来时,他只会捧着手上这块莫名多出来的金属大哭。
  
  他从金伦加鸿沟上采下的一束野花插在窗外。花上滴了神明的血,便永远不会枯萎凋谢。他希望它们能像手镯一样,替他陪着Loki,至少逗他笑笑;但他也知道,也许它们明天一早就会被大惊小怪的父母扔进垃圾桶。
  
  就在这时,婴儿忽然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绿眼睛一眨一眨的,先是好奇地摸了摸手腕上多出来的镯子,又被花吸引了目光,拍着手咯咯地笑个不停。
  
  Thor也冲他眨了眨眼睛,故意拿起花在窗边晃来晃去,看着婴儿拼命伸着手追赶花朵。他怕这个精力旺盛的小东西把自己从摇篮里摔下来,就重新把花放下,指着自己,冲那个新生儿说:“哥哥。”
  
  Loki始终没学会这个词。

————TBC————

 
评论(2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