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命运法庭-7.Loki(接复联3/第二次内战)

终于到了Loki视角啦!

锤哥黑化开始(不要骂他!!是宝石的锅!!)后院起火,开始完结倒计时。

前文:1.Thor  2.Steve Rogers 3.Stephen Strange 4.Rocket 5.Tony Stark 6.Carol Danvers

======

  7.Loki
  
  Loki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记得他睁开眼睛,刚要坐起来伸伸腰,就看见Thor的胳膊压在自己背上,生怕他在睡梦中逃走。Thor面对着他,他们都太累了,需要把两天内经历的一切都留在梦乡——包括他们刚刚弄塌的那张床。他轻手轻脚地凑近,Thor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把他抱得更紧了,好像要将他整个儿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他就势吻了吻Thor眼睛上的疤,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在洒满阳光的大床上,枕着他哥哥的胳膊重新沉沉睡去。
  
  等他这一觉睡醒,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天。Thor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抱着他,眼睛却睁着,盯着他背后的什么东西。看他醒来,Thor刚要凑上来吻他,他就一甩头把他撞到一边,去瞧他到底在看什么。
  
  无数幅全息影像漂浮在房间里。他看到了Stark像个小学生似的坐在他父母面前,和他打了一架的女人则在飞机场和一个克里人拥抱亲吻;相比之下还是美国队长更克制些,Loki对他那身制服印象最深,谢天谢地他总算不再穿那身条纹紧身衣,而是换了一身军装,在老旧的酒吧里和一个女军人跳舞。
  
  “一切都很顺利,”Thor兴高采烈地说,“我用六颗无限宝石叠加成倍的力量,重塑了每个人的躯体,再给他们注入自己的灵魂。时间线没有被改变,什么乱子也——”看到Loki面色不善,他立刻自觉地闭上了嘴。
  
  Loki抿着嘴,支起身子,拒绝靠在他怀里。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我哭了,我哀悼了,我还给你报仇了。”Thor条件反射地回答。
  
  “不是这个。”
  
  “我把我的灵魂、我的力量、我的记忆统统分你一半,我造出了一个约顿海姆,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你,你和我,我们平起平坐,是两个永恒的神明。”
  
  Loki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不是这个!”
  
  Thor却没像往常那样,蠢兮兮地歪着头面露难色,他坦坦荡荡地伸手捧着Loki的脸,对他宣誓:“我爱你。”
  
  Loki哼了一声,这算是他要问的问题的答案之一,但太过泛泛,也太肉麻,还不是标准答案。
  
  “你打算怎么解释刚才的天气?真想不到,直到现在你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你足足打了两个小时的雷!”
  
  Thor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搂着他的肩膀,重重地砸回床上,Loki真担心它再塌上一次。
  
  “我的太阳已经重新升起了,”他凑上去吻了吻Loki的眼睛,“在这一觉之前,我还觉得一切都是一团乱麻,不过现在好多了。有你在,什么都好办。”
  
  “你干嘛这么忙碌?”Loki不满地说,“这些人早就死了,你把自己折腾得半死,就为了让一群烂在土里的人复活?”
  
  Thor抚摸着他的头发,以一种讲睡前故事的口吻说:“你知道,我以前一直不想做国王。在父亲死后,我沦落到萨卡角斗场,我甚至觉得自己连神都做不成了。直到现在,我在睡梦里想通了这一切。Loki,我开始明白你从前的想法了。”
  
  Loki翻了个白眼给他:“我都经常搞不懂自己的想法。说真的,我到底为什么看上了中庭这块贫瘠又落后的土地?”
  
  “不是侵略,而是统治,”Thor把Loki修长有力的腿搬到自己腰上,迫切地和他贴得更近,仿佛一个小孩急着和弟弟分享新的秘密发现,“必须有人像父亲一样承担统治者的责任,这是你和我与生俱来的命运。如果我们像凡人一样抗拒命运、逃避命运,就会有越来越多不够格的人试图攫取权力,黑暗精灵、Hela、Thanos……这些悲剧统统是因我们而起,如果我们再逃避下去,就会有更多悲剧发生。”
  
  “等等,我们?”Loki挑起眉毛,眉峰如悬崖般峻峭硬朗,“我被关在王座上整整四年,如果你要我陪你一块儿重新过牢狱生活,你的兄弟只好敬谢不敏。你在睡梦中领悟了统治,而我恰恰相反。
  
  “我不再想跟你平等,你最好快点把这种孩子气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我的存在不需要经过你或任何人的首肯,Thor Odinson不再是我的标尺,我不必把生命捆在你的身旁,你走一步我便抢先一步,在前方摆上刀子或鲜花。在Thanos扼住我的喉咙时,我告诉他他永远不会成为真神。那时我明白了世界上从无真神,就算命运女神跳到我面前,命令我立刻去接Hela的班,我也不会谦卑地吻她的手。”
  
  Thor听他说完,但他刚一开口,Loki就觉得一个字都没飘进他耳朵里去:“你想离开吗?”Loki简直惊讶于他的长进之慢。从前的Thor,或许不那么机敏,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从来不缺乏智慧。他自有一套对生命的理解,并用他特有的执拗说服你接受他的歪理。他的眼睛看不到王位,目光也因此能延伸得更远。可现在,一把所谓的国王战斧,六颗宇宙原石,就把他的视野填得满满当当。
  
  “我会离开的,当然,”Loki还保持着惊讶,“但我也会回来。说不好什么时候。你指望用什么把我拴在这儿?”
  
  “我希望你明白,”雷神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像只巡视领地的狮子似的焦躁地踱步,他草草套了一条裤子,上身赤裸,战争留下的新旧伤痕使他饱满的肌肉看起来有些狰狞,“你和我共享灵魂,共享记忆,共享力量。如果你离开,就等于把我的灵魂撕成两半。Loki,我在做你从前想做而没能做成的事,我在给阿斯加德找一处新的故乡,我在为九界的生灵而战。我对这世界别无要求,我不管人们的仇恨,我只向命运索取了你。”
  
  Loki瞪着眼睛,好像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一样。他并不愤怒,面对这样的羞辱,他已经丧失了易怒的本能,而只是被吓坏了。等他回过神来,想鼓动唇舌,如从前一般极尽讽刺之能,可舌头却在他嘴里僵硬;他想用双腿夹住Thor的脖子,像拧下岩巨人的头颅一样,用疼痛把不可一世的伪神唤醒,可他也挪不动脚步。在他的记忆里——或者说是Thor的记忆里,他们有过无数争吵、打斗,见血都是常事;但从没有一次,Thor居高临下地向他炫耀自己的施舍。他看着Thor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一切的答案,却突然被触动了灵感。
  
  他张开手掌,还未挪动身体,暴风战斧就遵从他的意愿,径直飞入他手中。六颗无限宝石同时闪烁着微微的光芒,他试着在掌心燃起一簇火焰,火舌舔过无限宝石的瞬间,Thor怒吼着把他按在墙上,试图把战斧夺回,Loki的幻影却悄然飘散,转而移形到他身后。
  
  “我伤着你了吗?”Loki讥讽地说,“无限宝石已经侵蚀了你多少?”
  
  “Loki,我不想伤——”
  
  “你只想伤害你自己,把自己的性命和荣辱豁出去,做一个‘救世主’。我能理解,有时候那种滋味儿很好受,让你以为自己远比实际更有用。而它,”Loki扬起手中的战斧,心灵宝石在火焰的灼烧下闪耀得越发明亮,“它会利用你、控制你,当你靠近它的一刻,你就成了它的奴仆。”
  
  “我在做我想做的事,也在做正确的事,”Thor咆哮道,天外轰然劈落一道惊雷,将山崖的边缘击成碎石,簌簌滚落,“你错了!从我将它从Thanos这个残暴无能的主人手中夺来起,它就成了我的仆人,听从我的指挥。我要你回来,它便带你回来——”
  
  “你复活我,是为了给自己尚未完全变质的灵魂找个容器,或者说,作为自己的英雄行为的一点奖励,”Loki紧紧抓住战斧的手柄,他能感觉到Thor夺回武器的意志正在与他角力,“既然你舍得把灵魂分我一半,又何不干脆明示你究竟还要有怎样的‘英雄之举’?掐死反对者的脖子,还是像饲养一群牲口一样,给被你复活的、暴增的人口造出更多的饲料?”
  
  深蓝色的光芒与火光在Thor眼中交缠。他笑了笑,眼角的伤疤随之扭曲:“你想要真相,可你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到吗?无选择的杀戮根本不是审判,而是赤裸裸的屠杀,善良者为自己不曾犯过的死罪而受罚,真正的罪犯却因为命运的垂怜而逍遥法外。Thanos看到了人口爆炸的未来,却选择用屠杀来解决,他不是神,而是个刽子手。我已经将对善者的仁慈播撒九界,是时候开始行刑了。”
  
  Loki追问道:“地球人口爆炸与你何干?现在的人为什么要为他们看不见的未来殉葬?而地球又有什么资格接受你的审判?”
  
  “因为我不想看见我爱的另一个星球也被毁灭!”痛苦的火焰将他眼中的光芒吞没,他双拳紧握,因未知的恐惧而战栗地嘶吼,“我还有几十万年、甚至更长的生命要过,我注定要和我的朋友告别;我的记忆会背叛我,把今天的一切埋葬在时间里;我的人民会死,我的爱人会与我在无法预计的某天分离,又在无法预计的某天重逢。这是我的命运。但如果地球能保留更长时间,阿斯加德能保留更长时间,我的人民就会迎来他们的后代,我的新朋友就会和我一起哀悼老友的逝去、保护我们共同深爱的土地;而我的爱人,也会像太阳一样再度降临,和我看日出日落、宇宙潮汐。那时我会知道,我与我的人民、我的朋友、我的爱人一样幸福。”
  
  说完,他才气喘吁吁地猛然呼吸两口,Loki也随之叹了口气。像是示弱一样,他把战斧放下,像一尾灵活的鱼滑出被子,拥抱住他的哥哥。魔法的光芒将整个宫殿包裹起来,重新布置成难民飞船的光景。Thor侧头啃咬着他的嘴唇,吮吸他的舌尖,将他紧紧箍在怀里,但他却知道Thor已经和几天前判若两人。Thor不会再把宇宙魔方交到他手里,不会再放他去宇宙的任何一个角落,不会再把他、或是任何人当做爱人——他已经被自己构想的残酷的爱霸占。
  
  Loki任他吻着,却一刻也没有看他的脸。他看到Thor不动声色地张开手掌又握紧拳头,暴风战斧随他的动作悬浮在半空中,因即将降临的杀戮而颤抖、低鸣,但Thor全不在乎。随着战斧重重地敲击在地上,埋藏在地底的紫色光芒霍然大亮,大地战栗、山峦崩塌,Thor却捧着他的脸颊,继续那个亲吻,不教他看到外面的场景。
  
  Loki在心中冷笑了一声,继续潜心构造自己的幻象,让他看起来像个乖顺的好弟弟,老老实实地趴在Thor怀里,和他一起在船舱中忘乎所以地接吻,倒回床上。而他自己,则悄然离开冰冷空荡的闪电宫,快步走向山顶的草原,Wanda正试图用混沌魔法平息地底的骚动。
  
  她回头向Loki求助:“这次比刚才震动得更厉害,我控制不住……”
  
  “别管它了,Thor第二次动用无限宝石是为了屠杀,审判他认为该死的人——不巧的是,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他已经被无限宝石干扰了,”Loki幻化出永恒之枪握在手中,问道,“你的队友们在哪里?哦,别那么惊讶,毕竟我四年无所事事,已经无聊到看Thor和他的地球朋友们打打闹闹为乐了。”
  
  Wanda狐疑地打量了他两眼,显然在她心里,Thor比Loki可信得多。但她还是迟疑地追问:“你为什么要找我?他们,”她冲银河护卫队的方向瞥了一眼,“至少他们没听说过你的恶名。”
  
  Loki不置可否,摊开手掌,心灵宝石正安静地躺在他手里。Wanda惊得倒抽了一口气,刚要伸手去摸,宝石却瞬间遁形。九界最伟大的骗子当然不能让她提前揭穿骗局,一旦她发现宝石无法与她的魔法产生共振,毫无疑问,他不但会失去这个假货,也会失去目前为止唯一的盟友。
  
  “如果我们能在他做出比屠杀更疯狂的事情之前夺回宝石,我会把它们物归原主,”他冲Wanda轻蔑地勾了勾嘴角,“我曾经占据过其中的三块,但它们没能阻止我的死亡,也没能给我带来荣光。”
  
  Wanda依然不敢全然相信他,继续逼问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相,Thor也在完成你曾经渴望完成的统治。你阻止他,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
  
  Loki抬头望着悬浮在空中的闪电宫,它依旧和记忆中的宫殿一样绚烂,却被空中狂舞的银蛇照得冰冷而阴森。Thor伴随雷电与风暴而生,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法控制越响越紧、宛如天罚的狂雷,他已经不再是雷霆之神。
  
  Loki指向闪电宫下的空地:“我要人类在这里为我建起一座全世界最高的雕像,基座上刻着‘你们的救世主来了’。”
  
  Wanda被他逗笑了,语气也不那么咄咄逼人:“你想召集复仇者们?他们现在忙着和复活的人们团聚,可不一定会听你的。”
  
  “小姑娘,”Loki扬起下巴,举起永恒之枪,周身长袍幻化成一身盔甲,墨绿色的衣角在彩虹桥掀起的飓风中狂舞,他不可一世地说,“复仇者本来就是由我集结的。”

————TBC————

 
评论(5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