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铁/盾寡 不拆逆,不混圈。吃rps,不!接!受!角色黑演员黑的关注!
所有坑及链接请看置顶
长篇请在tag下搜题目加书名号,如《闪电宫纪事》
中短篇请戳tag薄天一日游
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恶意吐槽,我怂,如有冒犯算我的错

【锤基】仙宫日报:王子们的开学季-01(沙雕甜饼)

一个开学前的沙雕脑洞。

  Summary:在雷神睡了他的弟弟之后,妙尔尼尔拒绝认可他,索尔不得不在开学季隐瞒住他失格的事实,接受洛基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请求他的帮助。

  仙宫日报:王子们的开学季
  
  文/薄天游

  
  索尔梦到一只蝴蝶在他耳畔扇着翅膀。它那么小,那么软,好像风一吹就要碎了。它认准了索尔不会鲁莽地挥手赶开他,便肆无忌惮地蹭着他的脸颊,一下,又一下,蹭得他瘙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就算在梦里,他也清晰地知道谁有这样的本领来折磨他,于是他朦胧地嘟囔了一声:“别闹,洛基。”
  
  蝴蝶在他肩上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带着他的睡意飞走了。索尔睁开眼,他弟弟正露着圆润白皙的肩膀,手垫着下巴,趴在他的肩窝边上,一条腿还占有性地跨在他腰上。他们俩都浑身赤裸,像两块火石,一不留神就会再次擦出火星。索尔很快就找到了那只惊扰他美梦的蝴蝶,他侧过身和洛基面对面地躺着,轻轻碰了碰他的眼睛,羽毛似的睫毛有如蝶翼,轻轻刷过他的手掌。他想起昨天,这双翡翠般的绿眼睛是怎样为他盈满泪水,倒映着他的脸庞。洛基很爱哭,但这次的眼泪却不一样,每一滴都得分成两半,一半藏着欢愉,一半掩盖罪恶。
  
  简单地说,就在漫长夏日的最后一夜,索尔把他弟弟睡了。
  
  他说不清这是怎么发生的,只记得他们俩都喝了点酒,酒后,洛基说了一两句刻薄话,而刚刚经过“神秘酒馆”中成人表演洗礼的索尔轻易地把他弄得满脸通红,还讽刺洛基是个“小奶娃娃”。这个奶娃娃立刻不依不饶,质问他的初夜究竟如何。诺恩在上,索尔敢起誓他一开始只是想做个示范的。
  
  然后,他一不小心就示范完了全程。
  
  在诸多床笫之事中,提了裤子不认账是最可耻的行为。尽管他知道,成事儿少不了洛基的顺水推舟,但作为哥哥——以及主动的一方,他还是得站出来承担责任。毕竟,他是个男人,而洛基只是个不到八百岁的孩子。无论洛基是哭是闹,是把他变成青蛙,还是把这件事告到奥丁和芙丽嘉面前去,他都得担着。一种奇异的责任感在他心里迅速生根发芽,他大了胆子,搂住洛基的肩膀,大拇指摩挲着他昨晚留在那天鹅似的颈子上的吻痕,等待洛基说出第一句话。
  
  他的弟弟天真烂漫地笑了,施施然开口道:“你该去上课了。”
  
  索尔宠溺的笑容瞬间凝固,他的耳朵迅速涨红,好像被扇了一巴掌似的。洛基说什么不好,偏要挑这件事来说,偏要证明他还是个需要上学的孩子!他气急败坏地粗声喘气,一把掀开被子,洛基却眨眼间变出了一套像模像样的衣裳,只有他像个原始人一样赤身裸体。
  
  “哥哥,别这么心急,”洛基凭空伸出手挥了两下,索尔的课程表就闪烁着绿光,凭空浮现出来。
  

 

  Thor Odinson的课表:

   


 

  
  月亮日(周一):第十八外语:格鲁特语及应用[选](格鲁特[外教],上午),舞蹈练习与鉴赏(芙蕾雅,下午),铁森林植物辨识(维达,晚上)
  
  太阳日(周二):剑术应用Ⅲ(海姆达尔,上午),格斗技巧Ⅳ(提尔,下午)
  
  奥丁日(周三):政务实践(奥丁,全天,不可迟到
  
  雷神日(周四):王朝史(密弥尔,全天,可逃)
  
  爱神日(周五):魔法入门Ⅰ[重修](芙丽嘉,上午),家庭聚餐(晚上)


  “你瞧,魔法课还是很实用的,”洛基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好像把昨夜的事抛在脑后了,“可惜咱们今年不一块上,我没法帮你作弊了。让我想想,好像我们去年也没有一起上,前年也是……索尔,你到底重修了多少次魔法入门课?”他刻意把“入门”两个字说得字正腔圆。
  
  “我可用不着魔法来换衣服!”索尔大声嚷嚷着,从床上一跃而起,洛基的目光嘲弄地追随着他的下体,既然他还是这副不招人喜欢的老样子,索尔也不在乎说点什么来反击,“有些天赋是与生俱来的,用不着学习。你还是应该多学点基础课,比如如何成为一个神,如何得到妙尔尼尔的认可。”
  
  洛基温存的目光瞬间冷了下来,索尔则因此志得意满,端出兄长的架子教训道:“我不想这样的,弟弟,至少不是在今天。你知道我很看重你,你的聪明才智,还有你的魔法本领,但我想妙尔尼尔拒绝认可你,总是有原因的。”他伸手召唤神锤,不但是为了给自己也变出一身衣服来炫耀,更为了提防洛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这通常是他要做出什么恶作剧把戏的前兆,“比方说,你没有一颗高尚的心灵来驱使它——”
  
  他尴尬地伸着手,什么也没有发生,妙尔尼尔依旧稳如磐石地待在房间的角落。索尔一阵纳闷,莫非是他还没睡醒的缘故?于是他强迫自己安静下来,不去看洛基越来越精彩的表情,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武器,他的战友,可锤子就是铁了心地不响应他的召唤。
  
  “给点力啊,妙尔尼尔!”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但锤子上连一丝儿电光都没有,纹丝不动。
  
  这回换洛基捧腹大笑了:“我完全同意你的话。妙尔尼尔象征着高尚的心灵,这种心脏可不会跳动在夺走自己弟弟初夜的人的胸膛里。天呐,哥哥,她不要你了。”
  
  索尔恨不得把他那张刻薄的嘴缝上,但现在他只有一门心思,就是搞清楚雷神之锤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她怎么能,她怎么敢,拒绝雷神的召唤?他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墙角,用力拔起锤柄,但锤子却像长在了地上似的一动不动。
  
  “你给我醒醒,蠢锤子!”他绝望地咒骂道,一脚蹬着墙,使上了浑身的力气,企图撼动背叛主人的武器。这怎么可能?他诞生之日雷霆普降九界,光芒照耀四野,昼夜融为一体,万物为之生长。他拥有雷电之名,他即是自然力的化身,在他做了一百件好事,交了一千个朋友,喝了一万坛美酒之后,妙尔尼尔便乖顺地响应他的召唤。可现在,她居然抛弃了他?!
  
  “快点,起来啊!”他在洛基的笑声中怒吼着,踩得墙壁轰然倒塌,锤子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犹如命运对他的鄙夷和讥笑。
  
  半晌,他才灰头土脸地站起身,洛基好心地帮他变出一身战甲,强忍笑意,说:“不用谢。要是我早知道只要爬上你的床,就能让妙尔尼尔抛弃你,我几百年前就会这么干了,咱们的快乐时光还会更长,哥哥。你还没告诉我,是哪个幸运的女神夺走了你的初夜?”
  
  索尔没有回答他,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宫殿,去学他的第十八门外语,格鲁特语了。
  

  =周一上午 格鲁特语=
  
  格鲁特语是洛基去年修的第五十四门外语,他几乎每天都躺在屋里睡一个上午,考试照样能拿到A,因为格鲁特老师只会反复对你说一句话。索尔当然不会允许这么好的课从指尖溜走,立刻报了这门选修课。人民出奇地爱戴他,大王子的一举一动都会在阿斯加德掀起一阵热潮,所以他一选报格鲁特语,全国上下立刻有了“格鲁特热”,一时间格鲁特星球外教身价陡增、一课难求,就连孩子们出去郊游,都被父母要求和树进行一段格鲁特语的对话。
  
  此时,大王子本王子走到一棵直插云霄的老树面前,心不在焉地冲他鞠了一躬。树枝沙沙地晃了几下,似乎是老师在向他回礼。索尔这会儿心乱如麻,打算赶紧对付完这门最水的语言课,便清了清喉咙,对老树说:“I am Groot.”
  
  老树慢慢点了点头——应该说点了点树枝,声音渺茫地从树冠传了过来,听不太真切:“I am Groot.”
  
  索尔松了口气,转身就要告辞,却被树干拦住了路。他尽量用疑问的语调问道:“I am Groot?我可以走了吗?”
  
  老树这回用通用语回答他:“不,你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可我已经学会这句话了,”索尔争辩道,“我弟弟告诉我,格鲁特语只有这一句话。”
  
  “但你要用这一句话,让对方理解出你的意思,”老树慢吞吞地说,“洛基王子一定没告诉你,我们的考试除了考察格鲁特语的发音,还考察格鲁特语的应用吧?你要和一个陌生的格鲁特人进行十分钟的对话,并用通用语复述出他说了什么。”
  
  “什么?!”索尔气急败坏,好像听了全世界最荒谬的一个笑话,他开始明白为什么阿斯加德的小孩对他充满敌意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慢慢来,从入门开始,I am Groot,”老树气定神闲地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开始上课。’”
  

  =周一下午 舞蹈课=
  
  洛基早早地在更衣室换好了衣服,悠闲地等着索尔姗姗来迟。由于贵族小姐们过于迫切地想做王子课上的舞伴,甚至引发了一系列贵族间的倾轧党争,因此奥丁决定让他们俩一块儿上基础教育课。
  
  “忘了提醒你,格鲁特老师喜欢拖堂。”看索尔来了,洛基轻快地从树梢上跳下来,向他走去。
  
  索尔眼皮都不抬,拖着步子走向自己的更衣间:“你没提醒我的可不止这一点吧。”
  
  “也许在课程选择上,我介绍得比较简略。但如果你愿意仔细琢磨一下,就知道我也没料到你举不起锤子的事。毕竟你才是她的主人,我顶多算是她的亲戚,”洛基快步跟上了他,魔法的光芒在他指间如精灵般游走着,“我来帮你换舞蹈服?我保证不会做什么手脚,哥哥,这次你可以信我。要是你再受刺激,恐怕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对吧?”
  
  索尔试图把这个小骗子关在门外,但洛基却像只滑溜溜的鱼似的,灵活地溜了进来,魔法的光芒随即笼罩了他。
  
  “我可没求你。”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点小事当然不用求我,我还是讲点兄弟情的,何况咱们还不止兄弟情,你的意外,也有我的责任,”洛基居然罕见的乖巧,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指腹轻轻滑动,犹如梦里那只恼人的蝴蝶,“不过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考虑。格鲁特老师不认识你,但芙蕾雅,还有每个阿斯加德人,可都知道你每时每刻锤子不离手。你该怎么向他们解释,你今天一反常态呢?就算你解释了,你今天不想带锤子,你想学着谦逊低调,他们也依旧会看在奥丁的份儿上,大肆吹捧他最得意的儿子。如此一来,你迟早会在父王面前露馅,而我们那点小小的乐子,也会毫无疑问地被公之于众。”
  
  洛基的话正中索尔的担忧,但后者依旧面如古井,不为所动,铁了心地不想搭理他顽劣的弟弟:“听起来好像该恳求的人是你。”
  
  “我不在乎,”洛基迅速答道,显然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无论是你做的,还是我做的,这些坏事在父王面前都会变成我做的。”
  
  索尔猛地抬起头看着他,洛基无所谓地歪了歪头。这个略显孩子气的小动作把他的怜惜从怒火中唤醒了。
  
  “他不是这么想的,”索尔辩解道,“父王对谁都很严厉。他只是对你要求更高罢了,因为他在课业上挑不出你的毛病。这是我的责任,谁来问我都会这么说。”
  
  “但是,”洛基话锋一转,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你这么说是因为你笃定奥丁不会把王室秘辛泄露出去。他还能怎么做呢?关你一个月的禁闭,再对我冷言冷语,最后派妈妈来我们面前轮流哭一哭,哭软我们的心肠,保证以后绝不再犯。他就这么些手段。可我不一样。如果这件事不幸地被第三人知晓,我保证,第二天它就会成为九界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就连格鲁特老师给你的教学大纲都会改成如何享受安全的性爱。”
  
  最后这个露骨的词从洛基嘴里吐出,再配合上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显得格外诡异。索尔不自然地看了看四周,仍在垂死挣扎:“这样的事在各国都屡见不鲜,华纳甚至认为这是兄弟感情的一种体现,无损我的名声。”
  
  “如果他们看到雷神是怎么在床上玩过若干种花样,甚至还像脱衣舞娘一样主动放低身段求欢,他们一定会对兄弟情有更深的理解。说真的,如果有颠倒黑白这门课,我应该和父王上同一段位的课程。”洛基舔了舔嘴唇,漫不经心地说。索尔真恨不得扑上去把他的舌头、嘴唇统统咬破,但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芙蕾雅老师不耐烦的步伐已经慢慢逼近。没时间给他考虑了。
  
  如果说洛基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深信不疑的,那一定不是爱,而是他这股子坏劲儿。
  
  “成交,”索尔迅速答道,迫切地追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洛基却依旧不紧不慢地晃了晃手指:“我们先说清楚交易条件。我帮你隐瞒你不举的事——”
  
  “是举不起锤子!”
  
  “好吧,不管怎么说,至少瞒一星期。至于能否重新获得妙尔尼尔的认可,那是你自己的事。”
  
  “如果我要你帮忙,你也不能推脱。”
  
  洛基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力所能及的事,我当然义不容辞,比如帮你换一身漂亮的舞裙。”索尔这才注意到他穿的是女武神的白袍蓝裙,而洛基则风度翩翩地穿着一身王子规制的墨绿色紧身礼服。他气得把牙咬得咯咯作响,但现在已经没时间争辩了。
  
  “你有什么条件?”
  
  洛基心满意足地看着猎物主动走进圈套,悠然答道:“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我会在周五告诉你,你必须完全服从。别那么警惕,我不会把你变成青蛙,同样的把戏我不玩两遍。而且我还可以保证,这件事无损你的尊严,无损任何人的利益,也不必你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只要你听我吩咐,就能轻松办成。”
  
  “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你大可以直接请求我做。你知道,我不是你,没那一肚子坏水和满脑子算计。只要是正当的请求,我都会帮助你。”
  
  “可我偏偏讨厌请求别人,”洛基扬起下巴,极具绅士风度地冲他伸出手,“来吧,哥哥?”
  
  索尔一把捉住他的手,咬牙切齿地补充道:“再加一个条件。”
  
  洛基毫不意外地挑起眉毛:“你还想再来一次昨天晚上的事?”
  
  “魔法考试帮我作弊。”
  
  ——TBC——
仙宫日报系列是少年锤基的仙宫日常,以后可能还会更新这个系列。下一次更新可能是这个,也可能完结掉一个以前的老坑。评论是最好的打赏,么么哒😘

 
评论(46)
热度(254)