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06(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锤基终于重逢啦啦啦!坐看神兄弟合体开大!

注:Mar-Vell(迈威尔),即一代惊奇队长,是Carol Danvers(卡罗尔·丹弗斯)的导师和爱人,在MCU里由裘德洛饰演。由于电影还没上映,惊奇队长线的一切都是我根据漫画编的。

前文:1.Thor  2.Steve Rogers 3.Stephen Strange 4.Rocket 5.Tony Stark

======

  6.Carol Danvers
  
  如果Stark那个自大狂肯动动他旁门左道的脑子,就该明白Carol并不反感神。她见过外星人,甚至拥有继承自外星人的力量,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即便在宇宙范围内,种族优势也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理。如果把那些比地球人强大的,自诩庇护地球的种族称为“神”,她并不觉得过分。
  
  在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第一次坐在神盾局的全息屏幕前接受“三堂会审”式的谈话,她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拼命克制住啃指甲的冲动,结结巴巴地回答面前唯一一个真实存在的探员的问题。Phil Coulson探员那时年纪和她差不多,甚至还小点儿,却显出超乎常人的老成。
  
  “你的导师,Marvell先生,也称‘惊奇队长’,跟我们说说他的情况。”Coulson随意在纸上记了两笔,对她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听到这个名字,Carol稍稍放松了点,双星之力仿佛被放在了她的胸腔里,砰砰发热。
  
  “他来自克里,是个外星神——”
  
  Coulson抬起头盯着她,她立刻闭上了嘴。这是谈话中他唯一一次打断她。很快,他的眼神又变得温和从容,继续低头快速写字,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一个克里人……好的,记下了。慎用字眼,Carol。”
  
  新任惊奇队长愤懑地昂起方正的下巴表示不满。她浓密的眉毛紧紧皱着,好像要连在一起,在它下面,年轻明亮的眼睛亮得惊人。Mar-Vell从没夸赞过她美,大概她过于刚毅的五官在克里星都称不上漂亮,他只会哈哈大笑地拍拍她的肩膀说,别这么吓人,Carol,多笑一笑。
  
  “我的遣词造句有什么问题?”她说,酸楚的鼻音只能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更浑厚果断,“他是个神。宇宙这么大,一定有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他们能裁决世间公正。或许你会说那是上帝,但我是个无神论者,我相信我的眼睛,我会说那是Mar-Vell。”
  
  “谁说上帝就是个地球人、克里人或者奥林匹斯山上的人呢?”Coulson停下笔,斯文地反问她,“宇宙这么大,连人类和比人类低等的生物都有这么多,上帝——如果他是一个人——怎么能一一裁决我们的命运?”
  
  Carol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但Coulson干脆起身走向她,俯身对她说:“我对宗教学没有研究。但我知道,你,一个地球人,现在拥有了被许多人认为是‘神力’的力量。你该如何选择?成神?抑或是坚持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你想去裁决人们的命运吗?”
  
  “我想做我认为对的事。我的眼睛看到了悲剧,我就去阻止;我的耳朵听到了哭泣,我就去安慰。就是这样。”Carol期期艾艾地说。她忽然没了气势。
  
  “神话中说裁决命运的神,眼前蒙着一块黑纱,就是为了避免世界上的纷纷扰扰,蒙蔽了她对于是非的判断。”Coulson定定地凝视着她的眼睛,“你有这个能力吗,Carol?你的导师,上一位惊奇队长呢,他有吗?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比方说爱因斯坦——他能找出这样一块黑纱吗?”
  
  Carol怔怔地看着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而在Coulson看来,这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我们不裁决命运,我们只防范威胁,”他指向身后盾牌和鹰的神盾局标志,“我们是地球的一面神盾。”
  
  她停止了回忆。防范威胁,她在心里默念,看着眼前复活的邪神。Loki已经不止是一个威胁,他曾经杀死了她的朋友、同事和老师Phil Coulson,他曾经带领一支外星军队残害无辜群众的性命。就算命运女神没有那块黑纱,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天罚降临在他头上。
  
  Mar-Vell的力量在她胸中剧烈跳动起来。每当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时,她就知道她的爱人与她同在,这给了她无尽的勇气。稳住,她告诫自己,等他先出手。
  
  Loki没有看她,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停留在Thor身上,心不在焉,这可不是战士所为。他抬起永恒之枪,再次重重顿地,这一次,地上重新结起坚冰,天空中似乎也有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Carol不知他是否有诈,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就在这时,雪粒如遭暴风席卷一般滚滚而下,待落到宫殿内时她才看清——那竟是片片尖刀!
  
  冰霜在他脚下迅速铺就层层阶梯,Loki踏在几米高的冰台上一跃而起,永恒之枪枪端爆发出一阵强光,将Carol逼向凌空洒落的刀片。后者一手接住永恒之枪的能量,阿斯加德的神力浩浩荡荡,如巨浪般几乎将她的身体撕裂,她勉力举起另一只手,将能量原封打向空中利刃,金属碎末瞬间七零八落,重新化作温柔的雪花,飘落在地。
  
  Loki显然微微一惊,Carol却是信心大增,凭空掉头,主动向他出击。Loki迅速掀起层层冰墙试图阻挡她的去势,但Carol一路冲破坚冰,向他扑来。就在她破开最后一道冰墙时,只见无数个Loki笑吟吟地站在四周,同时冲她举起枪端。永恒之枪的一击相当于一颗星球的能量,就算她有吸收能量的能力,也招架不住这么猛烈的强攻。
  
  忽然,一轮金色法阵霍然出现在他们脚下,Loki的虚像立刻合而为一,与他一起掉下悬戒开出的空间隧道。他还没来得及反击,Strange就立刻封了隧道,移形换位,在Carol身边轻轻舒了口气。
  
  “多谢,博士。”Carol盯着Loki消失的地方,不愿把“心有余悸”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
  
  Strange微微冲暴风战斧侧了侧头,做了个“请”的手势,便退到一边,严阵以待,半是严肃半是好笑地看了看一脸讥讽的Stark。她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努力说服自己不和这个自大狂一般见识。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刚才和Loki的短暂交锋上。短短一分钟,Carol却重新感受到了第一次坐上飞机驾驶舱的激动、兴奋和震撼,心脏在胸腔中疯狂跳动,召唤她去征服对面的强敌。她对Thor的命已经失去了兴趣,在睡梦中杀害敌人,对飞行员而言固然没什么可耻的,但也总不太光彩。Loki,一个雷神造出的傀儡,尚且有如此力量,那么失去了无限宝石的Thor Odinson,又能值几斤几两?战争的血液在她体内沸腾,她感觉到来自天空的召唤,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帮Thor握紧双拳。
  
  但当务之急,她得保证这场战斗的公平。
  
  Carol凝视着暴风战斧上的无限宝石,调整好凌乱起伏的呼吸,重新准备聚力。
  
  就在这时,空间宝石突然蓝光大作,Thor猛地睁开眼睛,空中一道骇人惊雷轰然劈落,她连忙交叉双臂抵挡,刚要将雷霆之力吸入自身,身后永恒之枪已向她掷来,她来不及制造防护罩,进有Thor,退是Loki,闪电宫的穹顶也被通往未知领域的黑洞封住,眼看着就要走到绝路。
  
  眨眼间,正当她已经抱定必死决心时,Steve和Tony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冲了过来,将永恒之枪握在手里,放缓了它的去势。Carol一有喘息之机,立刻奋起反击,怒吼一声,一切施于她身的力量在此时成倍爆发,她如一颗彗星般愤怒地燃烧,只见一道白光将昏暗的天空照得大亮,仿佛太阳坠入人间,狂吼着要将一切吞噬!
  
  待她重新落回地面时,万丈光芒收敛,Steve也把盾牌从他们两人面前挪开。永恒之枪依然被他们俩紧紧攥在手里,可在他们身后,Loki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刚才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鬼魂。再看向石床,Thor也不知所踪。大门内外,所有追随Thor离开的人,Wanda、Quill……仿佛全都融化在了这道强光之中。她疑惑地望向美国队长,表示自己不可能让这些人瞬间蒸发。
  
  “你能做一个多大的防护罩?”Tony快速问道。
  
  “这取决于我吸收的能量,”Carol不解地盯着他,“我的能量罩曾经覆盖过山坡这么大的地方。”
  
  Tony若有所思地举手对准她胸口的星条标志:“请原谅我,女士。”
  
  Carol怒目圆睁:“Stark,我警告你——”话音未落,钢铁战衣巨大的能量就瞬间注入她的体内,如惊涛骇浪般拍打得她胸骨生疼,几秒钟过后,Tony把剩余燃料耗到了20%,这才收手。她还没来得及发作脾气,只觉脚下一阵摇晃——闪电宫正在慢慢升上天空!
  
  “他是受到了索科威亚的启发吗?!”Tony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暴风漩涡中心的Thor和Loki,Thor的双眼已经被诡异的电光充斥,“他是不是该回厂维修一下?漏电了?”
  
  “索科威亚还真是给了我们每个人难忘的一课,”Bruce苦着脸说,“山坡上一个人都没了,Tony,你白打她那一下了。”
  
  “他开启了空间隧道,”Strange黑着脸说,“从始至终,他只用了一颗宝石,还不是用来对付我们。我们却已经没有别的筹码了。”
  
  Steve眉头紧皱:“我们可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掩护Danvers接近Thor。”
  
  “哦,这可难了,”Tony大声反驳,“你真以为她把Loki打的脸都蓝了以后,Thor的注意力还会被转移?”
  
  “奇异博士可以画个圈把Mantis丢到Thor脑袋上!”Peter提议道。
  
  Tony挑起眉毛:“然后她就会被Loki变成一只小虫子。”
  
  Peter依然积极提议:“那就再把防护罩阿姨传送上去!”Carol立刻对这个未成年童工怒目而视。
  
  “Loki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Steve示意他们别再多说,“他从前有一只外星军队,但一个Hulk就能把他解决——”
  
  “嘿,嘿,各位,”Bruce挥了挥手,从反浩克装甲里挣脱出来,“你们还不愿意听我的建议?跟Thor谈谈,我们只是需要沟通罢了。相信我,别碰Loki,别乱碰阿斯加德的任何东西……他不会把我们怎样的。比起Hulk,你们会发现Banner也挺不赖。”
  
  “你确定你会审讯吗?”Natasha突然出声,直视着他,博士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了。
  
  “我可是对着你审讯Loki的录像学的——”
  
  “那次之后Hulk差点把整个飞船撕碎。”Tony提醒道。
  
  Bruce干笑了两声:“Tony,Nat,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复仇者联盟。我不管你们说它解散了、它重组了,在我心里没有人能改变这点。我相信Thor也这样想,我知道朋友在他那儿值几斤几两。如果他是个和Thanos一样的暴君,他还会攥着六颗宝石而只复活他的人民吗?Thanos会为一群素昧平生的地球人跟整个宇宙开战吗?”
  
  Steve迟疑地看了看他,但Carol看出所有人的意愿都已经倒向这个绥靖计划了。他们还把Thor当成朋友,可以讨价还价、打一架就能和好如初的朋友。但只有她,眼前戴着命运女神赐予的黑纱,不会被这种幼稚的感情蒙蔽。
  
  “如果你激怒了他,”Steve严肃地说,“如果出现任何紧急情况,Danvers,立刻保护Bruce离开这里。”她点了点头,却一个字也没听在心里。她有自己的计划。
  
  当闪电宫升入云端时,Strange打开传送门,把一路惨叫的Bruce扔到宫殿顶上,和Thor面对面地谈话。他扯着嗓子喊道:“能不能把雷停一停,我嗓子疼!”
  
  Thor没有回答,但雷电的确缩回了乌云深处,间或亮起一两道闪电。倒是Loki瞥了他一眼,侧着头冲他笑了笑:“你好啊,Bruce。我一直想说,你摔Thor的那两下挺漂亮。”
  
  “那其实是Hulk的杰作,我们俩不太一样,呃……他看见你更手痒,不过我保证他现在不会出来,”Bruce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完全没有表现出接受过Natasha审讯训练的特质,“事实上,我很高兴看到你回来,我欠你们俩一句谢谢,还有Heimdall。他本可以把自己送走,或者把你们俩传送到地球,但是他把我送走了……”
  
  “Heimdall会回来的,如果没被打断,他现在就可以当面接受你的谢意了,”Thor冷冰冰地说,电光仍未完全从他眼睛里消失,“阿斯加德不会让无辜之人为我们送死,我们理应面对自己的命运。”
  
  “Thanos不是你们的命运,也不是任何人的命运。他只是一个暴徒,应该有人弥补他造成的恶果,这才是英雄所为。”Bruce踟蹰地望着脚下的万丈高空,“看看这里,你把这些都扭转回了正轨,你们有了自己的国家,还有Loki也回来了……”
  
  “这还不够,我的朋友,”Thor沙哑着嗓音,不容置疑地说,“萨卡是你的命运吗?奥创是复仇者联盟的命运吗?我们的战斗是为了光荣和威名吗?不,我们战斗,正是因为我们要终结这些邪恶的人,以防他们主宰任何人的命运,我们要把命运交付到正确的人手里。我并没有遗忘我们过去的并肩战斗,我只是以那时的自己为耻。那个软弱、无力、炫耀雷神之锤的我。我不能让索科威亚复原,我不能挽回奥创军团杀害的生命,我不能用真理说服我弟弟回归正途。而现在,我已经今非昔比。”
  
  “是啊,挪威的一块地皮还好说,你还把月球抢走了。”Bruce喃喃地说。
  
  “我会还给你们一颗卫星,”Thor承诺道,“只是我先得还给Loki一个约顿海姆。事实证明这很有必要,否则我就不得不因为你们伤害了他而复仇。”
  
  Carol听得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就要上去反驳他的歪理,Bruce却立刻好言好语地劝说道:“你完全没必要因为刚才的事动怒。Loki比我们想象得更强大,就算没有无限宝石,惊奇队长也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你们找了个人顶替我,”Thor几不可查地笑了笑,“Loki也已经今非昔比。Banner,我们都得改变。”
  
  Banner急得跺了跺脚,一块砖头从他脚边滚落下去,摔了个粉碎,他立刻往回缩了两步。“可命运永远是被咒骂和被反抗的那个,你真的这么想做命运本身吗?这会引发太多的伦理问题——”
  
  “阿斯加德没这个词,不过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中庭人总喜欢造出许多没意义的字眼,去解释他们不理解的东西。”Loki转向Thor,轻快地侧了侧头,“伦理,就是规定人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Thor这才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笑,按着Loki的后颈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
  
  “这就是不符合伦理。”Loki出手如电,“啪”地打了一下他的下巴。Bruce尴尬地搓着手,好像恨不得脚底下立刻出现一个空间隧道把他弄走。
  
  “我衷心希望我们不必为敌,”Thor的脸庞因为刚才那个吻看起来生动了不少,“我的朋友们,不必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而视我为假想敌。我明白你们为什么曾对我交付信任——在我身上,有某种东西,私心、七情六欲……不管是什么,它让你们认为阿萨神与中庭人并无区别。”
  
  “既然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的,你们继续坚持也无妨,”Loki在旁边煽风点火,Carol真希望他能有个死而复生的样子,暂时把嘴闭上一会儿,他绿色的眼睛微微眯成两弯新月,却讨不了人喜欢,“神不在乎。”
  
  Thor却被他讨好了个十足十,双眼总忍不住凝视着他新生的弟弟,漫不经心地说:“回去吧,Banner。我能看清你们的内心,除非你们对我要做的事回心转意,否则阿斯加德的屏障永远不会再为你们开启。我承诺你们的,都会一一做到。你们的亲人都会回来,只要他们的灵魂没有凋零到冥界,而属于命运的法庭。”
  
  Bruce还要说话,Carol也握紧拳头,做好了与他决一死战的准备。可一片蓝光突然晃得他们睁不开眼,闭上眼睛后,世界也是一片天旋地转。Carol只觉自己好像回到了过去,她还是那个在万里高空中吐了个昏天黑地的年轻女飞行员,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被嘲笑声包裹着,徘徊在退伍的边缘。而就在这时,Mar-Vell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当她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既没停留在闪电宫中,也没回到瓦坎达的基地。她没看到Steve、Tony、Bruce和其他任何人,飞行训练场上空空荡荡的,连只麻雀都飞不进来。她想,这或许是Thor口中的冥界——她最终的归属。
  
  搭在她背后的手缓缓滑到她肩上,Mar-Vell走到她面前,惊喜地喊了一声:“Carol?!”


————TBC————

后文:7.Loki

 
评论(3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